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重恩:中国企业税的负担并不算重

2017-10-16 13:53:01 来源: 网易研究局
0
分享到:
T + -
我们负担比较重的是费,社保缴费是其中负担最重的一个。
undefined

网易研究局NO.141

在近日召开的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上,网易财经、网易研究局就中国企业税负等相关问题对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白重恩进行了专访。

白重恩:如果企业守规矩 税费负担确实比较重

核心看点:

1、其实我们说税负,应该说税费负担,因为在我们国家叫“费”的一些东西,在其他国家也叫“税”。比如说我们的社保缴费,在美国它就是一个税。

2、如果我们把这两个放在一起看的话,我们企业的税费负担确实是比较重的,但是我说它重主要是指的如果你守规矩,按照政策来缴费、缴税,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负担是很重。

3、有人认为,中国的企业实际的税负并不重,因为不是每个企业都是百分之百按照规矩来纳税。我非常不同意这样的说法,就是因为这样的说法,忽视了规避给企业带来的负担。我们还是应该看正式的税率、缴费率给企业带来的影响,从这点上讲,我们的企业负担是重的。

4、我们企业的税的负担并不算重,即使是按照官方的税率,如果你比较一下,做一下国际的横向比较,它并不是很重的。我们负担比较重的是费,社保缴费是其中负担最重的一个。

以下为专访实录:

网易财经:首先想请问白老师的是,您是怎么看待最近人民币升值的这个问题?

白重恩:最近人民币升值,我想有比较多的因素。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美元走弱,美元相对主要的货币都在走弱。我们说人民币升值是指的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我们相对其他货币并没有升值。所以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就是我们前面几个月经济数据确实是不错,所以可能对信心也是一个提振,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升值也是很正常的。

网易财经:美联储决定缩表之后,人民币就开始贬值了,那您觉得美联储的缩表会不会对中国的经济产生一些影响?

白重恩:人民币的汇率,一定会受到其他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的影响,这个影响可能大可能小,但是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影响。当美联储缩表的时候,它的货币政策略有收紧,按照经济学的规律来说,它就会给美元带来一定的升值的压力,那其他货币就相对会有一点贬值的压力,所以这是很正常的事。

网易财经:也就是说其实对我们的经济基本面来说,不会产生太大的负面影响?

白重恩:我们应该可以很好的应对,我们也积累了比较多的经验,来应对国际上的这些变动。我相信我们的相关部门会很好的应对,来尽量减少对我们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

网易财经:还有一个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是关于中国企业的税负问题,您觉得中国的企业税负重吗?

白重恩:其实我们说税负,应该说税费负担,因为在我们国家叫“费”的一些东西,在其他国家也叫“税”。比如说我们的社保缴费,在美国它就是一个税。所以当我们讲税负的时候,我觉得更有意义的是讲企业的总体的税收和费的负担。

如果我们把这两个放在一起看的话,我们企业的税费负担确实是比较重的,但是我说它重主要是指的如果你守规矩,按照政策来缴费、缴税,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负担是很重。但是有一些企业可能就希望通过一些办法来规避,但是这个规避其实对企业也是一个负担,因为规避的过程中,它要采取一些措施,这些措施会给它带来不方便,也给它带来风险。因为只要有规避,如果到时候找到你头上,你偷税漏税了,这也是一个问题。

所以有人认为,中国的企业实际的税负并不重,因为不是每个企业都是百分之百按照规矩来纳税。我非常不同意这样的说法,就是因为这样的说法,忽视了规避给企业带来的负担。我们还是应该看正式的税率、缴费率给企业带来的影响,从这点上讲,我们的企业负担是重的。

网易财经:我们国家也在大力的降费、降税,中国税改也进行了好多年,但是税负还是这么高,改革的难度在哪里?

白重恩:如果仔细地看的话,我们企业的税的负担并不算重,即使是按照官方的税率,如果你比较一下,做一下国际的横向比较,它并不是很重的。我们负担比较重的是费,社保缴费是其中负担最重的一个。另外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费,甚至是几百种。可能加起来的量不大,但是交这个费给企业带来的负担不小。负担和量不一样,就是我如果说要缴两百种费,差不多平均每一个工作日要缴一个费,可想这对企业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心理的负担,也是一个行政上的负担。

所以我觉得这两方面,就是我们的各种杂费种类太多,我们可能应该给它梳理一下哪些是必要的,哪些是不必要的。难点就在于这些费当初设立的时候,都是有一定的目的,那就要评估当时的这些需要现在还在不在。那么它必然会带来一些阻力,因为你收了这些费,就会使用到某些地方去,本来可以得到这笔收入的人,他肯定会反对,那么我们有没有办法能克服这些阻力,使得我们能把这些各种各样的费给它尽量的减少,或者是归并,让它更加规范,让企业的负担更轻。

社保缴费这块,我们的缴费率是很高的,养老保险缴费率我们企业是缴20%,但是地区之间有一定的差异,但是总体来说大概是企业缴20%,个人缴8%,这是一个很高的缴费率。可能社保部门又会说,我们不能全部收上来,但是即使你不能收上来,不代表它不对企业造成负担,就像我刚才讲的一样,规避是有成本的。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这些缴费率给它降下来,同时加强征收,使得名义的费率降低,但实际的征收仍然是不放松,使得那些本来不规避的企业,能够降低负担,那些本来规避的企业,它降低心理的负担,降低它为了规避交费所带来的各种各样的困难和困扰给它们带来的负担。

我觉得我们这方面是应该做的,也是有空间去做的。

网易财经:最后我们回到一个宏观的问题上,中国上半年的经济确实很精彩,但是我们也发现穆迪、标普接连降低了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您觉得中国的下半年会不会有比较大的下行压力,您怎么看待穆迪和标普的行为?

白重恩:这个很技术性,我们上半年欠债比较多的那些企业所处的行业,尤其是原材料这些行业,价格涨得比较快,利润增长的也比较多。我们企业的利润像前七个月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百分之二十多。所以对这些企业来说,它的偿债能力是增强了,我觉得评级机构应该考虑到这样的问题。尽管我们总体的债务可能还在增加,但是其实风险不仅取决于总体的债务,还取决于债的分配。

如果说那些偿还能力低的企业它欠的债比较多,那风险就比较大;偿还能力强的企业,它欠一点债也没关系,因为它有偿还能力。但是我们前面几个月的发展是,偿还能力低的,就是说欠债比较多的这些企业,它们经历了盈利比较多的增加。所以我觉得从这点上看,我们的这种违约风险应该是降低了。当然它也有成本,这些企业多赚钱了,它价格涨了,下游企业的负担重了。但是下游企业正好是本来就欠债不多的一些企业,所以是欠债多的企业,它盈利增加了,负担是下游的企业去负担。

所以总体来说,可能经济的效率受到的影响不是特别的正面,但是对偿债风险来说,可能是降低了。

(未经本人审阅)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hcc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

undefined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


张梅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款羽绒服火了!有人排长队当黄牛 还有人加价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