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化解资本外流压力根本在于国内

2017-02-08 05:38:0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化解资本外流压力根本在于国内)

增强资本内流动机

“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陆游讲述的这个道理同样也适用于我们的外汇管理。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最新发布的2017年1月底外汇储备数据,2017年1月31日,我国外汇储备规模29982亿美元,比2016年12月底下降123亿美元,连续第7个月下降。由于我们贸易收支和经常项目收支仍然持续顺差,外汇储备规模连续下降,海内外一些舆论热议,表明应对资本外流压力仍将是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而要有效应对资本外流压力,收紧资本项目管理等措施虽然有立竿见影之效,根本出路还是在于通过国内经济社会政策优化稳定市场主体预期,削弱、消除其外流动机,增强资本内流动机。

毫无疑问,近两年来的中国资本外流趋势很大程度上是市场主体的非理性“羊群行为”所致,因为近两年中国无论是经济还是社会稳定性表现至少都不逊于美国。论经济增长率,中国经济虽然平稳增长,但仍然明显快于美国,在全世界大国中经济增速重新回到第一位,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十五”和“十一五”期间的年均14.2%、“十二五”期间的年均30.5%提升到了2016年的41.3%(按2015年价格计算),大大高于美国的16.3%、日本的1.4%。

相比美国特朗普胜选后至今持续不断的抗议示威浪潮,中国的稳定性表现显然要好得多。即使被一些舆论热议的1月份外汇储备降幅超预期,那也只是超过某些机构的预期,而且相当程度上源于暂时性的“春节因素”:春节前后居民境外旅游和消费、企业偿债和结算等财务操作都大大提升了当月用汇需求。

不仅如此,尽管1月份美元走弱多半只是暂时现象,但去年以来美元相对于人民币汇率的持续升值状态完全有可能在不太久远的将来真正逆转并持续相当一段时间,这既是因为经济社会基本面,也是因为美元过强并不符合特朗普振兴美国实体经济部门的意愿。君不见,其竞选期间一再宣称要迫使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两位数幅度乎?所以,在中美两国政治与经济政策磨合好之后,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阶段可能也就要重新启动了。由是观之,近两年来的中国资本外流非理性集体行为色彩更加浓重。

优化商业环境

尽管如此,在当前的这个阶段,应对资本外流压力仍然是当务之急。对此,收紧资本项目管理等直接措施固然必不可少,但至少同等重要的还是引导市场主体预期,增强他们对国内经济社会稳定性、商业环境和盈利空间的信心。为此,除了有条不紊地化解金融风险等问题之外,减税与简政放权、减少和消除过度管制尤为重要,因为此举将保持、增强中国商业环境相对于“特朗普新政”下美国商业环境改善的相对优势。

减税的重要性近一两个月来舆论谈论已经很多,消除过度管制至少是同等重要,同时,需要在“法治”与经济活力之间作出必要的平衡。须知,由于深陷法律过多的迷魂阵,根据知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2012年7月在《新闻周刊》的文章,现在,要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