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专家郑真真:在未来30年中国会快速的老龄化

2016-06-26 12:32:49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郑珍真:在未来30年中国会快速的老龄化)

网易财经6月26日讯 2016年天津夏季达沃斯今开幕,本次会议以“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型的力量”为核心主题,重点聚焦“反思创新、重塑增长、重设体系”。在《GDP与经济发展的关系》论坛上,人口学专家郑珍真表示,中国的人口老龄化趋势可能也是“新常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未来30年,中国会快速的老龄化。因此在考虑未来GDP的时候,就必须思考人口的结构,以及他们对于GDP的增长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以下是发言实录】

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中午好!欢迎参加今年的“第一场议题分享”,简要的介绍一下“议题分享”一般来讲都是非常简短,但是内容非常丰富。30分钟的时间,我们对一些挑战问题进行探讨。虽然时间非常简短,我们尽可能让发言人和在座的各位进行分享。这个议题是通过“中英双语”进行的,大家可以戴上耳机获得同声传译服务。

这一节的议题是“GDP与经济发展有什么关系”?这是我们在“世界经济论坛”早些时候提出的一个话题所引发的思考,就是思考对于经济的衡量指标GDP是否足以去测量经济的发展。包括和第四次工业革命之间的关系。

今天有三位中方嘉宾: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研究员黄益平教授,黄教授旁边的是李稻葵教授,还有郑珍真(音)教授。郑教授有人口学的背景。

首先我想问一问,对于中国来讲,GDP所代表的是什么?中国的经济在现在还是以增长速度为主角的。你们认为未来还是会有不同的发展方向吗?

黄益平:GDP收入非常重要,特别对于低收入群体而言,他意味着获得更好生活标准的机会、更高的收入和更大的购买力。不仅是在中国讨论“金砖经济体”,印度做的更好一些,而俄罗斯就不太好。我们还是从GDP的增长速度去判断这些经济体的表现,特别是当这个国家的收入水平比较低的时候。另外一个原因,为什么GDP对于中国来讲仍然非常重要?目前我们的社会福利系统还没有发展起来,而GDP和就业率密切相关。更强劲的增长,可能就意味着创造就业的能力更强,所以从这些方面而言;当然对于GDP的数字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去批评它,可是如果只选择一个指标来探讨经济的发展水平,可能GDP比其它的指标更重要。但是对于GDP的过度强调,可能会带来问题。例如:环境破坏、污染。即便就个人而言,如果我们只是努力工作创造GDP,却没有时间去享受生活,也是一个问题。所以我们需要进行“经济增长目标的平衡”,GDP虽然非常重要,在今天的中国可能还要考虑幸福指标、人们的福祉,特别是那些对于社会福利相关的系数。所以我认为,不应该只探讨GDP,只把注意力放在GDP上。

主持人:刚才黄教授提到,可能我们会去更多的探讨其它的指标。或者说,起码去思考其它的指标。李教授,在您看来,哪些创新会使我们更多测量人们的福祉或者是幸福?

李稻葵:我觉得可能对于GDP的一个误解就是GDP可能是中国最重要的关键绩效之一。如果把中国看成一个,有很多分支机构。那么,怎么去测量政府这些官员相对的业绩呢?我们也知道GDP的测量有很多的不足之处,然而你还是需要一个关键绩效指标激励、评估,或者作为官员升迁或者是贬值的参考标准。GDP不是一个完美的关键绩效指标,组织部、党的人士部应该有一个修整过的GDP,把GDP作为一个基准然后去考虑其它的一些因素。比如M2.5,环境破坏,还有像资源、煤炭这样一些资源的耗竭,就好像在大学当中。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SCI指标,其实我们也可以这样去衡量GDP。

还有一个误解,就是人们常常说:“今天的GDP是大量虚高的情况。”我并不同意这样的一个说法,中国官方的GDP增长数据和现实并没有太大的偏离。当然,在投资方面可能会有一些虚报,仍然是有一些报告不足的地方。比如:服务业、零售,街边小贩的收入,我们往往没有一些很科学的测量标准。所以总体GDP的数据,还是和现实比较相符的。但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GDP的结构,在GDP当中消费的比重没有得到足够的估计,而投资的比例虚高。比如:资本形成,投资占到45%。我自己报告的消费是35%,但是我认为应该反过来,如果进行合适的衡量,现实应该是45%,而投资根据我的研究,只占到37%-38%。所以我觉得,这是对GDP的一个最大的误读。如果看GDP的官方数据,目前是GDP9大类的贡献行业,去年6.9%的增长。如果看金融业,GDP的增长率只有6.2%(这是官方数据)。所以很多人觉得,经济增长并没有像我们讲的标准这么高。因为绝大多数大家的生活是和“非金融部门”相关的。

主持人:中国现在经历重大的人口学的变迁。郑教授,您认为我们如何规划、如何建立一个社会,能够对此做好准备,如何开发出关键指标反映社会现实。比如:我们面临的人口学的变化,包括老龄化的社会。

郑真真:我觉得GDP是对于经济成就的综合指标,我们也在过去一直努力去决定,人口学的因素如何对于GDP的增长做出贡献?我们觉得在未来,过去的情况不会再重复。因为中国的人口老龄化趋势可能也是“新常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未来30年,中国会快速的老龄化。因此在考虑未来GDP的时候,就必须思考人口的结构,以及他们对于GDP的增长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反过来讲,GDP的增长又如何能够惠及所有的人群?包括老年人,因为他们在社会当中所占的比重会大大增长。我想这对于中国来讲是一个重大的挑战,在未来我们需要保持一定程度GDP的增长。同时,要维持老龄化社会的社会标准。

李稻葵:我想加几句。如果您一定要我讲,到底怎样是更好的关键绩效指标?我会讲,GDP可能会比公投当中的投票率是一个更好的指标。这两个指标可能都不是完美的,可是我想在一个贫穷的国家,在一个低收入水平的国家,GDP与投票率相比是一个更好的指标,因为有太多没有获得充分信息受教育程度很低的选民去参与投票,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冯立启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冯立启_NF467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零基础必收藏的PS快捷操作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