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左晓蕾:合作是中美实现互利共赢唯一正确选择

2016-11-16 01:29:47 来源: 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合作是中美实现互利共赢唯一正确选择)

左晓蕾

就中美关系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认识特朗普执政理念和施政纲领,客观理性地判断特朗普执政的特点,才能在未来4年采取合适的方式逐渐磨合双边关系,保护和争取我国的利益。美国经济与中国经济利益密切融合,虽然摩擦和矛盾不可避免,但双方总会有智慧达成妥协。只要我们对内努力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对外坚持我国的核心利益,在双边关系中坚持共同发展,在多变关系中坚持平衡发展的基本原则,就完全能从容应对任何不确定性。

被主流舆论一边倒看衰的唐纳德·特朗普成了候任美国总统,全世界就像被扔了一枚原子弹,蘑菇云弥漫各国,辐射效应波及全球。美国总统对全世界的影响非同小可,一个不为全世界熟悉的、非传统政治家风格的美国新总统,不能不引发各国对美国内外战略和政策变化不确定性的深深担忧。不过,分析特朗普竞选期间的部分言论,特别对其当选前宣布的如果胜选后100天内的施政纲领,笔者认为,中国可以从容面对这位引发全球不安的美国当选总统。

仔细检视其言论,这位当选美国总统其实并非真的那么另类。世人对特朗普的总体印象,或许是受了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主流媒体妖魔化的诱导。事实上,特朗普的主要观点,特别是一些经济主张非常务实、也符合基本的经济学原理,非那些职业政治家可及。笔者相信,特朗普明年1月正式就任后,为了修复由于选举造成的美国社会分裂,一定会调整竞选时的一些极端言论。就中美关系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认识特朗普执政理念和施政纲领,客观理性地判断特朗普执政的特点,才能在未来4年采取合适的方式逐渐磨合双边关系,保护和争取我国的利益。

先不妨对特朗普的一些观点做些初步分析。

特朗普主张“发展经济是第一要务”,放弃自由贸易,而改为追求公平贸易。这样,美国的贸易逆差将会缩小,美国的工作机会将回归。这表明特朗普念兹在兹的是振兴美国经济,“把美国自己的事情做好”,并不打算马上延续前任的高调重返亚洲战略,立即与中国展开在南海问题上的博弈,这可暂时缓解当前剑拔弩张的南海局势。这种“国内发展为主”的思想,非常可能使美国的战略重点在他的总统任期内发生改变,对“重返亚洲”战略采取更平稳而不是大举推进的策略也不是不可能。这一主张不利的一面,是贸易保护主义特别是针对中国的贸易战或将风急浪高,美国对中国的投资和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可能进一步受阻。考虑到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一直都针对中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因此这对我们来说也并非新的麻烦。而特朗普宣布退出环太平洋合作组织TPP,在某种程度上也缓解贸易保护主义的实际影响。如果特朗普真的与中国开打贸易战,我们需要利用当前最有优势的跨境电商国际贸易新模式,积极开展双边自由贸易,设法突破防线。

至于特朗普要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我们可以明确告诉美方,美联储加息在即,美元升值态势明显,如果中国现在就放开汇率,势必加大美元的升值态势,而这对美元是最不利的。想来特朗普的专家团对此会权衡再三,审慎决定。

特朗普主张“美国利益第一,意识形态第二”。这隐含着特朗普对外政策的基本原则,处理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在利益与意识形态之间,以利益为重。这也昭告世人,美国新政府将重新评估美国利益,美国军事和政治力量将从全球收缩,不再实施牺牲美国经济的贸易外交政策,在与盟友的安全、合作中可能会要求盟友分担经济责任,在国际事务方面也要权衡美国利益之后再做决定。如果是这样,全球的政治经济秩序将发生巨变。然而,美国经济与中国经济利益密切融合,虽然摩擦和矛盾不可避免,但双方总会有智慧达成妥协。而在双方关键的核心利益上,应该可以受到各种双边协定的保证,不会在特朗普任期内改变。

这里的不确定性是,特朗普是否为了经济利益在武器出售上触及我国核心利益,变相强化意识形态之争,加剧欧洲、亚洲和中东等地区的紧张局势。

特朗普对内政策相当务实,提升国计民生的目标明确,政策和措施也符合经济规律。特朗普宣布将推动如下法案出台:一、减轻和简化中产阶级税务的法案,GDP增长翻番,创造两千五百万个工作机会;二、美国能源与基建法案,并将在10年内整合1万亿各方资金配套;三、学校选择与教育机会法案;四、用健康储蓄账户替换奥巴马的医保法案,让普通人有能力在各州购买健康保险;五、可负担的儿童保障和老年人保障法案。这些法案显然是把国家经济的发展、百姓福祉的提升放在首位,为民谋福利的目标突出。用立法的方式确保维护不同社会群体利益的政策实施,符合依法治国的现代社会治理的理念。另外,其法案推动的资金,非常有可能按照一个商人的思路——调动社会资本和私人资本参与,而不是完全靠政府投资。这些做法,笔者以为,对我国很有借鉴意义。

特朗普去全球化的发展思路,或将引发世界一长串连锁反应。但是,让跨国公司的资本回归美国,解除北美贸易协议,不批准TPP,并不意味着美国就会关起对外贸易的大门,撤回所有资本。事实上,降低美国海外资本税收,鼓励跨国公司以10%的税收回流,为其国内能源设施和其他基础设施建设积聚资本,也并非撤回所有海外资本,这也是美国政府根本做不到的。须知,美国的利益遍布全世界,白宫新主人可能是要调整华盛顿共识主导下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方式,调整维护自身全球利益的方式。特朗普要退出TPP区域性的贸易协议,不再推行全球和区域性的自由贸易,而加强关系到核心利益的双边自由贸易发展,加强与同盟国家的双边关系和贸易,是其未来的新政。

特朗普不会改变美国的基本制度和立国基础。现有的信息表明,他成功当选的原因和他将要做的事,是把仅代表资本的权利回归到代表政治、经济和社会权利平衡的基本制度安排上。以此观之,他过激的竞选言论必定会被调整,转而推出更多有利于修复由竞选导致的社会分裂政策和措施。美国本次总统大选造成的社会分裂,是特朗普亟须应对的最大挑战。对于近年来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的状态,特朗普有可能采取正统方式来处置,比如各种利国利民的法案,与非“常规”的手段结合,也许能做一些事,但也很难彻底改变贫富分化日趋尖锐的局面。

只要我们对内努力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对外坚持我国的核心利益,在双边关系中坚持共同发展,在多变关系中坚持平衡发展的基本原则,我们就完全能从容应对任何不确定性。

(作者系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任万顺 本文来源: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作者:左晓蕾 责任编辑:任万顺_NF522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