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凯利:中国建成创新型国家要克服文化软肋

2016-04-25 13:27:28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未来互联网将会发生哪些巨变?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将会怎样改变商业世界?网易财经对话“互联网教父”凯文·凯利,探索科技发展的未来路径。

凯文·凯利 (来源:网易财经)

网易财经:凯利先生,下午好。昨天晚上我观看的演讲,主题是未来5000天内互联网将有怎样的变迁发展,是您于2007年所做,那场演讲距今差不过已经过去十年了,如果您现在对自己提出这个问题,您会如何回答?

凯文·凯利先生:我的观点是,互联网诞生之初,我们认为它会发展成为电视,更优良的电视;然而当我们展望未来5000天的发展,我们会认为互联网表现会更卓著,将会非常不同,依靠我们先前讨论的VR、AI等技术,我想互联网会更能呈现一场实时的对话,而不是某个想去的地方。这是为什么我们习惯用“网络空间”(cyberspace),来描述互联网。但是在接下来的5000天中,互联网的发展将会更像一个人,一个我们能与之对话的智能体,它总能守候在那里,总能伴随我们身旁,和我们的关系甚至比手机还要亲密。它和我们的关系更倾向与一个朝夕相处的伙伴,而非一个偶尔我们拜访的地方。

网易财经:您一直被人们称为互联网的预言家,您能和我们分享更多互联网发展的趋势吗?

凯文·凯利先生:今天上午我谈论了三项,我谈论了AI,VR和追踪(tracking)。但是其他类的是非常混杂的。我来给你举个例子,我们目前正在做的是重新审视每件事物,非常复杂,我们重新打包他们,抽出他们中的部分作为配料,然后重新定义它们,原理颇有点像一份报纸。报纸,每个城市都有报纸,报纸其实是大量服务的集成,比如分类小广告,比如头条,比如体育版面,这就是一份区域性报纸的全部;而在数字领域我们做类似的工作,不过每个版面被换成了一个独立的公司。Craigslist(免费分类广告网站)是过去的分类广告,专门做头条的可成为一项专门服务,写给编辑的信成为了Facebook,每家公司只选择一个部分,但是所谓的公司会重新混合它们,把它们以不同的新形式结合起来。所以整个流程你只需要理解不过是,分解它们的功用并选择其中一种,然后用一另一种方式来重新混合和定义。而这个重新混合的方式正是创造新巨头和创造新服务的方式。以我们都熟悉的银行业为例,原来银行所有业务都会去做,但现在银行的各个功用被分解,再重新聚合形成新的业态。这种趋势也在越来越多的领域推广,这是混合的趋势,将会在未来20年延续。

网易财经:最近,在谷歌人工智AlphaGo与韩国顶级围棋选手李世石的世纪交锋之后,人工智能又再次引爆人们的注意力,您会觉得AlphaGo的大获全胜代表了机器社会的来临吗?

凯文·凯利先生:我并不认为这是奇点社会的标志,因为AlphaGo并不能做任何其他的事儿,AlphaGo甚至不能下国际象棋。这是非常狭隘的。我也不太相信奇点社会所传达的核心观点。我认为我们只需要这样理解它的意义:我们能做出非常完美的人工智能机器,并运用他们去做事。下棋是一种象征,但事实上如果他们能下棋,表明他们也能完成其他很多事儿。这就是AlphaGo战胜李世石的全部意义,意味着人类能够运用人工智能,去做银行贷款,如果能用机器人去驾驶车辆,我们也可以用人工智能去做其他的事。

网易财经:我们处在人工智能的哪一个发展阶段?

凯文·凯利先生:我们还处在初级阶段,依旧有很多问题等待解决和改善。人工智能其实已经发展了50余年,但是发展非常缓慢,然后我们意识到我们到达了一个阀值。我相信在一个坚实的基础上我们会看到显著进展。这有点像我们过去的积累是一大堆黏土,但有了这堆黏土,我们就能自如的来做东西。我相信人工智能也能得到快速的进步。

网易财经:目前中国正在发力建设创新型驱动国家,所以您认为就建设创新型驱动国家,中国目前存在怎样的优势和劣势?

凯文·凯利先生:首先,我完全相信中国创新目前是处于世界级的水平。小米手机就几乎达到了世界级水平。中国发展速度是惊人的非常快。我的书的中文版甚至比英文版出版的还要早。因为当我一年前写好书的时候,中国只用了6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出版发行,而美国人则不得不花上一整年。速度对市场是非常重要的,而中国人干得非常出色。但弱点是,有两点文化上的弱点,对于中国这个世界级别的创新者而言。可能有些遗传的因素的,因为海外的中国人因为在另外一个环境中工作可能并没有这样的弱点,我们目前只讨论中大陆。首先一个是对失败的包容程度。失败某种程度上算是惩罚。但是失败是必要的,有些失败是积极的,让我们进步,把失败当成是学习的方式,这些是好的。这是中国在创新方面缺乏的,要真正转变成创新驱动,要学会拥抱失败。第二个在文化中缺乏的是,你们要能够持续性的质疑权威。现在中国的大体文化氛围是你不可以质疑权威。这是对我们而言很严重的一件事,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来克服。我们要在日常范围内对一切勇于提出挑战,大胆质疑。所以要达到全球化的创新国家我想这是两点中国需要克服的文化软肋。

网易财经:我这里查阅了一些资料,发现在2014年超过20亿美元资本已经被投入人工智能的初创企业,我们同时也可以看到许多全球化的互联网巨头投资于这一领域。所以对于那些投入人工智能竞争的初创企业,您有什么建议吗?

凯文·凯利先生:这些拥有巨量资本和资源的大公司拥有大数据,大量的处理器和很多的聪明员工,但是他们没有的是关于如何去做的想法。我认为小的初创企业有很多产品可以做。他们当然可以把自己的产品卖给大公司,但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做!他们可能害怕垄断,但并不是只有垄断企业一家独大。有很多具体的事儿他们可以着手创新,这是为什么我们要在中国雇佣如此多员工,首先要能在人工智能领域里创新。当然有可能在未来卖给大公司,但是你认为大公司会愿意做人工智能吗?但是大公司可能创建各个部分,小公司可以择其一项,做自己的业务。其实人工智能是可以有很多自己的专项的,被细分到很多狭窄的领域。所以大公司会做平行市场中的人工智能,做很多方面,但小公司只需要专注于一个垂直领域,比如医学领域的人工智能,比如建筑领域的人工智能。总是有创业和做事的机会。他们可能想寻求大目标不断做大,但他们完全可以成为某方面的专家!

网易财经:就我所知,新技术为内容提供了一个即为便利的互联网平台,所以最后问题的落脚点是甄别这些内容是好的还是坏的,您认为内容会是未来网络空间的决定因素吗?

凯文·凯利先生:我认为制作内容的过程可能会比内容本身更重要。我给你个例子,对我而言,维基百科(Wikipedia)真的只是一个过程,它从没有被完成的一天。人们会不断增加它的内容,它是一个过程,它给出信息的这样一种方式,远远胜过它的内容本身。更有价值的是制造内容的过程。 所以在互联网世界中也是如此,我还是认为过程会比内容更重要。

网易财经:我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目前中国的风险投资资本目前对基于互联网的内容分类非常感兴趣。您认为目前是做内容抄底的时候了吗?

凯文·凯利先生:无论这内容的形式演变成怎样,比如电影或者短信,我认为应该是虚拟现实的内容。这是一件很大的突破,我并不确定风投家能从其中获取多少钱,其他的内容制造商也要从中渔利,可以去复制,会有人去做盗版,这究竟价值几何?我不知道。利用虚拟现实技术生成了大量的内容,并被售卖。这对于短信或者音频的内容提供商都是一种冲击。

网易财经:您对能源互联网持有怎样的观点?

凯文·凯利先生:我并不同意杰里米·里夫金的看法,我认为能源互联网并不是经济发展的驱动力,而不过是一个影响因素。创新技术会使得我们使用能源更加有效和清洁。但我们对能源的稀缺还是有担心,人们的注意力是在能源的稀缺上,我们担心人们想的不一样的思维方式。我想互联网是我们如何运营能源,互联网使得一切更加智能,使得我们的运营更加高效。但我们也需要人类思想的火花来驱动这一切,我认为人类思想比能源更重要。

网易财经:您认为能源互联网的全球化会是大势所驱吗?

凯文·凯利先生:是的,因为我们的每件事都会全球化。美国和中国都是非常巨大的市场,我们甚至都很少去注意其边界。我认为接下来20年,我们会有真正的全球化企业,我们需要国际化的企业来解决全球化的问题。要解决全球性的问题你必须有全球化的解决方案。所以在一个全球范围内来思考能源问题其实是必须的。

何泱子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何泱子_NF486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大学毕业后才明白,以前的书读错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