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尔普斯"火罐"热潮背后:拔火罐器材销量暴增

2016-08-23 08:38:46 来源: 深圳晚报(深圳)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菲尔普斯“火罐”热潮来去背后)

菲尔普斯

8月22日,里约奥运会完美落下帷幕。

也许是微信朋友圈加速了信息流动,从没有一届奥运会像今年这般引起一场独特的全民关注。

无论是中国游泳界中一股泥石流带来的“洪荒之力”或是“飞鱼”菲尔普斯引发的“拔火罐热潮”,还是时隔12年重返奥运之巅的“中国女排精神”,都已在悄然之中嵌入我们的生活。

当然,在这三大“奥运遗产”中,“资格最老”又能亲身体验的非“拔火罐”莫属,这项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传统中医疗法,在奥运风的催生下,以“全球网红”的姿态重新为人们所认识和接纳。

拔火罐器材销量暴增,影响了拔火罐的销售产业链和消费者。不少网店火罐销量暴增几倍,一度断货,厂家不得不24小时三班倒不停生产。

但这股拔火罐热潮只持续了大约一个星期,就冷却了下来。

热潮背后,它是一门常见的中医治疗技艺,是一种缓解疼痛的方法,在医院一般设置在康复科。事实上,在里约奥运会之前,拔火罐已经在欧美国家走得更远。

“菲尔普斯”的效应

8月7日,里约奥运会的游泳赛场上,美国游泳名将菲尔普斯纵身一跃,身上紫红色的拔火罐印记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这位享受着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运动医学护理的“飞鱼”,却对这个古老的中医疗法情有独钟,无意间给拔火罐“突然打了个广告”,迅速引发了一场全球关注。

“真的是与菲尔普斯同款吗?”

“是的哦!”

“你怎么知道菲尔普斯用这一款?”

“我跟他很熟……”

没有丝毫的准备,拔火罐突然就火了。在奥运风的催生下,一场购买火罐的热潮随即而来,网上马上就有商家打出了“菲尔普斯同款”的广告噱头。

这一家名为“八度久外”的网上店铺,其自称与“菲尔普斯同款”的真空拔罐器价格为720元。

这个价格在网上销售拔火罐器材的店铺中,是属于较为昂贵的,一般拔罐器的价格都在几十元到一百元之间。不过该店家表示“自奥运会以来,卖得很好”。

当然这并不是卖得最火的一家,这场购买热潮中,“火罐”也并不是卖得最火的,反而是“气罐”最受欢迎。

“因为气罐操作简单,拔罐过程没有涉及温热,更安全、轻便,更适合家庭普通用户使用。”对此分析称。

“太火爆,太火爆了,销量一路暴涨,仓库已经加班加点出货了”,受奥运风的影响,“美康优购”拔火罐器材的销量翻了一倍多,每天成交达到上万笔,3天内,备货已经将要售罄。于是,8月10日,“美康优购”老板王生发出了这个通知。

这是王生5年来最火的一次,平时向厂家订购的数量已经无法正常供货。

“当时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啊。我们订单都下得比较大,我这里加了一倍”,自从在网络上看到菲尔普斯拔火罐的新闻后,王生和他的同行,整体上都觉得会持续很长的时间,于是便加大了订单数量。

当王生联系厂家增加订单时发现,原本每天只需工作9个小时生产的厂家,已经是3班倒24小时不停地生产。与王生一样,他的同行们都在不同程度地加大火罐器材订单的数量。

这次购买热潮持续了一个星期就渐渐恢复到了正常,而这一天刚好是王宝强发表离婚声明的日期,网上的关注点在短时间从“拔火罐”大幅度转向“宝宝离婚事件”。

8月16日,公布了一周以来“拔火罐”销售情况,显示近期销量翻倍增长。当日,销往海外的火罐器材也比奥运会前增长了七成以上。

江苏省以11.5%的拔火罐器材购买数据居全国第一,河南省第二,广东省第三。从城市的维度来看,主要集中于较为发达的城市,上海以14%的增长排名第一,紧接着是北京、天津和广州,而深圳排在15名之外。

购买的人群也在发生变化。在这次购买热潮中,购买者近七成为女性,主体人群也不再是服务业人士,而是白领人群,占了五成以上,前者只占了14%,医务人员仅占9%。购买者大部分集中在25~29岁以及30~34岁年龄段之间,其中25~29岁的年龄段占比35.69%。

“看奥运会连外国运动员都在用,为中国传统感到骄傲”,8月9日,一网购用户对此评价道。菲尔普斯这位“头号拔火罐迷”明显给许多未尝试过拔火罐的国人吃了颗定心丸。

“拔罐迷”

8月18日下午,王振福再次来到广州中医药大学深圳医院(福田区中医院)进行拔火罐治疗。

今年41岁的王振福,10年前从四川老家来到深圳,当上了一名公交车司机,由于长期坐着开车,形成了腰肩腿等部位疼痛的职业病,而拔火罐则是他这几年来缓解疼痛的主要治疗方式。

王振福是一名“拔火罐迷”,在他的家里也有一套真空气罐,不过这是他两年前花100多块钱买的,然而派上用场的机会并不多。

“虽然容易操作,可以自己拔,但效果不明显。”原本王振福想通过在家里拔火罐来缓解疼痛,但试过一两次之后,还是选择回到中医院治疗。

福田中医院拔火罐的治疗室位于10楼的康复针灸推拿科,下午的科室有点忙,许多患者正在接受着针灸、拔罐、艾灸等各种中医治疗,空气中弥漫着中药特有的气息。

王振福像往常一样找到杨丽霞看病,杨丽霞是福田中医院副主任医师,也是广东省针灸学会针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擅长针灸、艾灸、刮痧、拔罐等中医治疗。

两年前,王振福的面瘫就是杨丽霞通过针灸、拔罐等方法治好的,于是从那时开始,王振福身体不舒服时都会花一个多小时从龙华来到福田中医院找她看病。

拔火罐治疗区就在杨丽霞诊疗室往左约十米,五张床位一排过去,中间隔着窗帘。王振福脱去上衣,趴在第二张床位上,杨丽霞点燃镊子上沾着酒精的棉花,左手拿起玻璃罐,右手把点燃的棉花往玻璃罐里一闪,然后迅速将罐子扣在皮肤上,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十几个玻璃火罐便全部扣在了王振福的背上,随后盖上一块布,设置好定时闹铃。

“这是拔火罐治疗方法中的定罐疗法,其原理也是源自古代拔火罐方法的记载”,从医12余年的杨丽霞表示,拔火罐的各种疗法无论是其医学原理,还是医疗方法都是源自于古代,菲尔普斯的明星效应只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拔火罐疗法,从而会尝试接受拔火罐疗法,但对拔火罐方面的研究、创新并无太大的影响。

在杨丽霞看来,拔火罐疗法一直以来都是中医综合疗法当中的一项特色疗法,并没有统一的标准,拔罐的深浅、轻重主要是凭借经验来判断,而且一般都是结合针灸等其他治疗方法运用以达到更好的效果。

杨丽霞觉得无论是在里约奥运会之前还是以后,拔火罐疗法都会一如既往地运用在中医治疗中。而奥运会引起的网购热潮,由于真空式拔火罐在操作上比较简单、方便,不会造成像明星齐秦那样烫伤的危险。这也说明了拔火罐的保健方式正在走向家庭。

“不过,这只适合一般的家庭保健,并不适合有重大疾病患者,如果有相关疾患应该来医院就医,医生会根据患者体质的虚弱程度而使用不同的拔火罐方法,进行有针对性、专业的治疗。”杨丽霞说。

技术流变

“滴滴滴……”拔罐治疗区床头上的定时闹铃响起,医护人员走来关掉铃声,取下王振福后背上的玻璃罐,他这次拔罐的时间为5分钟,是较为普通的一次火罐治疗。

“整个人轻松了许多,舒服了好多”,王振福穿好衣服后,走到杨丽霞的诊疗室。他最近痛风、高血脂发作,除了拔罐治疗外,还需要结合药物治疗。

王振福一边说一边揉着因痛症发作略显红肿的脚。他知道,拔火罐并不能根治自己的痛风症,一般只能缓解10来天,当痛症重复发作时,还得再次接受拔火罐治疗。

“舒筋活络,治疗痛症,这是目前拔火罐疗法较为显著的功效之一”,杨丽霞表示,其实我国最早拔火罐疗法并不能治疗内科疾病,只是治疗外疮等疾病。最早可追溯到出土于马王堆汉墓的《五十二病方》,其中记载的“角法”类似于流传至今的拔罐疗法。

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拔罐所治疗的病症只局限于外科,所使用的工具以兽角为主。直到隋唐时期,拔罐的工具开始用竹罐来代替兽角。

到了清代则出现了陶罐,并正式提出了沿用至今的“火罐”一词。与此同时,拔罐疗法的治疗范围也突破了历代以吸拔脓血疮毒为主的界限,开始应用于包括风寒头痛等内科病症。

“以前拔罐的时候,用一张纸包着硬币放在背上,点燃纸后,便扣上火罐”,杨丽霞从医12年,也见证着拔火罐的一些变化,如今这种拔罐方法也被淘汰了,拔火罐的工具也出现了玻璃罐、真空罐等器材,变得更容易、简便操作,所治疗的范围也延伸到内科、妇科、儿科、骨伤、皮肤科等不同的疾病。

杨丽霞2004年开始从医,2007年来到深圳福田中医院。当时福田中医院所使用的拔火罐器材已经全部换成了玻璃罐,以前所使用的陶罐和竹罐已逐渐退出使用,这是因为玻璃罐比较安全,也比较方便观察拔罐的情况。

除了拔火罐器材和方法的变化,拔火罐治疗法也在慢慢被病人接受,8年前,杨丽霞每天接触拔火罐的患者只有四五人,而现在每天都有20多人。

里约奥运会所引起的拔火罐热潮对福田中医院的影响并不是很明显,并没有出现杭州市民在各中医馆排队点名要尝试拔火罐的火爆场景,一切与往常没太大区别,除了一般的患者,就是为了祛除湿气等前来保健的市民。人群主要以青壮年为主,集中在25~40岁阶段,其中女性居多。

谈及拔火罐的变化,王振福小时候在四川老家时便多次听人说起,不过自己尝试拔火罐是来深圳工作后的事情。他依然清楚地记得,几年前在深圳的街头上都可以看到许多拔火罐的铺位,在街头拔火罐的情况也不少见,不过自己倒没试过在街头拔火罐,“怕不安全”。

对于里约奥运会上菲尔普斯等运动员也做拔火罐,王振福觉得外国人都用了咱们老祖宗的中医疗法,它应该是个好东西。

全球化之旅

事实上,拔罐并非中国独有,古希腊、古罗马时代也曾经盛行拔罐疗法。公元6世纪前后,针灸(包括火罐)由中国传入朝鲜半岛和日本,开始了迄今为止长达1500年之久的全球化之旅,陆续传播到140多个国家和地区。

“现在还不能确定拔火罐是起源于中国还是国外”,杨丽霞表示,除了古希腊和古罗马之外,在西方古医学中,拔罐被叫做杯吸,牛角杯、玻璃杯都曾是杯吸的主要工具,19世纪则出现了注射器与吸杯相结合的新式器具。不过从菲尔普斯身上的印记来看,应该是使用中医的拔火罐疗法。

其实菲尔普斯在1年前就曾在社交网站上分享过自己正在进行拔火罐的照片,而在今年3月菲尔普斯最新的宣传片“Rule Yourself(掌控你自己)”中,也专门有个镜头描写了他拔罐的过程。

除了“飞鱼”菲尔普斯外,美国女子游泳运动员考芙琳、美国体操运动员艾利克斯·纳杜也是拔火罐疗法的“发烧友”。其实,不仅仅是运动员,拔罐早在几年前就已受到了贾斯汀·比伯、贝嫂、詹妮弗·安妮斯顿等好莱坞明星的青睐。

菲尔普斯身上的拔火罐印记走红后,里约奥运会上也引发一股拔火罐热潮,而陈滕则是这股热潮中最直接的见证者。

“90后”的陈滕来自河南周口,曾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当过护士。她是里约奥运会医疗组中唯一的中国籍志愿者,经过两年的考核,在与全球25万名报名者的较量中顺利通过层层选拔。她在奥运会上主要为游泳体操等项目的运动员提供医疗服务。

“每次他们都愿意找我,因为我是中国河南的,这是我的必杀技,其实很多中国人都会。”陈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特有的拔火罐在里约奥运会上确实受追捧,许多运动员在赛前都会来到医疗组请求做拔火罐治疗。

对于深圳的职业运动员而言,拔火罐是一种缓解疼痛最日常的方法。

深圳体工队医务室主任余兵告诉记者:“深圳体工队共有13个大项目400多名职业运动员,拔火罐作为一种缓解运动员疼痛的治疗手段在医务室已经存在十多年,目前使用的是玻璃罐,游泳和田径类项目运动员拔火罐使用频率较高。”

里约奥运会上,深圳共有10名运动员出征,随队的深圳体工队队长张云鸿说,在里约的时候,出于安全考虑,并没有医生进奥运村为深圳运动员做拔火罐治疗。

同时,这项很多中国人都会的“必杀技”也吸引了世界各大媒体的关注,拔火罐究竟有何神效也一度成为了媒体追问的主要问题。

巴西里约热内卢当地时间8月15日晚,菲尔普斯在接受采访时道出了自己拔火罐的“玄秘”:“对我来说,复出的时候是29岁,所以必须确保自己可以随时随地进行恢复,尽可能最好的恢复。”

“(对)我自己来说,发现拔罐真的很有效,有些缓解了我肩膀、背部和腿部的压力,就像迅速的5分钟按摩一样。我喜欢拔罐。”菲尔普斯说,“治疗师一两年前推荐给我,我在家也有成套的罐子,对我来说,这是真的非常非常好的恢复,这也是我全年能保持好状态的一个原因。”

菲尔普斯的观点和感受,已被西方运动员普遍接受。

“不通则痛,通则不痛”,拔火罐之所以受到美国运动员的热捧,与其“立竿见影”的疗效分不开。

有专家认为,运动员长期反复训练,会造成肌肉的疲劳、紧张和劳损,而拔火罐疗法,可以舒筋通络,放松肌肉、缓解疲劳、减轻疼痛,而且无副作用(操作得当的情况下),尤其是对于长期泡在水里的游泳运动员而言,拔火罐祛湿的效果更加明显。

实际上,拔火罐疗法为世界顶级运动员们所接纳的背后,也是中西方文化、中西医之间彼此不断认可的过程。早在2001年上映的《刮痧》,在这部当年知名的电影里,与“拔火罐”疗法同宗同源的“刮痧”疗法,在美国却被当做是对孩子的一种虐待,在无法调解的文化冲突中,法官一锤定音,最后导致了原本家庭幸福的华人家庭妻离子散。

从《刮痧》的不理解、抗拒到如今“拔火罐”流行于美国顶级运动员,那拔罐在美国真有这么火吗?

美国大纽约中医针灸学会前会长、针灸师李永明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在美国,拔罐治疗主要由针灸师提供。美国有3万到4万名针灸师,每名针灸师的诊所都有拔罐工具,他估计接受针灸治疗的患者中有10%至20%接受拔罐治疗。

目前,中医在美国被归入替代医学范畴。跟针灸一样,拔罐的有效性也面临巨大争议,美国政府对这种民间疗法,有时会根据民众需要,在美国国家补充和替代医学研究中心进行一些科学研究,只有疗效得到证实,才会推广。

虽然没有科学研究表明拔火罐的疗效,然而菲尔普斯等运动员带来的明星效应迅速扩散。数据显示,海外“火罐”关键词搜索数量在两天内增长了近5倍。海外拔罐器材在3天时间里销量上涨了至少20%,而申请拔罐许可证的医疗专业人员人数增加了一半。

如今,除中国之外,奥地利、加拿大、新加坡、越南、泰国、阿联酋、南非等国已立法承认中医,并将中医列入医疗保险体系。对于拔火罐这项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传统中医疗法而言,奥运风带来的热潮只是中医逐渐走向世界的一个新开端。

张令晖 本文来源:深圳晚报 作者:黄嘉祥 张金平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学霸:"穷忙"的勤奋者有多惨?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