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姚洋:未来三年应该会出台房地产税

2017-12-16 11:33:32 来源: 网易研究局
0
分享到:
T + -

undefined

网易研究局NO.159

作者|姚洋

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将于12月18日在北京国贸大酒店召开,届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教授将出席并发表演讲。扫描文末二维码即可免费报名,与姚洋等大咖面对面。

本文为“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顶级经济学家看经济”系列报道之一。

核心看点:

1、地方国企的经营状况比央企要差,负债也比较重一些。怎么去改革这些地方的国企,我觉得是今后一段时间里头(国企改革)的重点。

2、我认为中国已经进入新周期,因为我们看到了很多的迹象,中国的经济在复苏,世界的经济也在复苏。

3、如果我们进入了新周期,我们的基本面向好,再加上我们有这么大的经常项目盈余,人民币是不太可能贬值的,我觉得升值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4、从这一次特朗普总统访问中国可以看到,我们对美国做出了一些对外开放的承诺,这个开放的主要内容实际上是在服务业。服务业里面的重点又是金融业,所以我期待通过自由贸易区的扩大,我们在上海试验更多对外开放的措施,特别是金融领域的开放。

5、我估计未来三年里头应该会出台房地产税。这个原因就在于,很多城市特别是一线城市的土地基本上接近用光了,所以想通过土地开发获得收入这条路越走越窄了。但是地方政府是需要收入的。

以下为专访实录:

网易财经:明年中国将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今天很高兴邀请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姚洋院长,来聊一些改革开放的话题,也对2018年做个展望。姚院长,您认为目前国企改革的效果如何?

姚洋:国企改革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里头确定的目标和任务之一,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把国企混改定为今年的工作重点之一。我觉得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国企改革都会是我们改革的一个重点。

我对过去这一年国企改革的推进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国企改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已经做过一轮,基本上把80%的国企都给改掉了。剩下来这些国企要么比较大,要么技术实力非常强大,这些国企恐怕我们不能采用九十年代的改革方式,那时候的改革方式主要就是要么卖掉,要么就让它破产。我们现在的国企生产能力都非常强大,我们不能再采用以前的办法。

我们现在就是要找到一个比较稳妥的办法,既保持国有企业的生产能力,同时又让它转变经营方式,我想中央提出来的这种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国企改革现在遇到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债务非常多,特别是地方的一些国企,很多企业都是债务非常非常大,把我们这些国企都给拖累住了。怎么把这些债务给它去掉,我觉得是国企改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觉得债转股可以作为国企改革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把一些债务直接转成股份,这样既降低了杠杆,同时又把国有企业的这种资本结构给改了,这样引进民间资本,引进多元的资本主体,可以改变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但是同时又保留国有企业的技术力量。

最近东北特钢的改革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也是非常好的一个开端。

网易财经:就像您刚才说的,剩下的国企都是一些比较大,而且生产能力比较强的,现在大概剩下了一百多家央企。您认为2018年,国企改革方面会不会出台新的政策?

姚洋:我觉得央企的体量都非常大,但是数量是有限的,现在整个央企只有一百家多一点。但是我们全国而言,还有十来万家国有企业,所以改革的重点我觉得应该更多的放在地方国企的改革上面。大家往往容易把目光都集中在这一百多个央企面,这些央企是不是重要的?当然是重要的,但是也不要忘了我们还有十来万家地方的国企,地方的国企改革更加急迫一些,因为它们的经营其实比中央的国企要差,负债也比较重一些。我们怎么去改这些地方的国企,我觉得是今后一段时间里头的重点。

中央国企的改革,恐怕我们不能着急,因为它们体量太大了,你通过任何形式来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都会遇到很大的问题和阻力。

网易财经:您认为目前供给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的效果如何?

姚洋:我觉得这个在一些方面做得还是相当可以的,比如说去产能方面,已经取得了比较大的效果,我们看到市场也恢复了,这里头肯定有去产能的功能在里头。

去杠杆方面,我们也在做,但是效果没有像去产能这么明显。之所以没这么明显,主要原因是在2015年到去年年初的时候,我们经济上遇到了一些困难,所以我们的央行不得不增加流动性来补充,特别是我们外汇储备下降带来的流动性紧缩的问题,所以我们的杠杆率还是在提高。

但是我个人觉得,我们应该科学地认识中国的杠杆率,因为中国的高杠杆率和整个金融体系是高度相关的。我们的金融体系是以银行为主体的,银行融资仍然占到全部社会融资的70%,股权融资只占全部社会融资的不到3%。所以这种情况下,只要你开始生产,那么你就会增加杠杆,这是我们国家的整个金融体制所决定的。我们不能盲目的把中国的杠杆率和美国的杠杆率去做对比,这个对比是不科学的,因为美国主要是以直接融资为主的。随着经济转好,我觉得杠杆率这个问题也会得到控制。

网易财经:据您的观察,供给侧改革还会持续多长时间?

姚洋:供给侧改革应该是个长期的一个过程,我的理解供给侧改革就是要增强企业的竞争能力。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理解,那我们就应该一直去做。

一方面我们要看到,就是我们国家的经济结构在进行很大的转变。以前我们老说经济不平衡现象非常严重,你看过去的七年多时间里头,消费增长非常快,随之而来的就是储蓄率大幅下降,我们的储蓄率最高峰的时候是52%,现在大概不到45%,降的非常快。一直在说的调结构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在做了,而且做得非常快。

另一方面,我们以前说中国是以投资驱动为主的经济,现在看来我们也在远离这样的一种经济增长模式,因为我们的消费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所以这样来看,供给侧改革所谓的调结构这个内容占的比例会越来越小,增强企业竞争力这一块应该凸显的更加重要了。

网易财经:正如您刚才所说,去产能确实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您认为在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之下,中国经济是否进入到了新周期?

姚洋:这个我也知道争论非常大,我是属于认为中国已经进入新周期这一派的。因为我们看到了很多的迹象,中国的经济在复苏,世界的经济也在复苏。中国经济复苏我觉得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就是我们的PPI变正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我们的CPI涨幅还没有起来,我觉得可能CPI有一个滞后的效应。你再看企业的盈利状况,很多企业的盈利状况都在改善,特别是国有企业盈利状况大幅度改善,这是很明显的看到企业效率是在提高。那么这个效率提高不是因为企业管理突然变好了,这是不可能做到的,肯定是因为市场状况在改善。

你再看世界的格局,整个世界的增长也上来了。今年我们的出口增速会达到两位数,这是很少见的,在过去几年里头我们都是负增长,今年我们不仅要变成正的增长,而且要达到两位数的增长,这些都是表明全世界都在进入一个新的周期,那么中国经济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

网易财经:聊完了改革咱们再聊一下对外开放。以深圳为代表的经济特区,以上海为代表的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港,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您认为还会出台新的政策吗?

姚洋:十九大提出来扩大自由贸易区,这个提法是比较新颖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际上它是给上海的一个特殊政策。就是在上海自贸区的基础上,你再搞一个更大的、更加深入的改革试验区。

从这一次特朗普总统访问中国也可以看到,我们对美国做出了一些对外开放的承诺,这个开放的主要内容实际上是在服务业。服务业里面的重点又是金融业,所以我期待通过自由贸易区的扩大,我们在上海试验更多对外开放的措施,特别是金融领域的开放。

网易财经:您能简单对明年的人民币汇率走势做一个分析吗?

姚洋:过去这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头,人民币贬值了很多。但是今年以来,人民币又升值了5%左右,等于是把过去这10%的跌幅给回去了一半左右。如果我的判断说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的话,我觉得明年的人民币还将升值。

经济学里头有一个定理,叫做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一个国家对美国发生经济赶超的话,那么这个国家就会发生真实升值,也就是说要不你物价涨,要么你汇率涨。如果物价一直比较稳定,那么汇率恐怕就要涨。

再看一些具体的方面,我们国家是长期有经常账户盈余,而且盈余额非常大,2015年我们的盈余额是6000亿美元,去年是5000亿美元,从这个角度来说,光经常账户盈余我们就富可敌国,很多国家GDP都没这么大。你很难想象一个拥有这么大的经常盈余的国家,它的货币会贬值,这是不太可能的。因为这意味着大量的外汇、外币要进入中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本币没有贬值的这种基础。

我们前一段的贬值主要是因为2015年到2016年期间,经济的基本面不太稳定,所以导致很大的贬值。如果我们进入了新周期,我们的基本面向好,再加上我们有这么大的经常项目盈余,人民币是不太可能贬值的,我觉得升值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网易财经:从去年以来,全国各地密集出台了一系列的楼市调控政策,房地产市场也是有所降温。您认为这种强力的调控会成为常态吗?

姚洋:你观察一下过去15年的情况,什么时候政府开始出台楼市调控政策呢?就是经济比较热的时候。因为经济一热,大家购房的意愿就上去了。什么时候事实上政府鼓励大家买房呢?就是经济不好的时候,基本上政府的这个调控是顺周期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估计,未来几年政府对楼市的调控是不可能放松的,因为我们的经济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所以大家不要期待说,政府是不是会放松这个调控,这个是不太可能的。

当然不排除某些城市可能会取消一些太过严厉的调控措施。因为中国有个特点,中央让地方政府做什么的时候,比如中央让你做百分之百,地方政府一般会做到百分之一百五十。所以有些城市,可能会把多余的这百分之五十给去掉,但是它不太可能低于中央的这个百分之百的要求。

网易财经:您认为房地产税大概何时会出台?

姚洋:这个谁也说不清楚,但是我估计未来三年里头应该会出台。这个原因就在于,很多城市特别是一线城市的土地基本上接近用光了,所以想通过土地开发获得收入这条路越走越窄了。但是地方政府是需要收入的,我们这种土地财政收入本来就是非常的不平衡,各个地区不平衡,潮起潮落的,随经济的变化也非常大。

房地产税这个收入来源相对来说比较稳定,而且有利于各个城市之间平衡起来。比如说一个三四线城市,他照样可以收房地产税,那么他的财政就有更多的保障。而且这是一个对于我们国家,无论是宏观调控还是地区平衡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好的税种。

另一方面它是对你的资产征税,不会影响老百姓的工作积极性。比如说你对高收入人群的收入征税,那高收入人群他就不工作了。但是房地产税是对你的资产征税,所以它不会影响大家的工作积极性,但是它会打击投机性的房屋的囤积,因为哪怕你的房地产税率,咱们就说0.8%吧,那按照现在一线城市的房价,你一百平米也要交很多很多的税。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房地产税的征收,实际上对国家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hccyjj163) 出品

扫描文末二维码即可免费报名参加年会,与李稻葵等大咖面对面(关注公众号点击左下角菜单“年会报名”即可报名)

重磅!十大首席看十九大报告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博士3个月赚160万 秘诀终公开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