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铭:打破行政边界对资源配置的组排

2018-01-14 06:48:45 来源: 经济观察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陆铭:西安理应成为西部节点型城市)

国际化大都市有不同等级,纽约和伦敦是公认的两个,这主要从它们的功能和全球影响力来讲,这两个城市具有整合全球经济资源的能力。衡量一个国际化大都市还要看这个城市的产业结构等。具体到城市内部,有一个指标很重要,即外国移民数量,纽约和伦敦有近40%的人口不出生在本国,也就是说它们是吸引全球人才的高地,它们的经济职能,产生了对全球的影响和带动力。

一个国家有多少国际化大都市和这个国家的两个因素有关。一是这个国家整体的国际地位,二是具体的城市在国家内部的地位。中国经济到了今天,我们可以说北京、上海、深圳基本上挤入国际化大都市的梯队了。再过20年,如果不存在很多不合适的政策约束,真的是按照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力量,北京和上海、深圳肯定是国际化大都市,不敢讲进入第一梯队,至少第二梯队肯定进去了,如果做得好,上海进入第一梯队也不是不可能。国内其他城市更多的可能是提高自身的国际化程度,如果要成为国际化大都市,它们恐怕在国内的城市地位目前到不了那个量级。

打破行政边界对资源配置的组排

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和一个城市在这个国家的地位,可以理解为是否能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先决条件。这本质上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分工、以及一个国家内部不同城市分工的道理。

以金融为例,中国的金融业有多大的体量跟中国经济的整体国际地位有关?当这个体量给定以后,在中国国内是把金融、贸易、文化这样的产业集中在少数地方,还是把它们分散在几个城市更加有利?肯定是集中,因为集中带来规模经济。为什么东京和纽约会成为全球城市,就是因为它们集中了各自国家的金融业。那么在中国,北上广深之外的其他城市,如果都提出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或者全球城市,实际上对于提升全国的整体竞争力反而可能是不利的。

一个城市的发展或地位的形成,是市场的结果还是行政的结果?在中国,行政配置资源的力量太强大了。但这种行政配置资源力量的强大,我们到底是应该把它理解为是符合市场经济成为配置资源决定的力量的因素,还是不符合的因素?我觉得这个问题要先讨论清楚,中国碰到的问题恐怕就是有时我们行政配置的力量是符合市场经济原则的,但与此同时大幅的行为又不符合市场经济行为规律。

中国应该首先要提一个原则,这个原则实际上是符合现在中央精神的,就是在经济事物里要减少行政力量对于市场配置资源的扭曲作用,那么现在中国的一些二线城市,应该要考虑的是如何顺应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发展的潮流,以及自己在国家发展当中的地位,不要把国家中心城市这个概念理解为是一种行政配置资源的手段,而应该把它理解为在顺应市场经济发展的时候,要找准自己城市的定位。

如果按照市场经济配置资源的话,中国将形成很清楚的城市体系。沿海三大都市圈一定会形成,目前要做的就是在行政上予以推动,包括在基础设施、土地和人口等方面。最近我也在给中央写报告,建议要形成北京都市圈、上海都市圈,粤港澳地区要形成深圳广州都市圈,要打破行政边界对资源配置力量的组排。

提升西安的量级

对于西安,我觉得第一还是要科学客观的认识西安这样的西部城市在历史当中的地位,中国从两宋以后,西安的地位就开始衰落了,这个跟整个世界的技术条件的变化有关系,就是海运能力提升。西安的衰落跟全球贸易方式从陆运转向海运有关,如果人类再回到骆驼的时代,中国的第一大城市将是西安。

西安作为中国的一个中心城市,或者说西部乃至西北最重要的中心城市,随着“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国跟中亚加强经贸往来,以及欧亚大陆桥的建设会使得陆运的重要性有所提升,这有利于西安形成它的西部中心城市地位,但我还是不得不强调,陆运重要性的提升并不是说它可以超越海运了。

第二,我觉得西安长期以来和未来会持续存在一个优势,就是它的历史文化名城和文化的优势。这在中国的西北发展过程当中,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整个大西北,接下来是一个旅游大开发的时代到来。这个时代到来后,因为西北地区地广人稀,如果发展旅游,最好的运输方式是空运,那么西北就需要有一个节点型城市,或者一个国际空港,成为全球游客到中国西北旅游市场的中转站。

这个国际空港在哪里?从节点型城市角度来讲,应该是西安。这是我认为的西安的第二大优势,它既有利于发挥自己的历史文化名城和旅游的优势,同时也有利于带动整个中国西北旅游的市场发展。

第三,我前面讲海运非常重要,但不是所有的运输都一定是通过海运的。中国现在西部一些城市的产业发展蛮好的,比如成都的芯片、软件产业,但产品或服务的运输不靠轮船。

西部部分城市的运价相对来说便宜,有几个城市的教育资源也比较好,包括成都、西安,这样的话,既有足够的人才优势、足够便宜的土地,可以发展一些不依赖海运的产业。

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是先有人再有产业还是先有产业再有人?,我认为这两者虽然是互动的,但总体上来讲是先有产业的,尤其是在城市层面。对一个城市来讲,更加应该强调先有产业再有人,就像中国接下来科技开放对国际的高技术移民更加持鼓励态度,但这些移民为什么要到西安去?

西安可以提供一些人才政策,比如提到的打造国际社区,但需要和西安的产业发展结合起来。比如西安的高校很多,国际社区是不是更应该和西安高校发展结合起来。如果我们知道西安未来有可能成为一个空港的西北节点型城市,或者带动西北旅游发展的城市,那在国际社区打造里面,是不是更加可以结合到具体的产业人才,比如与航空业、旅游业发展结合在一起。产业和人才的互动,还是更应该强调产业的先导作用。

中国的省份如果是大浪淘沙来讲的话,一直存在两种发展模式,一种称之为“双城模式”,一种就是“中心城市模式”,前者比如说福建、山东,后者比如说湖北武汉。

中国的西部省份包括陕西,都不足以支撑双城模式,陕西的整个自然条件不是很好。所以陕西的发展模式是越往西安集中,越有利于整个城市和省份来提高区域之间协调的发展模式。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非常明确的是陕西省政府应该提中心城市战略,加快向西安移民,然后提升西安的量级。

(陆铭: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特聘教授。)

王晓武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曾建中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实版太阳的后裔:妇产医生跨国接生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