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流|中国蓝田“央企”身份之谜:20年未变更身份 旗下业务长期停工

2019-03-01 07:34:24 来源: 清流
0
分享到:
T + -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刘培、梁耀丹

编辑|赵妍

清流|中国蓝田“央企”身份之谜 (来源:网易财经)

2月27日,东方金钰(600086.SH)的一则公告-终止控股权转让给中国蓝田总公司(下称“中国蓝田”),让这场春节前闹的沸沸扬扬收购案不到一个月,便宣告死亡。终止的原因是中国蓝田的身份证明等无法确认。

20天前,在东方金钰发布的拟将变更新控股股东公告中,这家头顶“农业部”(现为农业农村部)光环的神秘公司即将“入主”的消息,使得东方金钰股票连续两日涨停。

但中国蓝田的神秘身份,与农业部的关系以及中国蓝田的财务状况,收购资金来源等问题随后遭到上交所问询。中国蓝田法定代表人瞿兆玉则对媒体宣称,对上述交易并不知情。

一个月的时间里虽剧情反转,但仍然透露着诸多蹊跷。网易清流工作室2月18日走访位于北京东三环的中国蓝田办公室,前台给予一份红头文件显示,中国蓝田已经将此事上报证监会,要求立案调查。

在中国蓝田阔敞通明的大厅一侧,网易清流工作室发现,此前媒体报道的玉石展示柜,现在被清空了——因为东方金钰的主营业务为翡翠生意,大厅的玉石展示柜曾被媒体联想为,做农业生意的中国蓝田要借助东方金钰这家上市公司卖玉石了。

中国蓝田大厅正对面,则依然排列着几面不同国家的旗帜,与德润大厦里流动频繁的其他P2P金融公司相比,显得神秘而气派。

网易清流工作室多方调查发现,中国蓝田在很长一段时间并未开展业务,但自2017年开始控股了数百家公司,将业务布局到健康、田园综合体、农业供应链、农产品产业链等领域。这些公司大多挂靠在中国蓝田这家“央企”身上,其中部分新成立的公司,曾利用“央企”背景和地方政府、银行等开展多方面业务。另外,蓝田官方网站业务方向中列出的项目,长期处于停工状态。

20年未合规处理“央企”身份

东方金钰的公告中介绍,中国蓝田为“农业部主管的全民所有制企业”;中国蓝田官网介绍也称,公司为农业部投资的企业。

然而,中国蓝田打上“央企”的身份透露着蹊跷。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中国蓝田和农业部扯上关系,实际上是因为早在1997年12月,蓝田股份实施配股,农业部以中国农业物资供销总公司作为配股实物缴款方式投资转入,后物资公司更名为中国蓝田总公司,成为蓝田股份全资子公司。

这也就意味着,变更为中国蓝田后,该公司的母公司为当时农业上市公司——蓝田股份。蓝田股份,当年曾是瞿兆玉控制的上市公司,也是后来连续通过造假业绩创造蓝田神话,闻名资本市场的主角。

据一位物资公司的老员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当时农业部没有钱,直接把物资公司作为资产配股给了农业部,相当于把我们给卖了。物资公司和中国蓝田属于“一套班子”。 我们从物资公司职工身份转身变为中国蓝田公司员工。”

上述物资公司老员工还称,当时物资公司也是经营惨淡,主要从事农业相关的汽车、钢材等贸易工作;卖给蓝田股份时,很多员工还以为情况会有好转。他回忆称,瞿兆玉专门开会打消了他们的念想,瞿兆玉告诉他们,不要以为他们进入的是上市公司,他们是非上市公司。

蹊跷的是,国家工商信息上,中国蓝田这家公司的投资人却一直显示为农业部。

2月12日,瞿兆玉回应《证券日报》对中国蓝田央企身份的质疑时,称“物资公司不大不小,职工也有100多人,所以没有改制,就这样续存下来”。

国家发改委一名前任官员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如果资产变卖了,工商信息却未变更,是不合规定的。网易清流工作室拨打农业部下属机关的办公室电话,一位工作人员称,政府部门一般也不设立公司。

网易清流工作室在实际走访北京蓝田总部所在地时,递交的问题,截止发稿前未能得到对方的回复。

一个重要的背景信息是,彼时国家大环境,正是全国第四次政府机构改革,实行政企分开之际,国家多次下发文件要求政府主管部门解除与所办经济实体和直属企业的行政隶属关系。

对于当时存在的很多部门脱钩问题不到位,1998年11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再次下发通知,要求那些未实现完全脱钩的中央党政机关,在当年年底以前,与所办经济实体和管理的直属企业完全脱钩,不再直接管理企业。

据网上流传的一份2000年农业部签发的脱钩函显示,早在1997年11月,农业部原直属企业物资公司就已经作为全资子公司划归蓝田股份,已完成与农业部的脱钩工作。

既然已经实现脱钩的企业,为何长期以来,国家工商信息上却一直显示为农业部投资?谁的过错?

上述发改委前官员向网易清流工作室分析称,脱钩意味着完全脱离关系,被变更后的企业法定代表人有义务申请信息变更。

在历经多次行政机关改革中,目前,根据国家工商信息,“农业部旗下投资”仍在运营中企业,只有中国蓝田一家。这在很多物资公司的老员工看来,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中国蓝田郑州分公司的员工和总公司的部分员工因为养老待遇无法领取等问题,和中国蓝田长期处于纠纷中。据一位物资公司老员工的接近人士称,物资公司有一批退休人员因为中国蓝田停发养老金,耄耋之年奔走法院维权。

利用央企噱头 参与烂尾项目

中国蓝田,长期以来受限于瞿兆玉造假获刑前科,业务停滞。2006年中国蓝田郑州、天津等十余家分公司相继被吊销执照。

前述中国蓝田老员工告诉网易清流工作室,物资公司更名中国蓝田后,转做野藕汁、咸鸭蛋的贸易,业务经营并不好。2002年后,因为蓝田股份造假案事发,中国蓝田业务停滞,原有的物资公司人员处于放养状态。

中国蓝田前总裁董洪驿通过网络发表的一份公开信显示,2017年1月,他受托管理中国蓝田时,除了营业执照和公章以外,一无所有。

但是在2017年之后,中国蓝田发生神奇变身。中国蓝田不仅完成庞大的资产版图,成了一家规模巨大,涉猎医药健康、投资、农业供应链、文化旅游等多领域的集团;2017年底,中国蓝田还公开对外宣称,拥有500亿规模资产,在未来的3到5年内,公司资产总额将超过2000亿元。

废弛已久的中国蓝田,如何实现资产的急速膨胀?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蓝田在2017年曾被瞿兆玉卖给中核恒通(北京)物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核恒通”),售价5000万元。

此前有媒体援引中国蓝田接近人士称,瞿兆玉获得5000万元的代价,是让渡中国蓝田的经营管理权,同时中国蓝田的法定代表人资格也要变更,瞿兆玉完全退出管理层。

不过上述交易最终似乎终止。中国蓝田的法定代表人依然是瞿兆玉。

在此期间,根据董洪驿的公开信,其受中核恒通委托代管中国蓝田。按照董洪驿的说法,2018年4月,瞿兆玉便收回了公司控制权和公章。此时的中国蓝田,拥有15家子公司,间接控股70余家公司。

网易清流工作室无法联系到董洪驿对上述公开信以及中核恒通托管事宜置评。但是工商记录显示,董洪驿公开信所称的“受托”时间里,中核恒通确有派驻人员进入中国蓝田旗下控股的多家子公司的记录。比如,2017年6月成立的新疆蓝田科技有限公司,有中核恒通的苏金明、李祥珲担任高管。比如,2017年6月30日,与中核恒通关联的中房国金投资有限公司,更名为蓝田投资有限公司,有中核恒通高管赵京京担任经理。再比如,霍尔果斯蓝田科技,2017年9月,有中核恒通的老员工孙凤刚担任执行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中核恒通曾对外称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最后却分别被中国华宇和中国核工业集团辟谣为“假冒央企”。去年,又因挂靠另一家央企中国诚通集团,而被后者辟谣。

而中核恒通在与中国蓝田产生交集之时,为达到资产规模化,中核恒通的高管李祥珲等,通过中国蓝田运作子公司参与烂尾项目,并将该项目列入中国蓝田官网业务发展的九大业务之一。

这一项目为马铃薯精深加工项目,为云南曲靖市政府在2016年招商引资引进的项目。该项目最初为青海一家名为“青海威毅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祁治发起投资,运营方为其旗下的云南垅田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据云南垅田的离职员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2017年,青海这位老板资金出现问题,该项目便停工了。2018年初中国蓝田进入,但项目也一直没有推进。很多原先招聘的人员相继离去。

“这个项目,骗了很多投资人和农民,云南垅田从当地农民手上收购的马铃薯,都是打的白条,至今未还”。上述离职员工称。

网易清流工作室发现,中国蓝田不仅参与烂尾项目,中国蓝田旗下公司也多利用中国蓝田的“央企”身份,开展商业活动。

上述的项目发起方青海威毅因为中国蓝田子公司的入股,在官方网站自称“由全资央企控股公司三农和众科技有限公司入股。”

中国蓝田在2018年7月控股的新农利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农利合”),在官网自我介绍称,公司是农业部中国蓝田总公司旗下的全资涉农企业。

新农利合还以农业部旗下企业身份,9月,与驻马店市政府签署了中原农产品博览城项目,据悉该项目占地536亩,投资22亿;10月,与北京电家能源产业有限公司合作,欲成立公司在河北省开展新能源充电站项目投资、建设等;12月,新农利合等人与华夏银行北京分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网易清流工作室查询到的多家企业包括蓝田文旅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央企子公司和重庆市政府等签署项目,蓝田亿乐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央企身份开展商务活动。

瞿兆玉近年多陷纠纷

中国蓝田与东方金钰的“乌龙事件”,让资本市场史上颇具传奇色彩的瞿兆玉再次回到公众的视野。

当年轰动全国的“蓝田股份造假事件”被揭开后,瞿兆玉因此两度获刑入狱。2004年,瞿兆玉因犯提供虚假财务报告和提供虚假注册资本罪,被湖北省高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2008年,瞿兆玉被以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蓝田股份则因负债累累在当地政府的主持下进行破产重组。2013年,破产重整结束,瞿氏家族出局,广东华年生态投资有限公司接盘。

但鲜为人知的是,在这之后,瞿兆玉与蓝田股份(现改名“洪湖生态”,简称生态5)之间仍有诸多矛盾。

2017年3月,生态5披露的一则公告揭露了瞿兆玉等人主导的一起“凶案”。公告显示,当年3月10日,公司在渔业养殖基地开展春季捕鱼作业时,当晚11时许,公司捕捞队及保安人员共计17人在入睡情况下,突然遭到歹徒持凶器殴打,案发后,公司立即向当地警方报案。

生态5还在公告中提及,“事实上,自公司完成破产重整以来,不断发生针对公司生产经营的恶劣事件,且有愈发严重之势。”

事后警方查证,这股“黑恶势力”正是瞿兆玉主导的。2017年8月7日,洪湖市人民检察院官网则披露,近日,洪湖市人民检察院向犯罪嫌疑人瞿兆玉等人以寻衅滋事罪向洪湖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双方爆发矛盾的原因是什么?

巧合的是,刘姝威当年曾在《蓝田之谜》一文中提及,“从1997年至2000年蓝田股份累计投资约16亿元的生态基地、大湖开发项目和渔塘升级项目与中国蓝田(集团)总公司的洪湖生态养殖基地位于同一地点。”而生态5则在上述公告中多次提到“黑恶势力”针对公司的捕鱼作业。

一位接近瞿兆玉的蓝田股份前中层管理人员则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上述渔业养殖基地属于生态5而非中国蓝田总公司,他拒绝透露瞿兆玉与生态5爆发矛盾的具体原因,但他表示,破产重组之后,双方“矛盾纠纷肯定有的,比如经济方面的。”该人士补充,在湖北洪湖老家,“瞿兆玉仍有自己的产业”。

生态5董秘宋晓宇同样对网易清流工作室婉拒透露瞿兆玉与该公司产生矛盾的具体原因,仅称上述事件“对公司的影响我司及时按照监管要求进行了公告”。

在蓝田股份出事后的这些年,被普遍认为靠妻子发家的瞿兆玉还涉嫌“造假”离婚。

《三联生活周刊》曾报道,“瞿兆玉到沈阳入伍之后,在某军部从事后勤工作,因为瞿兆玉的乖巧,深得首长喜欢,瞿很顺利地通过这个上级认识了他的女儿,也就是现在的结发妻子,并在沈阳完了婚。”

而据裁判文书网一则行政裁定书,瞿兆玉很有可能已经与这位首长的女儿“离婚”。2015年,一名叫“张亚滨”的女子向湖北省洪湖市人民法院递交的起诉状诉称,“其与瞿兆玉于1975年1月31日在辽宁省大连市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瞿飞。2001年其旅居国外,2007年后回国定居。近期经了解发现瞿兆玉已于2004年8月20日用伪造的结婚证书和虚构的离婚协议书、委托书,在起诉人不知情、不在场的情况下,向洪湖市民政局申请与其离婚。”

围绕着中国蓝田与东方金钰的离奇“乌龙事件”,以及上述诸多疑点,网易清流工作室拨通了瞿兆玉的电话,得到的回复是“我不认识你,干嘛要回答你的问题?”,随后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清流工作室是网易财经旗下原创财经调查团队,关注A股上市公司的财务健康状况,致力于为市场提供独家财经调查,维护资本市场透明度。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号

清流|杨幂公司股权遭东方明珠降价甩卖  或因“无法深度合作”

杨斌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多久没睡好觉了?80%国人睡眠不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