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 > 正文

王一鸣:中国经济开始转入到中高速增长的新平台

2017-08-10 11:34:12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8月10日讯 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问道改革路 唤醒新势能”,数十位中国财经领域的高层官员和顶级智囊齐聚论坛,讨论当前中国经济最为重要的热点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在发表主题演讲时称,2016年下半年以来,工业生产趋稳,价格在回升,企业盈利水平明显在改善,这个似乎又预示着中国经济周期变化在进入到下半程,这个下半程的基本特点就是经济增速会逐步趋于稳定,波动幅度比上半程明显减小。所以我们说,可以做一个基本的判断,开始转入到中高速增长的新平台。

以下是发言实录:

王一鸣: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参加网易经济学家夏季论坛。

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的数据都发布了,应该说我们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主要经济指标都比市场预期要好,经济增长上半年是6.9%。在总量、基数不断增大的情况下,我们经济增速已经连续八个季度保持在6.7-6.9%这个区间。

应该说中国经济进入相对稳定的中高速增长平台的条件正在进一步积累,如果我们把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周期变化分为上下两个半程的话,我们可以观察到,上半程主要的特征是经济增速的持续回落,同时伴随着旧的动力的减弱,传统产业部门盈利能力的大幅下降。

2016年下半年以来,工业生产趋稳,价格在回升,企业盈利水平明显在改善,这个似乎又预示着中国经济周期变化在进入到下半程,这个下半程的基本特点就是经济增速会逐步趋于稳定,波动幅度比上半程明显减小。所以我们说,可以做一个基本的判断,开始转入到中高速增长的新平台。

之所以作出这个判断,可以从四个方面进行观察:

第一,从经验数据来看,2010年是10.6%的增长率,2016年是6.7%,增幅的回落幅度大概是40%左右。从日韩高速转向中速的周期去观察的话,那个时间回落的幅度大概也是40%,到了中速会稳定,这是一个经验数据,因为中日韩都是东亚地区,都是经历过高速增长转向中速的经济体,从经验数据来判断,似乎已经进入到相对稳定的中高速的平台。

第二,从影响上半程经济降速的这些因素来看,也在逐步减弱。上半程经济减速主要的影响因素是投资的下降,尤其是房地产投资出现了明显的回落,房地产投资在2013年左右达到峰值,以后明显下降,到2015年只有1%的增长率。2016年在市场转暖的情况下有所回升,但是今年随着市场的调控力度加大,又会重新进入下降的区间。所以我们说房地产投资回落是影响上半程的重要因素。

还有一个就是基础设施的投资高峰是否也在过去。现在对地方政府的负债都有上限的限制,加强了风险的防控,未来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速也不会像上半程处于这么高的位置,会逐步回稳定以后,所以我们说影响上半程的这些因素,投资放缓的这些因素,到这个阶段慢慢会稳定下来,这是我们进入中高速增长平台,也是一个重要的条件。

第三,从短期的因素来看,市场化驱动的制造业投资,民间投资也出现了触底回升,制造业投资去年曾经经历过负增长,现在逐步回升到5%,略高于5%的区间,民间投资也在逐步回升,这个是中高速增长平台重要的条件。

第四,从国际经济周期来看,经过国际金融危机以后9年的调整,世界经济出现了一些转暖的趋向,包括美国二季度的GDP五差不多是一季度的一倍多,欧元区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失业率在明显下降。全球贸易增速也开始高于GDP的增速,这是扭转了2011年以来连续五年的贸易低于GDP增速的状况,所以全球的转暖带动了出口的回升,今年出口上半年按美元计价是8.6%的增长率,这改变了过去两年负增长的局面,这些都是我们进入中高速平台重要的条件。

下半年怎么看?中国经济进入相对稳定的中高速平台,并不意味着经济增速就稳定在一个水平上,我们说“L”型,并不意味着稳定在底部的水平上,而是会在相对稳定的底部出现小幅的波动。所以我们说,它是一个长周期的趋势和短期波动的相互叠加,随着今年下半年短期需求回升拉动作用的减弱,比如房地产市场还会有向下调整的压力,比如外贸出口可能也会有向下调整的压力,比如企业补库存的效应可能会有所减弱。所以今年下半年,可能会出现小幅的回调,在底部的小幅振荡。现在看来,这个回调幅度不会太大,市场预期也基本相同。

所以,如果下半年能够证这个调整的幅度不是很大,比如说下半年可能是增长6.7%左右,我们就可以基本判断中高速增长的平台可以基本确立。

进入中高速增长的新平台,意味着进入下半程,跟上半程有什么不同呢?面临的任务有什么不同呢?上半程经济出现了明显的降速,所以我们在很大的力量上投入到稳增长,如果进入到下半程,经济增长进入到相对稳定的区间,我们的重心应该转向提升经济质量,我们怎么把提高质量放在经济工作更重要的位置。

我认为提高质量是保持可持续中高速增长的重要前提和条件,也只有提高质量和效益,才能为实现可持续的中高速增长创造条件。我们强调要提高质量,更重要的是可以观察到,这一轮经济增速趋稳,价格回升,企业效益改善,更大程度上是由价格上升带动的,我们企业利润的改善相当程度上是由价格上升,价格回暖带动的,还没有完全转化为企业的产品升级,价值链的提升。这个价格回升的效应会逐步减弱,我们现在PPI也慢慢开始下降了,如果这个回升效应逐步减弱,窗口期过了以后,如果不抓住这个窗口期,下决心来推动企业提升价值链和产品附加值,提升经济的质量,这个窗口期过了以后,我们就会重现可能以前企业面临的这种困难。所以我们说,为什么这个阶段要把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放在最优先的位置。

从更长期的趋势来观察,支撑中国济增长的动力正在发生变化,我们过去相当长一个时间靠什么动力?靠投资的拉动,包括1998年,2008年,但是现在投资的边际效率在下降,我们可以用增量资本产出比来计算的话,我们会发现,过去一个时期,投资效率是明显下降的,差不多2010年到2015年下降了40%。投资效率下降,你要保持产出的稳定增长,必然会带来负债的增加,你要增加负债,你要保证效率在下降,要有更高的产出,有更多的投入,这样你就要增加负债。所以我们的杠杆率是在持续攀升的,与这个是对应的。这条路很难再走下去。

第二,我们过去依靠铺摊子,扩大产业规模来拉动经济增长,现在面临严重的过剩压力,再铺摊子很难铺。

第三,过去主要依靠资源和生产要素的大规模、高强度投入,现在这种投入的条件也在发生变化,劳动力开始减少了,我们每年减少300万到400万,刘易斯拐点已经过去了。土地的供需、矿产资源的人均占有量、生态环境的约束这些条件都在发生变化,所以我们说,传统的动力很难再走下去。

今后一个时期,新动力来自何方?我个人理解五个方面:

第一,消费的升级和大消费的产业。

居民收入的增长稳定的高于GDP的增长,这个为消费的持续扩张创造了条件,而且我们现在正处于消费结构的升级期,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居民消费呈现出高端化、多样化、个性化的特征,而且服务消费的比重越来越高,人口的老龄化、收入水平的提高,服务消费的比重越来越高。

传统上经常用商品零售总额来统计消费,现在越来越不准确了,因为服务的消费怎么更好地统计,现在面临这个问题。消费的高端化、个性化、服务化,这种升级会带来庞大的新的消费需求,这是我们未来非常重要的动力。

第二,培育新兴的产业。我们觉得未来有四个超过十万亿级的产业板块,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到2020年会超过十万亿规模,它的产值大概要达到12万亿,包括高端装备业会超过十万亿,生物医药与健康会接近十万亿,包括新能源与节能环保也会达到十万亿,这个是他对传统产业会逐步起到一个替代的作用。

还有新的业态与模式,新的业态比如说平台经济,比如说BAT,百度、阿里、腾讯,可能还包括京东,未来可能还包括滴滴,这些都是未来完全一种新的业态,是基于互联网,基于电子支付技术,基于现代物流产业,正在渗透到我们的生产和生活的各个方面,这种平台经济未来也是一大驱动力。

另外一个就是“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未来要向工业互联网,现在商业互联网发展是比较迅猛的,怎么向工业的互联网,工业的物联网去拓展,使得我们的设备能够通过互联互通,存储和分析大数据,提高智能化水平,通过工业设备和能源设备、交通设备的互联互通,来实施更大范围的智能化,这些都是未来非常大的潜力。

第三个动力,传统产业的升级。

我们说了,未来传统产业还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怎么给他引入新的机制、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这就需要解决几个问题。

一是解决退的问题。实现市场出清,通过供给侧改革加快企业退出机制,现在企业生出来很容易,就是死不掉。现在商事制度改革要注册一个企业相对非常容易了,但是你说我不想活了,我想死,没那么容易,你想死就死啊。这个问题不解决,资源就不能重新配置,不能优化配置。一是退得出来。

二是进得去。包括一些垄断性的领域,我们怎样进一步放开准入,推动产业之间的交互融合。工业、制造业的服务化,农业的接二连三,与二产嫁接,与服务业嫁接,这些都是传统产业升级的方向。

第四,城镇群,城市群的建设,和大型都市圈的建设,最近这些年中国经济发展主要的动力就来自于这些大型的城市群,而且这些集聚的态势现在似乎没有改变,我们的产业发展、创新都集聚在这些区域上,城市群的发展未来对城市间通道的建设,通信设施的建设,交通枢纽的建设,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都会形成很大的需求,这个潜力还会相当大。

第五个,开放还有很大的潜力,特别是服务业的开放。

制造业已经基本都开放了,现在还有一个就是股比的限制,制造业的开放度非常高,但是服务业怎么开放,服务业提高竞争力,从制造业的经验来看,服务业的提高,开放还是非常关键的。包括信息、金融、文化、教育、体育、医疗这些部门怎么能够开放。

再有一个,“走出去”,参与到全球的价值链分工体系当中去,包括我们正在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这个都会为我们融入全球经济,提升在全球价值链的区位创造更有利的条件。

谢谢各位!

冯立启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任万顺_NF522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前中国首富登上中纪委机关报 咋回事?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