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流|揭秘云集品百亿电商骗局:创始人传销网络横跨中韩美三国

2018-12-30 08:44:24 来源: 清流
0
分享到:
T + -
6年以来,云集品创始人潘跃健的传销网络涉及上百万人,横跨美国、中国、韩国三个国家。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梁耀丹

编辑|赵妍

清流|揭秘云集品百亿电商骗局 (来源:网易财经)

云集品还钱!”

12月8日下午,深圳,天气阴冷。八百余人挤在福田区车公庙泰然四路的一栋办公楼里面,呐喊着相似的口号。

这里是“跨境电商”平台TPS云集品的办公地点之一。从北京特地赶来的曹靖(化名)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来到这里。他是一名家纺供应商,自从去年11月以后,他就没能收到云集品欠下的150万左右的货款。

曹靖被欠货款的数额,在所有供应商中不算最多。至少4位供应商向网易清流工作室反映,在云集品全国总共六千多家供应商里面,被拖欠货款上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的均有。

在危机发生前,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这是一个精心伪装成电商平台的传销局。诸多证据表明,云集品创始人潘跃健,这一电商传销局的主导者,早在2014年回国以前就在美国运营过一个名为Zhunrize(下称“沃达”)的传销电商平台。据网易清流工作室不完全统计,6年以来,潘跃健的传销网络涉及上百万人,横跨美国、中国、韩国三个国家。

目前,潘跃健本人处于失联状态,他与云集品的运营主体“深圳前海云集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均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网易清流工作室多次拨打潘跃健的手机号码并向其发去问询短信,电话一直未能接通,截至发稿短信亦未获回复。

“消费返利”陷阱

2017年11月,一场突如其来的资金危机,戳破了云集品的“消费返利”神话。

多位供应商与云集品会员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从去年11月开始,供应商就没能收到货款,会员也无法对账户余额提现。

陈燕(化名)是去年3月份接触到云集品。当时,一位朋友跟她讨论起自己在云集品拿到的高额返利,称“一个月能返一万多”。

陈燕立即心动了。她通过这位朋友发过来的链接,在一个叫“云集品”的电商平台注册了会员。这个电商平台的规则是,通过购买、升级不同等级的店铺和邀请别人开店,可以得到5%-25%不等的平台利润的返利。

她最开始投了3万,后来为了顺应高额返利规则,又买了大量的店铺、不断往上升级,前后共计花了18万。购买店铺的额度可以用来在云集品的特定区域进行消费,她几乎都用来买了某个品牌的白酒,每瓶酒价格200美元(折合人民币1374元),堆满了八十多平方家里的过道,但等后来她意识到云集品出问题,去淘宝上搜这个品牌的酒,发现才“几十块一瓶”。

和陈燕一样对云集品的高额返利感兴趣的还有唐红(化名)的父亲。在2016年接触到云集品后,他便疯狂拉身边的亲朋好友开店。最终,陈燕一家有十几人参与其中,唐红的父亲往里面投了10万左右,堂哥堂侄一家则投了几十万。

像陈燕、唐红父亲这样的会员还有很多,吸引他(她)们加入的,无一例外都因云集品诱人的“消费返利”制度。

至少4位会员及其家属向网易清流工作室介绍,云集品分为免费店主和付费店主两种。免费店主即普通消费者,在平台上消费没有任何奖励。付费店主即当会员通过已经入驻的付费店主的邀请链接注册后,通过在特定会员区购买一定数额的商品才能在平台上拥有一间自己的虚拟店铺,消费额度分为250美元、500美元、1000美元、1500美元四个档位,对应的店铺级别分别为铜店、银店、白金店、钻石店,每个档位对应的返利程度依次递增。除了购买店铺,会员还可以参与“升官”。

网易清流工作室了解到,成为付费店主后,会员通过邀请别人开店或者自己开店,可以逐级往上晋升。付费店主以上的“官衔”分别是“资深店主”、“市场主管”、“高级市场主管”、“市场总监”、“全球市场销售副总裁”。在去年11月平台实行积分制之前,每发展3个付费店铺,才能成为一个资深店主,每发展3个资深店主,才能成为一个市场主管,依次递升……而要做到全球市场销售副总裁,至少要发展3000个店铺。

从表面上看,云集品与普通的电商网站并无二样。但据至少5位知情人士介绍,实际上,会员通过上家的邀请链接注册后,购买和升级店铺的金额只能在特定的区域进行消费,这些区域的产品只有注册后的会员才能看到,而且价格普遍虚高。

以唐红的父亲购买的一包250克的黑枸杞为例,该商品价格为250美元(折合人民币1726元),而网易清流工作室在天猫超市上查询得知,该平台同等重量的黑枸杞大多售价在50元左右,最贵一款也不超过500元。

除了发展店铺,云集品在一段时间还推出邀请供应商可以获得一定奖励的制度。多位云集品供应商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他们均通过会员介绍才与云集品合作。

对于云集品的模式,广东中泽律师事务所主任卿爱国对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传统的传销模式是以拉人头为目的,然后让加入的人交入会费。而云集品则试图让更多的会员通过购买价值虚高的商品发展店铺,实际上等同于变相的网络传销。

在民间传销研究者易铁看来,云集品所谓的“消费返利”违背经济学原理。“从价值规律来看,买卖双方永远是对立的,云集品实际上是把买方和卖方的概念混淆了。”易铁表示,在传销界,云集品的手法并不新鲜,打着“返利盘”的传销早在2003年就已经出现,而批上电商外衣的传销数量也早在2011年前后达到高峰。

危机爆发之前,云集品早已被执法部门多次点名。

去年6月17日,宁夏盐池县公安局官方新媒体《平安盐池》发布文章《TPS云集品涉嫌传销骗局 警方提醒:警惕上当受骗》。去年11月,广西柳州市工商局发布的一则《柳州市工商局关于2016年度自治区绩效考评群众反馈意见建议整改情况公示》提及,当年该单位组织开展了“云集品”涉嫌网络传销排查工作。

云集品官方曾宣称,其会员数近1000万,但根据多位多位云集品相关人士保守估测,云集品实际核心会员人数在一百万左右,涉案金额超过一百亿元。

潘跃健其人

主导这一套“消费返利”的,正是云集品创始人潘跃健。

潘跃健,出生于1962年,江苏泰州人。在一个专访视频中,他提到自己是泰州朱庄乡朱冬村一对农民夫妇收养的孤儿,少时发奋考上扬州工学院(现扬州大学),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然后到吉林工业大学(现吉林大学)读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被分配到江苏工学院(江苏大学)做讲师。29岁那年,他通过申请奖学金的方式去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深造,从此留在美国工作生活。

潘跃健在专访中提到了养母早年病逝对他的影响。他称,在母亲去世那一年,自己曾发下两个誓言,其中一个便是“要变得很有钱,不能让我后面的家人没有钱而治不起病”。

这一番话俨然成为了潘跃健后来人生轨迹的一个注脚。2005年,潘跃健带着自己积攒的50万美元,连同借贷的100万美元回国创业。潘多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他在那年投资了一家生产GPS导航仪、MP3、MP4的电子仪器公司,与此同时,他在美国电商网站亚马逊(Amazon)开了一家网店,主要售卖他的中国工厂所制造的产品。不过,在2008年,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潘跃健首次创业以失败而告终。

但潘跃健没有就此停下脚步,而是走向了一条与传销有关的畸形创业路。网易清流工作室调查发现,潘跃健与2012年至2014年间美国一个名为Zhunrize(以下简称“沃达”)、后来被美国证监会定性为传销的电商平台创始人Jeff Pan或为同一人。

网易清流工作室反复比对潘跃健与Jeff Pan的受访新闻视频和相片发现,两人相貌高度相似。此外,外媒发表的一篇关于沃达的报道提到,“2005年,Jeff Pan担任Hangzhou D & A Electronics Company Limited中国区首席执行官。”而网上的招聘信息和一部分宣传网页则显示,Hangzhou D & A Electronics Company Limited的中文名为“杭州迪安电子有限公司”,生产的产品恰好是GPS导航仪、MP3、MP4等。天眼查显示,“杭州迪安电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潘跃健,该公司目前已经处于“吊销”状态。

沃达成立于2012年,其体系、运作模式几乎与如今的“跨境电商”云集品如出一辙。美国证监会对沃达的起诉书显示,沃达表面上是一家电商购物网站,但运营期间的大部分盈利不是源于产品销售,而是通过向会员售卖在线储蓄网店(Online Savings Store)以及收取“互联网托管费”。

与云集品一样,沃达的会员通过发展店铺可以获得程度不等的返利。起诉书显示,加入沃达有五种方式:一种是不购买沃达的在线储蓄网店,成为ICR(独立顾客代表),这种会员可以通过推荐别人成为ICR,或者从别的会员处购买虚拟店铺获得佣金,但返利程度很小;另外四种方式均要求购买虚拟在线储蓄网店,每个月支付30美金到100美金的互联网托管费以及一次性支付99美金到3000美金的店铺费用,网店的级别从低到高分别是ECR、Basic、Pro和Premier,每个级别返利程度依次不同。值得一提的是,后四种方式均通过发展下游店铺获得回报。

起诉书显示,从2012年7月到2014年9月期间,沃达一共有77000家在线储蓄网店,其中韩国拥有近40000家门店,在中国拥有1000家门店,其余则分布在美国。

2014年9月,美国证监会起诉沃达及Jeff Pan,称其涉嫌老鼠会(即传销)操作,从2012年起向投资人非法吸金达1亿500万美元。2014年12月,被告与美国证监会达成和解协议,美国证监会判决沃达向受害者返还非法募集所得的资金。截至2016年4月,受害者向沃达索赔的期限已经届满。

而就在2014年7月,沃达被起诉的前两个月,一家名为云集品的电商平台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悄然成立。

资金危机全面爆发

与沃达相似之处在于,云集品从起步到陨落,也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

网易清流工作室通过中国执行信息网查询得知,云集品的运营主体“深圳前海云集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有29条执行结果,执行标的从一两万到四千多万不等。其中,案件状态显示“结案”仅有深圳前海宏韬商贸有限公司申请的执行案件,结案时间为2018年11年16日。

深圳前海宏韬商贸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近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其为云集品的供应商,由于法院查询相关资产后显示账户余额为零,法院只好终结执行程序。“我一分钱都没拿到,快到年底了工厂还面临遣散工人和倒闭。”该公司相关负责人称。

此外,网易清流工作室在中国执行信息网看到,潘跃健有两条被执行信息,并且已经被提交了限制消费令。

资金危机爆发后,云集品也曾尝试过自救。

多位知情人士对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从去年11月开始,云集品的会员不再需要通过身份证信息验证就能开通店铺。正是少了这一重限制,不少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会员持续投入资金、发展店铺。

今年7月,云集品发布公告称,已经委托深圳前海世纪保理公司对供应商货款开展保理业务。不过,深圳前海世纪保理公司在近日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在当月云集品提供了第一批名单后,该公司就没有再从云集品接到开展保理业务的进一步要求。

据多位供应商反馈,此外,云集品还尝试过将会员引流到关联合作方1314商城,发布原始股,设立线下运营中心、将供应商货款转化成股份等手段来“金蝉脱壳”、应付债务。

在多位知情人士看来,上述种种做法均无济于事。

至今,没有人能够说得清云集品资金危机爆发的真正原因。

有会员家属认为,潘跃健或是挪用资金去填补美国证监会对沃达的高额罚款。也有供应商认为,潘跃健是瞄准一个时机“割韭菜”然后撤离。

“2017年11月正好是云集品收益的高峰期。”一位供应商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

易铁则认为,云集品的资金崩盘发生在近一两年全国全面扫荡传销的大背景,“在整体的舆论压力下,(云集品)一拉不到人,资金链很容易就崩断了。”易铁分析,传销头目、会员和供应商组成的消费返利传销局中,付出代价最大的最终还是供应商。

一位参与了主要维权事宜的供应商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经过供应商们的举报和报案,目前深圳公安局福田分局经侦大队、福田区金融办、福田区委政法委等多个当地部门正在介入调查。

网易清流工作室尝试联系上述相关部门得到更多信息,但被工作人员以“不了解案件进展”为由婉拒了进一步的问询。

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清流工作室是网易财经旗下原创财经调查团队,关注A股上市公司的财务健康状况,致力于为市场提供独家财经调查,维护资本市场透明度。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号

清流|杨幂公司股权遭东方明珠降价甩卖  或因“无法深度合作”

杨斌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北大才女刘媛媛:成功的关键是策略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