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金融 > 正文

渤钢系产品连续违约 国民信托坦言无法启动刚兑

2016-08-22 01:39:27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渤钢系产品连续违约 国民信托坦言目前无法启动刚兑)

8月12日,国民信托“天冶轧三经营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天冶轧三项目)的投资者们匆匆赶往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汤臣洲际酒店,用他们的话来讲,此行目的是要为自己手里的天冶轧三项目“讨个说法”。

今年9月即将到期的天冶轧三项目,是一款按季付息的一年期产品,所募资金用于天津冶金集团轧三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冶金轧三公司)补充流动资金。

去年9月18日成立之时,上百位投资者几乎都是冲着该项目“背靠天津国资委,且有世界500强渤海钢铁集团作为担保人大股东”的豪华阵营去的,即使项目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抵押物,也照样顺利发行了。

然而,再美好的包装也只是一层包装而已。今年以来,国民信托被曝旗下多款与渤钢集团有关的信托计划涉及延期兑付,涉及投资者本金9.4亿元。

渤钢集团头顶世界500强的光环,身后却背负着千亿级的债务,与之对应的是国民信托渤钢系产品延期兑付事件,但这也仅是笼罩在渤钢集团千亿债务泥潭的一个小小阴影。

对于后续兑付问题,天冶轧三项目信托经理梁晨在与投资者交流时透露,“我们(国民信托)现在因为流动性的问题做不到刚兑。”

不过梁晨同时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国民信托就不兑付了,公司正在积极寻求出手相关金融资产,以充足流动性。

信托经理:当初看重的是国资背景

因“国企信仰”而被投资者追捧的国民信托天冶轧三项目,共发行了5期。前两期分别于2015年9月发行,后3期则分别于2016年1月、2月发行,总募集金额约3.5亿元。

让投资者难以接受的是,在产品成立不久后即被曝出融资人天津冶金轧三公司和担保方天津冶金集团出现了经营问题。

天冶轧三项目投资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该项目2016年第一季度利息延期52天后才分2次完全兑付,第二季度利息至今已延期超过40余天,也仅支付了季度利息的15%。

而让投资者最不能接受的是,项目的前两期将于2016年9月到期,但投资者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天冶轧三项目将无法按约兑付本息。

面对失望的投资者,国民信托于8月12日在上海召开了“国民轧三项目交流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交流会现场了解到,国民信托业务序列总经理张海在面对众多投资者时表示,目前天冶轧三项目“面临了一些困难”,并承认该信托将无法按约兑付本息。

8月12日,天冶轧三项目的信托经理梁晨也出席了交流会并现场表示,最早于2014年接触天冶轧三项目,当时主要看中企业先进的生产线及产品,以及企业背靠天津国资委的背景。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7月,在当地的推动之下,天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天津钢铁)、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天铁冶金)、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津钢管)及天津冶金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天津冶金)四家国企共同组建渤海钢铁集团。天津冶金轧三公司,就是天津冶金旗下的公司。

“产品自成立到去年底一直都是很顺利的,甚至第一季度的利息还提前了几天发放。”梁晨表示,但自春节过后,受宏观经济以及钢铁行业整体下滑态势的影响,包括银行抽贷等压力,整个渤钢系都出现了流动性紧缺,导致经营风险暴露。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投资者与国民信托的此次交流会,争论的焦点在于国民信托发行之前是否充分了解融资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以及是否在已知融资企业发生兑付危机之后,仍继续发行后续产品。

针对投资人讲述的上述内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天冶轧三项目经理梁晨,希望其能就相关情况进行说明。但梁晨向记者表示,所有对外口径必须经由国民信托办公室发布。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国民信托总部,相关人士记录下记者的采访提纲后表示会有专人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国民信托方面尚无任何回复。

信托公司:正寻求出售金融资产

据了解,目前渤海钢铁集团约有105家债权方,涉及负债近2000亿元。张海在交流会现场透露,目前国民信托与渤钢系旗下的天津钢铁和天津冶金两个集团企业有合作关系,所涉投资本金为9.4亿元。

随着大股东深陷债务泥潭,天冶轧三项目的投资者均对渤钢系债务兑付的流程表示关注。

梁晨表示,此次渤钢系涉及金额较大,而国民信托在其中涉及的规模较小,从偿付流程来看,信托与员工集资和外资银行贷款并列为敏感债务,目前已将强制执行证书递交到天津人民高级法院,并且已经立案。

梁晨称,接下来会主要分两步走,一方面,会积极与天津市政府协商,从而加快兑付的进程;另一方面,等融资企业恢复造血功能。

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彬彬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安排偿付顺序过程中,主要是参考抵押权,银行如果有抵押权,那应该还是优先于信托兑付。

根据项目资料,天冶轧三项目仅有股东天津冶金集团的信用担保,而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抵押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交流会现场了解到,目前天冶轧三项目的投资者均希望国民信托能启动刚性兑付方案,即先由国民信出资托垫付投资者的本金,再由国民信托通过诉讼等方式向融资方维权。

根据年报,截至2015年末,国民信托的不良率为0.90%,其中次级类为950.65万元,关注类资产为2260.88万元。“我们(国民信托)现在因为流动性的问题做不到刚兑。”面对投资者的要求,梁晨表示,尽管当前无法启动刚兑方案,但并不意味着国民信托就不兑付了,目前主要有三种释放流动性的途径。”

梁晨进一步解释称,目前国民信托有一大块资产,持有汇丰人寿的股权,公司正在积极寻求该股权的受让方,以此充足流动性。

资料显示,汇丰人寿成立于2009年6月,主要负责承保人寿保险、健康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等保险业务,注册资本10.25亿元,总部设于上海。今年上半年,汇丰人寿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4.03亿元,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3.71亿元。目前,国民信托与汇丰保险(亚洲)有限公司各持50%汇丰人寿的股权。

根据国民信托年报,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公司固有业务资产总额为30.65亿元,其中金融股权直接投资 15.02亿元,包括对汇丰人寿保险有限公司50%的原始股权投资5.125亿元和相关累积的公允值变动收益9.90亿元。

梁晨还表示,因信托保障基金的出台,国民信托目前已支付了约4亿~5亿元的信托保障基金,公司也在寻求方式将这些保障基金打包出售套取流动性。

除上述两种方案外,投资者寄希望最深的莫过于富德生命人寿接手国民信托,一次性解决流动性问题。

有关国民信托股权变动事项引发的关注,源于2015年下半年保监会一则公告,称原则同意富徳生命人寿受让国民信托93.44%的股权,这一变动将意味着国民信托或将成为下一个保险系信托。

对此,梁晨在交流会现场表示,目前富德生命人寿的股东资格还在审批。

那么,是否在获得流动性之后,国民信托会立即启动刚兑方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问题联系了梁晨以及国民信托总部,但截至发稿,尚无任何回复。

netease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沙斐 责任编辑:任万顺_NF522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海建无性别公厕:解决女性排队 男女同厕遇尴尬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