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奇霖谈意大利局势:脱欧可能性不大|网易研究局

2018-06-02 15:25:48 来源: 网易研究局
0
分享到:
T + -

undefined

网易研究局NO.282

作者|李奇霖

本文独家首发自网易研究局

李奇霖谈意大利局势:脱欧可能性不大|网易研究局

李奇霖(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

意大利法学教授孔特接受总统提出的组阁邀请,意大利新一届政府将于北京时间周五晚上10点宣誓就职。自3月份选举产生悬浮议会至今,意大利政坛屡经波折,并引发金融市场的震荡,终于将吿一段落。

表面上看,意大利政坛危机,与其特殊的政治制度有关。意大利是议会制国家,参议院设630个议席,众议院设315个议席,但与多数议会制国家不同的是,意大利的参众两院享有平等的权利。根据2017年意大利新通过的Rosatellum选举法案,61%的席位将按比例代表选举制度得出,剩下席位将通过最高得票者当选制度产生。

根据意大利选举制度,大选胜出党派只有超过40%的支持率才能组阁。意大利大选中三足鼎立,分别是意大利力量党、北方联盟、意大利兄弟党组成的中右联盟,意大利民主党为主的中左联盟,和极右党派五星运动党。

3月4日意大利大选前,市场已经预期到产生悬浮议会的概率较大。选举结果显示,中右联盟获得了37.3%的选票,五星运动获得了32.4%的选票,没有一方满足40%这一组阁条件,意大利出现悬浮议会,需要不同党派联合执政。

5月7日,意大利总统提议组建过渡政府。五星运动和极右翼联盟联合组阁,向总统推荐法学教授孔特担任总理,提名持疑欧观点的经济学家萨伏那担任经济部长。总统最终批准了两党推荐的总理候选人孔特,但拒绝同意萨伏那出任财政部长,孔特放弃出任总理。

5月28日,总统任命经济学家卡洛.科塔雷利担任临时总理。但是这一提议遭到了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为首的反建制派的反对。市场恐慌情绪上升,意大利股市大跌,10年期国债收益率破3%。

随着孔特接受组阁邀请,以及各位部长人选的陆续公布,意大利政坛危机暂时吿一段落。

但从深层次看,意大利三股政治力量都没有达到40%这一组阁条件,意味着在民粹主义崛起的当下,意大利内部撕裂越来越严重。

英国脱欧后,意大利作为欧盟的第三大经济体,长期面临低增长和高债务问题的困扰GDP低增长,目前的经济总量比2008年还要低6%,在欧盟成员国中表现非常逊色。与之相对的,则是高企的债务率,政府部门杠杆率高达132%,在欧元区仅次于希腊。银行债务问题也相当严重,意大利银行坏账总额超过了3000亿欧元。

经济长期弱表现,意大利内部对欧元区的态度分化。对欧元持怀疑观点的人士认为,在现行安排下,意大利国内没有独立的货币政策,而财政政策受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赤字率不能超过3%、政府债务率不能超过60%的制约,导致意大利经济低迷,建议在意大利内部发行平行货币。除此之外,极右翼党派甚至主张废除3%的财政赤字约束,联合其他欧盟南部国家废除财政紧缩和、重建欧盟。

难民问题,进一步激化了矛盾。根据Eurostat,意大利接收的难民数量,在欧盟国家中长期仅次于德国、法国。大量难民进入后,不仅占用了意大利的公共资源和就业机会,也带来了治安问题。英国脱欧,让意大利民众疑欧的观点进一步强化,民粹主义更加盛行。极右翼党派五星运动在竞选时主张重新编订都柏林协议,遣返非法移民,重新安置难民,并增加人员来判定移民是否有权利留在意大利。

短期来看,意大利政坛危机暂缓。北京时间5月30日意大利国债拍卖,尽管平均收益率较高,但10年期国债拍卖需求为12个月以来最强劲,5年期国债拍卖需求倍数也到了近2个月新高。意大利富时MIB指数高开,银行股指数同样如此,显示意大利政坛危机后,市场风险偏好开始回升。

市场此前担心的意大利脱欧,目前来看可能性不大。从组阁协议看,新政府并不要求欧洲央行核减意大利2500亿欧元的债务,也不会寻求退出欧元区或者举行脱欧公投。

但在民粹主义兴起的欧洲,中长期来看,类似的政治黑天鹅事件事件远未结束。实际上,除了意大利外,西班牙同样政局不明,首相将面临不信任投票。德国历经半年时间,才完成组阁。英国脱欧,目前来看也没有实质性进展。

政治危机,也给欧洲经济带来了负面冲击。2017年欧洲增长亮眼,而美国则不及预期,是美元指数大跌的主要原因之一。但进入2018年,欧洲经济表现逊色,欧元区PMI从1月的59.6持续回落至55.5,通胀也不及预期,欧元兑美元汇率,从高点的1.26下降到了目前的1.17.

政治不确定上升,会影响未来预期,从而对投资和消费都产生负面冲击。在欧元区经济本已回落的情况下,政治黑天鹅事件,预计也会延缓欧元区货币政策常态化的进程,继续保留部分刺激措施。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欧洲政治事件不确定性上升,继续支撑美元,美元强周期尚未结束。一是通过消费和投资,拖累经济增长,而欧、美经济相对表现是左右美元指数的最核心因素。二是延缓了欧元区货币政策紧缩的进程,但目前来看美联储加息有加快的趋势。三是避险情绪,美元和日元资产作为传统的安全港,容易在欧洲政治事件爆发时受到追捧。

这给新兴市场国家带来压力。2018年,我们已经看到阿根廷和土耳其爆发了汇率危机。在美元强周期过程中,经常账户赤字率较高,从而有较高外债比例的新兴市场国家,如南非、墨西哥和埃及等,可能遭受美元走强带来的第二波冲击。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


张梅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张梅_NF210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首度揭圈内秘闻 任志强又说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