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投资公司不排除新试点扩容 或产融结合

2017-08-12 09:54:32 来源: 经济观察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国资投资公司不排除新试点扩容 或产融结合并直接投资)

国资投资公司不排除新试点扩容 或产融结合

近日,经济观察报从有关部门独家获悉,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不排除迎来新的试点扩容。且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现有试点改革也将进一步深入推动。

对于国资运营公司的改革,国资委研究中心专项工作处处长王绛表示,国资运营公司是一种功能性公司,主要盘活资产,与其他企业形成战略协同,未来数量不宜过多。而且,运营公司必须实现出资人意愿而进行资产整合,而不是只凭自身的利益和意志。

据经济观察报了解,对于两类公司的准确定位,在今年上半年的一次国资委内部会议上,已经专门听取过相关汇报,并展开了专门的研究。根据国资委的最新思路,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是“具有产业性的,它的重要在于推动国有资本布局的调整和产业的优化,这里面包括培育新的技术,新的产业”。

8月7日,国资委官方网站也发出消息,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党委委员孟建民分别主持召开部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工作座谈会,听取试点企业工作汇报,研究加快试点有关文件,部署推进下一步工作。

不过,对于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运营公司未来的试点将深推到什么程度,试点企业究竟是否明确要扩容,以及扩容的条件、具体时机等。截至发稿,国资委方面并未给出正面答复。

从试点企业的角度看,以中粮集团为例,其国资投资公司的改革思路也开始清晰。按照中粮集团的规划,资本专业化深度整合可望2017年底见效。

一名正在参与国资委两类公司课题研究的国资研究人士透露,两类公司下一步的改革思路“不要复杂化”,对于央企来说,将来要培育一批大型产融结合的进行直接投资的两类公司。

上海天强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认为,两类公司的制度创新,将是一个复杂的探索。未来需要按照国资投资公司、运营公司的真正要求来组建新的平台公司,随着改革的推进,不能简单翻牌换汤不换药,更要从国企国资改革机制上下功夫。

深推

“作为资本运营公司在中央企业是比较少的,有限的几个,现在是两家,未来也许还有更多”,一名国资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报透露,这项事宜目前尚处于研究当中。

除了资本运营公司,资本投资公司的试点改革也在推进中。

国资委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以来,国资委进一步深化、扩大了试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在原有2家试点的基础上,扩展到了“2+8”共计10家,即诚通集团、中国国新2家运营公司试点,和国投、中粮集团、神华集团、宝武集团、中国五矿、招商局集团、中交集团、保利集团等8家投资公司试点。37家省级国资委中,有21家改组组建了52户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

上述国资内部人士表示,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现在中央企业看起来是在做两类公司改革试点,但“我们的主体依然是实体产业公司为主,另外,我们有资本投资公司,资本运营公司,目前试点的这几家,各自都在探索功能定位,但是有一点要明确,要更好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也要服务于实体产业公司的发展。”

经济观察报获悉,在今年上半年,国资委一次内部会议上,专门讨论了两类公司的定位问题,并展开专门的研究,初步研究结果显示,投资公司是具有产业性的,它的重要在于推动国有资本布局的调整和产业的优化,这里面包括培育新的技术,新的产业。

上述国资内部人士认为,产业公司和投资公司之间存在相对明确的区别,但是二者均处于动态变化中。比如资本运营公司就是围绕资本运营,用多种资本市场的手段,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追求的是资本的回报,而不以产业和企业的控制力为主要目的。

王绛表示,目前的国资投资公司大体上则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产业整合型,主要是迅速做强产业,实现跨越发展,比如中粮集团。另一类则是培育新产业,实现利润和积累,比如国开投。而且,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都要更注重资本经营,与完全进行产业实体操作的企业有一定区别。

王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其实在中央企业集团层面,随着这些年的并购重组,特别是产融深度结合,已经成为事实上的投资公司。但由于集团层面改革滞后,并且存在一些行政化问题、治理结构缺陷以及负债率过高等,影响了投资公司功能的发挥。

祝波善补充道,以现有的两家国资运营公司诚通与国新举例,资本运营公司其实是一个股权的持有和投资者,这一点是符合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操作模式的。

按照国资委的评估,从目前试点的效果看,主要凸显了以下几个特点:一是功能定位逐渐清晰。经过逐步摸索,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侧重在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推动产业集聚和转型升级,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侧重提升商业类企业的国有资本运营效率,促进国有资本合理流动。

根据《指导意见》有关精神,未来中央企业将主要分为三类,即实体产业集团、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

同时,两类公司试点改革的效果逐渐显现。国资委表示,试点探索了新体制、新机制、新模式,在组织调整、战略管控、业务发展、分类授权等重要方面取得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试点充分激发了企业的内在活力,10家试点企业2016年实现利润总额2450亿元,较上年增加765亿元,同比增加45%,远远超过央企平均水平。

同时,两类公司与监管部门的关系逐渐理顺。国资委与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与所出资企业的关系不断理顺。从出资人监管的体制看,正在由管企业为主向管资本为主转变,由管实物形态的国有资产向价值形态的国有资本转变,有力推动了国有资本合理流动、优化配置,推动了企业活力的增强。

那么,下一步的两类公司改革试点扩容着力点应该放在哪?

孟建民要求,下一步,包括各试点企业在内,要重点把握三个方面任务:一是紧紧围绕功能定位,转变传统观念,在组织架构、运行机制、管控模式等方面,加快形成两类公司的基本框架,打造资本投资运营的有效模式。二是积极推动产业结构调整,调整优化现有产业,培育孵化新兴产业,带动中央企业产业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