“卖身”失败永乐影视再失A股 当代系捏紧荷包

2019-03-11 02:30:46 来源: 新京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永乐影视再失A股 当代系“捏紧荷包”)

永乐影视再失A股 当代系“捏紧荷包”

惊蛰刚过,标志着仲春时节的开始,北京乍暖还寒。

3月8日下午,办公地址位于北京东四环大望路的上市公司当代东方,董事长施亮携几位高管一起出现在一场网络投资者说明会上,回应投资者的尖锐提问。

3月5日,当代东方宣告终止对永乐影视100%股权、首汇焦点100%股权的收购。3月6日,当代东方公布,公司再次因借款纠纷遭银行起诉,涉及金额超1.5亿。

在投资者关注的事情中,当代东方对永乐影视的收购终止被多次提及。这场重组已经准备近两年,是“当代系”在A股市场通过当代东方计划的规模最大的一笔收购,也是屡次借壳上市未果的永乐影视历时最久的一次“牵手”。

15岁的永乐影视,已经多次与A股市场擦身而过。永乐影视曾出品过《人民检察官》、《武神赵子龙》、新《水浒传》等电视剧。2013年以来,永乐影视历经华谊兄弟、康强电子、中昌海运、宏达新材4次借壳失败。

在当代东方本身资金紧缺的同时,永乐影视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公司实际控制人程力栋自2017年底陷入民间借贷纠纷,目前所持有永乐影视股权遭到法院冻结。

3月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永乐影视,了解公司未来是否有新的重组计划,公司宣传部人员表示,“我也不是很清楚”,随后留下记者联系方式,并称了解情况后给记者回电。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接到永乐影视工作人员电话。

同日,记者向当代东方副总经理李泽清了解公司终止重组、新增诉讼等情况,李泽清回应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此前的3月8日,当代东方董事长施亮、李泽清等在对投资者的情况说明会中表示,“目前资金链相对紧张,但公司正积极地开拓融资渠道”。

降价“卖身”仍失败 永乐影视第五次错过A股

一场“恋爱”谈了近两年,分手时已经说不清是谁对谁错。

3月4日,通过董事长施亮的主持,当代东方以通讯表决的方式召开了一场董事会:9名董事均投下赞成票,同意公司终止收购永乐影视股权、终止收购首汇焦点股权。

3月8日,在对投资者的回复中,当代东方再次表示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有“市场资金环境紧张”、“永乐影视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程力栋所持的永乐影视股权仍处于被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执行冻结”等原因。

这次牵手当时也似乎是强强联合的资本运作。永乐影视2004年成立,从事电视剧出品多年,实际控制人程力栋挂着制片人、导演、编剧等多个头衔,电视剧《隋唐演义》、《战神》均是出自其手。那几年永乐影视的总估值增长迅速,2013年至2016年多次谋求曲线上市,总估值曾先后定为7.8亿、27.8亿元、32.6亿元。

当代东方此时实力雄厚,实际控制人王春芳在厦门起家,本人及家族旗下参控股的公司遍及投资、房地产、酒店、基建、国际货运等板块,在2010年借壳濒临退市的大同水泥成功上市,在2014年又成为上市公司国旅联合的实际控制人。从水泥行业跨界到影视的当代东方,2015年左右,开启影视圈“买买买”模式。

2015年以来,当代东方已经在影视文化行业大规模收并购3年,其间以11亿元收购东阳盟将威100%股权,还陆续宣布了对杭州浙广传媒、北京华彩天地、霍尔果斯当代华晖、霍尔果斯当代陆玖、河北卫视传媒等公司的收购计划。

2016年12月,当时作价32.6亿元谋求借壳宏达新材的永乐影视估算发现,2016年业绩将达不到承诺预期,这场交易也就宣告失败。

此时当代东方出现了,二者一拍即合。从当代东方的公告中看,早在2017年1月当代东方就宣布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最初当代东方尚未披露标的细节,只是表明拟购买标的资产属于影视文化行业,“标的资产的总估值应不超过30亿元”。

其实,2017年,在盟将威刚刚对赌完成之时,当代东方或急需下一个类似盟将威“标的”贡献利润,对冲风险(从年报看,2017年盟将威业绩变脸,营收同比下降65.21%,净利润同比下滑50.9%)。而当时当代东方的主要股东也质押了全部股份,据当代东方2017年8月30日公告,第一大股东当代文化共持有公司限售流通股股份1.75亿股,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计数为1.75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

2017年7月,当代东方公布重组预案,掀开面纱后的标的公司,正是借壳失败不久的永乐影视。或受上一次业绩不达预期影响,这一次永乐影视的总估值有所下调,降低至25.5亿元。

当时当代东方计划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按照发行计划,这次股票的发行价格暂为11.96元/股,发行总股份2.13万股。这场交易中,永乐影视股东还承诺2017年至2020年,净利润目标不低于2.15亿元、2.95亿元、3.65亿元、4.2亿元。

失败背后,交易双方的老板陷入债务纠纷

这次重组方案发布后,当代东方随即收到了监管层的问询函。这次25.5亿元的重组,最先遇到的真正难关,是永乐影视程力栋遭遇的一起民间借贷纠纷。

这起纠纷缘起于永乐影视上一次计划借壳宏达新材。当时三花集团提供1亿元借款给宏达新材的控股股东伟伦投资,程力栋为这笔交易作担保,并承诺宏达新材重组失败将向三花集团支付补偿款。借壳宏达新材失败后,程力栋也未支付这笔560多万元的补偿。随后程力栋被三花集团告上法庭。

2017年4月,三花集团向法院申请财产保护,申请冻结程力栋、永乐影视的部分银行存款。2017年7月17日,当代东方宣布收购永乐影视。在2017年8月2日,这场借贷纠纷进一步演变,三花集团重新申请冻结程力栋持有的永乐影视股权,嵊州市人民法院随即冻结了程力栋持有的永乐影视3049.05万股股权。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在股权遭到冻结后,程力栋等多次想办法解除冻结。在法庭上,其也曾反诉三花集团“超标申请财产保全”、“三花集团主观故意、重复查封”,但最终被法院驳回,不予支持。

从法院判决不难看出,这场纠纷对永乐影视资产重组影响较大。程力栋方在法庭上陈述认为,程力栋持有的股权因为被查封不能自由流通,“经济利益严重受损”。根据另一份2018年7月浙江省嵊州市人民法院的结案通知书,这笔纠纷在7月17日,程力栋等全部履行义务,这起诉讼执行完毕。

这次纠纷解除,新的纠纷又来。根据当代东方公告,永乐影视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程力栋所持的永乐影视股权仍处于被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执行冻结中。

重组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当代东方的日子开始艰难起来。按照当代东方的话说,“从整体行业环境方面来看,二级市场大幅波动、市场资金环境紧张,而结合标的公司实际情况、公司自身未来发展规划,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2018年6月底,上市公司国旅联合公告称,王春芳控制的当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计划出售所持有的国旅联合14.57%的股权,受让方为江西省旅游集团。7月5日,这笔股权转让交易完成。

2018年7月23日,当代东方也发布公告称,公司控制权变更处于筹备阶段,当代集团计划转让持有的当代东方股权,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接盘。

这时的王春芳手下控制着3家上市公司,除了国旅联合、当代东方,还有*ST厦华。一下子脱手两家上市公司的背后,王春芳控制的“当代系”资金问题已经显现。

2018年7月末,P2P平台爱投资公开发布系列“催款名单”,其中王春芳控制的多家公司在列。对此事,当代东方仅在8月9日官方回复称:公司与爱投资没有任何往来。

2018年8月7日,厦门当代文化持有的当代东方400万股遭到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的冻结。2018年10月,当代东方宣布,当代东方及子公司有借款已经出现逾期,“目前公司流动资金紧张”。2018年11月,“当代系”之中的当代集团涉及一起合同纠纷,持有的当代东方8540万股股份遭冻结。

2019年以来,“当代系”的资金链紧张情况加剧。1月10日国旅联合公告,因王春芳借款未能及时归还,当代资管持有的国旅联合7355.6万股股份遭到冻结。一周后的1月17日,这笔股权冻结解除。

该笔冻结解除后,“当代系”持有的当代东方股权却再增新的冻结。3月9日,当代东方公告称,因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与当代东方、当代文化、王春芳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当代文化持有的当代东方100%股权遭轮候冻结。

其实,尽管“买买买”之下,当代东方每年账面上有了上亿利润,但2014年以来,当代东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造血能力可见一斑,而另一方面股东也在高比例质押。

去年巨亏超12亿,当代东方否认“资金链已断裂”

3月8日,在当代东方投资者说明会上,有投资人问,“最近有很多投资者在股吧论坛向大股东讨债,请问,公司大股东的资金窟窿究竟有多大?”“公司资金链是否已经断裂?”

面对这样的质疑,当代东方回应表示“大股东的具体财务运营与上市公司完全分开”,“公司经营正常,目前资金链相对紧张,但公司正积极地开拓融资渠道”。

资金链还只是一方面,根据当代东方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2亿元至14亿元,较2017年度同期下降1194.19%至1376.56%。

业绩下滑,除了2018年影视文化传媒行业发展放缓外,还有当代东方影视剧业务收入下滑、财务费用增长、子公司商誉减值、存货减值及预付账款减值等原因。

根据当代东方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2018年,在内容监管、税收政策等多种因素影响下,全资子公司盟将威现金流趋紧,导致无法支付拍摄影视剧所需的演员及后期制作费用,影响了影视剧的拍摄进度。

对以往业绩主力盟将威计提8.76亿商誉减值

2015年到2017年,当代东方不停地攻城略地。当代东方于2015年6月以11亿人民币的对价完成对影视内容制作公司盟将威的收购,此后盟将威的业绩贡献成为公司的最主要利润来源。其中2015年和2016年,盟将威的业绩贡献占到了当代东方业绩的80%以上。

2017年盟将威遭遇了业绩变脸。营收同比下降65.21%,净利润同比下滑50.9%;当代东方的净利润也随之骤减,同期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亿元,同比下降了38.2%。

2018年,随着盟将威影视剧销售情况不佳、回款遇阻,进而使得其收入大幅下滑,业绩不佳,当代东方对盟将威拟计提约8.76亿元的商誉减值。此外,当代东方还对盟将威存货计提减值约3.4亿元、预付账款计提跌价准备金约0.98亿元。

商誉减值及收购失败黑天鹅事件来袭之时,当代东方的发展战略也将有所调整,由原来的“布局新媒体、短视频、移动互联网、音乐等板块”向“影视剧业务为辅,影院业务为主”转变。

3月8日,当代东方在回复投资者问答中表示,公司仍对“影城业务持续加码,在并购的同时将在上海等核心城市布局新建项目”。

3月9日,新京报记者向当代东方副总经理李泽清了解影城业务目前情况、是否有足够资金进行影城业务运作,对方回应表示,“以公告内容为准”婉拒记者采访。

■ 延展

商誉减值频现多影视公司业绩踩雷

有的称所购标的造假;有的被明星出事所伤

3月,路边的桃树已密布花骨朵,影视行业的春天仍未来临。对于在北京带着手下艺人四处找戏拍的胡月,“人多戏少”就是最大的感受。

2018年以来,影视行业整体管控更为严格,一些前往霍尔果斯开设公司却不在当地实地经营的公司无法正常开票、有的公司被当地政府要求注销。2018年6月,影视行业“阴阳合同”曝光,紧接着在10月影视行业迎来了彻底的税务自查自纠。

胡月在北京的一家经纪公司做艺人经纪,手下带着几个出道并不算久的新人,见导演、找项目是她的工作常态。“去年年底戏就已经不好推了,很多影视公司的项目,除非资金都到位才会正式开工,其余的项目几乎都暂停,很多开的项目也较多是网剧和网络大电影。”

行业冷淡的另一部分原因,是一些影视公司因2018年度的业绩下滑元气大伤。新京报记者通过chocie数据统计,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的24家影视概念股,已经有22家公司发布了业绩快报、业绩预告或2018年年度报告。其中,有16家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滑;8家公司出现亏损。

上述公司中,有ST中南亏损22亿元,当代东方预计亏损超12亿元、骅威文化亏损12亿元、华谊兄弟亏损9.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公司业绩下滑或亏损的原因中,除了受到行业外部影响,多数企业都经受了商誉大额减值损失。

商誉减值频现,曾跑马圈地的影视公司业绩频爆雷

2月28日,幸福蓝海宣布,公司2018年度的营业总收入为16.5亿元,净利润为-5.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12亿元下滑573.97%。这是幸福蓝海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2018年,幸福蓝海拍摄跟投的《香蜜沉沉烬如霜》热播,联合出品的电影《无问东西》、参投电影《西游记女儿国》票房都还不错。加上幸福蓝海旗下运营着数百家线下影院,在影视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收入也呈现增长。

幸福蓝海吃亏在商誉减值上。2017年11月,幸福蓝海宣布计划以7.2亿元现金收购重庆笛女阿瑞斯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笛女传媒)80%股权。2018年上半年,笛女传媒产生的净利润3109.6万元,成为幸福蓝海旗下业绩贡献第二的子公司。

好景不长。2019年1月30日,幸福蓝海发布公告提示笛女传媒业绩风险,并表示,“近期发现笛女传媒原实际控制人傅晓阳在股权转让前及后续经营过程中,存在提供虚假材料、投资业务与账面记载严重不实情形”。

当时幸福蓝海就表示,发现笛女传媒存在的问题,将对笛女传媒相关资产大幅计提减值,产生的商誉也将大幅计提减值,“上述因素导致公司2018年合并报表后将出现亏损5.5亿元左右”。

同样出现首次亏损的,还有上市公司骅威文化和慈文传媒。2月25日,骅威文化发布业绩快报,公司2018年度亏损12亿元。骅威文化称,亏损主要原因是所处的影视行业及网络游戏行业的政策环境及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相关子公司的经营业绩下滑明显,对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

根据骅威文化公告,公司对此前收购的公司——梦幻星生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预计为6.8亿元-7.8亿元,对收购子公司第一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预计为5.2亿元-5.8亿元。

慈文传媒2月23日发布业绩快报,公司2018年度亏损超10亿元。公司表示,由于游戏版号暂停审批,游戏新产品无法上线运营等影响,对全资子公司北京赞成科技计提8.71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此外,ST中南拟计提约15亿-17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金。当代东方拟计提约8.76亿元的商誉减值。长城影视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5.1亿元,其中商誉减值3.7亿元。也有文投控股等公司表示,存在商誉减值不确定性。

一部作品定乾坤,有的被“出事”明星所伤

对于影视公司来说,一部影视作品的进度,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公司的业绩。

2016年,唐德影视就开始电视剧《巴清传》的拍摄事宜,还早早将该电视剧的网络播放权、电视首轮播映权等卖出。但在2018年3月后,《巴清传》主演高云翔陷入舆论风波,随后该电视剧一直未能如愿播出。

唐德影视在业绩快报中表示,由于《巴清传》未能实现播出,相应合同款项回收滞后,对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造成不利影响,“导致公司本年度投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制作进度有所滞后,加之受影视行业整体景气度下滑影响,公司本年度影视项目销售进度低于预期。”

数据显示,唐德影视截至2018年底的总资产为29.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6.25亿元,最新资产负债率近80%。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高比例负债并不是唐德影视才有。根据长城影视2018年度业绩预告,公司报告期末总资产30.46亿元,净资产2.97亿元,对应资产负债率90%。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liyunqi@xjbnews.com

netease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输错Excel公式,半个月工资没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