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日欧不能过度量化宽松 央行已无"弹药"

2016-03-24 16:09:28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3月24日下午,博鳌亚洲论坛分论坛“通缩来了吗”举行。标准普尔全球首席经济学家Paul SHEARD表示,现在(日本和欧洲)央行已经没有弹药了,他们不能做太多的QE量化宽松,但他们需要新的火药来推动经济。

以下为会场实录:

Paul SHEARD:说到什么是通胀?对于央行官员和经济学家来说,是否会持续通缩?现在出现了去通胀,但不是完全的通缩,也不是真正的全球通缩。另外,全球是否出现了通缩的风险?特别是日本过去20年有没有出现?如果今年年初你问我这个情况,之前是全球危机,出现了小和衰退,如果那时候问我这个问题我可能会更担心,但现在通胀数据在全球都下降了,特别是由于大宗商品和石油价格的下降。

Paul SHEARD:经济学家和央行官员会区别综合通胀率,也就是跟CPI相关的,一般是2%的通胀目标,以及核心通胀率之间的区别。特别是油价以及大宗商品价格波动性比较大,有时候看起来是通胀,有时候看起来是通缩。政策制定者和央行行长会看一些核心的通胀率,有些时候超过了这个目标,但不至于让人担心。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变量,就是通胀的预期,公众认为未来的通胀是多少?

Paul SHEARD:可以是正的,可以是负的,可以是低的,但公众对于综合的通胀率是否有预期,希望它往下走呢?这是政府和政策制定者要关心的,他们是否有有效的共聚合决心把通胀控制下来?我们有一些想法,一会儿我会继续说,现在我觉得全球通胀风险是否有?这是一个一般性的问题。主要是央行是否有能力管理好这个问题?

Paul SHEARD:说到政策,2008年全球金融系统出现了心脏病,全球出现了大萧条以后最严重的衰退。欧元区降低了6%,日本是9%,美国也降低了接近4%,所以我们现在需要一个宏观的经济政策,需要稳定化的政策。如果需求不足的话,就会导致失业率上升。比如说欧元区12%,美国是10%,日本不太一样,但还是非常严重。

Paul SHEARD:不光是现在,未来也是一样。如果说长期失业,他们的技能就没有了,他们就离开了劳动力市场,就会出现长期的对经济体的伤害。所以我们现在需要总需求的政策改革,不光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要两手抓,管理好我们的资金,这是相辅相成的。

Paul SHEARD:比较悲惨的一点是2008年危机以后全球的学术界和央行宏观政策都觉得要用货币政策,而不是财政政策,他们认为财政政策应该是70、80年代的问题。刚才讨论到了,现在钱都没有注入到实体经济当中。

Paul SHEARD:简单来说,央行降息使得私营行业的借贷成本下降。2008年的时候是一个长期的去杠杆的开始,楼市价格下降的时候当时出现了债务的积压。在宏观层面出现债务的积压,只要想一想就知道,说明货币政策在推动新的借贷方面并不是很有效,因为大家已有的债没有还完,不可能再借新的债务。

Paul SHEARD:所以在推动总需求方面,财政政策是很有用的工具,因为财政政策能做的就是空降的钱,刚才德维尔潘总理也说了,不一定是空降的钱,不一定是政府直接把钱通过减税给到大家,人们可以使用这个钱还债。但政府可以通过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其他政府的花费,把钱注入到实体经济当中去。

Paul SHEARD:政府可以进行供给侧或结构的改革,以刺激总需求的增长,政府现在不愿意使用财政扩张的政策,而2008年、2009年用了一个刺激政策,也是有效的,但大多数其他的国家都使用了财政整顿。现在他们在考虑如果能零利率,现在日本、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是名义的负利率,而且是10年,达到2%的通胀目标,对政府来说他们需要借钱来推动生产力的增长。

Paul SHEARD:现在央行已经没有弹药了,他们不能做太多的QE量化宽松,但他们需要新的火药来推动经济。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医学博士:经常失眠睡不好真会死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