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煤陷入亏损恶性循环 山西去产能之痛

2016-08-12 22:48:03 来源: 华夏时报(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晋煤陷入亏损恶性循环 山西去产能之痛)

晋煤陷入亏损恶性循环 山西去产能之痛

这些天,山西的会格外多。

8月9日,山西省省长李小鹏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攻克煤与非煤两大技术瓶颈,破除制约经济发展的体制障碍。此前的8月3日、4日,李小鹏连续两天召开会议,安排部署加码煤炭去产能。“山西要坚定不移地把去产能、减产量,作为适应引领经济新常态的重大任务。”李小鹏说。

8月11日,山西省经济转型与企业发展研究会秘书长朱启远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只要政策好,引导得当,山西煤炭还是可以发展好的。”

官方公布的上半年经济数据让山西喜忧参半,压力巨大。山西上半年GDP同比增长3.4%,排全国倒数第二,但较去年同期上涨了0.7%。如今,山西仅七大国有煤企的负债总额就超过万亿元,大约60%是银行贷款,40%是债券,这比山西省2015年的GDP还要多。

“省政府正在研究制定政策。”朱启远认为,对于迫切需要摆脱“一煤独大”的山西而言,加码煤炭去产能势在必行。

工业利润大幅跳水

在去产能的背景下,山西同其他资源大省一样,规模以上工业利润降幅非常巨大。今年上半年,山西、黑龙江、新疆等资源大省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增速均为负,最糟糕的达到-892%。

发改委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山西规模以上工业亏损51.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亏46.4亿元,同比降幅达到892%,而黑龙江、青海、新疆、辽宁这几个省的工业利润同比下降分别为70.9%、61.5%、31.8%和27.4%。

“现在,资源大省都面临类似的困境。”山西大华期货研究所高级分析师李伟分析称,这些地区的工业利润增速下降,主要与其依赖的几个利润大降的行业有关,包括今年1-6月利润下降38.5%的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利润下降3.7%的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而这些行业都会左右山西经济的好坏。“山西的经济结构还是以煤为主,机制不够灵活,转型升级效果不明显。”李伟直言。

与其他省一样,山西去产能的压力很沉重。今年上半年,山西煤炭产量同比减少6880多万吨,占全国同期煤炭减量的四成,但仍处于全行业亏损状态。

山西焦化的现状便是山西经济形势的浓缩。山西省2015年的数据显示,山西省焦炭工业主营业务收入776.9亿元,同比下降24.7%,远高于煤炭行业15.7%的跌幅。

据李伟此前介绍,中国焦炭产量第一大省的山西,也出现过投资热潮,继而导致整个行业出现恶性竞争,最近几年又陷入连年亏损的泥潭中。2016年全国焦炭产量下降幅度还将加大,预测退出产量在3000万-4000万吨之间,总产量为4.1亿-4.2亿吨,同比降幅在6.7%-8.9%之间。

记者此前掌握的资料显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焦化行业成为山西省煤炭行业中首个亏损的子行业。山西省焦炭行业协会一位离职的员工向记者证实,为挽救焦炭行业,协会曾采取了包括如限产、逆势提价等措施,但如今看这些举措并不能改变全行业亏损。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眼下,焦炭行业越生产越亏损,陷入恶性循环。前述离职人员告诉记者,焦炭曾是山西重要的出口产品,最高时出口价一度高达2500元/吨,现在出口价格800元/吨上下,可见当时很火。

朱启远说,如此一来,使得大量企业退出了以民营企业为主的山西焦化行业。公开资料显示,山西焦化行业用10年时间,淘汰了9000万吨落后产能。但直到“十二五”期末,全国焦炭产能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了。中宇资讯分析师曹家斌认为,淘汰落后焦炭产能的同时,不断有新的焦炭增产能涌现出来,这就是为什么越调控越过剩。

去产能仍在加码

今年入夏以来,煤价恢复性上涨。 国家统计局8月9日消息称,7月煤价持续上涨,环涨0.6%。当日,国内焦炭期货大涨4.07%、动力煤大涨2.11%,自去年11月低点至今累计涨幅高达64.8%,而动力煤期货刷新了19个月新高。

此前一天的8月8日国家发改委刊文指出,今年以来,推进兼并重组和转型升级,市场供大于求矛盾得到了缓解,煤价有所回升。对此,中煤协负责人透露,近期发改委和中煤协正在研究制订相关工作预案,加强跟踪监测,一旦煤价、库存等相关指标触发预案设定的条件,将及时出台调控措施。

至今,煤炭深陷寒冬已长达4年,短期煤价回升,难解行业困境。记者调查得知,山西淘汰落后煤炭、焦炭产能,推动焦化行业更新换代的力度远超其他省市。其中,产能置换便是山西采取的有别于其他省的举措之一。

以焦炭为例,山西省政府早在2013年就发布了《关于化解钢铁焦化水泥电解铝行业产能过剩矛盾实施意见》,要求各级投资主管部门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对钢铁、焦化、水泥、电解铝行业新增产能项目予以核准。就焦炭而言,严禁以任何形式、任何名义新增焦化产能,坚决查处未经产能置换、新增产能违规建设的焦化项目,争取到2017年淘汰焦化落后产能1800万吨。

不仅如此,据记者了解,最近,所有新建焦化项目的审批需要由省政府常务会议决策。在严禁新增产能的前提下,焦化企业转型升级、扩大规模的唯一途径,就是收购退出企业的产能指标。

记者调查,企业最大的问题是资金,而山西七大煤炭企业的资金问题尤为突出。公开的数据显示,如今山西七大煤企(焦煤集团、同煤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晋能集团、山煤集团)负债总额就超过万亿,大约60%是银行贷款,40%是债券,比山西省2015年的GDP还多。

当前,山西的煤炭企业经营仍面临严峻形势。山西一位煤企财务负责人表示,4月中煤华昱发生债务违约,随后没有一家煤炭企业能在国内债市成功发债。“如果资金链断了,可能引发系列风险。”山西一位副省长带领9家煤企前不久在北京金融街路演时表示。

需要提醒的是,煤炭作为山西经济之源,而山西的七大煤企负债却超过万亿元。今年4月,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文强调,“要积极做好去产能信贷服务”。

“银行业担纲山西煤炭企业债务重组。”对于山西省的这个决策,山西省银监局官员表示,支持七大煤企的合理融资需求,银行业义不容辞。“山西七大煤企是山西煤炭产业龙头企业,无不良贷款、逾期、欠息情况。”在银行业支持省属煤炭集团化解过剩产能、加快转型升级推进会上,山西监管局局长张安顺说。他预计,最晚到今年9月底将全部重组完成,涉及资金4000亿元。

netease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杨仕省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