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乐视网CEO梁军:现在就是缺钱 正在重新学习做生意

2017-09-20 01:12:39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乐视网CEO梁军称,我们现在就是缺钱,要做生意就要换一种思维。

(原标题:乐视网CEO梁军:我们现在就是缺钱)

乐视网CEO梁军:我们现在就是缺钱
乐视网CEO梁军。 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见梁军时,要先从乐视大厦一层讨债者搭建的帐篷间隙中穿过。这样的场景,是乐视网现任CEO梁军每天都要应对的。

贾跃亭还钱,乐视还钱”,每到下班时间,扩音喇叭高分贝讨债声会持续近一个小时。前台女孩在高分贝的噪音中办公自如,而讨债者呼唤的贾跃亭,昔日会到乐视大厦16层办公,而如今,已经出国70多天未归。

梁军办公室在乐视大厦15层,上周才刚刚搬到新办公室,除了两张桌子之外并无太多装潢。“我现在先不关心形象怎么样,我要把业务做好”。

从贾跃亭手中接过乐视网CEO之职的梁军,已正式上任近四个月,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一直在做的是将乐视网与贾跃亭切割,将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与非上市公司体系切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前,梁军连续十几天密集出差,拜见各地乐视致新的供应商,重建信任。

除了“切割”,梁军还要带领新乐视前进。梁军感叹,原来没钱了贾总想办法,今天我们自己不仅要做业务,还要考虑资金,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

缺钱一直是乐视要面临的难题。乐视网CEO梁军在9月13日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对此并不避讳。而值得回味的是,1月15日,孙宏斌战略投资乐视时曾称,乐视唯一的问题就是缺钱,而缺钱好办,其要一次解决乐视非汽车业务缺钱问题。

加入乐视五年遭遇巨变

面对如今乐视的局面,梁军称,“我要尽我所有的力量。要么心态好,要么吃安眠药睡觉”

“下周回国贾跃亭”,这是社交网站上对贾跃亭的调侃。贾跃亭赴美至今,70多天过去。这给继任者梁军留下了烂摊子。在在接受记者专访前,梁军已连续十几天密集出差,在全国各地拜访电视供应商,来尽可能消除外界对乐视的不信任。

面对过往,面对错综复杂的“切割”工作,梁军挺了挺背说,“我要尽我所有的力量。要么心态好,要么吃安眠药睡觉。”旁边的乐视一位高管打趣说,从贾跃亭2014年出走香港,到如今远走美国,在乐视工作的几年就像几辈子。梁军一笑说,没有那么夸张,乐视五年等于联想10年。

在2012年加入乐视前,梁军曾在联想集团任职17年。而加入乐视是他第一次跳槽。

梁军曾介绍称,他研究生毕业进入联想,见证了PC从1995年到2000年最辉煌的那段过程,后来负责联想的服务器业务。“联想的服务器业务实际上是我建起来的,做了大概七八年服务器业务。在联想内部,我2007年跳到手机业务,做了几年下来,虽然它是在移动互联网,但依然还是围绕硬件。”

“我是一个属于在公司里比较另类的,我非常渴望有朝一日有机会能够了解了解互联网公司到底是怎么干的。”梁军介绍。2012年他在贾跃亭感召下加入乐视,这是他第一次跳槽。对此,梁军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他内心也是个不安分的人。

在贾跃亭此前搭建的乐视七大子生态中,梁军占据一席,做超级电视业务。在超级电视上,乐视彻底放弃跟随别人的玩法,按照自己的想法重新制定新的规则、玩法。硬件免费是乐视系产品的一贯思路。

而乐视致新(主营超级电视)也是乐视系中较为优质的资产,梁军也从七个子生态的负责人中脱颖而出。

一位在梁军身边工作的人称,梁军稳重,成熟,根据公开资料,梁军出生于1970年,孙宏斌出生于1963年,“他和孙宏斌、张昭之间其实也是成年男人的沟通方式,都相信要做好自己,而不是粉饰数据,他们那个那代的人在很多价值观上有共鸣”。

与贾跃亭70多天隔空交流,算“旧账”

梁军称,贾跃亭正在找合适的资产偿还上市公司

虽然已70多天未归,乐视网的38亿应收账款又让贾跃亭成为不在场的“要员”。

在5月5日的问询函中,深交所指出,2016年公司转变了超级电视的销售模式,乐视网2016年关联方交易增加,期末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达38亿元。

“我也70天没见他,沟通肯定是有的,贾总对关联交易的处置还是积极的,核心是他要有能力偿还、找到合适的资产能够偿还上市公司,现在正在进行中,证监会比你们还积极地盯住我们解决问题。只要处理完了,会有正式公告”,梁军告诉新京报。

面对巨大的关联交易,应收账款面临无法收回的风险,某种意义上,乐视网也成为了乐视控股等公司的债主。而算“旧账”则成了梁军的工作。

对于关联交易欠款处理进展,梁军称,“我认为贾总还是比较积极的,但是他现在现金比较缺乏,在整个非上市体系来找各种资产看能否填上债务的窟窿,现在其实在做,但是我们没有完成,没有公告,所以我没办法讲”。

“我们有一整套方案,就是招行的冻结这个事情一下子把整个计划全打乱了,原来其实都是有步骤的,6月底所有的都不一样了,贾总也在适应,我们也在适应”。梁军称。

“把关联交易的钱收回来,是首要问题”

“我坐在这个位子上就要有责任,虽然这钱不一定是我造成的”

乐视资金链危局肇始于手机。

事实上,孙宏斌进行战略投资的只是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不涉及乐视的非上市体系。但上市与非上市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却成为了留给梁军的一道难题。

“关联交易并不是看起来见不得人的事,但实际控制人是一个人,处理起来就会对公允性比较敏感,再怎么证明公允,别人也会以有可能有不公允的情况来提示风险”,梁军称。

而关联交易上升之后,巨额应收账款面临无法收回风险。

“为了避免以后再产生这样的问题,我们把关联交易整个斩断,要分开经营。第二个是关联交易处理的核心是这些钱回来,回不来有什么资产处理方案能让上市公司损失最小”,梁军称。

今年5月,梁军接替贾跃亭出任乐视网CEO后,将乐视电视的线下销售权从LePar重新收回到乐视致新,实现乐视电视产供销一体化运营。

梁军称,原来是在乐视非上市公司统一销售乐视体系里面的所有产品,当时来讲也对,不可能每一家公司都弄一个官网、一个销售团队。而今天在处理出现困难,且股权结构发生变化后,对于上市公司来讲必须要有一个封闭的销售团队。

“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最大的问题是关联交易,无论是对证监会、交易所还是对股东都要有交代,我坐在这个位子上就要有责任,虽然这钱不一定是我造成的,但要把关联交易上的钱收回来,这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梁军称。

“不仅要做业务还要考虑资金问题”

梁军坦承,乐视网现在可动用的资金确实数量有限,过去很少参与融资的他近来在关注融资问题

孙宏斌自称吃过现金流的亏,知道现金流的重要。但眼下,乐视网的现金流也对继任者梁军构成了挑战。

“原来老贾帮我们,没钱了贾总想办法,今天我们自己不仅要做业务还要考虑资金,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梁军称。

根据财报显示,截至6月底,乐视网拥有的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29.8亿元,但银行存款余额中冻结款项2907万元,TCL多媒体控股股权并购项目保证金21.51亿元。这意味着乐视网能够动用的现金仅8亿元左右。

面对这一长串财务数据,梁军称,这些数字对他来说是一个挑战,做产品研发、运营的他脑子里记得多的是跟电视相关的各种各样的数据。

梁军对现金流的看法是,其中20亿实际是内保外贷,要押给银行。乐视网现在可动用的资金确实数量有限。

“我现在确实要关注现金流,要加强那些具有收款销售业务能力的团队,互联网业务收款需要特长的时间,现金流会拖很长,过去资金压力不大的时候,一个广告3-6个月回款很正常,但是我们现在希望一到两个月就能收回来”,梁军说。

梁军称过去参与融资比较少,但最近两个月要关注银行融资,股权质押等问题。

梁军口中的老贾已经不再负责上市公司业务,却成了乐视网遭遇深交所问询的关键人物。

9月12日,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向乐视网发去了问询函,称其高度关注贾跃亭减持资金承诺履行情况,要求乐视网及贾跃亭对相关问题进行说明。

关注函显示,2015年7月27日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承诺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借予上市公司使用,自收到上市公司还款之日起六个月内,贾跃亭将还款所得资金全部用于增持乐视网股份。但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已向贾跃亭归还全部借款。

对于贾跃亭的承诺不作数,梁军称,“用一个比较官方但是真实的说法,交易所来问到底怎么回事,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我现在不能讲,我也要去了解当时的细节。我这两个多月来都还没有时间看看过去,而是把当前的事先撑住,先让这家公司稳定下来,这个事压力更大”。

转变模式,不再烧钱

梁军称,我们现在就是缺钱,要做生意就要换一种思维

9·19乐迷节前夕,9月12日乐视致新开了一场线上发布会,这也是乐视致新首次尝试线上发布。

“我们现在就是缺钱,要做生意就要换一种思维”,梁军告诉新京报。这是乐视遇到危机之后的首个9·19,与以往不同,这次乐视更加侧重将乐帕、电视端作为促销渠道,除了定位精准、达到告知目的之外,这样的方式也能够降低市场营销成本。

梁军直言,2018年肯定是要求整个经营不再烧钱。

与传统电视厂商不同,智能电视通常采取硬件低价甚至负利的定价策略,收入主要来源是会员收费和其他应用收费、广告收费。

而为了吸引付费会员,各家视频平台往往血拼版权,争夺头部资源。这种版权白刃战在移动端较为明显,不过围绕家庭客厅经济,电视端的版权大战则更为理性。

在梁军看来,过去乐视网更多地依赖乐视自有的一些重量级的独家内容拉动整个销售,同时电视业务对于会员也有大量拉动。现在视频行业移动端的装机量已经饱和,会员的争夺主要是对独家内容的争夺,爱奇艺、腾讯都巨资买独家内容。

“靠大量买进对今天的乐视来讲不太现实”,在梁军看来,乐视的电视业务虽然在这次风波中也受影响,不过已经获得一千万用户保有量,每天有四百万到五百万的用户数。其次是乐视影业,虽然乐视影业还没有装到上市公司,自制内容对视频行业始终是有价值的,而且越来越重要。除此之外,从2012年开始乐视视频的云平台上就尝试做直播业务,其实也是为电视业务做准备。

采访结束的当天下午5:30,乐视大厦一层前来讨债的供应商再次打开高音喇叭,刺耳的“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位乐视致新的高管称,当年孙宏斌处理顺驰危机时也是这样,孙宏斌什么都见识过。而这次,梁军坦承,自己也经历了这样的大场面。

讨债声中乐视网掌舵者梁军称,“我现在先不关心形象怎么样,我要把业务做好,因为所有外在的表现都来自于内部”,梁军称,“最后要看你这家企业本身是否能走出困境恢复健康,有些事情看见了就当做没看见”。

对话

梁军:乐视正在重新学习“做生意”

乐视正告别烧钱模式,在做业务的同时量入为出

新京报:乐视致新成立以来一直亏损,乐视网上半年财报也变为亏损,如何盈利?

梁军:我们今年亏损的核心原因是,我们必须要为整个风波、负面买单,我们的用户、消费者、渠道很大程度上在观望,这个观望的过程直接产生一个效果,就是我们业绩的下滑。其实我们有心理准备。

新京报:下滑会持续多久呢?

梁军:从现在的策略来看,2017年我们希望做一些调整,让团队、战略为2018年做准备,我认为这是比较现实的。品牌的修复、用户信心的恢复、上游供应链的恢复,下游渠道的恢复,周边舆论对于口碑的恢复需要一个过程。不过好的一点是,现在虽然外面有很多负面,但总体来讲我们检测到的用户口碑,家庭用的电视还可以。乐视电视正在努力提供更多内容,通过电视系统搜索可以看到很多非乐视提供的电视剧、电影等。

我们现在面临的经营上的压力并不仅仅是乐视网,无论电视业务,还是电影业务都一样,乐视是一个生态公司,受到市场的影响是总体的。

首先最核心的是要确定未来的战略是什么,第二要让团队从当前的情况走出去。就像微笑曲线,需要有个底部的过程,不是掉下来一下子就起来。我自己估计,2018年肯定是要求整个经营不再烧钱。

战略调整完了之后下一个是管理上的调整,让大家重新开始学会怎么经营,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怎么让这家公司少亏、不亏甚至再盈利。(创业板股票连续三年亏损就会直接退市),总不能让乐视网退市,那我们就会成为罪人,中国资本市场股民也不接受。

新京报:你觉得会有这种可能发生吗?

梁军:我们肯定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新京报:孙宏斌说乐视缺乏真正懂生意的人。

梁军:他说的我觉得有道理。我们正在训练从过去烧钱模式,转移到今天做业务的同时量入为出——看有多少能力有多少资源。生意就是你有一块钱赚一块钱,没钱怎么做生意,不能饿着肚子做生意,那就叫要饭。

我觉得孙宏斌说的缺少会做生意的人,实际上是要求管理团队学会怎么健康经营,有健康的现金流,不是说我们不能从银行贷款、不能融资,但是要看到资本市场评估一个公司的好坏,他的核心还是看经营性的现金流和经营性的损益。

新京报:团队重点要做哪些调整?

梁军:第一要面对、解决过去的问题,第二是要面对2018年以后我们要做的(事情)战略(调整)。同时我们要学习怎么加强在经营管理过程中的管控,对现金流、对成本控制等等。从乐视整体时间轴上来讲,我们蒙眼狂奔了一段时间以后遇到了很大的挑战和困难。今天先慢一点,我们确实有一些损伤。一个公司不是靠融资就能长期支撑下去的,靠的是业务的正常经营和健康现金流,这对团队对我都是一种考验,过不了这关公司会出问题。我们没有任何退路,只能咬紧牙关带领团队走过这个困难时期,让这家公司学会经营。

余顺遂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刘素宏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十九大代表名单公布后 7人被发现有问题不再担任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