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新时代新理念的根本是防风险

2017-12-18 11:02:50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李稻葵演讲 (来源:~)

网易财经12月18日讯 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新经济 新改革”,数十位中国财经领域的经济学家和顶级智囊齐聚论坛,讨论当前中国经济最为重要的热点议题。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年会上表示,在新的时代新的理念根本的一点是什么?新时代,新发展理念,十九大报告里已经讲了,根本的一点作为学者来解读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就是防风险。

为什么这么说?过去40年,从1978年年底到明年马上就40年了,40年快速发展,年均增长速度接近9.5%,这在人类历史发展上是个奇迹,但也不是太令人吃惊,因为一轮一轮的赶超都是后一轮比前一轮快,英国工业革命时期增长速度,当时(发展)30年(增长)在3%左右,后来德国、日本的赶超,5%到6%,现在我们过去40年是9%以上,这本身不是非常令人吃惊的地方,因为后来者不用发明新技术,后来者可以采用最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让我们比较吃惊的是连续40年没有衰退,没有负增长,最低的一年在4%左右,这是令人吃惊的。

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宏伟目标还要继续前进33年,未来33年还要保持比较快的增长速度,最终到2050年建成社会主义强国,这是一个挑战,也就是说我们要连续73年保持整个上升态势,这在人类历史经济史上是没有的,我认为这是大奇迹。所以我们需要创造一个比过去40年还要伟大的奇迹,就是再保持33年比较稳健的增长。增长速度不是最主要的了。

以下为现场实录:

李稻葵:谢谢美丽的主持人。

今天这个场合非常特殊,是一个环抱型的场地,非常有创意,我也看了今天整个议程和颁奖的各个环节,我觉得你们的奖少了一个,你们应该颁一个“年度最辛苦经济学家奖”,姚洋院长,今天又主持又对话,最后还要颁奖,忙活一天,所以你们最后一个大奖应该颁给姚洋院长。

今天咱们谈的话题是新时代发展的新机遇、新特征,我想借这15分钟的宝贵时间跟大家交流两个观点,也许这两点过于雄心勃勃。

一是想说在新的时代新的理念根本的一点是什么?新时代,新发展理念,十九大报告里已经讲了,根本的一点作为学者来解读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就是防风险。

为什么这么说?

过去40年,从1978年年底到明年马上就40年了,40年快速发展,年均增长速度接近9.5%,这在人类历史发展上是个奇迹,但也不是太令人吃惊,因为一轮一轮的赶超都是后一轮比前一轮快,英国工业革命时期增长速度,当时(发展)30年(增长)在3%左右,后来德国、日本的赶超,5%到6%,现在我们过去40年是9%以上,这本身不是非常令人吃惊的地方,因为后来者不用发明新技术,后来者可以采用最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让我们比较吃惊的是连续40年没有衰退,没有负增长,最低的一年在4%左右,这是令人吃惊的。

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宏伟目标还要继续前进33年,未来33年还要保持比较快的增长速度,最终到2050年建成社会主义强国,这是一个挑战,也就是说我们要连续73年保持整个上升态势,这在人类历史经济史上是没有的,我认为这是大奇迹。所以我们需要创造一个比过去40年还要伟大的奇迹,就是再保持33年比较稳健的增长。增长速度不是最主要的了。

举个例子,最近我们经过反复测算,假如中国经济未来八年保持6%,不算太高,你们可以讨论(我认为不算太高),接下来13年保持4%,不算高吧?最后的10年再保持3%,6%、4%、3%,8年、15年、10年,到2050年中国的人均发展水平就达到了全球人口在500万以上大中型国家的头20强,我还假设世界上的发达国家继续沿着过去20年的平均增速在持续增长。

通过这个很简单的数字计算告诉大家,增速到目前来看不是最主要的问题了,主要的问题是保持稳定性,未来33年又是一场马拉松,不能摔跤,不能抽筋,也不能岔气,不能出现危机,不能出现倒退,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是需要我们去创造的更大的奇迹。

大家注意到没有?一个星期以前,中央政治局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2018年的工作部署,三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风险防控,一定要防风险,经济领域的主要风险在金融方面,所以明年整体监管力度,我判断可能还会加大。货币政策官方说法是保持中性,我的解读是“略偏紧”,过去两年事实上这种比较偏紧的货币政策已经在运行中实现了,2016年的广义货币增长速度12%,低于年初预计的13%,今年的广义货币增长速度不到9%,预计的是12%(总理工作报告年初说的12%),实际运行只有9%都不到,马上到年底了,全年数字基本出来了。这就是防风险,所以我想跟大家交代的第一个观点,从现在开始,未来33年不需要追求多么快的增长速度。增长质量当然重要,但我的理解,新发展理念最主要是防风险,最主要是保持一个比较平稳的、可持续的增长态势。这是我想讲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既然是经济学家们的聚会,我想谈点学术上的想法,将近一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大家讨论得比较多,中国已经有了44年快速的经济增长,很多人讲现在应该开始有一个“中国经济学”了,或是“中国学派”、“中国风格的经济学思想”。这是个大问题,确实很重要,如果没有自己独立的经济上的思想,在政策领域跟国外的大国争吵时一定会甘拜下风,政策领域你一定吵不过人家,日本的例子就是这样。

但问题来了,快速的经济增长,我称之为“伟大的经济实践”,伟大的经济实践一定会产生历史上传播久远的伟大的经济思想吗?能划等号吗?最近一个时期以来我梳理了过去三百年来人类经济历发展的基本脉络,包括英国工业革命、德国/日本的崛起,美国的崛起、意大利的崛起,我还加了一个奥匈帝国的衰败,随着德国统一之后,奥匈帝国逐步衰败,一战结束后彻底崩溃。这一系列重大的历史事件,或者称之为“经济实践”,是否每一次都带来了经济思想领域的革命或变革?并没有。

日本,最好的例子,今天可能没有日本学者在场,但我想我的话日本同行们应该同意,日本没有产生像当年英国工业革命之后那样伟大的经济思想者。德国、意大利曾经有,有非常突出的经济学思想者,里斯特,还有我们耳熟能详的帕累托,但今天在我们的教科书里,在我们的课堂上,同学们一般会学里斯特吗?不会。有谁还知道德国历史学派呢?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所以我看一个伟大的经济实践要上升成伟大的经济思想,可能还需要一系列条件,我梳理了一下可能需要三个条件:

1、这个国家伟大的经济崛起不仅是可持续的(这是必要条件),而且要对其它国家带来正面影响。德国历史学派为什么后来不提了?很不幸,后来德意志统一之后走向了国家主义、走向了军国主义、走向了对外扩张,发动了两次战争都是失败者,今天谁还愿意讲德国的经验?更没人讲墨索里尼的经济思想,墨索里尼当时是伟大的经济政策制定者,高速公路首先是在意大利发明的,意大利的工业在墨索里尼执政时期迅猛发展,是个奇迹。当时叫奇迹。所以这是第一条,从这个角度讲,“一带一路”的建设,“一带一路”的伟大倡议如果能够顺利贯彻下去,对于我们做学术而言,对于我们传播思想而言极其有用,极其有帮助,这是第一个条件。

2、一个伟大经济实践要上升为经济思想,恐怕需要这个国家有独立的、长期的、自由的、精神文明的沉淀,像我们国家两千多年孔孟思想的传承,虽然孔孟思想中有多腐朽的一面,我们今天认为不合时宜的一面,但毕竟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作为政治哲学、执政理念、执政哲学,是值得大家去反复研究的,值得世界各地反复研究,这一点我们有,日本没有,日本是谁好就跟谁学,自己家没东西。再加上政治上日本、德国在他们经济起飞的过程中(尤其第二段战后时),政治上并不独立,这是第二条,我想这一条作为中国学者的我们很庆幸。

3、主观上要有一种自觉性,学科规划、学术发展、学术杂志的编辑要有主观的自觉性,不能走向德国之路。我研究了一下德国,曾经有五个100年前创立的经济学杂志,非常有影响力,一百多年前德国的经济学在欧洲大陆是主流,德国瞧不起奥地利,“奥地利学派”是一个贬义词,在德国人心目中,奥地利人,门格尔,庞巴维克都是贬义的,但今天怎么样呢?奥地利学派成了主流,德国的没人谈,德国五大经济学杂志全改成了英文的,名字全改了,即便如此,德国学者不愿意在自己的杂志上发文章,德国每次开年会都要求大家发文章,但评职称都是按照美国发文章为标准。这是讲德国的故事,我没讲中国的事情。

所以这三件事必须兼得,才能把伟大的经济实践升华为伟大的经济思想和理论,反过来指导我们的实践,才能让我们在政策领域、在政策争吵和对外经济工作中才能不甘下风,这是我想讲的第二个想法。

总之新时代对学者、经济学提出了新挑战,值得我们共同研究面对,我也特别期望和经济学同行们在这个过程中做一点点微薄的努力。

谢谢各位。

【年会精彩文章】


李黎:坚信改革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持续动力

普雷斯科特:美国股市不会崩溃 而会缓步上涨

"3变"与"3不变" 姜建清谈金融科技对金融业的影响

米歇尔.渥克:全球量化宽松是非常昂贵的货币政策

米歇尔·渥克:美国税收改革法案是全球的灰犀牛

徐井宏:靠垄断来做企业的未来将没有生命力

何泱子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何泱子_NF486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华裔少年为救人而中枪遇难 葬礼当天圆西点军校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