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有光:中国减税期间应该大量提高环保税 | 大师

2019-03-07 08:25:43 来源: 网易研究局
0
分享到:
T + -

专访诺奖得主基德兰德:没必要抵制美联储加息

“大师”由网易研究局和他山石智库联合出品,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聚焦国际思想市场·解析财经新闻热点·对话国际经济学大师


大师NO.031

作者|黄有光(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Global Priorities Institute咨询委员、网易研究局专栏作家

黄有光:中国减税期间应该大量提高环保税 | 大师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对去年工作进行总结,同时公布2019年中国政府制定的目标。这个报告很全面,概括各方面的重要问题。本文只简单谈几个要点。

首先,今年的GDP增长目标设定为6%-6.5%。有评论者指出这是比去年政府工作报告对2018年设定6.5%左右的增长目标明显低很多。其实,像笔者以前在本栏的文章‘中国经济完全没有下行’所论述的,如果看每期比以前增长的实值绝对量,或是在不变价格下所多生产出来的物品或劳务,则中国近年来,几乎每年、每季的增长实值量都比上一时段更多。也就是说,如果以增长的实值量而言,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还在加速。例如,2017年的增长率是6.9%,而2018年的增长率是6.6%。不过,这2017年的6.9%是比起2016年的GDP而言,而2018年的6.6%是比2017年的GDP而言,由于2017年的GDP已经比2016年的GDP多了6.9%,因此,2018年的6.6%,在实值产量而言,等于2017年的6.6%乘以1.069 = 7.0554%,而这比2017年增长的6.9%还多。

同样的,今年6%-6.5%的增长目标,如果取其中间值6.25%,则在增长的实值量而言,大于去年的6.5%的增长目标,也大于去年的实际增长率6.6%所体现的实值增长量,因为6.25%乘以1.066 >6.66%。

其次,报告说,‘市场配置资源是最有效率的形式。要进一步缩减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推动“非禁即入”普遍落实。政府要坚决把不该管的事项交给市场,最大限度减少对资源的直接配置,审批事项应减尽减,确需审批的要简化流程和环节,让企业多用时间跑市场、少费功夫跑审批。’ 这是令人兴奋的,希望能够有效贯彻,排除人们对国进民退的担心。

不过,市场配置资源能够达致最有效率的结果,是在不存在严重破坏环保的条件下才成立的。因此,为了辅助市场在环境保护方面的不足,政府必须对严重破坏环境的活动征收重税。中国已经在2018年初开始征收环境保护税。有如笔者在本栏文章‘中国环保税税额严重偏低’所论述,‘能够开征环保税,这是一个值得作为大事庆祝的开端,并希望税额能够增加十倍百倍以上……不必担心环保税对经济的打击,至少长期而言,环保税能够提高经济效率,对人民的健康与福祉有很重要的贡献。’

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的一个吸引人们眼球的是高达两万亿元的减税。笔者认为应该在这次减税的期间,大量增加环境保护税。2018年第一季的全国环保税总额是44亿,全年不到两百亿。即使增加十倍到两千亿,也不到减税额的一成,应该能够被人们所接受。

政府工作报告虽然有提到一些环境目标方面的改进,但没有提到环境保护税。环保税是保护环境的最有效的方法,因为它能够防止破坏环境于未然。还没有污染,就让污染减少。如果已经污染了,有雾霾了,河水脏了,才来清洗,成本是非常高的。例如,我今晚拿一桶黑漆,到你家里的地板与墙壁乱泼。我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够把你家搞得目不忍睹。你即使花整天的时间,也很难把你家处理清洁。同样的,与其污染后再来清洗,不如防范污染于未然。如果可能的污染者事先知道,如果污染,必须缴污染税,则他们就有激励去避免不必要的污染。

例如某项污染活动,会对全市两千万人造成一千元的总损失,加上对全球70亿人造成另外一万元的总损失,损失共一万一千元。这个污染者本人所承担的损失,不到百分之一分钱,连看也看不到。因此,如果他只根据对自己的成本效益比较,即使这污染的活动对他的利益只有一元,甚至一分钱,他都会进行污染。不过,从全市而言,即使污染的利益是900元,也不值得污染;从全球而言,即使污染的利益是一万900元,也不值得污染。如果对这污染征收即使只是一百元的税,就能够使他避免进行那些对他的利益从一分钱到99.9元的许多污染活动。而这会对全市与全球带来数以接近千元与万元的净利益。这是对于一个可能污染者的一项污染,如果对所有可能污染者都实行污染税,就能够大大提高整个经济的效率。那些污染税的收入,在扣除行政成本之后,还能够用来进行其他公共物品的提供,包括环保本身。

另外一点,对于一个生产者,即使他有一些环保意识,偏好用高成本、低污染的生产方式,但如果没有污染税,其他生产者都能够用低成本、高污染的方式生产,他就很难避免也用高污染的生产方式。如果这是相当一般的情形,那么征收污染税,很可能对那些原来的污染者也是有利的,因为可以让他们转变去采用低污染的方式,当大家都这样时,就可以继续赚取平均利润,而不必有污染环境的内疚感。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黄有光教授网易研究局专栏(PC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黄有光教授网易研究局专栏(客户端版)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