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隆滑落曲线:魏银仓没有找准自己的位置

2018-12-14 11:51:19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董明珠叫停银隆IPO:“如果现在提交上市,我们都要违法”)

“如果没有董总,银隆可能真过不了这一关。”11月22日,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隆”)董事长卢春泉这样评价董明珠对银隆的影响。

董明珠与银隆,不仅是投资人、股东的关系,董明珠还用自己的名气带红了银隆,为银隆带来了品牌效应。

从2015年到2018年,短短3年时间,银隆估值涨了近10倍。如今,董明珠等外部股东与大股东魏银仓的矛盾彻底公开,银隆陷入风暴漩涡之中。

魏银仓干了什么,让董明珠对其失去信任?

卢春泉回忆,在2017年初,股东层对魏银仓管理公司持赞同态度,“无论董总还是我,对老魏都很尊重,大家当时没想过换经营班子。”

2017年6月,董明珠和魏银仓曾一起出现在央视《对话》栏目中,当时董明珠也肯定了魏银仓公司“一把手”的身份,只是认为,“银隆的管理要加强。”

董明珠与魏银仓做客央视《对话》栏目(视频截图)

让董明珠对魏银仓失去信任的3件事

据银隆内部人士透露,2017年下半年,连续发生了3件事,让董明珠对魏银仓失去“道德信任”。

第一件事是产业园建设。在资金到位后,银隆在成都、天津、南京、洛阳等地的产业园相继开工。由于银隆与各地方政府签订的项目中,大都包含商业地产配套。魏银仓干脆就地成立房地产开发公司,希望承接产业园的地产项目,干自己的老本行。为了获得股东支持,魏银仓还开出条件,欢迎其他股东入股。

同时,在产业园建设期间,股东不时听到传闻,魏银仓领导下的经营班子在基地建设过程中有中饱私囊的情况,业内甚至有“银隆的钱最好挣”这样的流言传出。

鉴于这些传闻,外部股东一致否决了魏银仓个人开发产业园地产的要求。卢春泉甚至直斥魏银仓“就知道搞他那点房地产”。

第二件事是此前媒体盛传的银隆收购天津一汽夏利事件。最初董明珠持支持态度,但在股东会上,卢春泉对此事提出了质疑。他认为,银隆的技术优势并不在乘用车市场,不宜过早进入这个高投入的市场。

董明珠认同了卢春泉的看法,她的态度也随之发生转变。但魏银仓看中天津方面给出的土地政策,一心想完成收购,最终方案流产,双方不欢而散。

第三件事则是收购美国LucidMotor。这家美国电动车公司位于加州,基于与一汽夏利同样的原因,外部股东不同意这个收购计划。但魏银仓在未经股东会和董事会同意的情况下,授权公司向美国方面汇出5000万美元可转换债,打算强行启动收购计划。最后,在股东会的强烈反对下,这笔钱被追回,收购计划中止。

“老魏总是说这是他的公司”

卢春泉认为,在外部资金大量进入、银隆已由一个家族式企业变身为社会化企业的情况下,魏银仓并未适应自己新的身份,这一点是董明珠等外部股东和魏银仓发生矛盾的主要原因。

“老魏总是说这是他的公司。但他的股权只有35%,怎么能说公司就是他的呢?”卢春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银隆方面认为,在与董明珠因为公司事务逐渐闹僵之后,魏银仓逐渐自行其是。“股东会形同虚设,基本形不成决议。”卢春泉说,“普润资本成为股东已经3年了,我连财务报表都没看到过。”

矛盾愈演愈烈,再加上自己身体状况也不好,2017年底,魏银仓主动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时任公司总裁孙国华身兼两职,出任董事长兼总裁。

但银隆内部人士说,孙国华根本坐不稳这个位置。由于孙国华与魏银仓关系私密,离任的魏银仓经常对公司运作发出指令。而董明珠则要求加强公司制度建设,通过股东会和董事会来加强对公司的控制,双方矛盾再度加深。

2018年3月,董明珠、魏银仓和卢春泉在北京见面,最终3人达成一致意见,并很快在3月25日召开银隆第一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决定免去孙国华的董事长及总裁职务,决定由卢春泉出任公司董事长,格力出身的赖信华出任公司总裁。

卢春泉则主动提出,自己只负责健全公司制度建设,不参与经营管理。

因此,董事会同意由总裁赖信华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全面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工作。

董明珠叫停银隆IPO:“如果现在提交上市,我们都要违法”

2017年6月,董明珠公开表示,银隆是“长期埋在沙漠里的金子”,有技术,只是缺管理和资金。而第三轮融资后,管理和资金银隆都不缺了,只要给她时间,可以“再造一个格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银隆大幅扩产,向着IPO的目标大步前进。

“这样去提交上市,可能我们都要违法”

2016年,政府主管部门已经开始对新能源汽车骗补进行核查。根据规定,凡2016年售出的车辆,运营满3万公里才可申领补贴,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两年半时间,这一政策直接导致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普遍资金链紧张。

同时,董事会逐渐发现银隆日常经营管理存在的问题。“有些销售没有合同,有些车卖出去了收不到钱,有些车被莫名其妙退回来。”卢春泉说,根据新管理层统计,2015—2016年,银隆对客户资信、运营能力等评估不足,产生大量应收账款,后来发现无法收回。2017年末,银隆计提坏账准备余额较上年末增加了约5.4亿元。

在了解情况后,董明珠最终拍板:主动中止上市辅导。

卢春泉等股东最初对董明珠的决定并不理解,“作为股东,肯定希望上市,这样也有退出机制”。但董明珠最终说服了他们,“这样去提交上市,可能我们都要违法。”

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银隆总裁赖信华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在推进IPO过程中,公司董事会及新管理团队发现历史存留较多的管理问题及其导致的经营状况不符合上市公司条件,所以我们在今年1月主动向广东证监局申请了中止辅导备案。”赖信华称,银隆会在适当的时机重新申请上市。

魏银仓施压要重启IPO

银隆中止IPO使魏银仓无法接受。在此前的增持中,他背负了巨额债务。

据媒体此前报道,2018年春节前后,魏银仓通过孙国华向董明珠施压,他提出3个选项,一是由董明珠收购魏银仓所持股权;二是立即启动上市或借壳重组;三是魏银仓再另行融资,收购董明珠所持股权。董明珠听完后生气地挂了电话。

最终董明珠还是给了魏银仓退出的机会。卢春泉说,当时计划由普润资本等三方共同收购大股东所持股份,收购价按134亿元估值计算。“在制造业,格力的成功是明摆着的,董总只要愿意介入管理,我们有信心。”卢春泉说。

韩玉坤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读完这些书,我的三观再次刷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