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乾:多哈“冻产”失败背后的逻辑

2016-04-26 00:27:30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北京)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多哈“冻产”失败背后的逻辑)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 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 刘乾

4月17日,各大产油国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冻产”会议无果而终,但油价却在应声下跌后再次反弹。这一方面表明,产油国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分歧很难在低油价下弥合;但另一方面也表明,原油市场未来的走向仍将由供需面决定。

此次多哈会议有18个产油国参加,除了欧佩克组织的11个成员国之外,还包括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巴林、哥伦比亚、墨西哥和阿曼,但作为欧佩克成员的伊朗和利比亚并未参加此次会议。

产油国望“冻产”自救,

伊朗拒绝参与带来变数

2014年6月中旬至2016年1月,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从每桶115美元跌至每桶28美元。油价下跌主要在于供过于求,既包括美国页岩油产量大幅增长、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增长放缓等基本面因素,也受到随之而来的产油国为占据市场份额而拒绝减产和美元升值效应的影响。

在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一年半内油价发生了断崖式下跌,产油国们开始在油价低于每桶30美元后进行协商。今年年初,委内瑞拉,这个欧佩克组织中最不发达的国家曾提议产油国将产量至少削减5%,但并未获得其他国家的响应。

今年2月16日,三个欧佩克成员国沙特、卡塔尔和委内瑞拉,以及俄罗斯商定将原油开采量冻结在1月的水平,但附加条件是其他产油国也应该一并加入这一协议中。从那时开始,各个产油国之间相互协商“冻产”协议,直到4月17日开会前,布伦特原油价格已经升值到40美元以上。

此前,外界对多哈“冻产”会议颇有期待。对于欧佩克国家而言,联合控制产量本来就是这个组织的使命,而对于非欧佩克国家如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等,都是在看到协议签署的希望后才决定赴会的。而对于从一开始就参与“冻产”协商的俄罗斯,这是其发挥带头作用,展现国际影响力的大好时机。

按照协议的最初版本,各产油国应该在今年10月1日前将原油开采水平冻结在今年1月的水平上,同时应该建立监督委员会。此外,各国应该在今年10月份在俄罗斯再次举行会议。

但是另外一些因素也让市场分析人士感到此次会议并非那么简单。一方面,作为产油国,挪威和美国从一开始就拒绝参加此次会议;另一方面,同样是欧佩克成员的伊朗和利比亚也没有参加会议。利比亚的理由是国内局势不稳定,根本无法控制原油产量;而伊朗的理由更简单,冻结原油产量不会给伊朗的国家利益带来好处。

今年1月伊朗刚刚被解除制裁,重返国际石油市场。伊朗方面表示,在该国产量达到制裁前的每天400万桶的水平前不准备冻结产量。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强调,伊朗不准备参与“冻产”讨论,也没有必要派代表参与多哈的谈判。根据欧佩克3月份的统计数据,伊朗的开采量为每天329万桶。4月17日上午,伊朗石油部副部长、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首席执行官扎瓦迪表示,该国石油日产量已经提高至350万桶。

如果伊朗冻产,将无法从取消制裁中获得任何好处,参加“冻产”对伊朗的财政收入和努力恢复市场份额的目标造成的负面影响要大得多,实际上相当于自我制裁。

沙特等国变卦致使协议流产

根据欧佩克的统计,欧佩克国家3月每天向市场投放3230万桶石油,其中三分之一来自沙特。全球第二大产油国则是俄罗斯,与去年同期相比,3月俄罗斯原油产量达到每日1088.5万桶,增长了2%,出口量则增长了3.9%。

在这样的背景下,伊朗的产量仅为每天350万桶,其中大约出口180万桶,这实际上对于国际油价的影响要比沙特和俄罗斯小得多。但伊朗的这种立场给沙特拒绝签署“冻产”协议制造了理由。根据媒体的报道,4月17日举行的谈判先是被推迟了6个小时,之后进行的谈判最终也未能达成协议,最主要的障碍是沙特等一些国家临时改变立场。一方面,沙特等国要求包括伊朗在内的所有欧佩克国家都必须签署协议;另一方面,协议文本内容也被修改,将此前规定的1月的产量水平改为“可接受的水平”,而且调整了协议有效期限,导致其内容非常松散,以至于不能称之为“冻产”协议。最终,会议宣布不签署协议。

其实,沙特立场的变化并不是突然发生的。4月初,以沙特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首的人士多次表示,沙特只有在包括伊朗在内的其他产油国签署协议的情况下才会同意冻产。由于萨勒曼是沙特的第二王储和国防部长,他的表态被外界解读为沙特石油部长纳伊米已经失去了在石油领域的决策权,同时政治因素在沙特的石油政策中起到了更大的作用。

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一些欧佩克国家一夜之间改变了自己的态度。他说,并不是只有沙特提出了新的要求,也包括其波斯湾邻国,如阿联酋、科威特和卡塔尔等国。

谈判的关键人物,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和沙特石油部长纳伊米并未出现在最终的新闻发布会上。出席发布会的卡塔尔石油部长穆罕默德·阿里·萨达仅仅发表了一个声明。他强调,如果所有的欧佩克成员国,以及非欧佩克的大型产油国都加入协议,这将更为有效并更快地平衡国际市场。萨达称,与会各国研究了各种冻产方案(基于不同的水平和期限),但最终认为,采取决定需要更多的时间。

俄罗斯在会后表达了对“冻产”协议未能签署的失望。诺瓦克表示,谈判可能还会继续,但目前球已经在欧佩克方面。“我们将跟踪情况,看看磋商如何进行,欧佩克内部如何达成协议。”如果说他在多哈会议前还表示了乐观,那么现在变得更加谨慎。“考虑到目前的各种观点,以及伊朗的立场,我认为,我们对达成这样的协议已经不那么乐观。”

部分产油国联合

已难控制国际石油市场

对于“冻产”协议未能签署所导致的后果,一些观点认为,这可能使市场失去对产油国调控国际石油市场能力的信心,也可能使与会各国之间失去互信,从而放弃协商的努力,最终使市场供需失衡持续到2017年中期。

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认为,欧佩克本来就已经失去对市场的调控能力,而俄罗斯积极态度的基础是其1月的产量已经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冻产对俄罗斯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约束力,国际石油市场已经不是部分产油国联合就可以进行控制的。

实际上,目前的油价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供需决定的,随着油价下跌,部分产能被挤出市场,当前国际石油市场的主要问题并不在于冻产,而在于稳定。低油价下石油行业的投资减少已经是明显的趋势,必须在稳定的条件下保持适度的投资水平。

任万顺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责任编辑:任万顺_NF522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一个人格局越来越大的10个迹象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