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鄂生:发展产融结合 要增强全社会的信用体系

2018-01-14 11:25:37 来源: 财经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蔡鄂生:发展产融结合,要增强全社会的信用体系)

cai

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

财经网讯 “产融结合的是否有效,在于金融功能和实业功能如何接上口,在什么地方接上口,发展产融结合,最关键的问题是在使用金融机构的同时,还要增强全社会的信用体系,以及增强信用机构的保障能力。使它们充分发展。”1月14日,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上如此表示。

蔡鄂生认为,制造业的不能以新旧为区分,随着新工业的应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制造业会迎来的新升级。

企业的发展也要考虑体制、机制问题。要考虑在金融市场中企业的比重变化,通过直接金融、间接金融等,实现企业资产负债表的比重变化、以及发展趋势的改变。蔡鄂生表示,产融结合、制造业整体发展的关键,在于解决体制和思维方式的问题。

以下是发言实录:

蔡鄂生:燕冬老让我来讲,我觉得我讲的太多了,而且我觉得是讲多了,做的少了,现在应该是在“怎么做”方面多想一想,特别在中国新时代条件下,在这个过程当中怎么做。

不管是理论还是实践,我认为要实事求是,这段主要还是围绕着自己学习十九大报告来看我们未来的发展,怎么把我们的未来发展真正能够按照十九大报告的三个目标(2025年、2035年到2050年)来发展。我们讲的再多,但是怎么向这个目标去走,我们还讲了制造业、产融结合,话题很多,我觉得还是要解决我们的思维方式和我们现在社会本身对什么感兴趣,或者某些行业里大家的重视程度等等。

我记得我十几岁的时候,应该是1965年还是1964年,上海建造了一个万吨水压机,两万吨水压机,这种成绩是举国大事。现在我们的关注点,像卫星上天,包括北斗、物理,刚才库卡的人工智能,马行长的金融科技,这些在什么样的基础和在一个什么样的土地上去做。

昨天朱市长给我介绍,说佛山目前的经济增长在全国来讲相比是排在前面,我不用高速、低速来讲,因为高速和低速是在不同阶段的反应,但是排名高低,我就知道佛山还是在高速的。他还讲了一个数,就是银行新增的信贷量大部分在房地产上。佛山的工业结构和银行产业结构的比例,你的数字的支撑和增长,当然不是简单的马上走到了制造业上的。佛山有很多制造业,也有很多传统行业,你说它传统吧,它用了新工业以后,它就升级了,我们的制造业绝对不是说新旧,在这个新的领域里面,增强实力、2025制造,包括十九大讲的,一句话,人工智能、大数据怎么跟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在五个方面怎么能够形成新的支撑点,这是在供给侧改革的一段话,后面还有一段话,在传统行业的升级也要支撑,就是说我们在任何一个发展的情况下,怎么解决两个轮子平衡发展的问题,这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

库卡的人工智能是要深度融合到实体经济,为人服务的问题。我觉得有一点跳跃和架空的概念,我讲得有点虚,因为我考虑的不成熟。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到底是什么,刚才马行长讲的硅谷的VC、风险投资等等,咱们不说这些词了,就是在经济结构中到底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人家可以投五个赚一个就行了,我们现在能不能投五个赚一个,那四个亏了,这一个赚了,我就发展。在有的体制机制下,像私募可能可以,但你到有的机构,比如持牌机构里,它这种理念能不能做成。

我记得去年还是前年在珠海横琴的组委会上,我问一个院士,为什么我们三大运营商以及我们的国有企业就搞不成腾讯、阿里这样?我以为这个院士、科学家会给我讲很多道理,他只给我讲了一句话,他说因为人家可以亏十年、十五年,我们这几个大企业不可以。这是一个什么问题呢?昨天我见了一个佛山的朋友,他讲他女婿去年挣了三千万,前几年一直在亏损,他在给他赔钱。到我们的发展中,还要从一些机制和根本上来考虑问题,要从现在的金融市场和你这个比重,直接金融、间接金融等等,就是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在你的基础上到底比重怎么变,企业本身的发展结果和趋势又怎么变,金融怎么在你的资产负债表上发生变化,这些实际的东西要考虑。

像风险投资,我要风险投资一级级降下来,但它总有坏的,我们现在对坏的怎么办,对坏的,在资产负债表上怎么处理,老说要解决存量的问题,存量的问题你怎么解决?是把脚抹一抹继续走,还是该淘汰的就淘汰,我觉得要把产融结合好,把制造业整体发展好,还得从体制机制和思维方式上解决问题。

十九大讲了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们目标很明确,但是你要走到那个目标,不能像以前打仗那样辛苦,但是也得励精图治,佛山很多实业者或者企业家就有励精图治的这种精神,他就能够在佛山这个地区上,佛山企业家不单是广东人,做不锈钢行业的有浙江人和湖南人,还有河南人,而他的产品又在全国市场上占有相当大的份额,他对国内外市场的了解都是很清晰的。他和银行的结合我觉得要企业家自己来讲可能比我们更好,就是我们的缺失到底在哪,我们产融结合的是否好,很多东西先不要从高端产品来讲,先讲金融功能和实业功能怎么能够接上口,在什么地方能接上口,你不能说我就需要贷款,你这需要贷款,你做什么,你的基础在哪,如果银行这边还是用抵押品这些来束缚的话肯定有问题,我们在信用支持和企业自身的培育发展上怎么在两个功能的对接上要有一个互动平衡,不是一端的问题,包括对小微企业的服务,不单纯是解决一端的问题,如果单纯解决一端的问题,它也会出现问题,为什么呢?浙江的例子就出现问题了,浙江在2009年左右的时候,小微企业支持的很好,但是由于信用基础不够,它要联保,一联保就联出麻烦了,在2010年以后就出麻烦了,本来是一个小企业出毛病,但是把上端担保的企业给拽进去了,而且拽的不是一家,拽了一大堆,按照现在的规定,信用违约,一违约这些企业本身跟它关系不太大,但是也受它影响。

在浙江的经验和这些东西值得我们去看,要支持,需求是有的,但是功能怎么去配,我讲不好。我总认为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我也出不了什么大招,因为你讲的是佛山市,如果给我讲一个企业,可能可以给它出点小招,现在在这么大的场合,我只能用我们的理念,用不同行业机构的相互融合、沟通,不光是银行到了地方企业就说你的贷款风险在哪儿,银行的服务人员还不是光靠大数据,还要靠他的脑子和这个企业家怎么沟通,在中国除了法律上的抵押品之外,中国很重要的传统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和信任,这种信任有时候就解决问题,但是有时候就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觉得产融结合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怎么把金融机构用好的同时,同时还要增强全社会的信用和支持信用发展的机构也好、保障也好,使他们得到充分的发展。

谢谢!

王晓武 本文来源:财经网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电梯劝烟猝死案"二审宣判:劝烟者无责 不用赔钱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