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企一季度盈利多增长 国内航线全价票上调已启动

2018-05-01 20:35:00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航企一季度盈利多增长 国内航线全价票上调已启动)

五一节前,七家航企上市公司陆续公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在燃油价格推动成本上涨之下,大部分航空公司一季度的净利润仍同比增长。

与此同时,在民航局发布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国内航线目录后,部分航空公司的国内航线全价票已经开始上调,航司普遍预计对收入的利好影响会大于去年。

航企一季度盈利多增长 国内航线全价票上调已启动

在一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减这一指标中,只有东方航空(600115.SH)的净利润同比下降29.6%,这主要是由于公司去年同期出售东航物流及货运业务获得了一次性的投资收益17.5亿元。扣除投资收益的影响之后,东方航空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增幅达到62.41%。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航空公司的一季报也发现,大多数航空公司今年一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增幅都不小,这与相关指标统计口径的变化也有关。

航企一季度盈利多增长 国内航线全价票上调已启动

比如增幅最大的春秋航空(601021.SH),扣非后的净利润同比增长346.9%,主要是由于一季度与去年同期的计算口径不同:将自2018年1月1日起发生的与企业日常活动相关的政府补助1.89亿元从“营业外收入”计入“其他收益” 项目,并将其中1.84亿元航线补贴划分为经常性损益。

同样,我们计算了更能反映各家剔除规模因素后盈利水平的“收入利润率”。与2017年年报不同的是,吉祥航空以微弱优势超过了春秋航空排到了首位。

航企一季度盈利多增长 国内航线全价票上调已启动

补贴和燃油

对航空公司来说,从政府、机场等获得的航线补贴等额度,对业绩会产生不小的影响,由于近年来各地政府(尤其是二三线城市)对开通国际远程航线和国内独飞航线热情高涨,航空公司每开通一条上述航线,都会获得每班一定数额的补贴。

在一季报中,各家并没有披露获得补贴的具体数额,不过在2017年年报中,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春秋、吉祥以及华夏航空获得的补贴总额分别为24.79亿元、49.41亿元、31.28亿元、9.09亿元、10.28亿元、3.71亿元和1.05亿元。

我们还对各家2017年获得的补贴数据进行了对比,对补贴对利润的贡献进行了排序。

航企一季度盈利多增长 国内航线全价票上调已启动

由于燃油成本是航空公司的第一大成本,燃油成本的上涨也对航空公司的业绩有着直接影响。

根据东方航空的统计,一季度总体营运成本同比增长9.7%,其中航油成本同比增长18.7%,主要由于公司一季度平均航油价格相比去年同期上升12%,燃油消耗同比上升约6%。

中国国航(601111.SH)一季度成本端增长最大的也是航油成本,国航方面在一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中透露,一季度公司航油成本84亿元,油耗采购量同比增长9%,不过一季度单位油耗有所下降,因为引进新机型的油耗水平相对少于原来的机型。

南方航空(600029.SH)一季度的航油成本94亿,上升20%,由于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涨幅为10.7%,由于生产量带来的成本增加9.6%。南航方面在一季度业绩电话会议中也透露,公司单位航油成本有下降,主要是由于航油成本的管控,以及新机型的引进,新机型实现节油15%左右。

近期的油价上涨也使市场上对燃油附加费的恢复征收产生预期,对此,东航表示目前的燃油采购成本在4700元/吨左右,而燃油附加费的征收标准在5000元/吨左右,因此尚未达到征收的起征点。

南航方面透露,历史来看一般国内燃油附加费能够覆盖燃油成本的65%~75%左右。公司一季度燃油附加费收入14亿,主要是来源于国际航线:其中国际12.4亿,地区0.7亿,货运合计1亿。

“目前的燃油附加费征收机制是基于油价高企后对成本的一种补偿性的备注,但市场经济下,价格应该敏感地传导市场的供需,从这方面看,燃油附加费的征收也应该由供需决定,而不是政策决定。”中国国航董秘周峰曾对记者指出,对于航空公司来说,燃油附加费也不是必要的票价组成部分,如果价格(票价的调整)能及时反映市场供需的话,其实也不一定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对冲。

票价调整启动

事实上,今年票价政策的调整,也是影响航企业绩的重要因素。

去年年底,民航局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民航国内航空旅客运输价格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进一步放宽了市场调节价航线的范围,规定5家以上(含5家)航空运输企业参与运营的国内航线可以由航空公司每航季选择一定数量的航线调整公布票价。第一财经记者比较放开航线的新旧目录发现,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国内航线比2016年时增加了306条。

“今年可以调整的范围要比去年更广,而且涉及的航线品质也更高一些,因为干线上的旅客对价格的敏感度不高,我们预期今年涨价对收入的影响会大于去年。”国航市场部总经理罗勇曾告诉记者,“从国航来看,我们具备条件可以调整的航线有200多条,按照一个航季可以调整不超过本企业上航季运营实行市场调节价航线总数15%的要求,我们新航季大概有30条航线可以调整。”

在最近举行的一季度业绩说明会上,国航透露调价完成在两个月左右。今年上调的航线较去年主要是干线,干线调整之后对客收的带动更加明显,增幅与绝对值会大于去年提价的水平。

东航也表示上周已经开始逐步调整第一批5条航线,包括哈尔滨-西安、榆林-西安、成都-太原等,预计5月中旬会放开主干线包括上海-北京、上海-广州、上海-深圳等航线,6月份之前会逐步全部放开可上调航线的价格。

南航则预计可以调整的航线超过50条,占公司国内运力的30%左右。预计公司两个月之内票价能够调整到位,未来票价水平稳中有升。

兴业证券研报预计,航线价格上限放松是大势所趋,而提升准点率是民航局目前阶段工作最高优先级,预计在2018年三季度之前控制供给侧的力度不会放松。在严厉的供给侧改革下,民航竞争结构将大幅改善,2018年的票价弹性和利润弹性非常大。

张梅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张梅_NF210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京东前副总裁揭露商家不为人知套路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