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称在华德企遭遇人才困境:培养不出好员工

2016-06-29 10:46:00 来源: 参考消息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德媒称在华德企遭遇人才困境:填鸭式教育培养不出好员工)

德媒称,德国企业发现,中国的教育制度并未给它们培养足够多的员工,年轻新入职者的期望值和他们的能力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6月27日发表题为《大海捞针》的文章称,什么是好的工作?名牌大学毕业的29岁的工程师刘文成(音)思索着。夏日的夜晚,宝莱纳餐厅的服务员端上了啤酒。半升66元,约合9欧元。在上海——新兴工业国一个物价很高的城市,这是很受欢迎的。外国啤酒、汽车、房子——在中国的大都市,一切都不便宜。

这并未影响到这位工程师。德国啤酒令他想起自己最早的两个雇主。他先是在上海郊区嘉定的大众汽车工作,一年半之后跳槽到总部在市中心附近的汽车配件生产商博世公司。他在那里待了一年,然后又跳到英国汽车生产商捷豹路虎公司。因为担心影响事业发展,他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名。

对于前途一片光明、在事业上野心勃勃的刘文成来说,德国工业暂时败下阵来。什么是好的工作?这是这个世界最大市场的关键问题,北至沈阳南至深圳的德国企业在华分支机构的德国经理人说:找到和留住有能力的人。不管是谁,只要问一下在华德国经济界人士取得商业成功最大的阻碍是什么,得到的答案肯定是这个:不是中国国有企业的不公平竞争极大了阻碍了发展,也不是加载速度慢得要死的中国互联网,而是人力资源啊,笨!

中国经济放慢

文章称,在中国的黄金时期,德国企业的营业额年复一年地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在去年一场异乎寻常的波动开始冲击这个曾经的梦幻市场之前,在中国雇佣大猩猩都是可以的,人力资源专家嘲讽说。它们同样可以令销售额飙升。但是眼下中国经济放慢。远在德国的企业总部被盈利连续两三个月下跌80%的恐怖数字吓坏了。“德国制造”在世界最大的市场不再是必然成功的保证。

在这种情况下,德国企业发现,中国的教育制度并未给它们培养足够多的员工。“十年前在中国销售德国产品容易得多。如今则需要创造力、韧性、稳健和一定的个性”,上海的猎头顾问米夏埃尔·梅德说。只是中国的学校和大学对这一切的传授有限。

刘文成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往往每天要被填鸭14个小时。在中国,背诵就是学习的座右铭:鸦片战争何时爆发的?唐朝大诗人李白最有名的作品是什么?所有这些辛劳最终化为高考成绩,它的分数决定着你可以申请多好的大学。在中国,大学的质量决定着以后的人生:富足甚至富裕的人生还是停留在普通水平、在最坏情况下沦为矿工的人生。

“新入职者期望值与能力之间的巨大差异”

文章称,当中国经济增长还在向前猛冲时,大学生活开始后事业也就像上了发条一般:只要被一所较好的大学录取,中国的年轻人就可以松口气了。对大学生的要求是如此之少,以至于他们将此时的自由视为之前在中学和父母身边努力所应得的间歇。结果在华从事业务的德国中小企业在对面试者质量进行调查后面对的是灾难性的结果:人事经理看到,“年轻新入职者的期望值和他们的能力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大学毕业生要求高薪并有着“不切实际的升职要求”,但另一方面却显示出自身“软硬实力有限”。结果是争夺人才的大战如火如荼。

什么是好的工作?刘文成拿起纸和笔。每个企业都想要他这样的人:出色的学习表现、硕果累累的实际经验、海外经历、脑筋转速快。“稳定性”,他在纸的中间写到。公司不会明后天就破产,部门不会关掉,不会被裁员。在一个生活经常感觉就像是每天在钢丝绳上跳舞的突然崛起的国家,对刚刚开始工作的年轻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安全感更重要了:虽然身在高处,但一步走错就有坠落的危险。刘文成画了三个箭头。左边画的是阳光——代表理想工作“前途无量”的特征,他在后面写下了数字“20%”。对雇主的选择有五分之一由职业发展的前景所决定。“有意思”也占了五分之一。中间的箭头上他画了一个美元的符号——“钱”,上面写着60%。现在和过去一样,中国年轻人选择雇主以及在不久之后再次跳槽的决定仍取决于工资的高低。

相反,《法兰克福汇报》在上海对年轻就业者选择工作的标准进行调查时他们却称金钱只是次要的动因。取而代之的是,他们认为雇主的效率十分重要——SAP系统是否是最新水平,自己的工作是否会给企业带来价值。他们担心,不然的话自己很快就会被替代。还有就是:雇主会派员工到国外其他分公司么?

然而雇主们声称,对钱的兴趣一如既往,一点都不算小。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在上海或者北京这样的城市,房价每年上涨五分之一,25岁至30岁的男性就业者尤其处于压力之下:只要他们打算结婚,就面临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要有自己的住房。但是银行在发放贷款时已经把贷款人收入每年实现增长考虑在内的情况并不罕见,因此必要的情况下就必须换工作。

高昂人力成本对很多德国企业而言不再合算

文章称,在盈利停滞利润下跌的时期,高昂的人力成本对很多在华德国企业来说不再合算。取而代之,他们试图从德国引进其他的品质:贝塔斯曼基金会一个名为“不仅是市场”的项目令人们了解到德国企业在中国的社会贡献。2008年四川省地震造成7万人死亡之后,德国企业开始重建学校,并且自那以来一直关心教育问题。人事经理们希望,德国人的这些善举能给开明的中国年轻人留下印象。

这是否足以解决中国员工的问题呢?刘文成表示怀疑。他当然认为乐善好施是好事。但他并不认为这是他选择工作的标准。他在北京车展结束后离开了博世,雇主展台上的喷油器和制动系统在他看来不再富有魅力了。他希望,捷豹路虎昂贵的汽车能给自己的人生带来更大的名望。

因为这样的顾虑,过去德国企业认为继续培训员工是没有意义的。梅德说,毕竟这些人反正两三年之后就会跳到下一个雇主那里。但是长远来说德国在华企业只有一个解决办法:从一开始就建设员工队伍,帮助他们在职业阶梯上自下而上。就和在德国一样。(编译/赵涟)

netease 本文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惠杨_NF562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冬奥韩国女选手摘银却当场磕头道歉 或因霸凌队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