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消费“强心针”将至?农村市场或成突破口

2019-01-10 07:14:4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汽车消费“强心针”将至? 农村市场或成突破口)

在车市持续低迷的情况下,业内早有“开拓农村市场”的建议。一方面,大城市上牌难、限排等门槛让一线市场增长空间有限,另一方面,农村市场存在使用商用车作为生产工具的需求,农民致富后也有望形成对乘用车的消费“接力”。

汽车作为国内消费的重要产业,成为强大市场、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重要一环。

近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将制定出台稳住汽车、家电等热点产品消费的措施。他认为,尽管汽车年销量已经接近3000万辆的规模,但还是很有潜力。

刺激汽车消费的重要背景是,作为销售额占据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超过四分之一的产业,汽车在2018年遭遇市场“滑铁卢”。在鼓励汽车消费方面,宁吉喆透露了新思路:“支持居民合理消费、绿色消费、升级消费。汽车已经从城市进入乡村,现在也在考虑制定这个相关政策鼓励农民的消费。”

此前政策层面的确有“汽车下乡”之说。2009-2010年,国内曾针对农村市场,对购买微型汽车以及工具型汽车“以旧换新”给予财政补贴。该政策既是实现惠农强农目标的需要,也是拉动消费带动生产的一项重要措施。根据宁吉喆此次的表述,“汽车下乡”政策或将重启。

事实上,在车市持续低迷的情况下,业内早有“开拓农村市场”的建议。一方面,大城市上牌难、限排等门槛让一线市场增长空间有限,另一方面,农村市场存在使用商用车作为生产工具的需求,农民致富后也有望形成对乘用车的消费“接力”。

农村市场是否真的是车市“新蓝海”?政策将在哪些方面促进“汽车下乡”?这些问题尚存在争议。1月9日,有汽车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农村市场实行补贴,将进一步增加财政压力;农村汽车市场体量或较小,真正对车市起到刺激作用尚需整体政策的合力。

不过,鼓励汽车消费新政将于今年出台的消息传出后,1月9日,汽车股集体走高。截至收盘,A股汽车板块涨1.6%,长城汽车、金杯汽车、海马汽车、众泰汽车等9股涨停,港股中吉利汽车也大涨8.22%。

车市进入下行通道

2018年下半年以来,中国车市开始进入下行通道,且持续低迷。

目前中国汽车协会尚未发布年度的汽车销售数据,不过乘联会1月9日下午公布的乘用车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狭义乘用车批发量累计2323.7万辆,下降4%,反映终端市场的零售量更是累计下降5.8%至2235.1万辆,两个销量指标均低于2015年。2018年广义乘用车零售销量2272万辆,同比减少6%。

从月度数据看,中国乘用车市场不容乐观。2018年6-12月,乘联会统计的狭义乘用车零售单月降幅分别为3.1%、5.9%、7.4%、13.2%、13.2%、17.9%和19.2%,在整体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乘用车跌幅还在进一步扩大。

企业层面的数据印证了这一趋势。近期,部分上市车企公布去年12月份的产销数据,表现均令人遗憾。以吉利汽车为例,其去年12月销量9.33万辆,同比减少39%,环比减少34%。尽管吉利全年销量增长20%达到150万辆,但并未完成158万辆的年销售目标,加上吉利对今年市场仍旧不乐观,目标仅与2018年销量持平,公司此前还一度遭到资本市场的看空。

而汽车消费对整个宏观经济的拉动作用至关重要。此前国家统计局公布2018年11月的统计数据,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当月同比增速较上月回落0.5个百分点,主要就是受汽车类商品降幅扩大和石油类商品增速高位回落等因素影响。

“汽车消费是近30年来首次负增长,这是2018年最大的变化。去年汽车消费,特别是后半年,出现了负增长,而它的占比在整个社消零里面降幅比较大,带动2018年整体消费下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前所长任兴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是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提出要用政策提振汽车市场的主要原因。

发力农村市场

在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方面,宁吉喆透露,正在考虑制定相关政策鼓励农民消费。他指出,汽车已经从城市进入乡村,而国内汽车市场仍很有潜力。

业内认为,汽车产业已经从增量市场转变为更加激烈的存量市场,相比较而言,农村市场潜力更大。“大城市限制排放、上牌难,这些都是阻止汽车消费的因素,也只有在农村、三四线城市才有空间进一步提升汽车的销量。”一位汽车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另一方面,他也认为,这是一次显而易见的对自主品牌车企的支持。“政策的制定关系到大盘子,以及领头羊企业的表现。”他指出,农村市场若取得长足发展,自主品牌将显著受益。

值得注意的是,销量下滑的同时,中国汽车也出现了结构性调整。在整体环境低迷的情况下,像吉利这样的自主品牌正在经受更大的考验。数据显示,2018年12月份豪华车零售同比增长7.5%,主流合资品牌零售降低17%,而自主品牌零售则大降26%。

事实上,开拓农村市场一直是业内建议提振汽车销量的重要举措。汽车流通协会会长沈进军此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让中国广大的农民兄弟们购买商用车作为生产工具,实现致富,生活水平提高后又回到乘用车市场成为持续购买力。”

对农村市场的激励已有先例。国务院2009年1月公布的《汽车行业调整振兴规划》曾提出一项惠农政策,即2009年3月1日至12月31日,对购买1.3升及以下排量的微型客车,以及将三轮汽车或低速货车报废换购轻型载货车的,给予一次性财政补贴。后来,该政策延长一年。

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当时的“汽车下乡”政策实施效果有限。尽管2009年全国汽车销量实现46.15%的爆发式增长,并且一跃成为全球第一汽车产销大国,但更多的原因在于,对1.6L及以下排量乘用车施行按5%征收车辆购置税的优惠政策。对于农民而言,无论是轻型载货车还是微型汽车,需求和购买力都相当有限。

1月9日,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张君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前的“汽车下乡”政策更多是刺激“以旧换新”市场,但今年的政策将会更有针对性,而不再是普惠型的,从方向上看,生产工具和新能源化会是政策指向所在。

他认为,具体措施或许会体现税收优惠方面,可能出台一些实际措施。“农村汽车市场不是牌照限制的问题,所以需要实际的税收优惠才会见效。”

不过,他对升级农村生产工具,从而提振汽车市场并不乐观。“因为不是所有农民都会采用汽车作生产工具,商用车刺激再多,它的总盘子在这里,而商用车替代农用车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政策应该更多还是从刺激乘用车消费的角度出发。”

配套政策是关键

在多位业内人士和专家看来,整体提振汽车市场仅仅靠发力农村市场还远远不够,应当制定更多配套政策整体上进行提升。

张君毅就认为,农村市场之外,应当鼓励二手车回收,通过加速老旧车型的退出,增加新车需求。另外可以给中小企业增加针对性的信贷支持措施,由此间接刺激一部分汽车购买。

任兴洲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了针对农村市场等特定区域发力之外,也可能针对小排量汽车等特定产品出台相应政策。“促进汽车消费主要是着眼于惠民利民的角度。”任兴洲指出,“进一步推进购置税方面的优惠政策也是一个可选项。”

需要指出的是,此前业内曾广泛寄希望于降低或取消车辆购置税,但2018年年底,车辆购置税按10%税率征收已经明确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车辆购置税法》。这项规定唯一的例外是新能源汽车,根据相关部委发布的公告,在2018-2020年期间,对入选相关目录的新能源汽车免征车辆购置税。

新能源汽车是未来汽车产业的发展方向。2019年,“双积分”政策正式开始考核,该政策的颁布及实施,意味着要求传统车企在降低油耗的同时,也增加新能源汽车的产销。中长期看,新能源汽车将成为国内汽车市场的重要“引擎”。

此次国家发改委表态促进汽车消费之后,又有不少业内人士开始期待“差异性”的购置税优惠,不过为防止透支消费,他们建议实施长期的优惠政策。中汽协副秘书长师建华就曾表示,车市欢迎长期有效的激励政策,比如要给购置税减半,就一直维持这个政策,但最好不要出短期的可能引起市场波动的刺激政策。

张君毅则强调,补贴不是一项普惠政策,执行方式及执行力度非常重要,补贴完经常会面临“骗补”的问题,所以在实施过程中需要更为细致。“补贴是一种滴灌性质的做法,滴灌就需要精准,不要补偏了,既然从农村着手、从三四线市场着手,就需要真正将实惠落实到这些地方。”

韩玉坤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刷完这52本书,我的三观被颠覆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