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晓华:新周期将在2018年下半年开启 不同以往

2017-08-10 12:21:40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8月10日讯  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问道改革路 唤醒新势能”,数十位中国财经领域的高层官员和顶级智囊齐聚论坛,讨论当前中国经济最为重要的热点议题。

在“中国经济圆桌沙龙PART1:激变新周期”环节中,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表示,我们可以大胆预期,新的周期将在2018年下半年开启,这个周期不同于以往的周期,它更多是以提质增效、美化环境、增进民众福祉为重点的新周期,它不同于以往以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高债务追求高增长的周期。

以下是发言实录:

第四环节:中国经济圆桌沙龙PART1:激变新周期

主持人:我们进入今天的对话环节,第二个环节是一个有关中国经济走势的探讨,刚才我们听到了此前主题演讲当中提到了国际形势,也有提到中国目前面临的八大关系,还有提到中国目前所面临的有关人的因素以及我们在整个计划过程当中,在接下来下半年一些重要任务,以及在未来几年的前景,但到底怎么理解中国目前经济状况当中一些重要的细节,所有这些问题如何从政策的角度以及企业的角度来看待。

现在请出几位嘉宾在台上和大家见面,主题是“中国经济的新周期”,有请三位嘉宾: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先生;

新时代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先生;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先生。

主持人:欢迎三位。

咱们既然是一个真正的讨论,也要跟今天大的主题相关,最重要的两个关键词:改革、新发展转型,我们怎么从这个框架上讨论所谓的中国经济新周期,这是今天要思考的话题。

说到新周期,咱们还是得提改革这件事,因为这件事好像是很多事情的引领,到底咱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了?“在路上”,到底在什么位置了?邱先生。

邱晓华: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一年一度坐在这里和大家一起交流,感到很荣幸。

周期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大家都知道,随着技术条件的变化,随着供求关系的变化,应当说都会有一个经济周期的转变,今天大家都在问中国经济到底在什么路上,我记得去年年底我曾经以“黎明前的曙光”为题给投资者们做了一个汇报,当时我的主要观点就是2010年以来的这一轮中国经济下行周期正在接近尾声,新的周期正在向我们走来。而今天我们回头来看,已经越来越看到这样一个端倪。

我们可以大胆预期,新的周期将在2018年下半年开启,这个周期不同于以往的周期,它更多是以提质增效、美化环境、增进民众福祉为重点的新周期,它不同于以往以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高债务追求高增长的周期。

因此我们可以说,新周期的到来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再次回到旧轨道上大干快干、粗放发展、破坏环境、损害民众福祉的旧模式上来,我们将看到的是一个以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为主旋律的崭新周期。

这就是我的一个基本判断。

主持人:“曙光见端倪”,明年下半年,这是邱先生的判断,接下来请另外一位嘉宾潘向东先生,请您先阐述您的观点,刚才邱先生提到了一个话头,我就着话头说下一个问题。

说到关于整个经济的转型,说到几高,这将不是我们未来发展的模式,而说到几新,这才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模式,可是我们也知道,关于模式的变化大家讨论了很多,为什么要变,就是因为必须要变,可是变起来又不是那么容易。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还是要增长的,因为好像还是要保证工作机会、创造工作机会的,特别是之前很多嘉宾提到了现在新的技术还会代替一些非常基本的工作,这就对未来的就业,乃至于就业所影响的社会稳定产生了更大的话题,所以想请您在这个基础之上提出您的观点。

谢谢。

潘向东:首先对经济的新周期,最近争议比较多,主要是周期不涨。其实周期不涨跟新周期之间没什么多大关系,刚才邱老师也讲了,我们的新周期是经济转型之后的周期,但对于新周期的到来,我可能还没有邱老师这么乐观。

因为什么呢?在第一轮经济向上走,也就是改革开放之后接近40年来,第一轮往上走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十一届三中全会当时推出了一系列的改革,但经济在七八年之后是往下走的,一直到了1982年才见底,然后开始有改革红利的释放。

第二轮是1992年开始启动改革的,但经济在1999年才建立,2000年之后迎来了改革红利的释放。

改革的同时是原有增长方式的出清,出清所带来的是经济的回落,所以这块可能还没这么乐观也在于此。

第二,为什么说经济要转型,要朝着新的方向走,这不是以我们意志转移的,是在座中国老百姓需求升级的必然。

1978年之后中国老百姓想要解决的问题是吃和穿,所以80年代我们发展最快的产业是纺织工业和食品加工业,在座各位肯定有印象,当时城镇居民最希望他的孩子去纺织部门或出口部门就业,当时我们所说的“万元户”都是乡镇企业从事食品加工业的。

到了解决吃和穿之后,中国老百姓又开始追求住和行,所以2000年之后我们这一轮新周期起来,是以房地产和汽车快速发展为依托所带动的重化工业,或者说是周期性行业的快速发展。过去十几年我们看到《福布斯》排行榜上不是房地产开发商就是哪个矿的矿主,煤矿煤老板,这是过去三十多年发展的必然。

到了现在在座各位问我,未来怎么样,升级往哪走,其实不要问我,在座各位都知道,年长一点的在想着什么?养老、健康、旅游;中年人像我们一样,天天想着孩子教育、自身教育或其它的事儿,跟娱乐相关的事儿;在座90后可能是想着王者荣耀、VR、电影电视剧、旅游,所有都是消费的不断升级,跟我们过去十几年想买房买车不一样了。这样的需求所带来的,必然我们的供给就需要跟上。

但我们从建国之后历来都是供给跟不上老百姓的需求,1949年建国之后,当时老百姓想吃想穿,对不住,供给满足不了,所以才推出了粮票制度。1978年我们首先释放出来的是满足老百姓的吃和穿,到了90年代,我们当时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其实包括房地产的改革就是那时候推出的,老百姓能够自己买房了,满足这些方面的需求。

但现在呢?我们有了这么多需求,包括我们想看电影,想看好的电视剧,我们想旅游,我们想教育,所有这些,但我们的制度安排仍然在约束着我们,最近有一部《战狼》票房不错,但之前我们看的很多电影都是好莱坞电影,美国大片,看的很多电视剧都是韩剧,我们自己产不出来,受的约束太多。所以这方面我们说的改革就是要从供给端推进改革,满足老百姓这方面的需求。

主持人:谢谢潘先生。您提出一个很有趣的观点,做了一个历史比较,您认为向来我们的供求关系就会有一些时间差,与此同时在这个时间差的过程当中还会存在发展频率或发展比例的下降,在新的产品之前,旧的方式会不断下降。

我不知道九州证券的邓海清先生是否同意这个观点?咱们现在在路上,中国新的经济周期在哪条路上,到哪儿了。

邓海清:谢谢主持人,其实我想表达的第一个观点,中国周期跟改革两者之间不能划等号,周期主要是在需求总扩张的角度来看,改革更重要的是站在供给的角度。

像潘老师说的,这两者在时间上也不同步,1998年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大力度的国有企业改革,但那时候整个中国经济其实是下行的,真正中国经济周期的一轮复苏其实是到了2002甚至到2003年才开始真正走出复苏的道路。

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2009年我们一般认为4万亿基本是比较低水平的投资,但我们也不可否认,那带来了中国经济GDP从6.5%扩展到12%的一波新的经济周期,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改革跟周期这两个问题,它的动力源根本是两回事。

站在现在的时点来看,中国这一波所谓周期实际上早已开始了,如果我们从PPI的数据来看,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来看,已经复苏一年半了。所以现在我们还在讨论是否进入新周期的问题,那是后知后觉的问题了。

我们的改革,应该说供给侧改革从去年权威人士开始提出了供给侧改革的概念,到现在真正落地的地方其实还是相对比较有限的,诸多改革还在路上,所以我们在这里想强调一个观点,改革这个东西是中国的,周期这个东西是世界的。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世界上其它国家,包括委内瑞拉,包括“欧洲五猪”,这些国家没有改革,PMI景气指数非常好,周期复苏也是非常厉害的,所以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周期是世界的,改革是中国的,我们不能把世界的当成中国的,也不能把中国的当成整个世界的,所以这是我觉得在关于新周期与改革问题上一定要明辨的观点。

主持人:但您提到的几个经济体,目前它们都面临着自己非常大的话题,这个咱们就不再赘述了。

回到邱老师,刚才您的观点大家做了很多讨论,想再继续询问一下,因为周期有一定客观性,改革可能更多是以一种主观方式更好推进我们的相关工作,邱老师,您在这方面有很多想法。

邱晓华:其实刚才海清的观点是不对的,改革是世界性的话题,周期也是世界性话题,怎么可能改革是中国的话题?不可能的。(现场掌声)

你没看到今天的世界都在改吗?美国在改,特朗普上台在改,英国退欧,在改,俄罗斯也在改,刚才说的“欧洲五猪”也在改,怎么说它们没改呢?改的是什么?改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改政府与民众的关系,改政府与企业的关系,都在朝这个方向改,怎么能说中国一家改,别的不改呢?我觉得这是不对的。

至于周期,我想首先要注意一下,周期是有相对性,周期是有范围的,比如有小周期、中周期、大周期,有长周期有短周期,今天我们讨论中国经济的周期,更多是着眼一个新阶段的意义上来讨论周期。

我们可以这么说,中国经济正站在一个新阶段的历史起点上,一方面我们看到了整个十八大以来我们在政治领域里所确立起来的新型政治新生态,我们已经看到了,那就是要有规矩,要有秩序,不能无规矩无秩序。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了对外开放新的举措,也已经开启了中国对外开放新的征程,比如说以“一带一路”建设倡议作为主要内容,以人民币国际化作为一条主线,以自贸区建设作为制度安排,以带有中国元素的亚投行、丝路基金、金砖国家银行等等新的国际投融资平台的建设作为支撑,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样一种“引进来”、“走出去”双向开放的新格局正在逐步确立。

同样,我们也看到了新的技术革命正在兴起新的浪潮,那就是以智能化、互联网+、+互联网,生物经济等等为引领的技术革命也在开启新的征程。

我们可以预期,随着中国自身消费的升级升级再升级,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转变再转变,随着企业自身变革的不断推进,可以预期新一轮的发展周期就会展现在我们面前,只是是明年还是后年,大家可以继续讨论,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中国经济已经要开启一个新的征程。

主持人:好,我让邓先生回应之前先得追问邱老师一个话题,您说了时间,时间很关键,重要的就是时间,所有机会都在于时间,所有机会都在于效率,在重要的时间做重要的事儿,咱这事儿就能成,您刚才说咱们明年讨论也可以,后年讨论也可以,好像不行哎。

邱晓华:因为时间关系我没办法展开,其实我的理由就是几点:

一、我们已经看到了先行指标向稳向上向好的转变,从采购经理人指数到工业品出厂价格,从发电量到货运量,以及信贷的投放量,我们都已经看到了向上向稳向好的变化趋势,这就意味着市场的景气度在逐步提升,这是第一点。

二、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经济运行的轨迹在趋向平稳,去年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都是6.7%,四季度6.8%,今年一季度6.9%,二季度6.9%,三季度会是多少?我想也不会低于6.8%。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正在从“L”型纵向向横向转折,看到了这个转折的变化趋势,这是第二个理由。

三、我们看到了新经济能量在放大,它正在对冲旧经济减缓所带来的经济波动影响,我们今天看到高端制造业,各种新的业态,各种新的模式都以两位数的高增长率在成长,它就形成了一个下行周期中减缓和对冲旧因素的格局。这是第三个理由。

四、可以看到世界经济也在复苏,世界采购经理人指数,世界波罗的海的干散货运价指数BDI以及欧美经济的表现,都给我们提供了世界经济走向温和复苏(的依据)。从我们自身来看,对外经济今年以来已经已经由负转正,出口上半年15%的增长,7月份尽管有所回落,但还是保持11%点几的增长,这是第四点,对外经济看到了正能量。

五、政策周期也在逐步微调,政策周期往往先于经济周期,我们看到今年政治周期由适度中性到适度偏紧,再到适度中性,微调的背后预测着决策者对短期经济波动的担忧度下降了,他们不再担忧短期经济还会发生大的波动,他们更多关注中长期中国经济有哪些风险需要化解,包括债务风险、金融风险。所以从政策周期微调信号来看,也看到了经济周期有可能在发生变化。

六、新的政治周期已经开启,这一轮新的政治周期不同于上一轮政治周期,上一轮政治周期更多是以治理乱为特征,因此它在意义上是一个收缩的周期。而新一轮政治周期我们可以预期是以治理不作为作为重点,以治理懒政惰政现象作为重点,因此在这个意义上它是一个适度扩张的周期。

我们看到经济周期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政治周期又在发生新的变化,两个周期的重叠就预示着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周期在向我们走来。这就是我的基本判断。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冯立启_NF467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华裔钢琴家一家在美被赶下飞机 美网友:滚回中国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