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期货疯狂背后是忧伤的果农:未来1年难有收入

2018-05-21 07:26:05 来源: 证券时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苹果期货疯狂背后是忧伤的果农)

编者按:清明期间,一场罕见的霜冻突袭中国西部苹果产区。在“50年一遇霜冻”、“苹果产地绝收”等传闻刺激下,越来越多的资金加入期货市场多方阵营。10月交货的苹果期货合约,今年4月份以来上涨超过40%。甚至在一个交易日内,苹果期货交易量曾达3600亿元,成为期货市场明星品种。

期货研究机构援引数据称,今年全国苹果减产逾32%。不过,也有市场声音称,苹果减产量没有那么大,苹果树二次开花还能增加产量。

那么,今年苹果减产的真实情况如何?对期货市场交割、交易到底带来怎样的影响?带着诸多问题,证券时报记者近日兵分多路,赶赴陕西、山东和宁夏等苹果主要产地、期货市场交割仓库等进行实地调查,努力探寻事情真相。

陕西:霜冻重灾区减产逾80% 二次开花难撑产量

从陕西省延安市黄陵县的黄岭南动车站出发,往市区方向驱车约6公里,会经过一段崎岖难行的泥地山路,但在山路尽头,会突然涌现一大片密布路旁的苹果树林,绿油油的叶子随风晃动,然而,在时下该挂果季节这些树枝下却空荡荡难见果实。在当地一些果农眼里,霜冻是否会引发减产,已是不证自明的事实。

延安是中国苹果生产的重镇,其中的洛川苹果、白水苹果久负盛名,也产生了一些高度依赖苹果产业的“苹果镇”与“苹果县”,在当地乡镇随处可见苹果市场和化肥店铺。延安的苹果产量变化对全国苹果市场有重要影响。

当地媒体数据显示,延安的苹果种植面积已突破350万亩,产量300万吨左右,产值百亿元。同时,这一城市的苹果种植面积和产量,约占全国的九分之一、陕西的三分之一。

霜冻重灾区

减产80%以上

“你可以看到嘛,树上没有东西的。”在延安市洛川县杨舒乡的路旁,正在疏果的果农樊大爷放下剪刀,回答记者的提问。

作为当地主要经济作物,当地果农以种植富士苹果为主,樊大爷就种植了8亩富士苹果、3亩嘎啦苹果。不过,在这块富士苹果地里,证券时报记者只看到稀稀疏疏的果子,其中一大部分还是二次开花的小果,甚至一些树上整条树枝都找不到一个苹果。

樊大爷说,由于开花较早,嘎啦苹果在本次霜冻中受伤较轻,但富士苹果没能躲过劫难。他的8亩富士苹果树,往年估计可以套袋14万袋至15万袋,但在霜冻袭击过后,大量的花朵凋落,估计只能套2万~3万袋,据此估算,减产比例超过80%。据了解,套袋最大的好处是能改善水果外观品质和减少农药残留。

樊大爷称,作为优势产区,往年他家的富士苹果中有60%以上可以长成80mm以上规格,但受霜冻打击过后,可以长成80mm以上规格的比例将会大幅减少,如果再考虑期货交割品对品相的要求,实际符合交割要求的比例将大幅下降。

在洛川县杨舒乡,一位靳姓果农告诉记者,他的果树今年是小年,本来花开得就少,再经历一次霜冻,能够留下的花就更为稀少,“今年基本就没有结苹果”。

该果农称,如果勉强将二次开花的小果子计算在内,今年估计只能套1万袋——而去年是8万袋,以此估计,减产幅度在87%左右。而村中遇到类似情况的果农还有很多,“村里赔钱的人多了”。

在洛川县老庙镇,果农任大叔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他家共种植了5亩富士苹果,往年一亩地大约要套1.5万袋至2万袋,但今年估计5亩地合计才需要套袋1万袋,减产幅度86%到90%。

在毗邻老庙镇的槐柏镇,一位范姓果农告诉记者,预计今年他种植的苹果会减产80%,当地政府暂时还没有对果农的损失采取补贴或其他举措。

轻灾区减产40%

现货库存高企

尽管同处西北的受灾地区,也有部分乡镇由于地理位置原因,在本次霜冻中受灾程度较轻。

在延安市富县的羊泉镇侯家庄村,记者就看到一位周姓果农的地里,树上结了较多果实,且个头明显比洛川县的要大一些。该果农告诉记者,他家种植两块苹果地,合计16亩。其中“靠沟的那块地全冻没了”,而靠路边的这一块则受灾较轻,估计今年苹果减产50%左右。

之所以受灾程度会较轻,该果农称,主要是地势原因,“地势越高开花越晚,这块地的花就刚好躲过了清明的霜冻”。但该果农也强调,这是他26年苹果种植历史中,所见过的最严重一次霜冻。

与之情况相似,在富县寺泉镇的太平村,一位赵姓果农的苹果树也保留了较多果实。

该果农称,由于他的地块位于当地差不多最高地势、花比其他地方迟开了4天,他家的受灾情况要轻许多,以往一亩地套1.2万至1.3万袋左右,今年估计一亩地套7000到8000袋,估算减产比例在33%至46%。

如果再往延安南边走,受灾的情况会更轻一些,尤其是位于延安市南面的渭南市。

白水县一家大型苹果经销商告诉记者,尽管白水县也有一些地区存在绝收情况,但综合来看,预估当地在本次霜冻中整体的减产在30%至40%。

值得一提的是,该经销商表示,尽管霜冻让苹果有所减产,形成新一轮苹果涨价预期,但现货苹果仍有降价可能。主要原因是,白水县是山东、河南、陕西和山西的苹果集散地,但目前白水县多个冷库“都是满的”,库存了大量去年生产的苹果,且出库速度慢,时间越往后,商家就越有降价出售压力。

据该经销商估算,白水县当前的苹果库存量在40%左右。

二次开花难撑产量

可交割品加剧下滑

在走访诸多果农的过程中,多位果农均表示,今年收入主要指望二次开花的果实。但是,二次开花的果实往往难以长大,即便成熟了也可能得不偿失,以至于有果农甚至考虑放弃二次开花的果实,因而,二次开花的果实对产量恢复不可期望过高。

洛川县槐柏镇的一位范姓果农告诉记者,富士苹果一般在3月有一次开花,之后在清明节后二次开花。果农一般会保留一次开花果,而将二次开花果实剪掉,以免后者争夺一次开花果的养分。

但是,在经历清明霜冻后,许多果农都预计会大幅减产,因而许多果农不得不保留二次开花果实。

该果农向记者解释,“二次开花果一般长不大,最多就是长到75mm,皮厚还不好看,卖不上好价钱。”因而,他也面临着两难选择,放弃二次开花果就意味着今年几无收获,不放弃则必须再度投入资金,但“搞不好卖苹果的钱还抵不回套袋钱。”

果农遭遇霜冻:

未来一年多难有收入

苹果是地方政府帮助农民提升收入的重要经济作物,但这种农作物从树苗到结果要6年时间,进入盛果期通常需要8年时间,且一年一次结果,果农的真实收入存在较大波动性,一旦遇到不利气候,就意味着没有收入。

洛川县杨舒乡的樊大爷回忆称,2002年的时候,他种植的黄元帅苹果一斤只有8毛多钱,即便是果汁厂都不肯收,无奈之下,他只能将苹果倒沟里,“那都是没坏没烂的好苹果,这样都倒掉了。”

此外,为了省钱,樊大爷那一次甚至没有请人摘苹果,“不摘了,直接摇树”,让苹果自己掉落到地面,再用板车集中起来运去沟里倒掉。在此次倒苹果过后,樊大爷将种植的苹果改为了富士。

截至去年,樊大爷一共种植了11亩苹果,其中8亩富士,一年苹果一共卖12万元,净利润估计在5万元至6万元,这一种植面积在当地已算较大。

樊大爷称,今年的行情估计是要赔的,至少已经将前期的两万块化肥钱搭进去了。

但真正让樊大爷感到压力的是,他儿子刚结婚,去年在洛川县城买了房子,“3400元一平方米的房子,面积130平方米”。而樊大爷需要为儿子偿还每个月的2700元房贷。

同样倍感经济压力的富县羊泉镇下善化村周大姐,则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普通年份,她的5亩苹果地可以带来5万元至6万元的收入,扣除农药钱、套袋费和人工费用等,一年种植利润也只有2.5万元左右。

如果在最好的年份,周大姐年收入曾达到8万元,净利润在4万元左右。

周大姐说,她家中共有6口人,除了大儿子外出打工外,包括两位老人、一个孩子和夫妻两人在内,5口人都指望着每年卖苹果的收入过日子,而今年的苹果大幅减产,就意味着在明年10月份之前,周大姐都再无其他收入。

此外,在延安市富县寺仙镇寺仙村,一位李姓的中年果农告诉记者,加上今年的大幅度减产,他共计要面临4年没有种植收入的日子。

原来,在2016年期间,该果农的18亩苹果树就遭遇了冰雹,“我刚套完果袋,冰雹就来了。”导致那一年几无收入,而在之后的2017年则延续冰雹影响,果树开花后很快就凋落、无法挂果,也是没有收入。今年又遭遇严重的霜冻,这样一算,他要到明年10月才能重新获得收入,这几年主要靠借钱和赊账过日子,“今年才赊了1.5万元的肥料钱”。

杨斌 本文来源:证券时报网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记忆女神自爆记忆力训练过程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