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商业 > 正文

周航:专车市场去年烧钱超200亿人民币 格局未定

2016-04-07 07:29:29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在充满变数的专车市场烧钱补贴和政策瓶颈是一直绕不开的话题,作为中国最早的互联网专车创业者,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对此有着怎样独特的见解?

网易财经:您觉得现在互联网专车的发展,跟您当初的预想有没有差别?

周航:应该说有很大的相同,也有一些不同。很大的相同就是我们很高兴的看到,专车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行业了,而且不止易到一个玩家,后来有更多的玩家都冲进来,而且能够对消费者,对用户,甚至对一个城市的生活方式都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说实话这个影响超出了我当时的预期。也没有想到一个行业能够引发这么大的民意和政策之间的一些碰撞、冲突,我也没有想到,通过这样一件事情,甚至好像有一点点社会启蒙的这种意思在里面了。大家在这里面不管是学者、舆论、政府、消费者,包括原来的业内这些从业者,各方利益,各种观点如此激烈的碰撞。

网易财经:您曾表示反对互联网专车烧钱模式,但之前易到之前曾推出充一百送一百的优惠活动,这是不是代表您对互联网专车烧钱模式看法有了转变?

周航:应该说不得不转变(笑)。我虽然是反对烧钱,但是的确我觉得烧钱带来的效果,我们回顾一下专车行业现在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应该说不得不说它是跟烧钱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只有烧钱,把价格降到足够的低,我们很多用户可能都坐过一块钱或者几块钱的车吧?你想,如果一个又好的服务,又便宜的价格,那当然就能够快速的吸引用户。反之,我们听过很多专车司机的神话,说开专车月入好几万,比在一个公司做白领可好多了,当然两边都很有口碑。但实际上这个过程中一定是,之所以能做到这样,是用大量的烧钱带来的。

我们做过不完全的统计,甚至一个保守的统计,我们整个行业在中国这样一个局部市场,可能2015年就烧掉了超过200亿人民币,我想这个现象在全球可能,一个商业市场都没有见过,前所未有的一种局面。我们不烧钱,当然我们去年就非常的被动了。但是我们说不合理不合理,不是说存在就是合理的嘛,对吧。这个我们不得不去重新思考一下,也许正是因为手机上叫车,或者一个共享用车,可能这种新的形态已经程度一个城市交通的全新的补充部分,可能整个城市交通,就从原来的公共交通,私人交通,现在演变成了一个新的组合,就是公共交通、私人交通再加上共享交通,这个可能已经成了大家的生活方式了。

网易财经:易到去年烧了多少钱,可以方便透露一下吗?

周航:我们就烧的很少了,我们烧的相对就少多了。但是我觉得可能是不是互联网本身也不能完全由传统的一些商业规律来解释它,或者说现在互联网有很多的特点,比如说不光是打车烧钱,其实去年外卖也蛮烧钱的,好像后来看到什么O2O都很烧钱。这里我觉得一定有它的一些必然性和合理性,比如说由于它是个足够刚需和高频的业务,以后有可能成为很多其他服务的一个入口,有可能它的价值在外部化,也就是它的变现渠道可能不是自身业务本身,而可能是在外部。所以说有一个话不是互联网很流行的嘛,就什么羊毛出在狗身上,猪买单。

当然羊毛出在哪只狗身上,什么猪才会买单,我觉得大家都还在做一些很多的尝试。当然现在还远远没有定型,我觉得这也可能是一个倒逼着我们,如果到今天来看,打车的这个事情,还没有烧出一个结果来,格局还远远没有定,这个的确继续下去,我们说看起来商业模式如此长期的不合理,它有可能会倒逼着我们再去思考商业模式的再次创新问题。

网易财经:您觉得一个成熟的专车行业的商业模式应该是什么样的?

周航:本来这个事儿的商业模式是很清晰和简单的,理论上来说,最合理的,我只能说最合理,就是说它应该是一个定价相对偏高,高于出租车,一个更有品质的服务。让一部分更优质服能力的,对服务品质有更高要求的人去享受这部分的服务,它成为一个高于出租车的一个另外一类品质化的产品。但是这样的话规模就会偏小,也不用烧钱。用户因为愿意有更好的服务,付更高的溢价,它也不用烧钱,这个平台就赚取合理的佣金,这个是比较合理的一个状态。

网易财经:滴滴快的进入后对专车市场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周航:那当然市场就被他们冲击了,他们用更犀利的手法,完全都是低于出租车,你看整个市场之所以能够做得这么大,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比出租车更便宜,不管是快车也好,现在的拼车也好,其实都是比出租车更便宜的。基础定价本身就便宜,再加上各种的券,各种的折扣,各种的代金券,那就使得便宜之上再便宜,当然就可以快速的催肥和催熟这个市场。

网易财经:您如何看待滴滴的全平台服务模式,这会对易到专注于专车领域的服务模式构成威胁吗?

周航: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好处是说我是一个全面服务平台,当然可能很多的用户可以在一个应用中很方便的找到不同的服务,而且服务不同的服务还可以有相互的替代关系。但是负面就是说,它在每个领域可能都面临着非常强烈的竞争。我在这里当然就不太好去评价我们的友商和竞争对手  ,但是你可以想见,它在每个领域都面临着非常强烈的竞争。而这种竞争很重要的都是以烧钱为代价的。那就意味着什么?别人是一个烧钱的出血点,它可能是五六个烧钱的出血点,就是烧钱和出血的速度更多、更快,那就要看顶不顶得住了。

网易财经:易到是最早进入互联网专车市场的平台,也是最早和政策这块有冲突,最近传闻互联网专车新政即将出台,对此您有什么样的看法?

周航:我觉得首先要肯定的是,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政府对某一个行业有这么长时间的,如此高的容忍度,对吧?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面,差不多有超过一年半了吧,政府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允许这个行业取得了很大的发展。我相信如果没有政府的一个容忍程度,我们这个行业不会发展到如此的规模,这个我觉得首先要肯定的是这一点。

当然我们也知道,可能即将不久要出台的这个政策,总体来说我觉得是有相当的进步性的。首先是从法律上真正的承认了网约车这样一个新的形态的存在,平台经营有了合法性。当然,司机和车要不要管,怎么管,它至少是个进步,总比现在什么也没有好。什么也没有,野蛮生长,其实我们作为业者,我知道很多司机,包括很多租赁公司或者车辆提供方,大家心里都非常非常的忐忑。都没有安全感,都不知道今天开车上路,是不是就会被执法。我觉得出东西总比不出好。第二,出了以后还可以不断地去做调整,总体来说它不是个坏事。

网易财经:能从专车角度解释下选择乐视控股的原因吗?

周航:我觉得我们后来深刻地感受到了,在激烈的竞争中,我们的确是感受到一个大的生态环境,一个大的生态资源,对我们竞争和发展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而且越到后面的竞争,需要这种非常深度的支持…不仅是资金上,资金当然很重要,但是不仅仅是资金,还有更多的生态能不能把更多的资源注入进来,全力的支持。比如说我后来觉得我们可能的确需要选择一个非常非常强的合作伙伴,而不仅仅是一个小的参股方,它没有办法说把它的全部资源来支持你,因为你不是它的全部。所以我们愿意选择这样一个控股的方式。

网易财经:有评论说易到错过了此前的融资机会,才导致最后在互联网专车市场失去了领先的优势,对此,您有何看法?

周航:不否认,我觉得我们自己内部的反思也是这样。可能我们在2014年的时候,其实2014年的时候,易到的状况是非常的好的,不管是行业的地位,还是那时候融资的形势都是非常的有利。但那个时候的确我们对整个行业后来竞争的惨烈程度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如果那个时候就能够对困难想得更多,更有预见性,然后更主动的话,我觉得我们当时的选择可能就会不一样。

网易财经:从易到创立到现在,您认为最艰难的是什么时候?

周航:那就是去年,去年总体来说我觉得对易到来说都是一个非常折磨和煎熬的一年。我们从来没有在心理上的感觉是压力如此之大。

网易财经:压力来自于哪里?

周航:外界,就是市场本身呀。这种压力我觉得挑战是很明显的嘛,竞争的压力非常的大,对手们烧钱烧得很厉害,对手们的影响力,声音也越来越大,我们就相反,我们变得声音越来越小,团队也会感觉有点迷茫,我们到底还行不行,我们该怎么办呢?士气肯定也难免低落。所以你就想,外部有压力,内部也很压抑,这种状态其实是蛮不好的。

网易财经:现在拿到乐视融资后,压力会小一些吗?

周航:会好很多嘛,当然会好很多。但是并不等于说乐视的投资,乐视的合作就能够万事大吉。因为事情还是要靠团队自己来做的,最终能不能胜出,其实也是靠自己的。还有一个说,这场战争也不光是一个钱的战争,如果是钱的战争,那银行直接上阵好了,对吧,还有团队,还有战略,还有创新,这都是需要的。所以资金是一个基础,但资金不是全部。

网易财经:您认为未来专车市场还是四强竞争的局面吗?

周航:不会,我觉得行业还是会再发生动态的一些变化和整合的,但是具体会怎么变和怎么整合,我也不好在这里说了。我认为不会是长期维持四家公司。有可能发展到最后的格局,完全出乎大家的预料,可能专车都只是不同的战略组合中的一部分,大家只不过是在专车这个领域有所交集。

网易财经:您近期一直在关注无人驾驶领域,能谈下对无人驾驶的看法吗?

周航:我觉得无人驾驶是一个超级超级大的一个产业机会,它可能是会彻底的颠覆掉过去一百多年的全球汽车产业的格局。全球的汽车产业差不多是十个手机产业这么大吧,手机产业去年全球差不多就1000多亿美金,而汽车产业差不多是1万多亿美金,这么一个规模,光是整车,还不算周边的这种相关产业。比如说燃油、保险、维修等等等等,这种产业都还不说,所以可以说汽车产业应该是整个工业时代规模最大的产业之一。我觉得无人驾驶可能会彻底的改变这个产业的一个基本形态和格局,它会把它变成是一个私人交通工具,变成是一个公共的交通机器人吧,会有这样一个巨大的转变。我认为不夸张的说,在无人驾驶领域,有可能会诞生万亿美金的公司。

网易财经:易到在无人驾驶领域有什么规划?

周航:这个还在探索,我们只不过现在是在跟汽车厂商,像Google、百度,我们都有过不同层面的接触或者沟通,包括地图,还有,当然你知道未来无人驾驶一定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的力量,就是像易到这样的共享服务平台。因为车已经不再需要个人拥有了,可能会直接放在共享平台,直接提供服务。就是车辆以后变得社会化了,而不是私人化。

网易财经:您如何看待中国与美国的创新和创业?

周航:中国现在和美国,我认为已经成了全球科技创新的两个支点性国家,我们去硅谷的时候经常有个说法,叫“北硅线”,就是北京和硅谷这条航线,北京和硅谷成了全球科技创新的两个重要的支点性地区了,从这点来说,你不可否认的说,中国是非常有创新活力的。

美国的创新也的确更有原创性,美国的创新也的确减少了很多的功利,他们可能很多时候是出于对世界的好奇、未来的探索以及个人爱好,这个是创业和创新的出发点的确和中国有很大很大的不同。中国很多大量的创业还是为了成功,为了商业上的成功,而创新也好,只是手段,这个的确是中国和美国很大的区别。

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不是不可改变的,而且中国我相信也一定会有所改变的。我们中国也已经出了很多原创性的好公司,比如说大疆,其实小米也代表了一种全新的创新的范式,这些都是很棒的公司,包括华为,这些都已经开始成为一些有机会,能够在全球来看谈创新的时候,都必然会谈到的一些公司了,这已经是个巨大的进步了。我们要有点耐心,可能再过十年,中国的创新又会呈现一个另外的局面。

网易财经:易到是您的第二次创业,和第一次相比,心态上有何不同?

周航:我去年42岁,我说我21岁创业,我人生的一半就是在创业,好像是个创业的老兵了。自己认为在创业上很有经验,其实我现在的反思是,我们对创业其实应该更有一种敬畏之心,并不是说你创过业,你有了创业的经验,你就能够很好和从容的面对未来的创业,我觉得不是。可能每一次创业都是对人生的一个历练,你都会发现其实你还差得很远,你都应该是一个空杯的心态,然后更加的如履薄冰,不要认为自己创过业就怎么样了。

如果我有机会再做一次创业的话,我可能心态应该放得更平。我从第二次创业和第一次创业的经历的确也学到很多,这次的创业我没有想到竞争如此的激烈。因为我们的确也太麻痹了,我们在过去的三年中,头一个三年,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竞争,我们甚至因为没有竞争对手,我们在怀疑我们干的事情对不对,因为没有第二个在干,我们非常非常的怀疑自己。上一段虽然也有竞争,但是行业的竞争远远没有像现在咱们这个很也这么激烈,因为我们这个行业它的竞争不是局部的,它是全局的,甚至是赢者通吃的,所以说都是生死搏斗,那边做得好多两个点,做得不好少两个点,不会有,有量的变化,但是没有质的不同,所以说竞争没有感觉有那么的激烈。而这一次的确很大很大的不同。

郭瑞超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王文华 责任编辑:郭瑞超_NF200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八达岭动物园一游客开车窗投食 被熊咬伤鲜血直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