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北京现代六年换第六将 韩方再空降“中国通”

2017-09-10 07:15:24 来源: 经济观察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北京现代六年换第六将,韩方再空降“中国通”,然而……)

面对甚嚣尘上的北京现代停产风波,韩国现代汽车总部再次选择以最推崇的对策——合资公司换老总——来转移舆论注意力。9月4日,北京现代迎来六年中的第六位总经理,也是级别最高的总部空降一把手:现代汽车集团副社长谭道宏正式接替张元新,出任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这是不到一年内,韩国现代汽车总部对北京现代的第二次高层调整。2016年10月7日,现代汽车集团调任海外营业本部长张元新就任北京现代汽车总经理。也就是说,张元新的任期还差三天才到11个月,打破了过去六年来北京现代总经理的在职时间普遍为一年两个月到一年四个月的规律。

这也让北京现代的总经理更替记录再度履新:不到六年内,换了6任总经理。2011年11月,执掌北京现代长达十年的卢载万离任,时任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白孝钦升任北京现代总经理。从此,“铁打的北京现代,流水的总经理”便开始上演。

过去六年中,在北京现代总经理办公室当过主人的有白孝钦、崔成起、金泰润、李丙皓、张元新,但在谭道宏之前,他们都没把总经理的座位“捂热”过。五位前任的任期最长只有一年四个月。可以想见,办公室内有些柜子可能从来没打开放过东西,因为谁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突然调走。

面对销量下滑、停产风波等北京现代成立15年来的最大危机,被称为“中国通”的谭道宏会是北京现代的“真命天子”吗?毕竟前五任中,有三任“中国通”都是踌躇满志而来,铩羽而归。

办公室又换了新主人

当办公室桌上的第五张全家福又被带走后,谭道宏被宣布成为这个房间的新主人。对于谭道宏的介绍,公开的媒体报道中只有寥寥数语,囊括了其与中国有关的工作经历。包括“自1999年进入现代汽车后便聚焦中国市场,曾历任现代(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事业支援事业部部长等职”。

现年58岁的谭道宏被称为“中国通”,知情人士称,其至少在2005年就已经在现代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现代中国”)任职,2012年,在薛荣兴就任现代汽车集团副会长并主抓中国业务期间,时任现代中国总经理的谭道宏曾与其一起,成为韩方处理中国业务上的主要高管。

2013年,韩国现代商用车合资公司四川现代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四川现代”)揭牌,谭道宏以现代汽车集团副社长、四川现代副董事长的身份挂职现身,负责四川现代销售业务。2015年,谭道宏正式由韩国总部调至四川现代。

2015年8月18日,时任北京现代总经理金泰润被韩国现代汽车空降的李丙皓所取代,同时,谭道宏的职务也被调整:调离四川现代汽车,接替崔成起,回到韩国总部成为现代汽车中国战略部署负责人,同时负责北京现代与东风悦达起亚的战略业务。

2016年10月,李丙皓被张元新所取代成为北京现代总经理时,谭道宏的职务再次变更,由负责中国支援事务的副社长调为中国支援事业部长。

过去两次现代在华高层调整都涉及到谭道宏,可以看出,现代汽车总部对谭道宏的任用是有计划的,此次就任北京现代总经理也可谓水到渠成。

对于谭道宏为何会成为新任北京现代总经理的人选,现代汽车尚未给出官方说法,但值得玩味的是,路透社的报道中特别强调了谭道宏的另一个身份定语,称其为“具有中国血统”的谭道宏。现代方面回复经济观察报记者称,表述为“华侨”更合适,而且这种身份并不稀奇,现代汽车集团副会长薛荣兴就是中国山东人的后裔。而业界解读认为,无论是中国血统,还是中国经验,北京现代显然还是希望谭道宏能有带动“北京现代”走出低迷的特殊使命。

与此同时,经历了北京现代从盛至衰、并喜欢在新车上市会上举杯喊口号的权赫东,也从做了多年的北京现代汽车销售本部本部长一职上调离,具体去向并未透露。

“中国通”和“全球通”

北京市朝阳区宵云路38号的现代汽车大厦,是现代中国的总部。在调任四川现代之前,谭道宏至少有10年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

虽然因为在中国有较长的工作经历而被称为“中国通”。但这并不意味着,谭道宏在处理北京现代目前的棘手处境上会更有经验优势。事实上,此前的五任北京现代总经理中,前三任都是“中国通”,而且在中国的一线业务经验看起来都比谭道宏更丰富。

2011年底接任卢载万、并开启北京现代总经理走马灯式更换节奏的白孝钦,在2008年1月就进入北京现代,任职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2013年接棒白孝钦的崔成起更是在2002年就参与组建北京现代公司并出任北京现代发展规划本部本部长的创始团队成员,此后历任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及现代汽车中国事业本部本部长,是公认的“中国通”;2014年的金泰润同样是组建北京现代的韩方代表之一,并在北京现代主抓生产达12年,亲历第一、二、三工厂的建设。

但他们在中国积累的经验并没能遏制住北京现代当时已经存在的潜在风险,这一风险最终不断发酵,将北京现代推入当下的危机漩涡。

五任总经理的选择背后,是韩国现代汽车方面对北京现代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战略选择。2012年至2015年转型期间,急于提升品牌溢价率但又缺乏稳定战略,导致这一时期高层频繁更换;产能不足加剧和中韩双方在新工厂新选址上存有分歧,则是金泰润上任的背景。他甚至在上任之初就公开表示过,一旦第四、第五工厂开始投入,他在总经理任上的使命也就结束了。

而从2015年开始,北京现代增长的瓶颈越来越明显。于是,在连续任用三位“中国通”之后,现代中国对北京现代一把手的选择方向发生了改变。不再从北京现代自身体系中擢升,转而从海外市场寻求人才。相继将在美国和西班牙等海外市场具有拓展经验的李丙皓和张元新空投至中国,希望借此突破现代汽车在中国的沉闷局面。

事实上,作为带领现代汽车在美国金融危机中表现优异的营销悍将,李丙皓在就任北京现代总经理之初,就对外界坦承企业存在的诸多痼疾,并开始对产品多代同堂、贪多必失的问题进行调整。在中韩双方努力下,2016年北京现代险中求胜的实现了112万辆的销量目标。

但多方利益制衡中的产品线问题并未彻底解决,而作为继任者的张元新更是未能保住暂时的稳定,上任两个月之后,北京现代便一头跌进了持续整个2017年上半年的大幅下滑通道。

事实证明,对于深陷内忧外患的北京现代而言,无论是“中国通”,还是“全球通”,他们所怀揣的“丰富经验”,对北京现代来说都不是有效药方。

之前的五位韩方总经理,每一位都曾被认为将给北京现代带来不一样的“人生”,但最终证明,不一样了的只是他们自己的人生。

现在,又一位“中国通”谭道宏再度被赋予同样的期望。对于谭道宏唯一的基层工作经验——四川现代销售业务,并没有太多公开报道。但市场分析显示,由于大环境不利以及四川现代双品牌定位的战略失误,四川现代在2014年投产后表现惨淡,直至2015年销量都未能突破3万辆,这一时期也即谭道宏挂职期间。四川现代成立之初的目标是以年销6万辆商用车为起步,2017年实现年产销商用车17万辆的目标。

而据知情人回忆,谭道宏是在2014年底或2015年初才从北京宵云路调回韩国总部,继而再调任至四川现代,2015年8月又被调回韩国总部。所以,他在四川的中国一线市场实战经验总计只有几个月。更多的时间仍是在北京宵云路的现代中国总部度过的。

转移停产注意力?

谭道宏能否力挽狂澜暂不评价。但与其能力相比,更值得关注的是其作为六年内第六位总经理出场所带来的震撼,这使北京现代成为高层最为动荡的中国合资车企。

三年企业自身转型、三年内忧外患的高位下跌,为了砸破将其死死封锁的“天花板”,韩国现代汽车集团总部执着的笃信着“换人”政策。但走马灯式的换人背后,掩盖的是韩国现代在中国本土化上难入法门的焦虑。

一个敏感的话题是,成立十五年来,北京现代的本土化重点一直集中在本土化生产、销售,以及对韩流明星的营销操作,在品牌、技术、研发等层面的本土化却发力甚晚。在中国的汽车消费处于初级阶段时,经济实惠的北京现代汽车供不应求。尽管很快成为合资前五强,但对于已经成为其最大单一市场的中国邻邦,韩国现代总部并不具有天然的亲近性。与其在美国市场的做法相比,现代汽车对在中国的合资关系抱有更多的警惕心。

在2011年日系、德系纷纷顺应大势推出合资自主品牌时,位于皇城根的北京现代只是走形式的发布了“首望”品牌,但此后再无下文。醉心于以最低成本的技术和价格优势,来获取最高销量和配套利润的现代汽车总部,对最新技术的引入决策犹豫而缓慢,直至2016年才成立真正意义上的合资公司研发中心。

最近爆发的零配件供应链断裂而导致的停产事件,则将沉疴多年的“现代摩比斯”现象再度发酵。早在北京现代成立之初,就曾因为现代摩比斯对零配件供应的垄断而导致中韩双方之间的博弈,但就算是强势的北汽集团,最后也无法完全打破韩国人对核心配件利润的掌控。

但这些都不是更换一名北京现代总经理就能解决的问题。尽管每一任“中国通”的总经理都应该对此了然于心,但对外解释北京现代的下跌原因时,政治等外部因素仍被置于首位。

当然,也不用太为谭道宏担心。虽然也被涂上了“临危受命”的色彩,但事实上,这个职务的风险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因为北京现代的韩方高管很大程度上只是现代汽车总部的传声筒、总部决策的执行者对于功过的承担都是有限的。尤其是此前磨合期没过就离开的韩方总经理,都能轻松来去。离开后或者在中国地区留任,或者调回总部任职于负责中国业务的相关部门,顺利过渡,继续高就。在任11个月的张元新甚至都未曾在中国媒体面前公开露面过。

所以,在派驻150人的TF小组来华之后,韩国现代汽车总部再次选择空投第六位新任北京现代总经理,既不是一个意外的决定,也不会是扭转北京现代战局的关键。在无法得知北京现代中韩股东关门共商大计时的分贝指数,以及韩国现代汽车董事会对中国市场的新战略背景下,业界最有兴趣关注的,应该就是这一任北京现代总经理的任期能否超过一年四个月了吧。

杨泽宇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刘晓林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男子被抓时要求打完已开局游戏:不然我什么都不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