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营东方通信:5G光环虚虚实实 谁导演疯狂的炒作

2019-02-28 08:27:56 来源: 证券时报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探营东方通信:5G光环虚虚实实 谁在导演疯狂的炒作)

钱塘江南岸的东方通信科技园,是东方通信总部所在地。这座现代化的科技园,与古老的六和塔隔江相望。自1996年上市以来,东方通信从未有过像今天这么受到市场聚焦。

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

2月27日,东方通信(600776)临近收盘时,又一次强势回拉。不到4个月时间,东方通信股价竟然已是启动前的10倍。从2018年11月26日首次涨停开始,在短短的58个交易日里面,合计涨停达到25次,走势令人瞠目结舌。

东方通信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为何与5G扯上了关系,实际经营业务与5G的关联度又有多大?带着诸多疑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日对东方通信实地探访,并通过多方了解,力图还原一个真实的东方通信。

从默默无闻

到“东方不败”

杭州市滨江区上市公司云集,其中在A股上市的公司超过50家。在这里,有时一条马路串起几家上市公司,东信大道就是如此。

东方通信位居东信大道66号,这里也是东方通信科技园的所在地,占地面积近500亩。能够在寸土寸金的杭州滨江区拥有科技园的东方通信,是一家央企子公司。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普天东方通信集团,持股45.4%。普天东方通信集团控股方是中国普天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后者隶属于普天集团。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东方通信时,这里的门卫,似乎已经熟悉近期投资者和媒体的频频造访。记者询问东方通信在哪栋大楼办公,门卫回应称,“媒体吧?不用去了,最近来过的都被拒绝了”。

东方科技园除东方通信总部,还入驻了大量其他企业,以及各种园区配套小店,进入科技园,门卫并不会阻拦。不过,到了东方通信的楼下,在记者留意观察的约20分钟时间里,先后三波人前去造访,但未获放行进入。

在浙江资本圈,东方通信是一家鲜有人提及的上市公司。当记者向TMT行业研究员打探情况时,得到的回复均为未纳入观察对象。但是,这家普通公司却在近段时间频频上演涨停神话。从2018年10月19日最低价3.7元/股,到2019年2月26日最高价37.07元/股,不到4个月,股价已是低点的10倍,以至于东方通信被市场冠以“妖股”之称。

按照2月26日东方通信最高价来算,公司市值一度高达467亿元。近两日,东方通信盘中最大跌幅达26%,市值有所缩水,但依然高达约360亿元。目前,A股市值300亿元~400亿元区间的上市公司,普遍是行业龙头企业,营业收入上百亿,净利润20亿元~30亿元的公司比比皆是。相比之下,东方通信显得业绩暗淡。

东方通信主营业务主要为企业网和信息安全产业、智能自助设备产业、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和其他产业等,截至目前,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变化。根据2018年半年报,企业网与信息安全产业占比为11.3%、智能自助设备产业占比为35.45%;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占比为24.39%、其他产业营业收入占比为31%。

Wind统计显示,2013年~2017年,东方通信过去5年营业收入变动区间在20亿元~37亿元,净利润徘徊在9100万元~1.93亿元之间,整体呈下降趋势。同期,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8820.79万元、1.14亿元、4329.37万元和8249.49万元。

2018年前三季度,东方通信实现营收15.62亿元,同比减少2.16%;实现净利润7670.17万元,同比增长11.14%,扣非后净利润3117.74万元,同比下降44.12%。公司至今未对2018年全年业绩进行预测,但根据相关业绩预告的披露规定,东方通信2018年净利润的变动幅度,不会超过50%。

东方通信总部大厅,陈列着《东方通信》企业报。在该报上,对于2019年规划,东方通信总裁郭端端表示,将继续着眼于三大产业生态圈的建设,其次要着手于市场需求的创造,再次要着力于技术和产品的创新、管理能力的提升等。

5G光环的是与非

从东方通信经营的主业来看,智能自助设备产业所占的比重最大。该产业原来主要生产销售针对银行ATM、VTM机,后来由于非现金交易的普及,市场对ATM机和VTM机需求减少,价格也急剧下滑。于是,公司的经营重心转向智能自助设备,比如大额循环机;同时,还开发了多功能户籍设备、社保自助发卡机。

贡献业绩31%的其他产业,主要包括租赁业和制造产业。租赁即运营公司物业,收取租金;制造产业包括对内自有产业的生产制造,以及对外的代工。比如,安防行业较为知名的新华三技术有限公司,部分产品就是交由东方通信代工制造。

“东方通信从事的智能自助设备产业和其他产业,不可能与5G有任何关联。而公司从事的企业网和信息安全产业,以及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由于涉足领域较为专业,而普通投资者专业知识有限,加上市场上各种消息,容易给投资者带来联想。”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东方通信从事的企业网和信息安全产业,主要产品包括各类专网终端、无线集群系统、反诈骗系统等,应用于政府、公安、轨道交通等。目前,公司拥有支撑PTD(国内标准)、TETRA(国家通用标准)技术体制的产品技术平台。而这些看似专业化的名称,其实就是应用于不同行业的各种定制功能的对讲机。目前,东方通信在从事该业务时所需的对讲机以及基站建设,都是由公司自己完成。不过,该基站是基于局域网或者窄带网的系统建设,与5G通信产业的基站,二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此外,东方通信所涉足的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是指公司拥有一个网络工程团队,可以为运营商、或者通信设备厂商的提供服务需求。在从事业务过程中,东方通信并不提供实物设备,网络工程团队主要从事移动通信网络设计、频率规划、系统质量评估、系统规模效益评估等。

比如说,中国移动需要在某地建设一个4G基站。项目立项后,需要确定基站位置。确定选址后,需要进行信号的调试,让通话质量做到最优。建成后,由于信号覆盖的辖区居民急剧增长,又需要对基站进行优化。在此过程中,需要有专业的服务团队为之提供服务。为此,中国移动在项目启动时需要招标。东方通信因为拥有可以提供上述服务的团队,所以可以参与投标。

所以,东方通信所涉足的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本身不属于信息通信行业,但生意好坏与信息通信行业有关。就像建筑设计院与房地产行业息息相关,但自身不从事房地产开发和各种建材的供应,它只是为开发商提供服务。

从2G到3G,再到4G的基站建设,东方通信均有涉足。未来5G基站项目建设,东方通信理论上存在服务5G建设的机会。不过截至目前,东方通信所从事的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无与5G通信网络建设相关的营业收入。

爆发式增长存疑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以及公开信息,东方通信在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包括网络优化服务和网络维护服务。

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的市场有多大?国家工信部官网没有该产业相关经营数据。相关上市公司的定期报告,也未公布过该行业的具体产值。另外,多家TMT行业研究员表示,从历年来基站建设、已有上市公司增收变化,以及行业的竞争等情况来看,即便5G基站加速推进,从事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的相关公司,也不会出现突然性的业绩惊喜。

一位TMT行业研究员表示,基站运维是一个存量市场,存量市场取决于已建成基站的数量的情况。根据工信部数据,截至2018年底,全国移动通信基站总数达648万个(2018年全年净增移动通信基站29万个,相较前几年净增速度趋缓,其中4G基站净增43.9万个,总数达到372万个),而2019年的新建5G基站数量预计不超过10万个,未来也是慢慢逐步地替代、更新现有基站,不会是爆发式的增长。

东方通信较早涉足了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由于营收所占比重不大,所以未得到公司的“重视”,这从东方通信年报的编制可以得到佐证。在2016年之前,东方通信在介绍公网通信产业,或者服务产业时,对信息通信技术服务有少量表述。

到了2016年披露年报时,东方通信首次以“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形式,将其列入公司四大业务板块之一。当年,公司该项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39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23%。2017年,该业务的营业收入为5.18亿元,占比21.25%。换而言之,2017年,东方通信该业务营收增幅为17%。

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相对于5G产业大蛋糕,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仅占了很小一部分,而东方通信只是在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中的一个细分市场耕耘。这个细分服务市场很稳定,不会大起大落,不太可能会出现突然营收年增长30%以上情况,这也决定了东方通信该业务不会出现爆发式增长。从涉足该领域到如今年收入达到5亿元,东方通信经过了多年积累。

同时,接受采访的TMT行业研究员还表示,基站运维需要人员作为支撑,员工人数的增长与业务的规模增长匹配,从东方通信从事基站运维员工人数的变化,也能反映出公司该业务的增长情况。而且,东方通信受限于国企的编制,应该也不会出现突然人数暴增情况。

概念诱人现实残忍

从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的市场环境来看,行业属于高度分散的市场,从事该行业服务商众多,竞争激烈。

据悉,目前,移动通信基站的建设主体较为分散,包括三大通信运营商的地方分公司,以及华为、中兴通讯等,在基站运维时,需要类似于东方通信的网络团队参与建设,以及事后的维护。而目前国内市场,与东方通信类似的企业较多,同样处于充分竞争的格局,众多中小厂商也在不断参与进来,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竞争。

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的项目在招标时,需要拟参与的服务商提供相关资质证明,对服务商的技术能力、项目案例进行评估。比方说,基站建设数量,提供运维服务的种类,服务团队的技术力量等。其中,服务团队的技术力量的评价,认证工程师的数量是一项参考,但这种认证非国家统一标准,所以市场上就出现华为认证、中兴认证、思科认证等等不同认证。

由于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竞争激励,所以从事该产业的服务商,经常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毛利逐年下滑。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上半年四份定期报告(年报、半年报)来看,东方通信的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0.29%、18.5%、15.35%和14.37%。

在A股上市公司中,从事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也不少。2017年年报中,东方通信在介绍行业情况时,华星创业世纪鼎利被列为竞争对手。

数据显示,2013~2017年,华星创业的通信服务行业,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29亿元、10.06亿元、12.81亿元、13.1亿元和11.45亿元。同期,世纪鼎利的通信服务行业,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51亿元、4.47亿元、4.57亿元、4.79亿元、4.02亿元。

从上述华星创业及世纪鼎利营业变化来看,虽然过去5年通信服务行业整体收入规模在上升,但是上升幅度逐渐减弱。其中2017年,两家公司的通信服务行业收入,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下滑。

华星创业和世纪鼎利在上市后,都将眼睛瞄向其他行业。其中,华星创业于2016年宣布斥资3.97亿元收购北京互联网港湾科技有限公司,借此进入互联网服务业;世纪鼎利跨行耗资6.25亿元收购上海智翔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进入职业教育领域。

不过,两家公司的转型看来也不成功,同时选择卖壳。其中,华星创业在2018年10月变更实际控制人;世纪鼎利于2018年7月宣布易主,但随后以“业务协作的契合度及发展预期与原设想存在差异”等原因为由,又终止了股权转让,后续是否继续出售控股权不得而知。

综合产业的现状以及同行情况,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了解到的信息是,未来几年,被市场扣上5G光环的东方通信,想寄望公司在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获得爆发式增长,可能性极低。

谁在导演闹剧?

东方通信为何与5G扯上关联,这从公司的两份定期报告中找到一些答案。

关于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东方通信2017年年报指出,随着4G网络发展成熟,大大增加了移动通信技术服务需求,同时5G商用渐行渐近,为网络优化和服务业务打开了后续市场发展空间;2018年半年报中指出,随着4G网络发展成熟以及NB-IOT、5G等新技术的不断部署应用,信息通信技术服务行业具有持续的市场发展空间。

对于A股投资者来说,在介绍公司业务前景时,上述这类未有实质性内容的前景描述,可能已经见多不怪。华星创业、世纪鼎利两家东方通信的竞争对手,在2017年的定期报中,也都有类似的说词。

然而,在A股市场热炒5G概念之下,东方通信却被炒作成了5G头牌。自2018年11月26日首次涨停以来,东方通信涨停收盘次数达到25次,其中节后开市以来,更是上演了11天10次涨停的神话。

伴随着公司股价的飙升,东方通信的董秘办成了近期最忙的上市公司董秘办了。自2018年11月28日首次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以来,东方通信先后合计16次进行“风险提示”(其中异动公告9次、风险提示性公告7次)。这期间,还未包括大股东普天东方通信集团、实际控制人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合计8次关于控股子公司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征询函的回复。

前5份“风险提示性公告”,关于企业网与信息安全产业,东方通信指出,该主要产品为PDT与TETRA制式专网通信产品,与5G通讯网络建设关联性不大;关于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目前国内5G网络建设尚未正式启动,具体发展进程尚未明确,该产业参与5G通信网络的建设及参与份额尚存在不确定性。

第6份“风险提示性公告”,关于企业网与信息安全产业,东方通信指出,该产业主要产品为PDT与TETRA制式专网通信产品,截至目前,该产业与5G通信网络建设没有关联;关于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东方通信指出,该产业主要产品为4G等运营商商用网络通信工程服务及运营服务,截至目前,该产业无与5G通信网络建设相关的营业收入。

对于上述“风险提示”,杀红眼的游资似乎无暇顾及。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发现,东方通信在上涨过程中,先后12次登上龙虎榜,有些营业部频繁地进出。

在12次龙虎榜中,没有1次出现过机构席位的身影,全部为券商营业部游资。其中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上榜次数最多,达15次(6次同时出现在买入与卖出前5名),累计买入3.93亿元,卖出3.34亿元。

买卖较活跃的营业部,还有平安证券银川凤凰北街营业部,共10次上榜,累计买入2.47亿元,卖出1.38亿元。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营业部虽只7次上榜,但其买入金额也超3亿元,累计买入达3.2亿元,卖出9959万元。

此前的2018年11月21日,上交所就市北高新(600604)异常走势向部分券商下发《关于部分客户交易异常的提示函》。当时市北高新连续11个交易日“一字”涨停,期间累计涨幅达186.36%。上交所将其列为重点监控股票,加强异常交易的监管。

反观东方通信,股价诡异程度更甚于市北高新。那些高位接盘的游资,得付出疯狂的代价。

杨斌 本文来源:证券时报网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当代年轻人的崩溃多半都和钱有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