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地“镍缘”:金属产业园环保之忧

2016-02-27 03:21:04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水源地“镍缘”)

产业低迷,投资商失联,位于南水北调水源涵养地的金属镍循环产业园正陷入全新尴尬:投资企业破产,前期投入“沉没”,征地空置。始终存在的环境压力,由于并不存在相应“补偿”机制,当地政府有限的选项中,似乎只能继续招商,以求破局。

一线调查

安康百亿产业园因投资商“失联”停摆

在南水北调水源涵养地陕西安康市,一个拟投资105亿元,占地5000亩、寄托地方“500亿产值数十亿元财税”梦想的金属镍循环产业园,在启动三年多后,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

相比于初期环保敏感及居民抱怨的双重阻力,现在已经完成征地千亩、拆迁百余户、配套投资过亿元的该产业园,正面临另一番尴尬:因投资商意外“失联”,千亩土地闲置,进退艰难。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曾引发争议的百亿镍产业园,正面临烂尾压力,从未止息的环保担忧正在与政府的“沉没成本”再次对峙。专家则指出,在经济与环境博弈中,“补偿机制”应被重视,即南水北调水源地城市为确保供水安全,必然面临更高的产业限制,而这种限制给地方带来的经济“损失”,应有相应“填补”,从而平衡“付出者”的代价。

江边的镍产业园

一片低矮的山丘上,几十处建筑垃圾依稀可以认出是被拆的房屋。几户原本已经拆迁的农户,因种植庄稼又从3公里之外的安置点搬了回来。几座用石棉瓦搭建起的临时房屋,就是他们的临时住所。

村民王小民(化名)指着山丘下的一大片缓坡地称:“那一片就是未来的金属镍循环产业园,现在已经征了1000多亩了”。王小民原是汉江边的陕西省安康市关庙镇店湾村村人,现在他的家已经搬迁至店湾村西南3公里的安置新村。不过,家里的地未被征完,他仍是守在已被拆迁大半儿的店湾村,住在搭建的窝棚中,来照看仅剩的两亩地庄稼。

店湾村位于汉江以北约5公里,距离依汉江而建的安康市中心不过十余公里。2011年以来,这个汉江边的小山村被安康市向江北发展工业区的城市发展战略打破了宁静。安康市中心城区曾长期位于汉江以南狭小的河湾地带,2009年这个不足50万人口的城市在江北一带成立了升级开发区安康市高新区。尽管上述金属镍循环产业园距离高新区核心区域仍有几公里,但在体量巨大的百亿级投资预期吸引下,这个陕西省经济实力靠后的地市——安康市不遗余力地强力推进产业园及相关项目落地。

2013年,金属镍循环产业园圈地进入高潮。包括上述店湾村在内的三个村子,开始拆迁征地。当地政府以每亩5.25万元的价格,将各村的耕地强制征收,截至2015年年底已圈地1500余亩。村民们的房屋则按照砖混、土木两类价格分别以每平方米680元、520元征收。截至本报记者采访时,已有200多户1000多人被拆迁。

来自安康市官方资料显示,上述金属镍循环产业园项目规划,总投资105亿元,建设用地3.5平方公里(约5000亩)。产业园将依托安康丰富的硫铁矿和汉中的蛇纹石资源,采用湿法冶金技术,分三期建设年产10万吨镍材生产线,同步建设产业研发中心,其中一期投资22亿元,建设60万吨硫酸和2万吨金属镍材生产线,预计达产后年产值可达100亿元,利税20亿元。五年内达到10万吨金属镍材生产能力,年产值可达500亿元,利税100亿元。

安康市高新区管委会宣传中心负责人孙传泽表示,上述产业园曾是陕西省“十二五”期间规划的“带动陕南突破发展的重点项目。”由此,从2011年以来,受到省市政府的重视,并成立由市领导带队的项目领导小组,全力推进该项目落地。

本报记者也了解到,该金属镍产业园项目,亦被作为陕西省七大新材料产业基地,而被纳入了“陕西省新材料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中,并作为陕南突破发展的重大带动项目。事实上,早在2006年陕西省政府便出台《关于陕南突破发展的若干意见》称:由于自然、区位和发展基础等原因,陕南经济社会发展与关中、陕北差距不断拉大。2005年,面积占全省34%、人口占23%的陕南三市,GDP总量仅占全省12.4%,地方财政收入仅占全省4.5%;由此,决定以重大项目为抓手促进产业振兴。

此后,由江西江锂科技集团公司包装的“金属镍循环产业园相关项目”才进入当地招商引资视野,并于2010年前后,开始了密集接洽。2012年,江西江锂科技集团在陕西注册项目落地公司陕西天沐新材料有限公司负责项目建设。2013年,陕西省多个部门密集赴安康调研该项目。安康市高新区也曾公开承诺,该项目将在年底前建成投产。据当地媒体2015年8月报道称,金属镍循环产业园项目,按照“2+3+5”模式分三期建设年产10万吨镍材生产线,同步建设产业研发中心,其中一期投资25亿元,建设60万吨硫酸和2万吨金属镍材,目前已完成项目前期手续报批、征地拆迁安置、基础配套建设等工作,将在年底前建成投产。

不过,2016年1月中旬,本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拟2015年建成投产的该产业园项目现场,目前仍是多个被拆迁过堆满建筑垃圾的村庄,以及大片荒芜的农田。有意思的是,曾经竖立在店湾村头的一个镍金属产业园的广告牌上的宣传内容,也不知何时被抹去。

地方巨资配套疑“被套”

2016年1月19日,原安康市关庙镇店湾村的一处山梁上,一个金属镍产业园的小小指路牌,还孤零零地竖立在通往项目圈地处的路旁。

从山梁上向东南望去,约数百亩河道田地,已经被平整圈占。但指路牌显示的金属镍产业园“电解镍生产项目工地”内,并无施工迹象。当地村民称,该项目在圈占大片土地后,已经停工数月,且项目部已不知所踪。留下的拆迁烂摊子,亦不知何时清理。多位曾不同意拆迁的村民,仍住在被断电、断水的村子中。而这些仍伫立在建筑垃圾中的房屋,也不知何时再被拆迁。

店湾村民刘成(化名)兄弟两人仍住在未被拆掉的祖屋里。他告诉记者,老房一平方米才赔偿680元,这点钱让他弟兄俩难以承担新盖房屋的费用。他称,家庭稍富裕的村民已经被拆迁,搬到新盖的徐岭集中安置点了。留下的大都是家庭贫困,并不舍祖屋的村民。

也因为上述产业园的停工,未被征完地的部分村民,眷恋剩下为数不多的田地,而甘愿自建临时的茅棚,回到他们的田地边。回来种地的也大都是老人,失地年轻人多数进城打工维持生计。

实际上,安康市有关方面为上述被拆迁、失地的村民新建了一个占地288亩,可安置拆迁户433户的社区。资料显示,目前已验收交付联建房46户,截至2015年3月26日,主厂区已完成拆除房屋41户,搬迁验收编号58户,下达拆迁通知61户。

据当地官方资料称,安康金属镍循环产业项目,一期年产2万吨镍材循环经济产业及配套硫酸项目位于汉滨区关庙镇店湾村、徐岭村、曾家岭村,占地72.6224 公顷(不含尾渣库用地)相当于1009亩,涉及村民近300户。

负责项目征地拆迁的安康市高新区管委会给本报记者的回复显示,高新管委会在安康新型材料循环产业园建设中,根据园区建设需要,投入园区“三通一平”和征地拆迁工作资金1亿余元,建成二级专用公路、移民搬迁社区、10kV供电设施、汉江取水工程等。已征收土地1523亩,拆迁房屋214户。

尽管上述地方政府配套投资建设已经基本到位,但产业园项目却意外停工。据当地官方不愿具名人士透露,作为金属镍产业园项目投资商的江西江锂科技实际控制人张芃,已经“失联”数月,导致其落地公司陕西天沐新材料有限公司方面亦无从落实项目。本报记者也从江西省新余市有关法院获悉,金属镍产业园项目的的主导母公司江西江锂科技已在2015年底前被申请破产重整。

这意味着,安康市花大力气重金配套的镍产业园项目,面临流产的可能。陕西省内多位法律业内人士称,安康市大力推进的项目投资商破产的事实,无疑让当地政府的重金配套“被套”,而最冤枉的是那些为该项目被拆迁征地的当地老百姓。

安康市高新区管委会回复本报记者的材料中称,由于镍材市场持续低迷,导致投资企业全面停产,项目未能按原计划实施。为推进项目后续建设,高新管委会与江锂科技反复协商的结果是,该公司通过融资途径或吸纳新股东的方式来复苏企业,目前招商洽谈正在进行。

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处境尴尬的安康市,亦在积极采取补救措施以期待“解套”。据陕西天沐新材料有限公司有关资料显示,在安康实际投资近1亿元,公司债务2000余万元。安康高新区管委会回复称,该管委正在积极化解各方面的矛盾,并拟引进中国东部矿业公司年产3000吨的五氧化二钒及余热发电项目、陕西华泽钴镍公司金属镍项目。

安康市招商局2015年年初公示称,截至2014年年底金属镍产业园项目,实际仅投入1.57亿元。安康市政府于2015年7月通报的公开项目落实情况显示,该产业园当时仅完成了主厂区场平工程,而此前安康高新区承诺“金属镍产业园年底前建成投产”。

随着江锂科技镍金属项目的停工,被征地被拆迁当地农民,原来计划安排的就业岗位也暂时搁置。

事实上,作为南水北调水源涵养区域以及陕西省定位“生态”发展区域之一的安康市,产业园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间的矛盾如何协调,仍在当地有很大争议。上述金属镍循环产业园亦在争议中上马,但却仍留下环境隐患。

金属产业园环保之忧

本报记者通过梳理陕西天沐新材料有限公司有关金属镍产业园的报批手续发现,尽管这个占地体量巨大的冶金相关项目,在新环保法出台之前的2013年获得了环评手续,但是其在环境敏感的汉江沿岸大范围圈地,并设立金属项目产业园的事实,还是让肩负“一江清水供北京”的当地承受了很大的环境风险。

有专家称,镍合金生产存在三种污染:一是大量的二氧化硫排放;二是硫酸水的排放将给地表和江水带来巨大影响;三是被酸洗下来的重金属的氧化物废渣,含有铬的化合物和镍的化合物,这些氧化物在硫酸根的作用下都成为毒害性物质。尤其是铬的化合物对环境和水质的破坏性非常大,这些有害物质对环境的污染是长期的,如处理不当,将带来极大的环境危害。

尽管上述项目实施公司以及项目涉及当地官方有关人士表示,在安康上述区域建设新材料产业园,将按照严格的环保要求来实施,然而谁也无法排除发生诸如冶炼厂、尾矿库泄漏污染汉江等风险。

上述金属镍产业园一期环评报告就认为,本项目投产运行后,正常工况下对地下水影响小。非正常情况下,污水泄漏会对地下水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

环评报告还称,上述产业园在施工期亦对生态造成影响,项目占地破坏类型主要为林地和草地,其次为耕地和居民住宅用地;破坏方式以压占为主,其次为挖损;项目占地破坏程度以重度破坏为主。

此外,冶金项目大气污染也是一个隐患,上述项目环评称,项目有关排放气体叠加浓度后,各敏感点PM10日平均浓度较大的主要原因是背景浓度较大,均已接近标准值。

不过,客观上,作为经济落后以及肩负“一江清水送北京”的环境敏感区域,如何协调发展工业带动当地经济与环境保护的矛盾,目前仍是一个难题。安康当地不少官方人士认为,当地为保护环境确保水源清洁付出的最昂贵的代价就是,在相关区域无法发展有关工业项目,从而难以实现改变贫困落后的现状。但若利用当地矿业资源大力推进金属产业发展,则难以绕过生态环保的难题。

地征了,建设了部分项目,产业园2013年办了国土、环评等手续。西北大学有环保专家认为镍金属产业园建在汉江边有很大的水污染风险。他认为,汉江水源地保护区域的水源涵养区域不主张建设大型冶炼项目。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张宝通也指出,汉江保护的难点就在于如何协调工业发展与水源保持清洁。

记者注意到,2012年时江苏徐州出台《徐州市南水北调水环境质量区域补偿实施方案》,对南水北调东线率先实行补偿,此后2014年时政协委员曾呼吁为南水北调中线建立补偿机制,而位于“上游”的西部水源地,目前尚无相应补偿机制。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男女交往潜台词,8句话术你必须了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