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为:中美都存在系统性风险 没有打贸易战的基础

2018-05-21 11:32:13 来源: 网易研究局
0
分享到:
T + -

undefined

网易研究局NO.265

作者|范为

范为:中美都存在系统性风险 没有打贸易战的基础

博士后,清华大学研究员、金融硕士导师,北京大学金融硕士导师范为

最近一段时间,中美贸易争端持续发酵,成为影响全球经济贸易走势的热点问题。中美两国似乎结束了长达20余年的“竞合”格局:无论是经济上的“中美国”(G2),还是金融上的“美人币”。两个大国(新崛起大国与现存大国)不可避免地进入了“修昔底德陷阱”的博弈状态。

本周,中美经贸磋商达成了共识,“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征关税”,从联合内容来看“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即采取扩大进口的方式缩减对美顺差。我国2017年贸易顺差约为4500亿美元,其中对美贸易顺差就占到了60%以上(中方数据为约2700亿美元,美方数据为约3700亿美元),同期对日本仅为约310亿美元,对德国、韩国均为逆差。

若中国按照共识减少对美顺差(无论是1000亿美元、还是2000亿美元)都将极大的影响我国的对外贸易状况,这非常值得后续相关部门注意,也将考验决策者的政策治理水平。因为,一方面,扩大进口美国的汽车、油气、农产品等,将同时影响中国对欧盟、日本汽车的进口,对俄罗斯、伊朗油气的进口,改变中国的多边贸易结构(这将让美国减小了贸易逆差的同时,还离间了中国与欧盟、俄罗斯、伊朗等的国际战略关系)。另一方面,商品顺差的减少将影响外汇占款的稳定性,必然影响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我国可能将不得不减少服务贸易的逆差,这意味着可能将进一步强化个人出境购物用汇的限制;同时,引导人民币贬值,以增加对它国的出口,来弥补中美贸易逆差的减少。

在笔者看来,中美两国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同时也是“全球化”的两个火车头,“和则两利,斗则俱伤,互信则进,猜忌则退”。更重要的是中美两国都存在各自的系统性风险,均没有对外大打“贸易战”的基础。笔者将中美两国各自存在的系统性风险点精炼为:货币发行过量是中美经济的共同风险点,同时美国还存在股市、房地产等资产泡沫和政府债务上限的风险,中国存在巨额债务和房地产泡沫的风险。

首先,货币发行过量是中美经济的共同风险点。货币发行过量是全球通病,中国和美国,也包括欧元区和日本,都存在货币发行过量的问题。在2008年以来,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全球各国中央银行均发行了过量货币,这种行为对防止经济出现全球性衰退和避免金融市场崩溃起到了正面作用,但也为经济埋下了很多隐患。

在我们既定的观念里认为纸币体系是约定俗成的基础,但从人类货币体系的历史来看,在纸币体系之前一直是金本位、银本位或是双本位,完全确立纸币体系是在1973年之后,所以真正的纸币体系其实也就是四五十年的时间。纸币体系有一个根本的缺陷——无锚,在这种背景下控制货币发行权的主体均有动机通过发行货币来缓解其经济矛盾和压力,这对货币体系的信心有很大的负面冲击。比特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虽然比特币没有得到各国央行的认可,但市场上对其追捧和炒作的热情不断,这反映出全社会、全世界对纸币体系存有一定不满。

除了货币超发带来的风险外,美国主要存在着股市、房地产等资产泡沫和政府债务上限的风险。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起了房地产价格和股票市场价格等资产价格迅速下跌,而后在美联储四次量化宽松的促进下,资产价格得到了明显上涨,房地产价格已经恢复到2008年次贷危机前的水平,股票市场更是从2008年道琼斯指数7000多点上涨到25000多点,主要股指上涨了三倍多。资产价格上涨是由经济复苏和“量化宽松”两方面因素导致的。因为2008年的次贷危机主要由于房地产泡沫破灭造成的,所以这一轮资产价格上涨带来的股市、房地产泡沫也可以称为“资产价格再泡沫”。

目前美国的主权债务已经超过了21.2万亿美元,占美国GDP总量的106%。可预见的未来,美国政府可能再次触碰它的债务上限,会出现类似于前些年美国政府因为触碰债务上限而曾经出现过“政府停业”的现象。政府不断触及债务上限,然后债务上限上调,再触及再上调,最终会使得美国政府有出现主权债务风险的可能性。

对于中国而言,除货币超发风险外,还存在巨额债务和房地产泡沫的风险。在2008年次贷危机后,中国采取了4万亿的投资计划,自此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国有企业均举借大量债务,普遍认可的观点是我国的债务总额在200万亿左右。单纯从利息支出来看,在保守估计年利率为5%的情况下,我国债券每年的利息支付就需要10万亿货币,占2017年我国新增M2(12.7万亿)的80%。也就是说在当前的债务压力下,新增货币80%是用于偿还利息,只有剩下一小部分能够用于经济建设。加之,债务是复利的,今年它占我们新增货币的80%,明年后年可能会占比更多,打个形象的比方,相当于癌细胞不断挤压正常细胞,如果我们把金融比作经济血液的话,我们毫无疑问是患上了“血癌”,这是中国目前存在的最大一个问题。

除此之外我国也存在资产价格泡沫的问题,而且泡沫主要是存在于房地产市场。我国经济增长长期依靠基建和房地产拉动,大量的信贷资源流入到房地产领域。在传统信贷、债券融资受限的情况下,大量的信托融资、资管计划、委托贷款等各种披着“马甲”的资金源源不断的流入房地产市场,造成房地产泡沫进一步扩大化。新增房地产贷款占比约44%,房地产业产值占GDP比重从2008年的4.6%上升至2018年3月份的7%,住房支出占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比重达到20%。无论是从一线城市超高的房价还是房地产市场占整个GDP的比重来看,房地产市场的泡沫较为明显。

综上所述,在笔者看来,对外霸权是内部实力的延伸,中美两国的经济体内部都存在各自的系统性风险。特朗普政府也有一堆国内问题等着解决——“量化宽松”退出、资产价格泡沫和政府债务上限问题等,并没有对中国大打“贸易战”的实力。中美贸易战是一场打则双输、没有赢家的“战争”。因此,对于中美贸易战,中国最好的策略是:对经济规律的科学把握和自觉适应,以更大决心、更大勇气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练好内功,解决好国内问题,等待对方出错。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

蒋培融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清华MBA:别让"穷人思维"渐渐拖垮你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