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新闻 > 正文

宁波老板离奇失联:银行卡护照没带走 两公司卷入

2016-08-23 09:47:29 来源: 澎湃新闻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宁波老板离奇失联:银行卡护照都没带走,两家上市公司卷入)

浙江宁波老板王华平“失联”近一个月,正在国内PVC(聚氯乙烯,应用领域最为广泛的塑料品种之一)行业掀起一场颇具规模的“地震”。

近日,浙江耀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耀丰投资”)实际控制人王华平突然失联。不仅银行、公司员工、贸易伙伴找不到他,连他的妻子应惠珍也说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的一段录像显示,面对数十名下游客户代表的逼问,7月28日,应惠珍否认王华平跑路的说法。据她称,她也是在7月26日接到银行电话,才知道自己丈夫已经联系不上,“本来他是约了银行谈事情,但办公室工厂都没有人。”

8月16日,包括吴磊在内的十多名客户代表,在位于宁波市鄞州区的耀丰投资总部办公室,打听王华平失联事件的进展。他们中的不少人已经给王华平旗下公司打了货款,但未收到货。

“少的几十万,多的有两三千万,涉及大约五六十家下游客户,涉及货款大概在一两个亿。”吴磊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相比这些下游客户,更为焦虑的是银行和耀丰投资的上游客户——内蒙古亿利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下称“亿利化学”)、内蒙古君正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君正化工”)。这两家公司分别隶属于两家上市公司——君正集团(601216)和亿利洁能(600277)。

“乌海的警方过来,说明是君正方面已经报案。”一位知悉内情的上游贸易商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君正集团和亿利洁能两家共涉及的金额约在4亿-5亿元,“君正方面已经有两名高管因此事被免职。”

上述说法尚未得到君正集团和亿利洁能方面的证实。

而给予王华平旗下公司贷款、授信和承兑汇票的银行,则有数亿元资金可能陷入风险。

宁波老板离奇失联:银行卡护照没带走 两公司卷入

耀丰投资办公室已经是人去楼空。

老板去哪儿了:银行卡还在妻子处,存有护照、身份证的公文包在办公室,律师查过说没出入境记录

“我们也不知道老板去哪里了,我们只是普通员工。”8月16日,留守在办公室的两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老板“失联”之前此前并未发现公司有任何异常迹象。

不过,有信息显示,有员工对于公司可能出现的状况已经有所警觉。“一般都是每个月的10号做出来上个月的运输费用账单报给公司,但是7月27号的时候,公司管物流的就让我做7月份的账单。”一家承接了耀丰投资及旗下公司货物运输业务的负责人尹丰(化名)表示,“我说还没到月底账单做出来不对,他说你做个大概,公司可能要出问题。”

对于王华平的突然间“失联”,其妻子应惠珍似乎也并不知情。

“如果他成心要跑路,是不是要跟我离婚,做资产保全;如果他成心要跑路,礼拜一(7月25日)还出票出了1000多万,派司机连夜发航空快件给上游客户。”7月28日下午6点,在耀丰投资的一间会议室内,应惠珍表示她也是在礼拜二(7月26日)接到银行电话才知道自己丈夫已经联系不上,“本来他是约了银行谈事情,但是办公室工厂都没有人。”

面对来自全国各地数十名下游客户代表,应惠珍试图竭力安抚各方的焦躁情绪,不过她似乎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公去了哪里。

“如果不是跑路,还有没有其他可能。”有下游客户代表向应惠珍发问,应惠珍说:“银行卡、工资卡都在我这里,公文包放在办公室,护照、身份证都在包里,律师也查过没有出入境的记录。我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可能。”

8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王华平在鄞州区常居的一处住宅。一封来自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寄给其女儿的EMS快件放在门旁的鞋柜边,快递单号显示,早在7月30号,快递就已经寄达。记者多次敲门,始终无人应答。

遍寻王华平无果的下游客户如今正陷入更为忧虑的局面,因为王华平妻子应惠珍的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

8月19日,记者多次拨打王华平和应惠珍的电话,二者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

宁波老板离奇失联:银行卡护照没带走 两公司卷入

下游客户聚集在公司办公室内。

王华平的PVC业务链

8月16日上午,吴磊(化名)再次来到宁波市鄞州区泰安中路汇港大厦三楼,这里是耀丰投资的办公室,除了仅有的两名行政人员,其余房间早已大门紧锁。

包括吴磊在内的十多人,坐在一间敞开的副总经理办公室内,翻看着没来得及清走的文件,试图发现一点蛛丝马迹的他们显得颇为焦虑。

“少的几十万,多的有两三千万,涉及大约五六十家下游客户,涉及货款大概在一两个亿。”吴磊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公司曾在7月25日先后与宁波市鄞州恒化塑业有限公司签订两份购销合同,合同约定鄞州恒化向其提供80吨和40吨河南联创牌聚氯乙烯(PVC)产品,金额分别为45.6万元和22.96万元,“货款打过去了,货迟迟不发,打电话再联系王华平,就联系不上了”。

鄞州恒化为王华平实际控制。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法人为王志康,王华平为监事,两人分别持股10%和90%。一位知情人士称,王志康已年届七十,实际上是王华平的父亲,为宁波鄞州区下应镇人。

耀丰投资只有三名自然人股东,除了王志康、王华平,公司法人代表为徐亚芬,上述知情人士称,徐亚芬实际为王华平母亲。耀丰投资控股浙江尚航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尚航新材”)以及宁波华耀化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耀化工”)两家公司。

除了鄞州恒化、耀丰投资,王华平还实际控制宁波市耀华经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华耀经贸”)、宁波华耀新宇新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耀新宇”)、宁波市昊华包装制品有限公司(下称“昊华包装”)、宁波市昊华包装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昊华科技”)。此外,华耀新宇还实际控制香港汇港电子控股有限公司,并通过这家公司实际控制宁波汇华电子有限公司。

上述知情人士称,王华平各家公司每年PVC的贸易总量大约40万吨,是全国规模较大的PVC贸易商之一。同时,王华平还是宁波市塑料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实际控制大大小小近十家公司的王华平,从事的业务并不复杂,可以大致分为化工产品贸易和化工产品包装两块业务。

——贸易业务,主要是作为宇航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河南联创化工有限公司、内蒙古亿利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下称“亿利化学”)、内蒙古君正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君正化工”)等国内知名PVC生产企业在华东和华南的授权代理商,销售货物给下游客户。同时,公司还是台塑PP、昊华华东EPS的授权贸易商。

——包装类业务,主要生产用于PVC等塑料产品的纸塑包装袋,销售给上述上游PVC生产企业。

君正集团、亿利洁能受牵连:内蒙古警方已启动调查

王华平的化工产品贸易链条中,至少牵涉两家上市公司——君正集团和亿利洁能。

其中,耀丰投资重要上游供应商君正化工,为上市公司君正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主要生产聚氯乙烯、液碱、片碱、硅铁、液氯以及水泥等产品,注册资本30亿元,注册地为内蒙古乌海市乌达生产区工业园区。法人代表韩永飞为上市公司君正集团的副总经理,监事张杰还是君正集团的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君正化工聚氯乙烯的年产能在70万吨,是国内较大的聚氯乙烯生产企业。君正集团2015年年报显示,君正化工2015年全年营收27亿元,净利润2亿元。君正集团的全年营收在48亿元左右,净利润8.39亿元。君正化工的营收和净利润在上市公司的占比分别为56%和23.8%。

同样作为耀丰投资重要上游供应商的亿利化学,是上市公司亿利洁能实际控制企业,注册地为内蒙古鄂尔多斯,亿利洁能持有其41%的股份。年产50万吨PVC的亿利化学,为亿利洁能贡献了主要营业收入,亿利洁能2015年营收80.56亿元,亿利化学全年贡献了其中近30亿元的营收。

作为耀丰投资的两家重要供应商,上述两家上市公司都有可能受到王华平失联事件的拖累。

“上一次我们过来的时候,碰到过内蒙古乌海过来的警察,到公司了解情况。”吴磊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吴磊的说法也得到了多位在场人员的证实。

“乌海的警方过来,说明是君正方面已经报案。”一位知悉内情的上游贸易商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君正集团和亿利洁能两家共涉及的金额约在4亿-5亿元,“君正方面已经有两名高管因此事被免职。”

“君正集团受到的影响比较大,个别高管受到这个事的影响也被调整。”一位行业分析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由于王华平“失联”,涉及王华平相关公司的承兑汇票将无法得到贴现,另外,二者合作多年,君正集团还可能涉及超额发货的问题。

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上述两家公司对此置评。

“这个案子是知道,具体进展情况就不太清楚了。”8月18日,君正集团所在的乌海市公安局乌达分局刑警大队一位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记者证实君正集团已经就此事报案,他表示,将向相关负责人请示后给予记者回复,截至记者发稿时记者并未获得其回复。

来自君正集团内部员工的消息称,“公司已经下了文件要求员工不能讨论这个事情,并且签了保密协议,签完就收走了。”上述员工称,公司此举可能是怕消息泄露影响股价。

8月18日,澎湃新闻记者先后拨打君正集团、君正化工、董秘以及证代的多个办公电话,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亿利洁能董秘办一位负责人称,将了解相关情况后给予记者回复,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收到任何回复。

8月22日,君正集团涨停报收于4.64元,亿利洁能下跌3.12%,报收于6.82元。

逾10亿元承兑汇票去向存疑

一份耀丰集团各公司授信额度跟进表显示,王华平控制下的多家企业与君正集团和亿利洁能存在密切的业务往来。

文件显示,民生银行宁波分行曾为昊华科技授信1.5亿元,已用额度为14994万元,交易对手方为亿利化学,授信日期截止日为2016年3月9日,形式一栏标注“昊宇担保1.5亿”。

此外,民生银行宁波分行还曾为尚航新材先后授信6784万元和4616万元,授信截止日期为2016年6月4日,交易对手方分别为内蒙君正和鄂尔多斯市君正,文件备注显示“动产融资协议(两家君正各8000万,尚航总共不超过1.96亿元)”。

一般来说,授信指的是银行向客户直接提供资金支持,或对客户在有关经济活动中的信用向第三方作出保证的行为。使用银行的授信额度,一般需要抵押或者担保方可进行。

一位贸易商向澎湃新闻记者提供的来银行内部的查询信息显示,昊华科技名下未结清金额的承兑汇票为5.72亿,尚航新材名下未结清的承兑汇票为7.94亿元,二者合计约13.66亿元。根据上述授信额度跟进表显示,上述两家公司的相关授信的开立银行均为民生银行宁波分行。

如果按照30%的保证金比例计算,13.66亿元的承兑汇票仅有约4亿元的保证金,“剩下大约十亿未结清,银行和上游供货商肯定都要受到损失。”吴磊表示。

“我们从银行内部打听到的消息说,王华平失联前曾从民生银行宁波银行获得一笔高达1.8亿的承兑汇票。”吴磊质疑王华平已经卷款跑路。

对于上述信息,民生银行宁波分行一位办公室负责人对记者表示,银行方面正核实相关情况。

宁波老板离奇失联:银行卡护照没带走 两公司卷入

耀丰集团授信进度表。

银行冻结公司部分账户,耀丰投资账上仅剩8.29万元

“近期因无法联系上总经理,按照公司授权,公司全面经营管理由风控副总经理应惠珍负责。”时间为7月30日的一份内部《情况说明》显示,7月28日之后,已有较多客户向公司追讨欠款、货物,应惠珍紧急授意财务部门将各公司账户资金打入一个名为“曹晓琴”员工的个人民生银行卡中,用于发放员工工资、7月份社保以及补偿金。

文件显示,包括昊华科技、尚航进出口、尚航新材、华耀新宇、华耀化工、鄞州恒化在内的6家公司账户上的剩余资金仅有112万元。在7月28日,应惠珍在同追讨货款的下游客户会谈时曾表示,银行方面已经冻结公司的部分银行账户。

8月9日的一份文件显示,大部分员工已经与耀丰投资解除了劳动合同关系,在缴纳员工薪资以及补偿金之后,耀丰投资仅剩下8.29万元。

8月19日,记者多次拨打王华平和应惠珍的电话,二者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

钟齐鸣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李继远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