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罗向阳内幕交易案”:案件“顾问费”、亲属愿“顶包”

2017-03-01 22:53:00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解密“罗向阳内幕交易案”:案件“顾问费”、亲属愿“顶包”)

2015年春天,时任新时代证券总经理助理的罗向阳正在国外访学。按照国务院统一部署,彼时证监会正在开展针对证券期货行业的“两个加强、两个遏制”专项检查。

自证监会监管转型、工作重心向事中事后监管倾斜以来,针对证券行业进行的现场检查经常发生。对于这一轮专项检查,罗向阳也许并未特别在意。更何况,他从一开始就为自己的违法行为做出层层掩护——在新时代证券之外设立公司走账、切割自己与操控股票账户的关系,案发后甚至还有家人试图“顶包”。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此次现场检查是由证监会稽查总队负责,在办案过程中发现了罗向阳的隐藏问题,检查组人员立即转变角色,开始稽查办案。

“证券从业人员大多是普通家庭走出来的孩子,在学生阶段大部分是学业优秀的好学生。毕业进入了证券行业,同钱打交道,诱惑比较大。”一位证监会稽查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很多人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搞点小动作监管部门发现不了。罗向阳违法手法非常隐蔽,也存在对抗监管、串供等情形,但最后还是被处罚并市场禁入。

蹊跷的顾问费

罗向阳出生于1976年,河南许昌人。在了解他的人眼中,罗向阳从小成绩优秀、家庭和睦,大学毕业后曾在国海证券任职,负责债券业务。进入新时代证券之后,依然主要做债券项目,负责开拓业务、承揽项目。

弟弟罗杨颖比罗向阳小三岁,二人同为新时代证券员工,罗杨颖时任新时代证券许昌智慧大道营业部(原许继大道营业部)营销总监。

2015年1月起,按照国务院统一部署,证监会在证券期货行业开展了“两个加强、两个遏制”专项检查工作。检查的第一阶段是自查,到3月下旬自查就已经结束,专项检查工作进入抽查阶段,抽查对象包括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期货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私募机构和证券资格会计师事务所。

由于市场监管任务加重,稽查队伍也加入到现场检查当中,这一次证监会是直接动用稽查力量来进行现场检查。

“我们承担了新时代证券现场专项检查任务。专项检查涉及的事项是比较多的,要对证券公司的各业务模块,各条线的风险点进行全面梳理。”一位办案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时检查的重点放在券商相关业务是否进行了利益输送。

为了找到证据,检查组要求新时代证券提供所有资管项目、投行项目、债权项目所有流程性文件,包括从项目申请到项目完结,重点核查某一项目,包括哪些人参与、角色是什么、做了什么事、责任是什么、收益如何、费用如何支出等等,十分详细。

“我们检查组选取了若干项目的顾问费协议支出情况进行核查,要确认证券公司将顾问费支付给了谁,”上述办案人员说,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罗向阳及其弟弟罗杨颖涉嫌违法的线索。

事实上,在2014年债市风暴时期,有的案件利益输送就是通过成立顾问公司、咨询公司,在持牌机构体外,完成钱权交易的。明面上的理由,即提供投资咨询服务,收取顾问费,而实际上则是项目奖励、收益分成,甚至行贿受贿。比如2015年北京市第二中院做出终审判决的张某债市腐败案,该涉案人员在某国际信托公司担任债券交易员期间,向自己实际控制的信息咨询公司输送利益2.07亿余元。

罗向阳案中涉及的咨询公司,也引起了稽查人员的注意。基于相关经验,初期检查人员锁定罗向阳、罗杨颖,就是发现新时代证券承做的某债券项目的顾问费,支付给了河南某咨询公司。进一步追查资金的走向,发现资金进入了一些个人银行账户。

再查询这些人账户,发现他们都多次在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定增公告前交易相关股票的行为。包括东方铁塔收购青岛海仁股权、黄河旋风定增项目,而罗向阳正好都参与了这些重组、定增事项。

“资金都是以顾问费的名义,从新时代证券出去。咨询公司进来的钱,又都转出到个人账户了。筛查个人账户的交易情况就发现,不但交易的股票涉及到新时代证券服务的上市公司,买入的时点也非常敏感。”上述办案人士说,本来是做现场检查,此时不得不立刻转变角色,化身稽查人员开始办案。

谁在操控账户

作为证券从业人员,在规避监管的方式上,罗向阳着实花了心思。首先,前述河南咨询公司的股东和人员,都与罗氏兄弟二人没有关系;其次交易东方铁塔、黄河旋风的股票账户名义持有人为“汪某英”、“杨某玲”、“曹某涛”等。

如何来确认罗氏兄弟对涉案账户的控制关系,成为本案的一大关键。“控制关系,还是要从涉案账户的资金来源、资金的支配、资金收益归属等三个方面来分析,”上述办案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罗某伦是罗氏兄弟的父亲,杨某玲是某亲,孟某娟为罗杨颖之妻。

虽然前述咨询公司股东人员均与罗向阳、罗杨颖没有关系,但是,公司的银行账户、网银、公章等关键手续都是兄弟二人管理及使用;该公司账户的资金绝大多数来源于罗向阳承揽项目收取的“顾问费”。另外,通过与该咨询公司的名义股东、涉案账户名义所有人进一步核实情况,也确认了罗氏兄弟在案件当中的角色。

“罗向阳是许昌人,黄河旋风是许昌的上市公司。在现场检查过程中,通过对罗向阳过去承做项目的检查,发现了他之前做过的项目,他的内幕知情人身份是比较容易确认的。而且,由于罗杨颖是营业部营销总监,有开户量及交易规模的考核指标,或许因为这个原因,罗氏兄弟多个交易账户都是开在新时代证券。

此次检查共发现罗氏兄弟操纵的三次内幕交易。2013年11月27日至12月13日之间,罗氏兄弟在东方铁塔收购青岛海仁公开之前,利用控制的“汪某英”、“杨某玲”、“曹某涛”证券账户合计买入东方铁塔16.41万股。此次内幕交易导致亏损12.6万。

2014年3月17日至6月16日间,罗氏兄弟利用实际控制的“汪某英”账户交易“黄河旋风”,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卖出后亏损486.7元。

第三次是2015年1月19日至5月21日,罗向阳、罗杨颖利用实际控制的“曹某涛”账户交易10.6万股“黄河旋风”,实际盈利44.69万。

值得注意的是,罗氏兄弟大费周章,三次内幕交易却亏损两次。据业内人士分析,查出的三次内幕交易盈利并不多,可能是因为该案仅是针对专项检查发现的线索进行处理;另外,可以看到第三次内幕交易当中,罗氏兄弟在黄河旋风复牌第一天就以最低价格卖出,降低违法所得,逃避处罚。

主动“顶包”

案件调查顺利进行,主要事实很快确认。但是令调查组没有想到的是,调查期间,孟某娟提出账户是她操作的。她告诉调查组,涉案三个账户都是由她控制、交易,罗氏兄弟并不知情。

该案涉及账户众多,人员关系复杂,但是查清案情并没用太长时间。“一个星期的时间,主要事实就查完了,”前述办案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该案最大的挑战不是“证实”,而是要“证伪”。

经过多次访谈,调查组很快发现孟某娟明显缺乏股票常识,也不能解释三次交易同内幕交易信息形成、发展的高度吻合情况。而且,交易地点和交易电脑,也均指向了罗杨颖。

“‘顶包’肯定是顶不了的,几百万的交易金额,罗氏兄弟不知情是不可能的。”办案人员告诉记者,虽然判断孟某娟只是为了掩护罗氏兄弟主动抗下责任,但还是要找到证据来证明,确实是罗氏兄弟控制交易,而非孟某娟操控。

调查人员最终认定,罗杨颖与罗向阳收入能力有差异,可以认定资金主要来源于罗向阳。两人对混同后的资金均可自由使用,因此,由此取得的投资收益由罗向阳、罗杨颖兄弟两人共同享有。三次交易的交易时点均与内幕信息的形成、发展高度吻合,三次交易中存在亏损卖出其他股票,集中证券账户内资金买入涉案股票,或突击转入大笔资金的情况。

另外,作为新时代证券总经理助理,罗向阳基于职务身份及参与的相关业务活动,知悉相关内幕信息。最终,证监会决定,对罗氏兄弟前两次内幕交易分别罚款60万,对第三次内幕交易“没一罚三”,没收44.69万、罚款134.08万。三案总计罚没款298.77万元。

对罗向阳、罗杨颖分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终身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如果不是专项检查,相关违法线索也确实很难发现,”前述办案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还要继续完善、落实内幕信息知情人报备制度,包括报备人员的完整性、报备相关人员知悉的时间节点。而且,同内幕信息所涉事件有关的人员都应该严格报备,不仅包括项目实际参与人员,也应包括为项目提供服务的后台人员。

该人士说,还要加强警示教育,而最好的宣传教育,就是执法办案、严厉处罚。

netease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