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上限山雨欲来 美国联邦政府雇员的工资又悬了?

2019-01-30 08:04:24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白宫停摆危机暂缓 债务上限山雨欲来)

白宫停摆危机虽然暂时得到缓解,但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关键时刻互相扯皮的做法,让经济学家们开始担忧可能发生的政府债务上限。

目前美国的临时预算案将在2月15日到期,且不论届时正式预算法案能否顺利达成,即便两党能够弥合之前在修墙上的分歧,美国仍将面临达到债务上限的问题。

债务上限的回归

美国除了有预算控制总体财政赤字之外,还有债务上限控制总体债务水平。美国国债目前为21.95万亿美元,并且还在不断增长。这些债务仅包括国债,并不包括美国州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的债务。

之前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参众两院通过决议,暂时取消美国的债务上限。特朗普于2018年2月9日正式签署法案,暂停债务上限直至2019年3月1日。特朗普签署该法案后不久,美国国债就突破了之前设定的21万亿美元上限。

今年3月2日暂停债务上限法案失效以后,美国的债务上限将根据3月2日当天的债务水平设定,预估为22万亿美元。这意味着,只要“暂停预算法案”过期,美国将再次触达债务上限,无法继续发行新的国债。

届时,美国财政部又要像之前债务上限危机时那样采取特别措施,拆东墙补西墙,勉强维持美国国债的还本付息不受影响,从而避免让美国政府破产。这些腾挪的方法中,最常用的手段之一就是推迟给政府雇员发工资,相当于强行向雇员借贷资金救急。

换言之,刚刚可以在政府关门36天后领到工资的政府雇员,需要祈祷新的预算案能在2月15日前通过,3月2日前债务上限可以被提高,否则,他们的工资又要停发了。

所谓的债务上限,原本是国会立法限制政府用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政府开支已经受到国会通过的预算法案的规范,当政府因为达到了债务上限不能发行新债的时候,已有的预算案就不能按原计划执行。

曾有议员质疑,为什么在预算案之外还要有债务上限这样多此一举的限制。2018年1月,当时在众议院占少数的民主党提出,按照已故民主党议员Dick Gephardt命名的Gephardt Rule,要求通过预算案的同时自动按照预算赤字上调债务上限,以避免就同一个议题重复争论。这项提议被当时控制国会的共和党否决。

不断攀升的债务

“预计今年美国的预算赤字将达到1万亿美元,到2026年将增加一倍达到一年2万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到2025年债务与GDP的比率将突破100%。”牛津经济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豪顿(Nancy Vanden Houten)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虽然美国国会和总统正争取2月15日以前制定出正式的政府预算,但由于特朗普去年通过的减税法案导致联邦政府的收入大幅减少,与此同时政府支出却很难削减,所以预算赤字很不乐观。

“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的预算赤字预计为3170亿美元,远大于去年第一季度2250亿美元的赤字水平。预算赤字在2019年将达到GDP的4.7%,2022年将达到GDP的6.1%。”高盛的研究报告显示。

“目前,美国财政的最大挑战,是之前通过的《2017减税和工作法案(Tax Cuts and Jobs Act of 2017)》。预计赤字将从2017年占GDP的3.5%上升到2020年的5.5%,最终使得美国债务总额达到GDP的83%。”豪顿说。

这意味着,控制财政赤字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二战之后,美国这种赤字和负债飞涨的情况并不新鲜,我们一直在预期更广泛的预算赤字和债务增加,新的税法只是加速了这个进程。”豪顿说,“要想减少财政赤字,要么削减支出要么增加税收,而且其幅度必须超过6000亿美元,才能达到控制财政赤字的目的。但这样的开源节流违背了减税的初衷,将使实际GDP增长速度降低3%以上。”

影响美国国债

受到美国债务上限影响的是美国国债市场。

“我们预期2019年美国国债发行量将达到1.2万亿美元,远超过2018年9750亿美元的发行量。”牛津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达科(Gregory Daco)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由于通胀高企,以及对美联储几次加息的预期和相关减税政策,导致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从2017年12月的2.4%,上升至2018年11月初的3.2%。不过,2018年底股市大跌,加上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悲观预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下滑到2.7%左右。

“我们不知道债务与GDP比率的引爆点具体在哪里,但我们显然正越来越接近它,而且错误高估它的位置所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现任美联储主席的鲍威尔,2013年在他担任美联储理事时,对当时债务与GDP比率达到72%曾发表如此评论。

“总的来说,市场还没有就债务与GDP比率达到多高才可能引发主权债务危机达成共识,投资人也不需要大幅提高收益率才愿意继续持有美国国债。鉴于美元拥有储备货币和「安全港」的身份,相信美国主权债务的可持续性短期内不会受到质疑。相反,围绕债务上限的政治争议才更加让人担忧。”达科说。

美国历次债务上限危机都是因为政治纷争引起的,最近两次债务上限危机分别发生于2011年和2013年,都是因为当时控制国会的共和党试图反对2010年通过的“奥马巴医保法”,从而逼迫奥巴马总统削减开支所致。2011年的危机最终造成政府关门,而2013年的危机靠着财政腾挪拖延时日,在政府被迫关门前达成协议暂时取消举债上限。

按照法国经济学家Olivier Blanchard的理论,当一个国家名义GDP增长率超过其国债收益率的时候,更易于管理其债务。

“从1953年以来,美国名义GDP增长率超过其国债收益率平均87个基本点。我们预期未来10年,美国名义GDP增长率与国债收益率的差距将收窄到80个基本点。”达科说。

郭晨琦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