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桶油竞相关井压产 40美元兜底价失灵?

2016-02-27 03:21:03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四桶油竞相关井压产 40美元兜底价失灵?)

中国石化旗下中原油田派驻在青海省海东市民和县的钻探队伍正在日益缩小。早先,中原油田在这里钻探出了工业油流,但受累于国际油价暴跌,这里并不稳定和可观的油流,已经丧失大规模工业化开采的价值。

事实上,这里也被中石油旗下的吐哈油田曾视为宝藏之地。后者早在2008年便与当地企业进行合资开发,但如今,民和盆地的大规模开发已偃旗息鼓。

类似的场景并未是孤案。在陕西榆林、甘肃庆阳、宁夏银川等传统的西北油田主产区,更多的低流量油井开始失去了继续生产的意义。

这些无论归属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还是延长石油的油井,都因为国际油价迭创新低而“面色苍白”。

而自春节迄今,纽油期货价格长期盘桓于30美元下方,受累于低油价打压,中石化、延长石油纷纷发布关井压产通知,而中石油、中海油则早已转向,对部分低产油井全面关停。

关井压产为哪般

2016年2月18日,延长石油内部签发了一道《关于停止部分油田开发施工作业的紧急通知》,通知显示,按照集团公司相关会议要求,从即日起立即停止以下油田开发施工作业:一是停止生产井、水平井、注水井的钻进和储备井的投产;二是停止老井压裂和技改挖潜;三是停止新井投注、采油井转注和油水井测试。

“国际低油价已经对我们的生产经营构成了非常严重的冲击,集团领导反复算过账,要想减少亏损,就必须关闭一批油井,通过减少产量来想办法”。一些不愿具名的延长石油管理人士透露说,在中石油、中石化尚且扛不住的国际低油价洪流面前,地处内陆的延长石油抵御风险的能力相对要更差一些。

他指出,本次被停止的油田主要以新开发油井和老油井的技改、增产压裂工作为主,换言之,这部分工作有相当一部分需要请外援来完成,而停止开发之后,可以节省一大笔开发费用。“保守估计,此举节省的费用上亿元了。”该人士认为延长石油立即停止油井开发投资工作,将为企业节省出更多的现金流。

数据显示,延长石油集团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2208亿元、税费436亿元,但就2016年的工作计划看,却计划减产原油至少20万吨至1220万吨,并突出要着手降产量、降投资、降费用,全面深化改革,确保效益最大化。

除了加强自身御寒能力,延长石油在2015年12月底,还通过与中石油合资组建中油延长销售公司等方式,进一步强化了绑定行业巨头的外销思路,形成了抱团取暖的效应。

比延长石油更早一些采取行动的是胜利油田。

春节长假甫一结束,中石化胜利油田就传出“今年整体关停小营、义和庄、套尔河、乔庄4个油田”的消息。此举预计可以节省成本1.3亿元,帮助胜利油田实现减亏2亿元。

做出这一决定的背景是,胜利油田2015年首次陷入亏损,由盈利大户变成亏损企业,全年亏损超过92亿元。

面对市场寒冬,胜利日报公众号报道说,领导疾呼:“再这样下去就要冻死了!”

据悉,将要关停的4个油田,在胜利开发的70个油田中,开发效益排末尾。低油价面前,胜利油田突出效益开发,其中一条重要举措便是整体关停无效益油田。

“春节期间,国际油价(纽油)最低杀跌到了21美元,这意味国内那些开采成本高达50美元甚至更高的油井,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生产的意义。”中石油技术勘探院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与中石化相比,此类油井中石油更多,因此,中石油早在国际油价跌破40美元时,就已经在内部要求大庆油田、长庆油田逐步加大对部分老化低油流油井的关停力度。

多名服务于大庆油田的民营油服公司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说,大多数外围油服公司已经被清理出局了。其中一位郝姓老板说,自己被大庆油田清理后,辗转几千里,好不容易托关系挤进到了长庆油田某采油厂的油服名单,但事实上,根本就没有活可干。

一些常年在榆林、延安及庆阳等地域从事原油运输的槽罐车司机也在纷纷转行。

“一大片一大片的井田都在封闭,我们不转行,又有什么办法呢?”槽罐车司机小李前不久彻底将自己的槽罐车清洗和改造了一番,开始加入到了成品油运输的队伍中去。

比陆上油田开采成本更高的海上油井及境外购并项目则更加难看。据悉,中海2016年的产量目标为470~485百万桶油当量,比2015年的495百万桶下调了2%~5%,这也是1999年上市以来中海油首次调低目标产量。

40美元兜底价失效?

与四桶油已经绿惨了的脸色相比,发改委早先为国内原油生产炼化企业设置的40美元的地板价难道失效了吗?

1月13日,国家发改委公布成品油价格新机制,对国内成品油价格设置调控上下限。调控上限为每桶130美元,下限为每桶40美元,即当国际市场油价高于每桶130美元时,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不提或少提;低于40美元时,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不降低;在40美元至130美元之间运行时,国内成品油价格按机制正常调整,“该涨就涨,该降就降”。

“外界有一些传闻称,国家现阶段会针对三桶油部分减免石油暴利税。作为外围人士,我们虽然无法知悉财税部门与石油企业之间进行结算时,是否施行了国际油价低于40美元时部分减免石油暴利税等政策,但我们大致知道,国营炼厂在内部结算时,对国内自产原油都执行了不低于40美元的结算价。”中石油旗下兰州石化的一位原油采购部门人士透露说,尽管是内部结算,但中石油的确要求内部炼厂以不低于40美元价格对应结算进厂原油价格。

不过,更多的国营炼厂人士并不愿意透露此类消息。在他们看来,因成品油价格而衍生出来的40美元地板价,并不能帮国内原油开采企业完全的遮风挡雨。

“我们现在的油源完全是山东的,原因只有一个,便宜啊。”重庆某民营油库负责人陈先生称,受国际油价暴跌刺激,数十家山东地炼企业都拥有原油进口权和进口原油使用权,他们的油源成本更低,因此更具有价格竞争优势。

事实上,自2016年1月13日公布地板价并最后一次调低成品油价格迄今,国际油价一直低于40美元,国内成品油价格也再未做出任何调整。

“我们理解,中东原油主产国与美国页岩油气主产商之间的战争仍会持续,而中国作为世界上主要的原油进口国,低油价是对中国总体有利的。此外,40美元地板价是一个相对公允的价位,无论三桶油还是延长石油,除了缴纳石油暴利税,剩下的就是开采成本,如果40美元都不足以包括这些成本,显然,进口原油会更加合算一些。”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指出,40美元都囊括不了足够成本的油井,的确应该全部关停。

他认为,第一,40美元相对30美元甚至更低的国际现行原油价格而言,已经是特殊保护了,国家不可能一味去保护高成本的弱者;第二,关闭掉一大批高成本油井有利于石油企业自身产能优化和调整,符合能源合理利用的基本诉求;第三,发改委设置的40美元地板价所要保护的对象,不仅仅是特指原油开采企业,也要兼顾炼厂利益。

此前,俄油总裁谢钦表示,公司油田的石油质量处于世界前列,公司有能力在任何条件下运营,矿井开采成本为每桶2.7美元。而在沙特等中东国家,原油的开采成本甚至只有1美元。

即便如此,沙特等中东原有主产国仍然奉行着“赶尽杀绝”“穷寇当追”的思维。

2月24日晚间据《华尔街日报》消息,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Ali al-Naimi在数千位石油行业高管参与的IHS CERAWeek年度会议上,明确表示不减产。

Ali al-Naimi表示,沙特阿拉伯已经与俄罗斯谈判表示同意冻结石油生产,这将足以平衡石油市场的供需情况。长期来看,高成本产油企业将退出,而需求回暖将消耗掉过剩的产能。但是,冻结石油生产不代表减产,沙特阿拉伯不会降低石油产量。

早先,委内瑞拉石油部长Eulogio Del Pino公开表示,三月中旬,委内瑞拉、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卡塔尔将讨论召集欧佩克产油国和非欧佩克成员讨论冻结石油产量。但是具体会议时间地点尚未确定。目前委内瑞拉正在游说产油国支持提高石油价格。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标普500油气行业指数从2014年中以来已经暴跌了60%,降至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美国银行数据则显示,美国石油企业发行的债券收益率已经超过20%,达到过去20年以来最高水平。这显示石油行业将在未来数月至数年内持续低迷。

这也意味着,中国原油开采企业的冬天仍将持续。

仿若一夜间,油田开采成为了夕阳产业。本报资料室 图.jpg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黄杰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