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东敏反思百度口碑变脆弱 :从下到上人浮于事

2018-01-18 15:53:33 来源: 财经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老板娘马东敏执掌百度战投的一年)

老板娘马东敏执掌百度战投的一年

百度能否在资金收缩的情况下,为业务发展搭一个更加纵深、更加精明的投资图谱?马东敏是这一切的关键。

《财经》记者 房宫一柳 张珺/文 宋玮/编辑

对于一个老牌互联网巨头来说,比承认地位掉队更难的,是承认战略失误,而比承认错误更难的,是改正它们。2017年,人们更多看到百度的业务正在发生变化——变成一家以搜索为主、以信息流和人工智能为重的公司。少数人观察到,比其业务调整更早的是百度投资体系的重构。

百度投资并购部曾经承担了百度所有的投资活动。市场对其的质疑声在2016年达到顶峰——与阿里、腾讯投资部门相比,百度在投资决策上“保守、低效”的风格,似乎并未呈现一个占据制高点的巨头在布局未来时应有的敏锐和雄心,更像是业务的采购部门。

2016年年中开始,百度投资体系悄然发生变化。而百度投资并购部一把手何海文被调走,经历了百度前元老任旭阳、百度公关负责人王路陆续代管。2016年9月、10月,像Google一样,百度陆续成立了对外募资、市场化运作的基金,负责百度的财务投资:百度风投和百度资本,分别关注早期、中后期项目,CEO李彦宏任两者的董事长和投委会主席。此外,百度还成立了多个关注无人车、AI的产业基金。

一系列调整后,投资并购部成为了百度的战略投资部门(下称:百度战投)。然而,这块掌握了百度核心资源的业务,并未由李彦宏接管,其实际掌控人是马东敏。

马于2017年年初,与陆奇一同空降百度管理层,掌管职能部门。从李彦宏到“完全代表Robin的意志”的何海文,百度投资过往的短板使李彦宏需要放权,但钱和资源需要给一个有能力且让他放心的人。

马东敏被认为是最合适的人选——她的正式职称是“董事长特别助理”,未挂职任何部门。回归后的第一个总监会上,马东敏如此介绍自己:“大家都叫我Melissa,Robin 21年的life companion, 16年的事业伙伴,喜欢直接坦诚地分析沟通,喜欢建立流程机制,喜欢timeline和deadline。”。同时,她还是持股4.68%,投票权占比15.5%的百度股东,百度重大决策如携程并购去哪儿等事件背后的参与者。

百度战投转型的过渡期,多重身份给了马东敏微妙的空间——相比陆奇,马是“老板娘”与百度和李彦宏高度绑定,但同时又可以脱离李彦宏独立决策,而在外界眼中,这些决策仍然能代表李彦宏作为最高领导人的意志。

2017年是百度采取了新的投资基金结构——对内有百度战投,负责战略投资,对外有风投、资本基金,分别对应早期和中后期的财务投资,加上多个产业基金在产业链纵深布局。多条投资线也在马东敏处并拢——投资战略、资方资源、业务对接、资源互通,类似蔡崇信之于阿里、刘炽平之于腾讯,百度投资有了一个家长式的人物,在内外部统筹管理并影响最高决策者。

根据猎云网统计,2017年,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的投资数量分别是38、113和45。百度战投投出20家公司,其中最大一笔是70亿元战略入股中国联通。人工智能、出行、企服占据了百度投资大部分的比重,除了两个亿元左右的A轮外,大多数是B轮后的公司。百度整体投资数量比去年多15笔,但由于引入了外部资金,总金额变化难以对比。一位百度投资体系的总监告诉《财经》记者,战投的投资池比之前收紧。

老板娘马东敏执掌百度战投的一年

图为猎云网根据公开信息整理的2017百度投资档案。投资方标注为“百度”、“百度公司”的可以理解为百度战投的投资。

虚名与实权

马东敏并不在百度战投任职,却是直接领导人。李彦宏和陆奇虽然名义上列席战投、风投和资本投委会,但三方基本由负责人拍板决策——李彦宏和陆奇都很少过问投资。

事实上,2017年大多数百度战投的项目都由马东敏亲自推动。更理性、更强势也更深入一线的马东敏,正试图塑造战投更加开放大胆的对外风格。

此前,百度投资面临“布局迟缓、保守”的质疑。其投资轮次多偏后、投的项目多非行业龙头,还在高位布局O2O、电商。原因之一是,百度投资决策高度集中于李彦宏一个人。而决策者的犹豫和谨慎,很可能导致无法抓住第一时间的入场机会,如大众点评;或者在晚期以高位入局,如Uber。

另一个可以佐证的例子是百度对易车的投资。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早在易车在美国上市之前,百度就开始与易车接触,但出于价格上的顾虑,直到易车2010年以近5亿美元的市值在美国上市,这笔合作也未落实。而6年后百度也仅仅投资了5000万美元左右。——2016年,百度与腾讯、京东分别认购易车3.2%、7.1%和23%的股份,成交股价为20.23美元。

百度投资过往履历中,李彦宏展现了其作为决策者谨慎的一面。但马东敏“投资速度在变快,她是一个精明的女性领导者。”首汽约车CEO魏东告诉《财经》记者,他在2017年夏天多次与马东敏碰面,百度最终投资首汽约车B+轮,从过会到拍板投资等流程不超过一个月。

领导者的性格直接影响战投的风格。“李彦宏比较感性;马东敏极理性,对未来多大市场、百度投资和双方合作的价值,算得很明白。”?一位百度被投公司CEO告诉《财经》记者。

而在工作风格上,马东敏喜欢直接坦诚地分析沟通,喜欢建立流程机制,喜欢timeline和deadline。此外,她还喜欢深入一线。此前,李彦宏一般不亲自出面看项目,是隐在谈判背后的人。而马东敏会直接见创业者,掌握一手的项目情况。

外部基金,被马东敏视为百度战投发现行业机会的前哨。据了解,马东敏虽然不插手外部基金的投资,但如果遇到与百度业务契合的好项目,她就“直接找到人去问”。2017年下半年,百度风投刚把投资极米的C轮敲定,百度战投就在了解后,短时间内跟进,对外统一公布为百度风投领投C轮。

“这更像是新兴的互联网创业公司,”魏东说,一部分归功于陆奇,他以“拼命三郎”的工作方式,带动了整个百度业务的快速推进,但马东敏的回归带来重要的改变——投资与业务之间的架构梳理。

百度投资的多维重构

投资与业务决策权重的失衡,是导致过去百度投资反应迟缓的重要因素。根据36kr的报道,百度投资经理推荐的项目,需要由投资部总监和相关业务部门总监开会,项目得到初步同意之后,还需要抄送相关业务部门负责人获得同意。业务部门常常为了完成自己的KPI而推动没有战略意义的“短视”项目,否定掉投资部看好的、有成长空间的案子。比如弃大众点评做糯米,弃UC浏览器做百度浏览器。

这折射出百度投资长期以来的管理架构问题。相比其他互联网巨头,百度采用了较为复杂的投资基金结构——对外成立风投、资本基金,分别对应早期和中后期项目,追求财务回报,不背百度战略KPI,其第一期资本来自百度自有资金,目前已向社会募资两期;此外成立多个产业基金,包括100亿元的阿波罗基金,专注无人车项目;度秘基金,专注人工智能项目,还有视频基金、金融内部基金、AI产业基金等。

如此架构调整之后,对外的基金能像腾讯一样以少数股权投资为主建立生态,产业基金则纵深布局,解决投资与业务意志不统一的问题;而多条投资线也在马东敏处并拢——投资战略、资方资源、业务对接、资源互通,类似蔡崇信之于阿里、刘炽平之于腾讯,百度投资有了一个家长式的人物,在内外部统筹管理并影响最高决策者。

这个架构中,百度战投处于特殊位置,一,这是百度自己的钱;二,战投既要考虑财务回报,又要为公司布局行业机会,且在阿波罗基金和度秘募资完成前,承担过渡期的管理工作,这些或许是马东敏管理百度战投的直接原因。

目前,业务和投资不再是汇报关系,是比较松散的链接。一种方式是业务很看好的公司,向战投介绍,但往后很少参与决策。另一种,战投看好一个方向,去问业务部门,联合去向公司申请。一位百度前员工告诉《财经》记者,双方老大业务和投资很密切,会微信拉群和组饭局介绍两方人士交流。而遇到好的项目,战投、风投和资本相互交流和推荐很常见。

首汽约车在2017年同时获得百度战投和百度资本的投资。这个项目是在合作中迸发的,首汽看重百度的高精密地图和自动驾驶技术,百度需要首汽的运营平台落地无人驾驶。2016年底,魏东就与百度无人驾驶团队有密切接触,一次,在与百度智能驾驶事业部总监李震宇交流中,双方觉得在业务合作之外还有资本合作的可能。在李震宇的引荐下魏东见到马东敏,快速完成融资。

流程上的松散,能保证马东敏在各方协调中的主动权和战略视角。魏东认为,以马东敏为核心的百度战投,更多看重投资项目与百度业务的协同度,而非单纯财务回报。

同样是投资新能源智能汽车,百度资本选择了蔚来汽车,百度战投选择了威马汽车,后者由马东敏主导投资。一位出行领域高管告诉《财经》记者,蔚来在无人驾驶上有自主研发的规划和体系,如果百度想将自己的无人驾驶平台放进去,蔚来可能不会全盘接受;而威马的研发团队不用从零开始开发平台,百度的产品可以直接在威马上运营。这样的投资思路避免了与业务部门竞争而放弃投资。

人才问题,是百度战投要持续面对的挑战。

此前业内普遍认为百度投资大将不多、流动频繁,这些问题至今并未解决。接近百度战投的员工告诉《财经》记者,2017年上半年百度战投的人走了很多,后来新进了一些投资经理级的员工,但总体数量少。随着马东敏持续深度参与一线,百度战投中层亏空、基层流失的情况尚未改变。

作为百度职能部门掌门人,马东敏在项目投资与业务协调中亲力亲为,既是人才流失下的应对之策,也是管理团队要解决的问题,不少内部人士猜测,她深入一线管理百度战投不会是常态。

一位被投公司高管告诉《财经》记者,马东敏曾长谈百度面临的问题——为什么她离开百度这几年,百度会形成这样脆弱的口碑。她非常生气地说,整个百度,从下到上,人浮于事!——一旦有好机会,他们立马想的,不是执行公司的战略,而是想着跳槽,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和媒体、投资人打交道,而不是关心业务。

早在2012年,李彦宏就发出内部信要求“淘汰小资、重拾狼性”,直到2017年陆奇和马东敏到来,从业务、人事到投资的调整,这个老牌巨头才迎来了转身的第一步。

2017年,百度有所复苏,截止年底最后的收盘时间,百度以5269.17亿元市值,重回2016年“魏则西事件”之前的市值水平,但其与腾讯和阿里所在的万亿市值梯队差距越来越大——前者市值31955亿元,后者28491.55亿元,短短一年多间,两者从百度市值的3倍以上成长为6倍左右。

投资体系的价值之一,在于帮助大公司把握上下游产业链的机会,以免被颠覆。而错过了移动时代的百度明显在投资体系上有所缺失。目前,百度的主营搜索业务仍然稳固,而在人工智能的时代机会面前,百度投资的布局步伐将极其重要。

王晓武 本文来源:财经网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京东前副总裁揭露商家不为人知套路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