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有光:延迟中学上课时间不必试点 可以开始实行

2018-12-25 07:59:48 来源: 网易研究局
0
分享到:
T + -
我已经从主张开始试点进行延迟中学上课时间,变为主张可以马上开始实行延迟中学上课的时间,应该至少延迟一小时,或更加长的时间。

专访诺奖得主基德兰德:没必要抵制美联储加息

“大师”由网易研究局和他山石智库联合出品

·聚焦国际思想市场·解析财经新闻热点·对话国际经济学大师


大师NO.020

作者|黄有光(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Global Priorities Institute咨询委员、网易研究局专栏作家

黄有光:延迟中学上课时间不必试点 可以开始实行

笔者在本专栏上一篇文章,讨论了青少年迟睡迟醒的问题,我提出这是因为青少年发育后,进入性成熟期,进化让他们天生有迟睡迟醒的倾向,以便增加可以“人约黄昏后”的机会,传下更多后代。既然这是天生的倾向,社会应该适当地适应他们。笔者也提出中学的上课时间应该延迟至少一个小时,来适应青少年的迟睡迟醒的倾向。笔者也在喜马拉雅的《快乐经济学》音频课讨论了这问题与类似问题。

不过,我也说过,根据我所知道的,没有发现有任何社会或国家,在这方面适应青少年。我生活过的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中国、欧美等国家,都没有发现中学上课延迟的情形。发表了上次的文章后,我在网上查了有关的文献,虽然也没有发现有学者解释青少年迟睡迟醒的进化生物学的终极原因,但发现有不少类似主张延迟中学上课时间的讨论,一些欧美国家,甚至有些试验与实施。在本文,我们来讨论这些研究与经验。根据这些,我已经从主张开始试点进行延迟中学上课时间,变为主张可以马上开始实行延迟中学上课的时间,应该至少延迟一小时,或更加长的时间。在中国多数省份,应该从早上七点多八点就上课,延迟到九点或更迟。像新疆等西部的省份,应该延迟到约十点半。

第一,青少年从大约11、12岁开始迟睡迟醒的事实,除了我们上一篇文章就有提到的文献,近一二十年有更多文献确认这些事实。不过,虽然这点已经是铁一样的事实,但像2017年的一篇发表在《睡眠健康》【Sleep Health】的文章所说的,“虽然有这些科学上的进展,但在增加获得足够睡眠的青少年的人数上,进展是极微小的,甚至有证据表明青少年睡眠减少”[Troxel & Wolfson 2017, p.419]。

第二,上次的文章说过,笔者提出的解释是青少年迟睡迟醒的终极解释,对于直接的原因,像体内分泌的一些激素等,我没有专业知识。这些直接的因素,我最近有看到学者的一些研究,包括关于和睡眠有关的“褪黑激素”【melatonin】在青少年会延迟分泌,使他们不能早睡【Hagenauer等2009;Troxel & Wolfson 2017】。顺便说一下,由于和睡眠有关,‘褪黑激素’可以帮助解决飞行到不同时段的国家而睡不下的问题,在睡前约45分钟吃,可以帮助入睡。这信息我是多年前从诺奖得主阿罗【Arrow】的妻子Selma听来的,我有试过,有效。

第三,美国儿科学院、美国医学会、与美国睡眠医学会等机构都建议把中学上课时间延迟到不早于8点半。在2016年4月,关于中学上课时间的全国第一次会议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现在,美国中学平均上课时间是8:05。青少年很难在晚上11点之前入睡,但却需要每天约9小时的睡眠时间。八点上课须要约六点或六点半就起床,使青少年睡眠不够【Carskadon等2004】。根据美国的数据,只有7%的中学生有每天9小时的睡眠【Basch等2014】。

为什么中学上课时间没有考虑青少年的天生倾向呢?有一些反对延迟上课时间的理由,其中一个是延迟上课时间会增加交通费。我认为即使会,这成本不到效益的百分之一。即使不包括比较难衡量的有关健康与快乐等作用,只考虑比较容易衡量的经济上的因素,也有研究表明,延迟中学上课时间一小时的效益-成本比是9比1【Jacob & Rockoff 2011】。即使从纯经济生产的观点出发,延迟也是大大有利的 【Hafner等2017】。

另外一个反对延迟的理由是,延迟中学上课时间只会延迟中学生晚上睡觉的时间,不会增加他们的睡眠时间和健康。这个担心被延迟上课的试验所证误。延迟上课时间可能会略微延迟晚上入睡的时间,但这作用很小。例如,2017年的一篇文章【Owens等】显示,延迟上课50分钟,使学生们多睡超过半小时,而白天疲倦的情况减少。也有试验显示,延迟上课时间并没有延迟学生的入睡时间,而是使他们多睡,减少疲倦,增加情绪,减少喝咖啡等【Boergers等2014】。

总结许多研究和试验,Troxel & Wolfson 2017说,“整体来说,这些发现显示,延迟学校上课时间不但对青少年的健康、功能和安全有利,也能够对经济有利”【第420页】。另一方面,“并没有事实显示较迟上课时间对青少年有何潜在危害” 【第421页】。因此,比较迟的中学上课时间,应该是所有中学的选项。会影响安全,因为睡眠不足会增加交通事故【Danner & Phillips 2008】。

现在已经71岁的美国政坛女将Zoe  Lofgren多年来也试图通过立法来延迟中学上课时间。我希望她能够快点取得成功。不过,上课时间的延迟,不必在小学实施,因为小学生大致还没有进入青春期,他们没有迟睡迟醒的倾向。

2017年的一篇文章【Collins等】报告,在2016年4月,美国缅因州【Maine】南部的一些区域投票决定,把初中与高中上课时间延迟到不早于早上8点半。在改变之前,那地区的很多学校在7点半左右就上课。这决定牵涉到六千五百名学生。这上课时间的延迟,已经进入第二个年头,影响正面,公共汽车的成本也没有增加,人们也已经习惯,有一位有关负责人说,‘如果你现在告诉孩子们,我们要回到旧的【早上课】制度,我们会有一场叛乱(revolt)!’

根据上一篇文章笔者个人的理论上的思考,当然这思考是站在进化生物学的肩膀上,以及这几天对现有文献的阅读,可以说,不论是理论上、统计比较上、或实际试验与实施的结果上来说,延迟中学上课时间对学生们的睡眠、健康、学业、安全和快乐,以及他们将来对经济的潜在贡献,都有非常大的正面作用。因此,即使在实施上,可能有一些短期的成本,也肯定是大大的利大于弊的。我在上次的文章里,由于只根据理论分析,只敢建议开始试点试验,看延迟中学上课时间是否能够大量提高健康、学业和快乐水平。现在,在欧美有关研究与试验的大量正面数据的支持下,我已经认为,其实所有中学,都应该马上开始延迟上课时间约一小时。欧美的学者与一些中学已经替大家做出了论证与实验。延迟的好处非常大,即使是在有不同的上下午班在同一所学校上课的情形,如果延迟上课,可能须要把每周五天上课制改为五天半,也是值得的。中国好像没有上下午班制,延迟上课时间更加没有问题。

虽然说,各国可能有不同的国情,对美国适合的,未必对中国也适合。但由于青少年迟睡迟醒是进化生物学上的原因,这应该是全人类共同的。因此,我心中没有疑问,认为即使没有从试点开始,也应该延迟中学上课时间。当然,从试点开始,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得多。各国与中国各省的教育部,请你们快点开始行动吧!

文献

Basch CE, Basch CH, Ruggles KV, Rajan S. (2014). Prevalence of sleep duration on an average school night among 4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successive samples of American high school students, 2007–2013. Preventing Chronic Disease, 11:E216.

Boergers, J., Gable, C. J., & Owens, J. A. (2014). Later school start time is associated with improved sleep and daytime functioning in adolescents. 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 Behavioral Pediatrics35(1), 11-17.

Carskadon, M. A., Acebo, C., & Jenni, O. G. (2004). Regulation of adolescent sleep: implications for behavior. 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1021(1), 276-291. https://doi.org/10.1196/annals.1308.032.

Collins, T. A., Indorf, C., & Klak, T. (2017). Creating regional consensus for starting school later: a physician-driven approach in southern Maine. Sleep health3(6), 479-482.

Danner, F., & Phillips, B. (2008). Adolescent sleep, school start times, and teen motor vehicle crashes. Journal of Clinical Sleep Medicine4(06), 533-535.

Hafner, M., Stepanek, M., & Troxel, W. M. (2017). The economic implications of later school start times in the United States. Sleep health3(6), 451-457.

Hagenauer, M. H., Perryman, J. I., Lee, T. M., & Carskadon, M. A. (2009). Adolescent changes in the homeostatic and circadian regulation of sleep. Developmental neuroscience31(4), 276-284.

Jacob BA, Rockoff JE. Organizing Schools to Improve Student Achievement: Start Times, Grade Configurations, and Teacher Assignments. The Hamilton Project, Brookings Institution; 2011.

Owens, J. A., Dearth-Wesley, T., Herman, A. N., Oakes, J. M., & Whitaker, R. C. (2017). A quasi-experimental study of the impact of school start time changes on adolescent sleep. Sleep health3(6), 437-443.

Troxel, W. M., & Wolfson, A. R. (2017). The intersection between sleep science and policy: introduction to the special issue on school start times. Sleep Health: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Sleep Foundation3(6), 419-422.

2018年12月23日

网易研究局和他山石智库联合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他山石是全球思想者经济机构,致力于提升中国与世界级思想的连接效率,让国际顶尖思想助力实现中国梦。他山石代理多位全球知名经济学家、商界领袖、科学家、创业者、投资人及畅销书作家的来华演讲业务,同时为政府、企业、媒体、商学院提供高端论坛策划和国际商务合作服务。合作嘉宾研究范围涵盖科技、资本、创新、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教育、健康医疗等领域。

诺贝尔经济学奖今揭晓 将迎来史上第二位女性得主?

他山石智库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大师>>

郑青春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谁给你的勇气,没钱没背景还不读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