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商业 > 正文

盛希泰:搏击手 大佬 天使与创业者

2016-03-08 11:53:17 来源: 商界(重庆)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盛希泰:天使的奥义——搏击手、大佬、天使与创业者)

盛希泰:搏击手 大佬 天使与创业者

慢跑1000米,挥拳800次,踢腿200下,俯卧撑80个,仰卧起坐120个,平板支撑四分半……在最近一次搏击训练中,47岁的盛希泰用2个小时完成了上述动作。“每个指标每次都要更进一步”,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最近2年,这位洪泰基金的创始人,将自己为数不多的空闲时间消耗在了训练馆。与之对练的是世界自由搏击冠军杨建平,后者因在一档名为“昆仑决”的格斗赛事中三连胜日本拳王而名声大噪。

其实,成就这位冠军的是盛希泰。2年前,作为个人天使,盛希泰投资昆仑决,奠定了它当下3亿美元估值的基础,甚至获得国家主席习近平“点赞”。这次成功的萌芽,最终由于另一位合伙人——中国最著名的创业者俞敏洪的加入,催生出了在过去一年中被称作“朋友圈杀手”的洪泰基金。

“杀手”显然是种赞誉,尤其对于2015年创业狂欢中的中国。人们津津乐道于“一夜暴富”或“屌丝逆袭”的传奇,就像一场搏击比赛中,观众们期待擂台上的KO瞬间。而赢得尖叫的搏击手,往往属于那些更冷静、更快速、更灵敏以及更懂得把握节奏的人。

而从零开始,在1年时间里就投出60个项目、布局从种子到新三板全产业链基金、在全球10个城市布局分支机构、配套建设软硬件孵化器的盛希泰,显然符合人们心中对“杀手”的期待。

“我原来眼镜不带颜色,后来为了回避自己锋芒毕露的眼神,才换了个30%墨色的眼镜。”盛希泰头发直立,举起两只拳头,一只贴近带着“30%墨色眼镜”的脸颊做防护,另一只前伸探向空气中假想的对手,预备挥拳一击。

泰哥很忙

羊年农历的最后一个月,盛希泰把胸椎扭伤了。

坐在长桌的一端,他直挺着贴满药贴的脊背,抱怨最近没有时间练拳,导致肌肉僵化。“人这骨头和肌肉是土地和庄稼的关系,土地没有水,庄稼就完蛋。”

盛希泰的确很忙。

有人统计,在过去一年中,他84次往返于洪泰总部所在的首都体育馆与首都机场,平均每4天坐一次飞机,飞行里程相当于沿赤道绕地球飞行6圈多一点,发出了13 300张名片——而这恰好也是他在365天内聊过的创业者、媒体、天使投资人等的总人数。

紧迫感、积极主动、All in,让慢节奏的合伙人俞敏洪颇多感慨:“从洪泰出生的第一天起,泰哥好像就不回家了,为了给洪泰布局、寻找项目,泰哥除了每天没日没夜工作外,还在全国各地奔波,路演布道。”

“泰哥”就是盛希泰,相应的,俞敏洪从人人熟知的“俞老师”变成了“洪哥”。他们试图将洪泰的故事讲述成中国的“PayPal黑帮”,后者诞生了硅谷最伟大的几家公司——特斯拉、领英、YouTube等。因此,洪泰生态圈也被称作“洪泰帮”。

这反映了盛希泰的“野心”,他直言不讳:“我们将培养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干干净净的真正的企业家,没有原罪,中国将因此进入一个新时代。”

盛希泰是最有资格谈论这个话题的人之一。

1992年,还没从南开大学硕士毕业的盛希泰赶赴深圳,加入刚刚成立的首批证券公司——君安证券。入职第3天,他穿着公司花3 000元置办的皮尔卡丹,以实习生的身份,比照一本蓝色封皮的标志汽车在香港上市招股书,接手并最终完成了四川IPO第一案:金路集团

那时,中国证监会都尚未成立。

一战成名,少年得志。盛希泰26岁当上山东证券副总裁,32岁担任联合证券副总裁,36岁升为联合证券总裁,42岁成为华泰联合董事长。纵横券商投行江湖22年,为中联重科大族激光蓝色光标等数十家知名企业进行过IPO,业内人称“少帅”。

然而,他却逐渐感到失落。“新世纪之后10年,中国证券行业不再占领潮头,不再带给我一种跟社会主流层面接触的机会,再干20年还是这个熊样。我有N多机会换到更大的证券公司做总裁,一样的,有什么区别呢?”

2008年,盛希泰偶然拜访80岁的李嘉诚,看见后者的办公室布置得极具个人情趣,而自己做了十几年总裁、董事长,贵为“厅局级领导”,办公室里却从不做个人装点。这让他更加失落:自己只是个“流水的兵”,有职业没事业。4年后,盛希泰离开了从业22年的证券投行,慢慢摸上了天使投资之路。

后来,以前的同行拜访他,问何必做这个买卖,都是“慢钱”。

盛希泰回答:“你们哪懂我的快感。”

“天使+”

事后回忆,2013年9月的那天早晨,和以往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辞职下海的前厅局级领导盛希泰,在这一天决定不待在家里逗孩子,而是去中国大饭店拜访一位朋友。路过饭店大厅,他看见几个西装革履的人凑在一起聊天,其中有几个人恰好认识,于是走过去打招呼,礼节性地寒暄,得知其中那个叫姜华的年轻人正在寻找天使投资。

那两年,盛希泰并没有找到新的人生方向。以前做投行,服务企业成长期的后端,按照20多年的从业惯性,他试着在同样服务企业后端的PE领域寻找灵感。服务企业前端的天使投资,被这位昔日大佬视为“等同于穷投资人,形象低端”。

盛希泰站起身打算离开,不料姜华忽然上前一步,像个武林人般双手抱拳:“盛总,可否借一步说话?”

三天后,盛的钱就打到了姜华公司的账户。他并没有以天使的名义介入,而是联合创始人。

不到11个月,这一名为“昆仑决”的自由搏击品牌,就成为和老牌搏击节目“武林风”并驾齐驱的赛事。14个月后,昆仑决引入新一轮融资,估值1.5亿美元。2014年年底,在全国收视率排名中,昆仑决冲到第二名,仅次于《非诚勿扰》,粉丝数量达千万级。

1年时间,从0到N,这颠覆了盛希泰的认知。尤其是,催化这一奇迹的正是他自己。

他做了两件事:引入自己的人脉和资源,引入自己的经验和格局。

作为联合创始人,盛希泰投资姜华后,快速为昆仑决解决从办公场地到后续融资的问题,IDG和真格基金相继进入。

一开始,“只做过一些成功小生意”的姜华估算昆仑决可以做到100亿元人民币市值,盛希泰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格局算了一笔账:美国3亿人口,世界顶级综合格斗赛事UFC可以做到38亿美元,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以此对标,昆仑决可以达100亿美元。

2014年元月,昆仑决首场比赛在泰国举行。青海卫视周日晚22:30播出后,波澜不惊。第二场比赛,昆仑决通过与武林风合作,扫清落地国内的审批障碍,作为合作条件之一,比赛费用都由昆仑决支付。这场比赛火爆异常,搏击爱好者一下子知道了昆仑决,很多人成为它的粉丝。

更幸运的是,这一年国家体育产业政策的出台和大型赛事的审批放开。昆仑决提前一年卡住位,站在了风口上。如今,昆仑决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搏击类比赛,而成为一个坐拥电商、服饰、比赛、游戏等业务板块的超级IP,被视为“互联网+体育”的典范。

“被需要才是最大的享受。”昆仑决颠覆了盛希泰对天使投资的认知:“原来天使的有趣在于,以我的年龄、阅历、人脉、资源、经验等等,真的可以让一个创业者和创业项目发生豹变!有我没我,是生死之别。”

——洪泰的投资哲学也因此得以构建:天使+(ANGEL PLUS)。后来,这两个单词成了洪泰的英文名。

这个行业里没有神仙

有人还记得,在一次中欧商学院的北京活动中,退隐江湖很久的盛希泰忽然现身。从下午2点到晚上7点,他默默坐在房间最后一排的角落,竭力避免让别人发现自己,上厕所刻意错峰,遇见熟人也假装没看见对方。

——决心转型天使投资人,盛希泰自我清零和自我重启的开始,是先当一名安静的听众。

那时,除了参加天使圈内人士组织的活动,他还通过朋友介绍朋友,频繁请人喝茶吃饭。大多数比他年轻的天使投资人从未听说过盛希泰,见他低调谦虚,透露了许多圈内秘密。半年后,盛希泰觉得自己找到感觉了。

2014年年初,盛希泰偶然接触了惠民网团队。他对项目没感觉,但觉得团队非常强。强在哪儿?创始人挺会讲故事,团队已经凑钱干了一段时间,所问的问题没有一个回答不上来。盛希泰觉得有意思,请朋友圈里十几个电商大佬把关。大佬们考察一番,回答:这个项目不能投。

这些大佬中,不乏投资了与惠民网类似项目的人,无一善终。

但盛希泰越和惠民网团队接触,越舍不得放弃。“赌就赌了,不管别人说什么,老子就干!”这是他唯一一个投前和妻子商量的项目,“也不是想让她帮我做决定,只是想有人跟我说一说,释放一下压力,因为没有一个人支持我,所有人都在反对我,我又很想投……”

现在,这个被300个投资机构放弃过、业内大佬均不看好的项目,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社区电商及超市进货平台,估值20亿美元。这让盛希泰对天使投资有了进一步感悟:这个行业里没有神仙,我们要寻找那种有成功特质的人,这种特质包括但不限于学习能力、坚持能力、自省能力。

进一步延伸,天使投资的奥义在于洞悉人性。

现在,创业者在洪泰基金总部和盛希泰聊项目,盛希泰往往在低头玩手机。如果对方能让他兴奋地丢掉手机,那恭喜创业者——你成功了。

洪泰成立的2014年年底,中国创业元年即将到来,6 200家早期投资机构蓄势待发,“双创”口号呼之欲出,中国式创业狂欢让人目眩神迷。但人性从未改变过。搏击手盛希泰开始像个老手那样,冷静,理性,寻找自己的节奏。

2015年初,在全行业的O2O投资到达顶峰时,洪泰提出O2O是一个伪命题,聪明的投资人不应进行贴标签和运动式的投资。2015年下半年,当大部分投资者唯恐避O2O而不及时,洪泰接连投资了数个O2O项目。这些项目的CEO普遍有深厚线下基础,生存能力极强,又有互联网思维。短短几个月,这些项目的发展都极为迅速。

到了2015年5月,市场仍对股市抱有极高期望时,盛希泰提醒要及时避险。当8月份连续股灾已成现实时,他撰文呼吁长期看好中国,创业投资应缚住危机中的机会。“我们看到的是中国有人、有钱、有智、有欲的基础没变,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的绝对优势才刚刚显现。”

——洪泰,就是在坚持对商业本质和人性的把握。

传说中的千分之三

整个2015年,洪泰基金总共接到了20 148份商业计划书,平均每小时就有2.3家创业公司找上门,而洪泰从中投出了60个项目,投资率约为3‰,相较于国内天使一般1%~2%的选取率,可谓苛刻至极。

一份商业计划书从被接收到确定被投资前,需要经过6层筛选:投资经理筛选,小组筛选,合伙人筛选,管理合伙人筛选,盛希泰判断,俞敏洪对部分项目面谈。这个流程中,每个环节一票否决,“宁可错杀也不能让一个差项目进来”。

这让最基层的投资经理们很有压力。

不久前,有位投资经理提出辞职,因为他觉得很牛的项目,往往被6道轮回似的筛选流程pass掉,又往往被其他投资机构“捡漏”,他觉得没有成就感。

一位叫殷鹏的高级投资经理,在过去一年中看了超过2 000份BP,与超过700位创业者面对面接触。他在一篇名为《一位投资经理的作息表和自我养成术》的文章中描述自己的工作强度:“几乎没有周末,每天早7点到凌晨1点半,工作超过16.5个小时。”

而作为一名搏击手,盛希泰不但是天使投资人,他同时也是创业者——操盘着这家名为“洪泰”的初创企业。显然,他对于自己的员工有更高的期待:“两点之前发微信几乎没有不回的,发完微信5分钟之内必须回!”

盛希泰把这种逼人的气势叫做“狼性”:“人的潜质是无限的,可以逼出来,关键是要给他们机会。”事实上,这也正是盛希泰自己的成长经历——

第一份工作面试,他直接跑去敲一把手办公室的门毛遂自荐;入职3天就操盘IPO项目;在证券转型大潮中保下联合证券……工作强度最大时,他犯了腰病,有半年时间坐飞机需要躺在飞机过道里,随身背着中药罐,下飞机去酒店第一步是把中药煎上。

现在,他想把这份成功赋予这帮平均年龄27岁的“小崽子”们。

2015年,盛希泰被评为清科集团 “2015年天使投资人Top10”。1年,从0到全国Top10,他并不认为这叫成功,因为机构化天使投资是团队作业。对一名投资经理的评估是不能量化的,盛希泰鼓励“小崽子”们都去做明星:“洪泰只有泰哥一个人有知名度,这不叫成功。明年十大投资人中还只有我,那就是洪泰的失败。你们每个人都成为明星,我隐在后面做战略和后勤,江湖只有爷的传说,不见爷的身影,洪泰才真成功。”

然而洪泰这只以“狼”自比的团队,留给创投江湖的传说,不只是3‰的投资率,还有“钱之外的附加价值”。踪视通是一个入驻硅谷的中国创业者项目。盛希泰与其创始人谷群山聊估值时,给了对方一个折扣价。谷认为价格有点便宜,但最终还是接受了。

盛希泰解释:“除了钱之外,必须付出别的劳动,人家才对你满意。怎么满意?你要很辛苦的努力,对接各种资源,帮助项目迅速成长。”

这样的项目还有很多,洪泰是怎么做到的?把“天使+”做到极致。例如刚完成“处女投”的洪泰投资经理陈曦,她每天要和所投项目CEO通至少2次电话,“与项目的沟通时间甚至超过了自己的老公”。

而在更宏观的层面,洪泰则通过构架自循环的创业生态,赋予“天使+”更多内涵,比如孵化器矩阵,比如全生命周期基金,比如自成创业生态的洪泰帮。

进击的孵化器

2016年2月17日,王胜江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里发了一篇文章《第三个99天的创业》。这意味着,这位前SOHO中国第一副总裁所担任CEO的洪泰创新空间,已经成立10多个月了。

由于王胜江的努力,洪泰已经在国内5个城市设立了10家创新空间,其中在北京已有5家,分布在望京、安贞、五道口、东亿国际传媒产业园、酒仙桥。总面积共10 800平方米,相当于1.5个足球场大小,累计服务超过2 300个创业团队的超过17 000名成员,举办过150场面向创业者的活动。

盛希泰为洪泰创新空间立下4个规矩:“一是创业项目,要有清零心态;二是以王胜江为核心;三是未来可独立上市;四是90%为社会创业服务”。这意味着,在国内靠政府补贴或卖物业炒热的孵化器市场,洪泰想做一个市场化的颠覆者。

然而,这并不是洪泰唯一的孵化器范式,它要将“天使+”逼至极致。

截至当下,全球有7 800家孵化器,而中国的孵化器超过所有国外孵化器的总和。国内孵化器市场火热如斯,唯一的问题在于:创业者并没有这么多。谁能真正解决创业者的痛点,谁就能在2016年“90%孵化器倒闭”的行业洗牌中活下去。

孵化器能做什么?解决办公场地,提供税收、法律等基础服务,帮助融资。

原联想高管吴玲伟领导的洪泰AA加速器,显然在帮助融资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不久前,她刚刚对第一批学员进行面试。在发布面试消息后的20天里,AA加速器收到413份BP,最终15个项目获得面试资格。2016年1月6日,8个顺利毕业的项目,被安排参加了一场由200多位一线投资机构参与的路演。最终,这些投资机构给出了115份Term Sheet(投资条款清单),有个项目拿到了其中的29份。

然而对于那些真正优秀的创业公司,融资并非难事。供应链水土不服、产品如何量产等才是痛点,尤其对于硬件创业者。所以洪泰上马了智能硬件孵化器A+labs:一个拥有独立生产线的孵化器。

洪泰智能硬件孵化器A+labs创始人乔会君在硬件行业拥有20年专业经验,他深刻知道,80%的创业项目会死在从开始众筹到交付的路上。

这条位于距离中关村创业大街以北7千米处的生产线,能够轻松完成1 000台以内的产品生产。它还与富士康等企业进行合作,富士康承诺每年承接A+Labs的15个项目,在A+Labs实现0至1 000件的产品生产之后,富士康再实现量产。

此外,A+Labs与京东众筹合作,当项目产品量产到1 000件以上,就可以在京东商城销售。而且,所有从A+Labs生产出的产品都带有A+的Logo,即使后续找不到项目产品公司,A+Labs也会为带有A+ 标识的所有产品提供所有后续维护及服务。

“让创业者做最擅长的事儿,其他交给我们。”乔会君的这句话,也是对洪泰系孵化器们的描述。

全生命周期基金

关于洪泰,其官方有简单的两句话:“洪泰不只是一只基金” “洪泰不只是基金”。后者自然是指洪泰在基金之外建立的孵化器系列。前者则是说洪泰有好几只基金。

单听介绍就让人目眩——

“我们的新三板基金已经Close了,我们还成立专注智能硬件、物联网的智造基金。我们目前为止在成都设立了两个基金,一个是天使基金,一个是智造基金。我们在西安正在募集一个两亿投资A轮和B轮的健康基金,在上海募集一个两亿的互联网基金,在深圳募集一个互联网智能硬件基金,在天津募集一个一亿的天使基金。”

事实上,洪泰管理的基金规模接近30亿元人民币,覆盖种子基金、天使基金、成长基金(A轮、B轮)、新三板基金,还有即将成立的并购基金和美元基金。可以说,一名优秀的创业者可以从洪泰得到从种子到IPO的融资需要,可谓“全生命周期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盛希泰对新三板情有独钟。不但在基金矩阵中设置专门的新三板基金,还有“新三板平台的天猫”的洪三板,旨在为企业提供一站式挂牌新三板过程中所有帮助和服务,例如在线定增、股权众筹、互联网金融、企业投融资服务等。

自2015年7月27日上线,洪三板已服务了超过200家企业,后台抓取企业数量达到5 000多家。创始人黄小晴逐渐成为新三板市场中的“红人”,被业内称为“洪三姐”。

之所以钟情新三板,深谙资本市场的盛希泰有自己的逻辑——

洪泰的定位是创业投资基金,新三板的意义在于创业者跟资本市场的直接对接。中国500多家创业板上市公司成立最短的时间是10年,新三板让创业者与资本市场发生关系的时间缩短为2年。从商业的角度考量,天使投资需要最终的出口。很多天使追求快速回报,将出口定位于A轮、B轮融资;或者追求利润最大化,将出口定位于IPO。显然,新三板,是“快速”与“利益最大化”之间的另一个选择。

显然,盛希泰不是一个安分的天使,他喜欢组合拳,发动的是规模化战争。无论是孵化器矩阵还是基金矩阵,都将共同交织成一张延伸到各个维度的网。最终,优秀的创业者在哪里,这张网将出现在哪里。

洪泰不只是一只基金,它谋取的是创投全产业链。

去战斗,去生存,去深情

翻开过去一年关于洪泰的新闻,你能明显看到这种变化:这家初创企业由不为人知,变得耳熟能详。

2014年11月26日,盛希泰牵手俞敏洪召开洪泰成立发布会时,媒体和公众主要关注了3个问题:一是俞敏洪为什么没有牵手徐小平;二是洪泰的“超豪华LP”,包括黄怒波、阎焱、王中军、牛根生、张磊、周少雄等一线大咖;三是俞敏洪牵手的盛希泰是何许人也?

现在,创投圈已无人不知洪泰、无人不识盛希泰了。

在改变中国创投圈格局的同时,洪泰本身也在发生变化,其中最显著的一个变化是:洪泰人多了,牛人更多。

还是在一年前的那场发布会上,洪泰的团队其实只有3个人:2位创始人加1位投资经理。盛希泰没有着急:“你不要指望任何人跟你一块儿赌,跟你一块儿去从零开始战斗,你得靠事业感召、人格魅力,懂得分享,懂得财散人聚。”

果然,去年5月份以后,更多大咖接踵而至。比如洪泰的投资合伙人商思林,此前是国内知名的媒体人;洪泰创新空间的CEO王胜江是前SOHO中国销售铁军的建立者,很多中国商业地产的销售纪录至今仍在其名下;乔会君可能是国内最懂智能硬件的合伙人,他对智能手表中的460多个元器件了若指掌。还有8位合伙人分别来自最一线的保险、证券、IT公司,也不乏百亿美元公司的投资者……

有人问,洪泰即做花样叠出的各种基金,又开拓概念前沿的智能孵化器,你盛希泰的精力分配得过来吗?盛希泰回答:“我在每个领域都寻找最牛的合伙人。”

在洪泰所投资的项目中,有一些项目显得较为特殊:从回报周期或收益来看,它们并不会出现太大爆发,或者短时间内带来数百倍回报。投资它们是因为能够为洪泰帮创业者提供服务、改善洪泰创业生态环境。

例如企业内网(SoLoMo)平台iBOS,可以开源的企业社交和移动的酷办公,让企业快速搭建可扩展、核心商业数据私有的协同管理平台;

例如云财务RFC,国内首家企业级财务应用;

例如人人财务,也是为了给创业者提供很好的财务人员连接服务;

例如易点租,国内首家办公电脑免押金租赁平台……

2016年1月28日的洪泰首次年会,来自全国乃至海外的将近60余位洪泰合伙人和投资经理喝掉了100瓶红酒和12瓶白酒。晚宴的最后,盛希泰拥抱着俞敏洪合唱了一首《朋友别哭》。

搏击手盛希泰是硬汉,他少有柔情流露,从未对人提及这一年创业中柔软的时刻。但这3分钟动人的瞬间,让洪泰一周年总结里的那句话充满深情:“像一个真正的创业者去战斗,像小强一样去生存。”

郭瑞超 本文来源:商界 作者:刘醒 责任编辑:郭瑞超_NF200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女子怀孕6个月时出轨初恋 孩子出生后她傻眼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