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人进入权力场以后 维持初心是非常难的

2017-12-18 12:50:44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12月18日讯 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新经济 新改革”,数十位中国财经领域的经济学家和顶级智囊齐聚论坛,讨论当前中国经济最为重要的热点议题。

在“商业禅意”分论坛的圆桌对话上,清华大学历史学教授秦晖表示,禅无论在佛学中怎么解释,在中国的现实环境中,尤其是对佛教以外的大众中,其实都是和逃遁有关的,叫逃禅或者是禅饮,也就是说在现实中碰了壁,很多事情做不成了,最后就回到禅去寻求一种心灵的安慰。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实际上宗教的魅力也是使人在一种万事转化的现实不尽如人意当中寻找一种心灵的安慰。人类碰到一场大劫,都已经万念俱灰了,于是大家就有禅意了。

禅心对于我们佛教之外的人来讲,实际上就是追求一种排除浮躁,在面对各种各样的世俗杂念的困扰,可以尽量的坚持我们自己的憎恶,能够保持我们自己的信念。现在有一个词叫“初心”,实际上老实说,一个人进入城市以后,尤其是进入权力场以后,真的能够维持初心实际上是非常难的。

所谓的禅,讲得广义一点就是深思,而且是排除杂念的深思,无论是从被动的角度还是从主动的角度,这个禅的力量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包容的力量。

圆桌对话实录:

主持人:谢谢昌如法师。其实言简意赅,是抓住了事物的要点、三个层次。接下来邀请:

清华大学历史学教授秦晖先生;

北京大学宗教文化研究院副院长、佛学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李四龙先生;

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先生;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中国宗教学会理事徐文明先生;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雷颐先生;

以及本场圆桌对话的嘉宾主持:大公报大公网副总编辑兼大公宗教文化事业部执行总裁史利伟先生。来展开“商业与禅意”的思想碰撞。有请!

史利伟:你方唱罢我登场,现在轮到专业的学术界的大咖跟我们分享商业与禅意的圆桌会议。我是来自香港大公报大公网的史利伟,今天非常荣幸跟大家一起度过和见证这一场思想盛宴。

时间有限,我们直奔主题。商业与禅,商业大家都很清楚,但是禅是一个什么东西?禅是我们东方文化智慧的核心,这个词是来源于梵文叫“禅坐”,翻译成中文的意思就是静思坐的意思。但是禅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场的学者个都有见解,尤其是北京大学的李四龙教授,来自上海滩的学术才子,而且又是北京大学的。今天我想请他简单地介绍一下禅与商业,万事万物之间总是有联系的,商业与禅是怎么联系的?有请李四龙教授!

李四龙:谢谢利伟,我们很熟了,今天这个场合第二次来。去年讲了一个平常心的问题,禅是什么?禅最常用的就是平常心,是禅宗的禅,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禅,不是打坐的禅。去年主要讲企业、商业的社会责任,还是要很本分地做你的本职工作,服务社会。

今天还要我来,我不知道说什么,但是琢磨半天,我觉得还是尽可能还原一下禅意。尽可能,我也只能说是尽可能。因为我不会说透禅的,我不是禅师。我只能努力地说一说。如果禅非要和商业联系在一块,我今年就不讲社会责任了,我今年想换一个主题,讲一讲创新的问题。禅意可能在佛门里面用的更多的还是禅机的问题,你怎么去捕捉禅机?商业要做得好不好,实际上是能不能抓住恰当的时机。所以我是觉得,当然我不是商人,如果我是一个商人的话,我很想从禅里面得到一种捕捉禅机的能力,大家经常说的是,比如乔布斯怎么来开发苹果的问题,具体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实际上对禅宗来讲,这个禅机怎么捕捉?或者用现在的时髦的话讲,创新思维怎么培养?我个人的体会实际上有三点,简单说:

第一,禅宗特别强调要懂自己。禅意是什么?首先你要明白什么是最适合你的,这一点你要明白,有点像老子讲的人贵自知之明,他特别强调不落俗套,不能根据书上怎么讲的,按照某个框架来回答,这是毫无意义的。在禅宗里有一个最著名的故事叫无门关,讲赵州和尚,有人问赵州和尚狗有没有佛性,第一和尚问他了,他说有佛性。小和尚说有和尚,为什么它还是一条狗?告诉他明知故犯。第二个和尚问他狗有没有佛性?老和尚说没有,小和尚说佛经里为什么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老和尚说,因为它还有业障。同样一个问题不同的人问,他的回答完全不一样。说有说无都不算对,如果说有、说无一个明确的回答都不是正确的。所以实际上我们禅宗特别强调你一定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来体会,不要去生搬硬套,这样的故事后来很多。

第二,懂别人。这是佛经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刚才昌如法师提到,这两年陡然冒出来一个词叫“佛系青年”,在座的可能都听说过,这是对佛教的一个误会,是我们青年误会了还是媒体误会了?因为青年很多,只是选了一小部分,以这种方式去理解佛系。佛教要干什么?实际上更多的是让你去懂别人。禅宗里面的禅机是什么?你懂自己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懂别人,你要去模仿代价是很大的。所以最著名的就是有一个一指禅的公案。一个老和尚,谁来都是伸一个手指头。他的学生就想老和尚这样就可以渡人吗?我们也会。别人来问他,他也伸一下手指头,结果事情就传到老和尚那里。老和尚说听说你也会了。小和尚尝到甜头了,习惯性手指头一伸,结果被老和尚从背后拿起一把刀把他的手指头剁了,疼得要死,这个时候据说他顿悟了,我也不清楚他悟到了什么。但是我只是告诉你,在禅宗里面用这样一个夸张的故事告诉你模仿或者山寨代价是非常大的,他要求你一定要懂别人。什么是禅机?怎么捕捉禅机?你要懂自己,你要懂别人。

第三,最形式的东西就是你要心静下来,这个时代大家的心都太浮躁了,总是脑子里有各种各样的条条框框,要么一上来就讲自己,要么一上来就讲反对,这都是束缚,这都是桎梏,这都是烦恼,这都是痛苦。所以佛教就是不断地强调你要懂自己、懂别人,心静下来。如果你的心真能够沉静下来就不得了了,就会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我们佛教称之为叫“三魅力”,说不听是什么逻辑,但是实实在在就会产生。前一场讲人工智能,如果用科学研究的角度来讲,这就叫灵感,灵感怎么产生的谁都说不清楚,但是大家都承认有灵感这么回事。所以我说怎么捕捉禅机?我就把它概括为三句话:懂自己、懂别人,心要静。我就讲这些。

史利伟:非常感谢四龙的精彩开题。禅是一种境界,是一种修行的追求,但是禅再高明不能离开生活,就像今天的主题一样,商业与禅意,禅不能离开生活,像我们中国一样,前几年出现很多儒商,近几年,也不是从乔布斯开始,乔布斯最出名,开始出现禅商,商业还是跟禅结合起来了。今天我想请教一下雷颐教授,您认为禅与商在今天这个社会应该是一种怎么样的发展模式?

雷颐:对于商业或者对禅我都没有更多的研究,但是实际上儒商产生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几千年来禅完全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了,好像谈儒商和禅商的人,并没有觉得这两个是截然不同的本质区别,没准儿说这个人是禅商或者是儒商。中国传统的士大夫,儒释道,有儒家的东西,有佛家的东西,并没有觉得在自己的灵魂、信仰乃至日常生活当中会截然分开。中国的很多士大夫,包括谭嗣同也研究佛学,成为自己生活中的一个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从儒商到禅商。有的人偏重于儒,有的商人恐怕更偏重禅的一些。但是总而言之,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我这些年研究的一个重点是文化交流,刚才来的时候我看见桌子上摆着纸,我们上一场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我就想起最有名的使人工智能得到普及的就是下围棋的那个AlphaGo。在座的知道为什么叫AlphaGo吗?这个Go是什么?这个Go是日语围棋的翻译,英语当中的Go就是来自于日语。Alpha就是初级的意思,如果译义就是初期围棋。我碰到很多人,就认为围棋是来自于日本。我那个时候学英语,他们都认为你现在查字典,英语中的“禅”这个字,Zen是来自于日语。也就是说,很多外国人跟我说起来禅,就认为禅是发源于日本的。我说是发源于中国,很多人还不太信,后来发现是发源于中国。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现象?包括围棋也是发源于中国,在近代以来日本更加对外开放,中国更加保守。反而日本越对外开放,它的文化恰恰有更大的影响,使外部世界就认为,禅、围棋都是发源于日本。其中谈到文化交流,我觉得从印度宗教在中国的发扬光大,传到日本,日本走向了世界。

在商业合作中,实际上包括一个国家文化战略,包括商业,你只有越对外开放,才能够越有影响力。如果你觉得我比较落后,或者我采取一个闭关的,或者我的企业采取尽量保守的一些办法,实际上会使你的企业影响力越来越弱,国家的文化也是这样,你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弱。中国或者日本近代的文化交流,包括对禅,我总觉得禅是一个很伟大、很精妙的一种思想。但是我总想跟我接触的一些外国人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说来源于中国。开始大家都是半信半疑,但是仔细一琢磨,这个也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无论是企业还是国家,你的文化发展战略,你的知名度,你不能采取一种保守的故步自封的办法,尤其是说我现在很弱,我要比较保守,要不然他会影响我。实际上当时的日本也是比较弱的,但是他们比近代的中国更加开放。很多我们发现源于中国的东西,在英语世界中都变成来自于日语的词汇。包括禅宗,我总觉得有点遗憾,让世界上很多人都认为禅宗是来自日本,而不是源于中国。

所以我今天重点就是想从禅宗的传播史、交流史可以给我们一个启示,无论是一个企业,一个国家,你的文化发展战略是要开放的。就像我刚才说的AlphaGo,我当时确实有点遗憾,英语中的围棋为什么不是用的Weiqi,而是用的Go?我们现在翻译成“阿尔法狗”,这是一个文化交流史当中的现象。还是强调一点,只有开放,你才能够有更大的影响。

史利伟:非常感谢雷教授。确实禅的推广到西方世界日本功不可没。但是有一点,历史上的禅师和今天的禅师依然在中国。

下面有请秦教授发言。十九大报告当中提到“新时代”,上海有一位学者做了简单的解读,他说“新时代”和“心时代”,新经济就是心经济,佛学是心学,禅宗是心宗,佛经是心经,是为心灵做铺垫。由此可以做如下发挥:信息产业是交心,传统产业是明心,娱乐产业是调心,健康产业是养心,服务产业是关心,慈善产业是爱心,宗教产业是安心等。于是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直指人心的时代,如何开发出新的品质?我们有请著名的历史学家秦晖教授发言!

秦晖:不管是商业还是禅其实我都是外行。包括你刚才讲的新经济就是心灵的经济,或者禅学就是心学。我们知道,一般人讲的心学是指的王阳明搞的那一套,显然也是受到佛教的影响。实际上从更广义的角度讲,我觉得其实所有的人文学科都是心灵的概念。请我这样一个对佛学是门外汉的人来讲,恐怕也是从广义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我虽然不是搞佛学的,我其实在相当长的时间,真的是看了不少佛经。我看佛经是作为史料看,而且主要是明末清初的那一段历史,元明清时代的这些东西我看了不少。但是介绍这些东西的一个启蒙著作就是陈寅恪的那本很有名的《明季滇黔佛教考序》。看了这本书以后我的一个感觉就是,禅无论在佛学中怎么解释,在中国的现实环境中,尤其是对佛教以外的大众中,其实都是和逃遁有关的,叫逃禅或者是禅饮,也就是说在现实中碰了壁,很多事情做不成了,最后就回到禅去寻求一种心灵的安慰。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实际上宗教的魅力也是使人在一种万事转化的现实不尽如人意当中寻找一种心灵的安慰。包括基督教在罗马帝国末期兴起是这样,佛教传入中国是在东汉末,魏晋南北朝的时期。明末清初大量的士大夫的逃禅或者禅饮其实也是这样。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这样讲的话,今天的确是像这样的情景给人以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比如我们现在很多人从纸媒跑到互联网,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逃禅。互联网现在好像也不行了,最后就逃到新媒体领域了,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一种禅。实际上是在追求一种纯粹的心灵的安慰,往往都是在红尘中,或者是在世俗社会中遇到极大的困境。但是这并不等于在没有这种外在的条件下就没有心灵的追求,也就是说,虽然逃禅也好,禅意也好,往往给人的一种印象是所谓的万念俱灰,或者说我们看到明末清初的一本著作《劫灰录》,人类碰到一场大劫,都已经万念俱灰了,于是大家就有禅意了。

不在这种悲观的情况下,甚至在很多乐观的情况下,我们是不是可以陶醉在红尘中?实际上也未必。所以我觉得,禅这个东西当然也不是说只有在那样一种天崩地裂的明末清初的场合,或者十六国的时代禅兴起的。其实禅的原意就是静思,讲得简单一点,就是尽量的排除世俗的杂念,追求一种真正的心灵的体悟。其实在现实中,我们现在做商业,刚才提到互联网这些东西。老实说,禅与商业一样,对互联网其实我也是外行。现在关于电脑,关于手机怎么用,我很多都还要请教我女儿,我们这些人大概玩这一套都玩不过青年人。所以要谈互联网,这个也不是我们的特长。

有一点我可以说的是,不管是在盛世还是在乱世,逃禅、禅饮都是在乱世中的,我们都有静下来思考的必要,当然所谓的逃禅、禅饮指的是一种被动的,你追求别的追求不了了,就只能追求这个。但是在主动的条件下,因为我们做人,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做学问,我们有很多现实的事业。但是除了这个现实的事业以外,当然也还有一种行为上的追求。所以就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一方面禅心对于我们这些佛教之外的人来讲,实际上就是追求一种排除浮躁,就是在面对各种各样的世俗杂念的困扰,我们可以尽量的坚持我们自己的憎恶,能够保持我们自己的信念。现在有一个词叫“初心”,实际上老实说,一个人进入城市以后,尤其是进入权力场以后,真的能够维持初心实际上是非常难的。

禅宗在后世的发展,实际上当时也是佛学传入中国以后,对中国特色的一种吸纳。我的印象,佛教进入中国以后,一开始和中国社会有很多格格不入的地方。在微信当中也常常说,一下子灭佛了,一下子灭道了,佛道冲突,佛儒冲突、儒道冲突,在几百年内一直都是这样。到了宋代,到了唐宋以后,尤其是禅宗兴起以后,就把这个矛盾大大的缓和了,而且出现了所谓的三教归宗,甚至出现了三教合一。甚至很多寺庙,尤其是台湾、福建,这样的地方本身宗教世俗化就比较明显。所以我们到台湾去一看,所有的那些庙中供的神都有上百个,甚至上千个。台湾最大的地方据说有三千个神,包括延平郡王、月下老人都在。

禅实际上在佛教中,我的理解它能够在中国有很大的影响,和它的包容性是很有关系的。这个包容性包括主动的包容性,也就是说实际上是可以和中国原来很多的观念能够兼收并蓄。当然还有被动的包容性,就是原来他非常抵触的一些东西,现在是大势所趋,他没有办法。我记得我当年看明末清初《嘉兴藏》里面的语录有很多,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就是把中国人的那些翻译的著作都叫做《支那撰述》,每一本著作前面都有几个图案,有16个字,后面8个叫做“皇图永固,法轮常转”。实际上真正的佛教是不会讲什么“皇图永固”的。以后中国每一本佛书前面都印着这个东西,“皇图永固,法轮常传”。我觉得实际上也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所谓的禅,或者说我们的深思,讲得广义一点就是深思,而且是排除杂念的深思,这个禅实际上一定要有包容性,无论是从被动的角度还是从主动的角度,这个禅的力量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包容的力量。

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大咖观点】


普雷斯科特:国民经济核算须将名义转成实际价值

李黎:坚信改革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持续动力

姜建清:金融科技没有颠覆金融功能的本质

米歇尔-渥克:全球量化宽松是非常昂贵的货币政策

徐井宏:企业跟上科技发展才能拥有未来

李稻葵:新时代新理念的根本是防风险

李宁:拥有研究基础会为企业创造真正价值

杨倩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比情商更能拉开距离的,是逻辑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