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出口红利期近尾声:外贸企业应对挑战

2018-11-09 06:42:0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抢出口红利期近尾声:外贸企业应对挑战)

看着工人们加班加点完成沙发生产的各道工艺,一家沙发制造外贸企业负责人王强(化名)脸上却呈现迷茫神色。

“10月一过,抢出口的红利期基本接近尾声,下一步企业该如何走,我还没想好对策。”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由于担心明年出口美国的沙发关税提高至25%,他曾尝试加大内销力度,但商场较长的账期让他差点打了退堂鼓。“11月以后的外贸订单较前几个月抢出口时期下降逾30%,因为美国经销商买家同样担心明年持续上涨的关税成本让他们无法消化高企成本压力。”他说。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成为当前不少外贸企业在经历抢出口红利期后,正面临的共同经营挑战。

多位外贸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即便美国经销商买家愿意提供新订单,他们也不大敢接活,一方面美国买家提出根据明年关税政策调整重新核定订单价格,让他们感到更多关税成本会转嫁到自己身上;另一方面人民币汇率下跌导致原材料进口成本增加,持续摊薄业务利润率。

“但是,外贸企业之所以如此被动,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出口商品品质不够高,让美国买家有更多替代选择。”王强直言。

浙江省国际投资服务中心总经理林磊对此感同身受。

“今年以来众多当地外贸企业找到我,希望我们能协助他们收购海外具有技术优势的上下游企业以此驱动产业技术升级提升产品出口竞争力与议价能力;还有一些外贸企业则希望在海外投资设厂从事出口业务,以此避开关税提高压力。” 他告诉记者,为此浙江省相关部门提出凤凰行动计划,鼓励当地企业通过股权并购与上市达到产业转型升级目标。目前他们通过与投行机构厚瓴沃特(Oaklins HFG)合作来协助浙江外贸企业寻找有技术含金量的企业标的,以及通过获取当地银行低息并购贷款完成海外收购。

生存压力

在经历5-6月的订单高峰后,王强发现部分订单颇为棘手——不少美国经销商买家要求将付款账期从4个月调整为8个月,原因是他们希望能根据关税政策变化进行重新核价。

所幸,他趁着5月人民币汇率较高时机进口了大量原材料,让他无需担忧过去半年人民币汇率快速下跌所造成的原材料进口成本上涨压力。

随着10月订单完成,他骤然发现此后的外贸订单开始出现明显下跌。

究其原因,沙发产品运往美国需要三十多天,如果他们现在接收订单,相关沙发产品到美国港口交付给买家,可能是2019年初。到时若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进口商品关税从10%提高至25%,美国经销商买家势必通过重新核价,将大部分关税抬高成本转嫁到外贸企业身上,导致外贸业务亏本经营。

“因此11月以后的新订单较此前几个月抢出口时期下跌了逾30%,但我们反而觉得风险小了。”他告诉记者。

面对未来外贸订单下滑压力,过去几个月王强尝试扩大内销比重。但他很快发现,下游商场的账期过长成为最大挑战,由于房产调控导致家居需求下滑,商场纷纷将3个月回款承诺拉长到6-8个月。

“这一下子让企业遭遇不小的资金压力。”王强感慨说。进入11月,随着新外贸订单大幅下滑,企业资金链一下子变得捉襟见肘。

一家电子产品外贸企业负责人坦言,这个现象在外贸企业相当普遍。他们也遇到上下游产业链核心企业账期拉长问题。最初他们的应对办法,是联合核心企业向银行申请供应链金融贷款(由核心企业提供担保),但随着不少大型民企出现债券违约,导致银行迅速收紧了相关供应链贷款业务。

记者多方了解到,为了缓解账期过长带来的资金压力,不少外贸企业严格要求应收账款余额不再增加,甚至不惜放弃不少利润较高的外贸内销订单。

“随着相关部门大力推进银行向民企放贷,情况稍有好转。”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近日当地银行主动找上门协商供应链贷款投放,但当他们发现新外贸订单存在因关税调整需重新核价的条款,又悄悄收紧贷款审批门槛,要求企业家追加个人房地产作为贷款抵押。

汇兑风险待解

除了未来外贸订单下滑与内销业务账期拉长,另一个让王强颇伤脑筋的问题,就是汇兑风险。

截至11月8日,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徘徊在6.9322附近,过去半年以来跌幅约8%。

“其实,汇率下跌可以增加出口业务的人民币收入。但由于大量沙发制造原材料需要进口,若汇率风险对冲操作出现差错,我们整个外贸业务利润就会被汇兑损失吞噬。”王强直言。

在中美相互加征10%进口商品关税后,他让财务部门重新核算了外贸业务实际利润率,发现在扣除新增的6%关税成本后,当前企业外贸业务的实际利润率不到3.5%,因此他决定找到银行开展汇率套期保值业务,尽可能守住这份微薄的利润。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外贸企业的汇率套期保值策略主要分成三种,一是与银行签订远期合约,此举等于将汇兑损失风险转嫁给银行;二是签订宽区间远期合约,此举好处是能让企业根据汇率波动获得更好的兑换价格;三是买入一份外汇期权组合。

“目前参与上述三种汇率套期保值操作的,主要是大中型外贸企业,因为他们业务量足够大,套期保值需求比较大,也拥有足够资金进行操作;小微型外贸企业宁愿选择现汇结算进行裸奔。”一家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主管告诉记者,究其原因,8月份相关部门调高银行远期售汇业务外汇准备金至20%,令银行提供远期合约报价上涨至当前汇率中间价+460个基点(相当于外汇套保额的0.67%),但不少小微外贸企业利润率不到2%,不愿耗费1/3利润用于汇率套期保值。

“我现在担心的是,现汇结算需要极强的汇率波动预判能力,才能找准结售汇时机避免汇兑损失,目前多数小微外贸企业缺乏这方面的交易人才。”他坦言,随着未来外贸订单缩减与汇率风险对冲操作工具缺乏,多数小微外贸企业在“抢出口”红利期褪去后,必须设法应对经营压力。

韩玉坤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