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李:大量企业面临交班问题 二代愿接班比例不高

2016-12-14 15:43:03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金李主题演讲 (来源:网易财经)

网易财经12月14日讯  2017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12月13日-14日在北京举行,在今日举行的“新青年领袖时代”论坛上,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表示,改革开放30多年成就了大批的优秀民营企业,但是我们也有一个特殊的原因造成了历史断层,在接下去10年中,大批的第一代的民营企业,第一代的企业家将逐渐因为年龄的原因要退出历史舞台,大量的企业面临交班的问题。这个交班其实很不容易,第二代企业家往往并没有准备好,很多人甚至不愿意接班。未来因为传承的不顺畅,大量的企业将会受到重挫,价值急剧下跌,甚至有相当数量的企业可能会灰飞烟灭。

以下是发言实录:

金李:非常感谢主持人的介绍,各位朋友、各位嘉宾,今天下午好。我是非常荣幸来到咱们这个论坛环节,新青年领袖。我自己已经不年轻了,但是我从事教育,不断地是在和很多的年轻人打交道,所以今天非常荣幸地来到咱们这个会场。

新青年领袖应该有各种各样的领袖,有意见领袖、有企业家,也有在其他的各行各业做出平凡或者是不平凡的贡献的其他人。在我今天待会儿我们的圆桌里面,应该是有各行各业的新青年领袖代表,我这个主题演讲实际上是截取了其中一个族群,也是我们最近比较关注的一群人,那就是第二代企业家。

今天看到中国企业再往十年以后,这些企业中间有一些企业还会存在,会变得更加伟大,但是也有一些企业会不见了十年以后的企业我想种来源,一种是第一代企业家,白手起家把这些企业创造出来,我们叫这些是所谓的“创一代”,另外一批他们是从前人手里继承来的企业,这些其中大量的是我们叫他“企二代”。所以我今天的演讲主题是关于“企二代”,管理中国很多的民营家族企业中的第二代的成长和未来的一个故事。

十字路口上的中国家族企业代际传承,现代化与全球化。我想给大家带回到最近比较,前几年比较火的一本书,《二十一世纪资本论》是汤马斯皮凯蒂的著作,这是二十一世纪以来最重要的一部经济著作,是经济思想史的分水岭。这本书里揭示了非常严重的经济,也是社会问题。就是过去300年,用历史数据研究欧美国家的财富积累速度比较经济本身的增长速度,皮凯蒂教授发现长期以来各个国家的不平等现象是在逐渐地扩大并且越来越严重,财富积累的速度快于经济本身的增长速度,导致直接后果是在现在以后未来,一个人家庭的财富多瓜不仅是由自身的劳动努力所决定,很多是由继承财富所决定的,所以后天的出身可能本先天的努力更加重要,未来将可能是一个越来越需要拼爹的时代。最重要的证据就是大量的历史数据表明,从长期来看,资本是聪明的,聪明是最精明的,总会把自己投到回报率最高的地方,所以导致的结果是资本的收益率将长期平均高于经济本身的增长率,因此社会总产出的增长速度将会慢于那些财富家族的财富积累速度。这导致的直接结果是财富和收入的分配不平等,导致穷者愈穷,富者愈富,甚至它严重可以危害到现代民主的价值观,现代民主的基石。我们在2007、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后看到的世界经济和政治的大变局,很多都可以用这一重要的事实来解释。包括我们现在说的99%运动,包括我们看到的不断出现在选举中的“黑天鹅事件事件”,在欧洲、在北美等等。

作为一个左派的经济学家,皮凯蒂对此提出的政策建议要解决这个问题该怎么办,他认为应该是通过强硬的政治手段,包括实行高额的遗产税,包括实行累进的资本税,来强行地纠正财富向少数人快速集中的这种趋势来抑制贫富分化和收入不平等,不然的话我们将来的社会将面临严重的危机。皮凯蒂的这个结论我想所有人都会深有同感,也符合我们的观察。

我们在北京大学最初想做的是能不能在中国复制皮凯蒂研究,因为中国有更长的不间断的商业文明,过去两三千年的历史几乎没有破坏整个社会和经济的延续性,我们有大量的历史数据。我们能不能在正常历史周期中找到证据支持皮凯蒂的这些结论?长期以来财富将以高于经济本身的增长速度的速度快速地积累、积聚,从而导致贫富分化的逐渐加大。

皮凯蒂在欧洲的数据证明,平均下来在过去300年财富的平均每年增速比经济至少平均高出2-3个百分点。在中国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家庭,譬如说如果从唐朝开始,或者从汉朝开始,让它在接下去的,唐朝到现在1400年,汉朝到现在2100年,在接下来1400年或者2100年中观察这个家庭的财富积累速度,从而得到更加有启示的新的想法,这是我们最初的初衷,我们想试图找一找中国有没有可能找到一个家庭,他在唐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并且有大量的历史资料,包括家谱。我们甚至设想过这样一个家庭,我们可能最初找的时候,一个家庭本身并不是很富裕的家庭,他可能只是一个勉强比平均水平高一些,但是并没有高很多,所以我们设想了一个假设,假设如果在唐朝,唐朝初年是唐高祖李渊的武德元年,公元168年,离今天1400年,当时中国的GDP或者财富占全球的1/4左右,当时中国一共有200万户的户口,所以如果随便找一个十户之资,就是当时这家人的财富相当于平均的十家老百姓的财富。这样的人当时比比皆是,并且这个财富占当时全国财富的二十万分之一,就是世界财富的八十万分之一,要求这个家庭在接下去的时间里,财富的平均增加速度满足皮凯蒂的条件,假设,财富增长速度比经济增长速度平均高2%,不要求每年都高,但是要求平均高出2%,这样的家庭应该很容易找,比比皆是。我们想看一看到今天1400年后的今天这样的家庭变成什么样子?能不能找到这些历史的记录。

我们找了很久,没有找到,自己没有找到,我们后来就做了一个思想的实验,假如这样一个家庭存在,包括核心的家族,以及开支三也所形成的庞大的家族体系,今天占有的财富应该是什么样一个规模?这个规模我们是可以算出来的,因为在唐朝的时候是全世界财富的八十万分之一,他的财富增长速度比全球的GDP的增速快2%每年。到今天他的财富规模应该多大呢?我们计算以后,我们发现这样的家庭实际上是不可能找到的,因为我们做了建安的预算,1.02的14000次方,1400年后,这个家庭所拥有的数值是一万亿,这样的一个家庭开支三也之后,包括他的所有的庞大的家族体系所拥有的财富,将远远超过今天全球所有的物质财富的总和,超过100万倍。看上去是简单的小小的条件,每年财富增长超过GDP2%,在非常长的历史周期里,实际上是没法实现的,这是唐朝,如果从汉朝开始,更加不可能实现。必须防止财富过度集中于一个家庭,但是支持皮凯蒂的结论,哪怕用思维的方式,是有站不住脚的地方,传承的财富本身不可能在长期里面远远超过GDP的增长,没有一个家庭在过去1400年或者更长期能够持续超出全球物质产出的速度积累他的财富,如果有这样的家庭的话,这个家庭所积累的财富早晚有一天会超过整个宇宙。

为什么皮凯蒂的结论没有实现呢?看中国长期不间断的历史没有找到这样的证据,不停出现的天灾人祸,战争革命,不断地把积累的很多财富的家庭重新打回到普通人的行列中来。一旦失去继续创造新财富的勇气,组的财富传承会被不断的内争外斗以及所谓的不孝子孙所打破。所以中国不间断的几千年演进中可以描绘中国的一句古话: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跟今天主题相关的,在财富代际传承中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财富和企业难以长期地传承下去。在一代人的时间里要想做到平均的财富增加速度,每年快过GDP2%很容易做到,但是要是长期一代一代继续保持下去,几乎不可能。

企业的代际传承如果简单地来定义一下,是从一代人手中延续到另一代人,狭义的传承,传承的是企业本身,更广义的传承应该还包括企业家精神的传承,特别是在子女自立门户、白手起家,自己去创业的时候。也包括财富的传承,而这个财富应该既有狭义的物质财富,也有更广义的精神,非物质财富。在更广义的上面来说,传承还应该是人的传承,所谓做一个大写的、完整的人,在欧美国家所进行的,譬如说所谓的博雅教育,培养绅士和淑女,是德行、智慧和修养的传承。企业为什么要传承呢?狭义地说来,企业传承是因为要做成一个好的企业,往往需要超过一代人的努力。全球500强的企业,家族企业中间有超过40%的企业是历经了至少三代传承,在第四代或者是更后的家族手中。所以要把这个企业打磨出来需要三代或者是更多的时间。而在整个的家族企业的大样本中间,传到第四代的企业只有不到5%,产生本身需要精雕细作,品牌的建立需要长期的建立培养,商业模式需要精心的琢磨,还要不断改进才能做到与时俱进。现在中国企业家,不管是不是家族性的企业,都在提我们要做百年老店,比较有代表性的应该是像联想,联想甚至提出我们不做家族企业,我们的领导人不许我们的子女放在同一家企业里,他们都得出去,柳传志的女儿柳青到滴滴。但是我们要做不是家族的家族企业,什么意思?要用家族企业的精雕细琢的那种耐心去琢磨一个企业,真正把一个企业打造成为一个可以百年,甚至几百年成立的一个伟大的企业,好的企业需要长期地去滋润培养。我们的很多同学和校友回到光华、回到北京大学,说我们的使命,作为企业家,希望我们将来的企业能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是在这种反反复复的琢磨中才能够形成伟大的历久弥心的企业。

中国的情况。在座的大家都很清楚,改革开放30多年成就了大批的优秀民营企业,但是我们也有一个特殊的原因造成了历史断层,在接下去10年中,大批的第一代的民营企业,第一代的企业家将逐渐因为年龄的原因要退出历史舞台,大量的企业面临交班的问题。这个交班其实很不容易,第二代企业家往往并没有准备好,很多人甚至不愿意接班。未来因为传承的不顺畅,大量的企业将会受到重挫,价值急剧下跌,甚至有相当数量的企业可能会灰飞烟灭,数以百万计的企业。

中国最成功的第一代企业家对这个问题有非常清醒的认识,非常渴望他们的企业后继有人,我们接触的大量企业家,包括别的机构进行的调研,几乎在任何一次调研中间,接班人的问题都是调查中凸显出来的第一代企业所有权关心的最重要的内容之一。我多次在我的课堂和其他的场合听到第一代优秀的企业家说用改造过的毛泽东主席的话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到底是那帮孙子们的。”,孙子们是指企业未来的继承人,或者我这辈子取得非常多的成功,但是对我来说最大的成功是将来有一天看到自己的孩子成长起来,成为优秀的接班人,否则我的人生仍有巨大的缺憾。因为这种最传承的渴望,很多第一代企业家尽管自身出身寒微、出身草根,但是创造一切的条件希望自己的后代受到最好的教育,包括去国外接受海外的教育,具备国际的视野。超过一半的我们所看到的第二代的企业家有在海外留学经历,很多人学习的是经济管理类的专业,显然家族是希望将来这些人能够回来接班。

第二代家族企业家往往有非常全球化和非常现代化的观念和理念,但这是不是代表他们就愿意接他们的企业的班呢?其实我们自己看到的数据,包括我们自己大量的接触,二代愿意主动接班的比例并不高,大量的调研表明其实比例远远低于50%,可能只有20%左右。很多的第二代企业家,当他接受完了西方最好的教育,具有国际化视野、现代化的观念之后,他反而愿意自己去创业,或者是从事更新的行业,包括比如说以金融为代表的新兴行业,资本市场。甚至有些人愿意做专业人士,做医生、做律师等等。二代不愿意接班的原因多种多样,有的是因为尝试接班,但是觉得父辈并不信任我,不愿意放钱,有的是觉得其实自己能力资质有限。有的是说我志不在此,我的爱好并不是做企业,我更愿意去做一个艺术家、做一个美术家、做一个音乐家、做一个在其他方面有成就的人士。有人说我喜欢打高尔夫球,我想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高尔夫球的球手,甚至我们还听到我们的一些第二代企业家朋友,有的人会跟他的父辈说:“求求你,能不能给我变出一个兄弟姐妹,让那个人来接班,哪怕是一个私生子都行。”价值观的冲突,现代化、全球化的观念和传统制造业的传统的理念之间的巨大反差,也导致一些人二代的企业家觉得很困惑,不愿意接班。有些第二代的企业家谈到父辈的企业的时候觉得不屑,觉得太脏、太累、太苦,甚至有的时候有一些还是属于在法律的灰色区域,觉得不愿意做这些事情,没必要。但是其实有相当一大批人,可能超过一半的第二代虽然心里不情愿,但是最终还是回到企业里去接班,我们有的时候叫他是被迫接班,其中有很多人已经在家族以外长期工作,但是最后又被召回来,因为家族企业实在是没法传下去了,父辈已经做不动了,企业规模本身也不大,在资本市场上把它出售的可能性也不大,想找合适的职业经理人来接棒也不太现实,最后没办法,最后父亲或者母亲说你不来接班这个企业就没了,在这种情况下,因为重任在肩回到企业,但是显然准备不足。这批企业家将来这个问题如果不能很好解决的话,未来企业的发展隐患应该是可想而知的。

在这样大的前提环境下面,我们北京大学从今年开始做了一个我们叫“HOPE项目”,HOPE是希望,这四个字母分别由它的含义。我们把哈佛大学、英国牛津大学、北京大学三所世界最知名的学校,也是分别是三大洲最有悠久传统历史的学校放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在研究和在教育第二代企业家中最高端的学术平台,是一个教育和学术的平台,我们把中国最有希望的企业家、最愿意去成长的企业家,第二代企业家,邀请到这个平台来,我们是通过邀请的方式,每一期请40位左右企业家,通过我们这个平台去仔细地研究、思考,在企业代际传承中所发生的一系列问题。前面说中国因为特殊历史原因,大量的企业是在从第一代向第二代传承,而且这种传承往往是没有太好的准备,所以第一代到第二代传承失败的概率非常大。但是在欧美,其实家族企业的传承已经进行了好多代,有些甚至是五代、十代以后的企业家,比如像乐克菲勒家族等等,我们能够从欧美各国的家族企业的传承中间吸收借鉴一些什么有意义的对我们有所启示的一些元素吗?这是我们这个项目的初衷。未来我们还希望在这个项目中引入欧洲的家族企业、北美的家族企业,让他们和中国的家族企业的年轻的“企二代”们一起探讨未来家族企业共同成长、共同发展的一些一致关心的问题,包括企业多元化、包括企业走向海外、包括企业更好地利用资本市场去改造原先的传统的制造业的商业模式。

所以我想对这些企业家来说,我们的感觉是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作为企业家,尤其是作为家族企业的企业家,唯有通过不断地学习、与时俱进才能保证你和你的企业不至于落伍于时代。所以我们希望做的这个平台,这个HOPE是一个学习型的机构、学习型的企业家所召唤的一个学习型的平台和社区,我们建完这个平台以后,做第一期,三个模块已经做完了,去了北京大学、去了牛津大学,也去了哈佛大学,当这些学员们再回到中国来的时候,他们对家族企业传承的认识显然比以前要深了很多,而且这些学员并没有停止在那儿,他们自己现在在自发地组织各种形式的讨论,我们的企业将来怎么能够更好地发展?我们能不能在原来的三个模块之上再设计一些其他的模块,我们叫第四模块、第五模块,再去考察自己成员之间的企业,再去以其他的形式,包括私懂会的形式去交流分享,作为家族企业未来的传承的一些心得体会,并且为各自寻找更好的发展的机会。所以思想的碰撞、视野的拓宽、知识的积累和人脉的聚集正在不断地发生。中国人有一句话叫见贤思齐,以前孟子的母亲为了让她的孩子有更好的学习环境,三次搬家。还有一句老话叫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捏,与之俱黑,你是什么样的人,受周围的环境影响很大。我们希望第二代有志于接掌家族企业的人创造一个非常好的社区,是一群志同道合,愿意共同推进中国未来家族企业的那些企业家,能够一起去成长,一起去互相鼓励、互相地感召。

基业长青这事可能吗?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富不过三代,欧美大量的数据证明能够传过三代,从第一代传到第四代手上的家族企业不到5%,东南亚有类似的研究,证明其实在企业的传承过程中,大量的企业价值会流失。包括一些民间的故智,中国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苏格兰谚语叫“父亲买、子修建、孙儿卖,重孙街上当乞丐。”看上去这似乎是一个魔咒,很难打破,但是同时我们也发现,其实历史实践也在不断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最长的企业是一家日本企业已经存活1400年以上,在全世界各地有大量的样本。最成功的企业反而更长久地传承,全球最好的500强企业有44%的企业已经船到第四代或者更后。伟大的企业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最终形成。华人家族企业我们也在看到不少的家族企业在传承,大多数企业在第一代向第二代传承,比如新希望、娃哈哈,但是其他不少家族企业已经传过三代,我们中国的传承是正在进行时,在中国最富裕的100个家庭里已经有超过一半的二代进入家族视野,他们带有着的最新的理念、观念、国际视野。

1400年后这些企业可能大部分都不在了,甚至包括财富本身的传承也无法永久持续,还有什么可能更恒久可以传承的?林则徐在他的家训中间写到,他说子孙若如我,留钱作什么,贤而多能,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作什么?愚而不孝,且长其恶。英国说两百年培养一名贵族,这个贵族是精神上的境界,高尚的人是集智信勇仁严等品质于一身的财富。中国说耕读传家躬行久,诗书继世雅韵长。牛津大学已经传承超过800年,是英美国家历史最久的学校。还有就是宗教,很多的宗教都有超过2000年的历史。所以我想回答这个问题还有什么能够更恒久地传承?信仰、思想、德行、智慧,可能都是比财富和权力能够更加恒久传承的东西。

中国企业现在传承既有和全球类似的共性问题,也有很多个性问题。我这儿举几个例子,一个是中国的家族观念所带来的家庭传承过程中的一些问题,长辈觉得对家族有强大的义务,要做到自己最做不动的那一天,放不下自己的责任,但是往往导致传承的设计过晚才开始展开。亚洲国家普遍对所谓软性资产(人脉关系等等)非常重视,而这些软性资产是相当难以传承的。国内职业经理人市场目前相对不发达,包括诚信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使得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之间互相提防猜忌,加上两代人观念不同,所以往往接班的时候发现自己周围无人可用,难以快速实现自己有效率的班子。

资本市场,包括并购市场部发达,使得企业在转手过程中带来巨大价值损失,很多企业甚至很难卖掉,或者卖掉以后难以维持和提升价值,使得本来很多不需要在家族内传承,本来可以在资本市场上流转的一些企业被迫地在家族内进行传承。因为过去30年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使得大量的第一代企业家可能只有一个直系的成年子女,而在他们的子侄辈中可挑选的范围也大大地减少。所以我们的很多企业家抱怨他们的孩子不如自己,我说这显然的,从统计学的概率上来说,你们被挑出来做企业家是万里挑一挑出来的,但是你们挑继承人的时候可能是亿里挑一。这带来了很多问题,包括企业不得不去在用人以能、用人以贤和用人以亲之间去做很多艰难的权衡取舍,而在过往的大家族时代,往往在家庭内部就可以找到既贤又能、又亲的继承人。

怎么看中国的“企二代”?第一代企业家往往对他们的孩子既疼爱又严厉,他们一方面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非常好的、愉快的成长环境,但是一方面又担心自己的孩子被宠坏了,是温室中的花朵。我这儿举几个不同的企业家在不同的时候跟我讲的话,有人说我是一只老虎,凶得很,大家都怕我,但是我的孩子是羊,企业交给他我实在是不放心。有人说我的孩子太善良了,从小的成长环境,没有经历过人性的黑暗面,可能太善良了,将来不知道被谁坑蒙拐骗,不知道上多少当。有人说我的孩子让我把这个企业卖了,把钱给他就好了,很难过。比如说我的孩子不理解,其实企业也是我的孩子,是我的另一个孩子。我们看到中国很多杰出的第二代企业家确实身上有很多的问题,包括吃的苦确实没有第一代多,性格没有那么简易,甚至不伐纨绔子弟和坑爹一族,但是我们发现大量非常优秀的第二代企业家,很多人甚至不愿意在父辈的肩膀下生活。有人说爸爸,你是在白手起家,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也想白手起家一次,我觉得非常有志气。第二代企业家往往有很强大的基因,很小的时候就受到商业熏陶,做得好的话,他们是站在巨人肩膀可以继续延伸这个企业的了不起的企业家,同时他们的观念非常现代化,非常现代,受到良好的教育,无论在知识视野和价值体系上都比父辈更加平衡全面,他们也更接受新的模式,包括对使用资本市场迅速实现企业的扩张。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历练,给以时日,他们会成长起来。很多第二代不愿意那么辛苦,他们看到父辈当年辛苦打拼时候的那种不容易,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或者因为辛苦打拼忽略了家人,忽略了亲情,觉得我不愿意让我的孩子受我当年的那种委屈。在父辈眼中觉得这是进取心不足的一种表示,但是反过来,其实这也不是父辈所期待的,通过你的努力让自己的孩子能比自己有一个更加优越的成长环境。

第二代企业家中非常优秀的人其实是极其有进取心,我们在北大、在哈佛、在牛津都大量观察到这种,假以时日,他们将是中国经济腾飞的脊梁。我经常会跟非常担心的第一代的企业家说的一句话就是:“你放心,你的孩子只要愿意,他终将有巨大的成就,虎父终无犬子。”中国家族企业接下去十年是传承的关键十年,这个传承的成功与否对中国民营经济以及对中国整个经济将产生难以估计的影响,应该说中国甚至未来的3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国运,很大程度上是寄托在这些民营企业是否能够成功地走过传承的这一关、这一节。这里面会有大量的和资本市场有关的活动,大量的企业在传承中会出问题,甚至可能会灰飞烟灭,但是有一部分的企业,可能是少部分的企业可能会浴火重生,凤凰涅盘,甚至会出现不少真正做到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中国未来的马云、中国未来的马化腾、中国未来的张瑞敏会出现在这批人群中。北京大学希望和所有有志于探索家族企业传承的第二代以及第一代企业家一起共同地探索未来中国的民营企业的发展之路。

谢谢大家!

【专题报道】

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

厉以宁吴敬琏等大咖出席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

【精彩观点荟萃】

吴敬琏:潜在增长率下降不是靠发票子能解决的

厉以宁解释负效率三大原因:企业个人目标不一致

朱民:未来几年美国是世界经济波动最大风险因素

龙永图:美日欧没资格来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邱晓华:2016年后的中国经济已经走向筑底企稳

宗庆后:世界经济危机远没过去 还在继续恶化

刘永好:现在中国很多产品世界第一 投资要转型

易金经 下载网易财经APP:深度揭秘牛人动向 炒股不再愁!

机构看盘

百战经典

牛人论股


黄云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冯立启_NF467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那些懂得投资自己的人后来怎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