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文化消费时代已经来临

2017-12-18 21:48:55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马未都:文化消费时代已经来临 (来源:网易财经)

网易财经12月18日讯 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新经济 新改革”,数十位中国财经领域的经济学家和顶级智囊齐聚论坛,讨论当前中国经济最为重要的热点议题。

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在年会上表示,文化需求的时代已经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我们迎面扑来,关键是我们怎么去对待它,我们怎么能在互联网时代让我们自己积累的文化大放异彩?我说过,如果我们有一天重新登上世界第一强国的位置,我们依赖的一定是我们自己的文化,而不是其它。

以下为现场实录:

马未都:在这么大的舞台上讲我一个很不熟悉的话题,我本身是有压力的,长盛找到我,网易的经济年会希望你能够来做一个演讲,其实演讲对我来说,是很常见的事,但是在经济学家年会上演讲,我觉得我是一个门外汉。他就说,你选一个题目,随便讲。那题目还是这个题目,“文化与互联网的关系”。

结果临上场的时候,又告诉我说,题目太大,要讲实一点,讲一个具体的案例,我说就讲鸡缸杯的前世今生。我们今天还是要延续这个题目,文化与互联网的关系,我真感谢他们把文化搁在前面,如果是互联网的年会,一定跟我说互联网与文化的关系,一定要把他自己搁在前头,他不知道互联网在这个世界上只存在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但文化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我本身在前年,我就准备退休了,我准备退休的时候,有很多人来跟我说,你退休很可惜,你不能退休,你应该创业,我说创业岁数太大了,我不能在退休的年龄创业。他说比你大的有的是,有一个企业家叫褚时建,他创业的时候75岁了,你显然没他大,你可以创业。然后我依然不动心,我这个人不大受人蛊惑。

但是那一年,互联网上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漫天遍野的飘着,无数的人对我说过这句话,说“风来了,猪也能飞起来”,说你努力把自己变成一只猪,这句话就把我说动了,我就开始想象自己,把自己变成了一只猪,兢兢业业的在做一件新事。当我把自己变成只猪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风呢?风没来,我飞不起来,我只能在地上拱食吃,所以我就踏踏实实在地上做我的新公司,这个新公司依附于观复,观复有一个文化公司,所以我们就做了观复App,我先给自己植入第一个广告,下载观复App就知道具体是做什么,很多人说你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如果你做App,你就等死吧。

我想,到了我这个年龄,我是不怕死的,我就做了观复App,这里内容很多,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团队,都是年轻人,他们往往两三个人加起来才跟我的年龄一般大,所以我很信任他们。效果比我想象的好,我们涌进来很多有质量的客人,有质量的客户,来促使我们尽快的成长,所以我就做了跟文化相关的课。对我稍微熟悉一点的人都知道,我在十年前,在当时《百家讲坛》最红火的时候讲过中国的文物,讲了陶瓷、家具、玉器、杂项,一共讲了50多课,一个人喋喋不休的面对一个镜头,讲一个非常空泛的文物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但是我讲了50多课,书卖了300万册,今天很难想象一本书能够卖300万册。那一年我就忝列作家富豪榜当时我觉得作家很悲哀,一本书就可以成为作家的富豪,跟企业家是没法比的,企业家太有钱了,随手一挥,那个钱都是作家忙活一辈子的。

所以,当作家是很难维持你一个非常体面的工作和生活。当然今天有很多新型作家,比如互联网上的作家,互联网上有很多网络小说的作家,收入颇丰,我没有读过这些小说,我最早是文学编辑,读小说读伤了,这个年纪不大愿意读小说,读小说本来是一种文化消遣。

我们就开始关注互联网,其实我们每一天都跟互联网的关系非常密切,我们手里的手机,一时一刻不能离开,我们现在不丢手机了,刚开始有手机的时候很容易丢失,为什么,两三个小时不打电话,手机放哪儿就找不到了,现在手机离开5分钟,你马上就得了焦虑症,手机离开十米那马上就会摸手机是不是在身上,我刚才下意识就在摸兜里是不是有手机。

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跟互联网的关系,变得非常紧密,我们面临的是人类第三次重大革命,我们赶上了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在大约四千年前,人类第一次农业大革命,从埃及开始,我们享受埃及农业革命以后带来的红利,所以中国人自商以后三千年间,我们享受了农业革命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所以我们成为一个逐渐的大国。在三百年前的工业化革命没有赶上这一站,我们被抛下了一百多年的距离,但是改革开放明年就40年了,这改革开放的40年让中国人尽享工业革命之利,所以我们今天在这间屋子里享受温暖的温度,享受适度的光线,都是工业化革命,包括你们听见的这些声音,都是工业化革命给你带来的好处。

20年前开始,我们进入了信息化时代。当互联网出现的时候,人类进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信息革命,这一次革命改变人类所有以往积攒的经验和生活的方式,信息革命到今天忽然又叠加了智能革命,这一次革命来势汹汹,我们在座的人,包括全世界最有名的预言家,不可以预见20年后的世界是怎样的样子,我们在智能和信息的叠加革命下,我们每个人将要做到什么,这就面临着我们今天想说的文化和互联网的关系。文化是人类的积累,中国人的文化基因非常好,我们的文化基因是什么呢?是我们的方块字,是我们的以象形文字为主篡生出来的这样一种文字,这个文字的好处是什么呢?是可以跨时空,很容易的阅读,一个美国的汉学家跟我说,说你们中国人是很幸福的,稍加训练就可以看懂两千年前的文献,而美国人不行,凡是拼音国家500年前的语言都变成非常古老的文字。我们中国人,语言相通是非常困难的,我们现在是因为普通话的普及,仅在30年前,中国你走到各地语言非常难沟通,但是文字非常好沟通。我们2000多年前以来留下的所有的文献,我们都轻而易举的能够看懂,那就证明我们的文化基因强大,我们跟古代,跟现代人都可以跨时空去沟通。

我们有如此强大的基因,但是我们背负的包袱依然相应的很重,所以,我们从民国革命以来,我们对我们自己的文化一直持有批判态度。这个态度持续了100年,我们才幡然醒悟,我们才重新提文化强国,我们才重新以自己的文化为荣。我们过去不是这样的,我们在民国初年的时候,1919年五四运动以来,所有的文化精英都说过对文化不公的话,对我们自己文化不公的话,都说过过激的话,这些过激的话至今都影响我们这一代人。我们年轻的时候对我们自己的文化不是这个态度,不是把它捧起来,而是把它踩在脚底下,我们都知道,50年前的那一场浩劫,中国有多少文物全在这一瞬间被毁掉。今天我们开始知道,我们文化中的证物,就是我们所说的文物是有巨大价值的,这个价值不仅仅是文化价值,它可以直接体现在经济上。

比如我今天PPT其实做了,他们告诉我这个PPT上不了这个大屏幕,说你的PPT太大,有500G,网络就瘫痪了,我觉得我们的网络实在是不堪一击。

我们的鸡缸杯,这么大点,明朝,成化年间做的鸡缸杯,这个鸡缸杯有2亿8000万,我们说文化和互联网的关系,只能先把文化拎出来,那是因为成化皇帝。

马未都:成化皇帝是一个非常神奇的皇帝,他是被一个叫万贵妃的妇女抱大的,这个女人一说大他17岁,一说大他19岁,甭管大他多少岁,在那个时代可以做他的母亲了,成化皇帝小时候,她抱着他,一天天把他抱大,最后抱成了自己的夫君,天下没有一个恋爱是这么谈的。皇上1岁时她就抱着,皇上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她都可以随便抚摸,他可以满足她内心对于身体的渴望,任何一个女人是没有这个机会的,一直把她抱大成人,成为自己的丈夫。

成化皇帝跟万贵妃,按现在大家可以理解的语言说,成亲以后(当然他不止她一个亲人,他还会有各种妃子),万贵妃很愿意保护成化皇帝,成化皇帝又有极强的恋母情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成化登基那年是鸡年,所以烧了一个鸡缸杯,鸡缸杯很小,只有这么大,当时据我们考证它是(用来)喝黄酒的。

历史上的记载,比如明朝末年就有记载,御前有成杯一双,万历皇帝有成化杯一双,这是最早的记载,证明这个杯子巨大的经济价值。

到了清朝康雍乾三朝皇帝,一百多年都在不停仿制这种鸡缸杯,把鸡缸杯推至极限。从那以后中国开始走下坡,我们知道,经济开始走下坡的时候文化一定也是下坡态势。

到了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的动荡使这些历史上价值连城的文物散落于民间,历史上有很多只杯子就是这样,要不然灭失,要不然就藏匿于民间。

1949年有个上海古董商仇焱之,他离开大陆到香港时意外碰见两只鸡缸杯,把这两只杯子买了,花了1000港币(在那个年代也是很大的钱)了,带走了,卖掉一只把本儿捞回来,留下一只到他去世时拍卖,那一年是1980年。

1986年这只杯子卖了多少钱?528万港币,1980年,我们都要知道,那是改革开放的第三年,500多万的价钱跟今天2.8亿的价钱,中间似乎还有着巨大的差价,但是你们要清楚地知道,1980年全中国没有一个人兜里有528万块钱,全中国呀!我们那时候也有10亿以上的人口了,没有一个人有这么多钱,500多万,所以眼睁睁看着这个杯子被日本人买走。

一九九几年时我去日本,有人知道我喜欢这个,就带我去了一个日本老头家,日本潜藏的收藏家是非常多的,他用这只杯子招待我喝了第一杯迎宾茶,当时我一看就愣了,我说他居然使这么重要的文物来捧出一杯茶让你喝。他说“因为你懂它”,所以他拿这么贵重的东西招待。

前年这只杯子再出江湖时拍了2.8亿港币,被上海的收藏家刘益谦买去,很多记者来问我,说这个杯子贵不贵。我说当然很贵,但是我告诉你,今天能买得起这只杯子的人在中国有一万个,有一万个人能有2.8亿去买这只杯子,如果你拿枪顶着他的后脑勺说不买我就把你打死,还能多出九万个,有十万个人倾家荡产,2.8亿是可以买这个杯子,但是他们都没有买。

中国到底有多少富翁,胡润排行榜上一定是不准的,我跟胡润聊过天,我说你这个一定不准,中国有很多隐形富翁,有很多我知道的富翁根本不在那个榜里,他依然有很大的财产。这个时代的裂变我们由一个文化产品看得清清楚楚,这么小一只杯子,几十克重,任何材质都不会有这个价钱,但它有这个价钱,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文化积累的价值,它不是瓷器的价值,是文化积累的价值。

我们今天怎么让一个杯子从500多万变成2个多亿?是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过去有句话“物以稀为贵”,今天不是这样,东西再稀少没有人知道依然没有价值,今天因为互联网的出现,我们的价值观改变为“物以知为贵”,你一定要让这个社会知道它是什么,它才变得有价值,这就是互联网时代带给我们的一个启示。

所以我开始向互联网商业靠拢,开始做我们的文化公司,我只是希望文化公司将来获得一部分利益来养活博物馆,我做博物馆已经做了21年了,中国第一家具有法人资格的博物馆,我北京的观复博物馆,杭州的观复博物馆,厦门的观复博物馆,上海的观复博物馆,现在正在装修的深圳的观复博物馆,我做了这么多博物馆,今天我确实感到文化消费时代已经来临,因为我们是卖票的,我们每年卖票以30%的速度增长,我们的票很贵,100元一张,100元一张,三口之家到你的博物馆逛一圈,完全可以去一家很好的餐厅吃饭了,他为什么不去吃饭而到你这儿来参观呢?因为他有文化需求。

文化需求的时代已经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我们迎面扑来,关键是我们怎么去对待它,我们怎么能在互联网时代让我们自己积累的文化大放异彩?我说过,如果我们有一天重新登上世界第一强国的位置,我们依赖的一定是我们自己的文化,而不是其它。

所以我们今天就兢兢业业地去做这种文化企业,文化企业是非常难做的,文化的地位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最多算一个“小三儿”,它的地位是非常低的,但它靠富人的包养,慢慢文化会变成一个非常强有力的产业,这个产业是有赖于全民族文化的觉醒。改革开放马上40年了,我们奔钱时代已经走了40年,奔钱时代走40年的弊端我们都看得见,比如环境污染、我们的人心涣散,我们的道德滑坡,这些都看得到,如果我们想有一天我们的文化能重新凝聚起来,就靠我们自己,就靠今天的文化自觉、文化觉醒。所以我做了很多有关今天可能普及的一些产品,我植入我的第二个广告,比如我做了一个观复鸡缸杯,我们要无愧于我们自己对文化的理解,无愧于我们自己的时代。

谢谢大家。

【年会精彩文章】

董藩:房地产税眼下推出的难度非常大

夏磊:A股房地产股票已从成长股变成周期股


李铁:当前房价调控政策打压中低收入人口的利益

王忠民:金融在企业从1到N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姚洋:科学发现进入爆发期 中国迎高光时代

任泽平:2018年房地产销售将大幅低于预期

陈淮:买的房子不一定住才是租购并举的现代化进程

李铁:统计的人均住房标准低估了现在的实际需求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何泱子_NF486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华裔少年为救人而中枪遇难 葬礼当天圆西点军校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