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 > 正文

王胜:2016年有增量资金入市 看好春季躁动

2015-12-14 18:03:48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圆桌 (来源:网易财经)

王胜:2016年有增量资金入市 看好春季躁动

(申万宏源首席策略会分析师王胜)

网易财经12月14日讯 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大国图新 重启增长”,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网易财经全程直播。

在“圆桌对话:超级牛市终结?”论坛上,申万宏源首席策略会分析师王胜表示,从2016年一季度来看,资本市场会迎来资产方带来的增量资金的流入。

王胜表示,增量资金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

一.2014年底保险业总资产规模是10万亿,到2015年至少到10万亿以上,现在配置比例大约是4%,明年往上提3到5个百分点还是有希望的。

二.银行理财产品的钱,银行资管一定会更加多地发行保本型理财产品,比如未来三年发5万亿左右的保本型理财产品,其中权益类占比只能到20%,这就是1万亿。

三.外资,随着SDR和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如果人民币贬值预期有所下降或者已经实现了一定程度的贬值,对外资来说将会进一步加剧它的流入,这部分资金至少在2000亿到3000亿。

王胜表示,2016年肯定是有增量资金的,市场目前担忧的是资金的需求端。

王胜认为,市场对于资金需求端的担忧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市场担心注册制会增加供给。第二,市场担心的是大非解禁。最后就是资金流出的定增。

王胜认为,资金供需的框架总体是平衡的,如果大非解禁的钱卖完以后也无处可去,最后还要在资本市场上找机会,那对市场来说它甚至是净流入的,所以对明年的“春季躁动”,这个行情依旧看得到,我们在这个位置上依旧对未来行情有期待,尽管它还是一个波折上行的过程。

以下为论坛实录:

王胜:我们申万策略的方法论一直用的是索罗斯的一套东西,所以我们其实不预测未来,宏观经济学家会给一个明确的未来,但我们对于未来经济的实体情况是不做判断的,我们只是研究人心对实体判断的传导路径及其结果。

刚才听完滕总和管总两个人的观点,大家应该是很全面的对经济有一个大致的认识,因为这里面既有乐观的观点,也有相对谨慎的观点,很全面了,我对明年经济只有一句话:“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在海外的时候很多海外基金经理问我们,因为我们策略团队每年保持一次的海外路演,海外基金经理问我们,中国经济到底怎么样,我说其实你看到中国经济的表征指标本来就是有问题的,现在所有指标反映的就是旧经济的情况,这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第二,这个转型过程当中一定会对旧经济产生一些相应的负面影响,所以我们在明年可能会看到一些旧产权出清,可能会看到从隐性失业向显性失业转变的过程,这个过程会让你觉得似乎经济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变化,但实际上它却孕育着新生的过程,在发生,这个过程中新经济得到了更好的动力,因为旧经济在消耗,消耗无用的资金、消耗无用的资源,这个过程中实际上你是在浪费资源,影响整个资源配置的效率,所以我觉得应该叫“山穷水尽无疑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是经济的情况”。

对于市场来说,大的结构上我们要研究整个经济基本面,人心对这个东西如何反应,资金框架肯定是申万策略非常重要的体系部分,始于2004、2005年的时代,这么多年下来我们觉得它背后一定是有逻辑驱动的,但是在当前的状况下,我们肯定要分析得是边际交易者的进出,谁的影响是最大的。我觉得从2016年来看,水总一开始问这个问题,一个季度来看,我觉得比较明确的是我们在资金供给这块会迎来资产方带来的增量资金的流入。刚才朱平总也提到这个问题,资产方问题应该是现在全部机构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我们有几个理解:

第一,它首先是银行、保险为代表的大型金融机构,它对于有固定收益类、有刚性兑付需求的固定收益类资产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我们称之为“资产方”,它背后的实质是实体经济相应提供不了良好的资金回报率,这是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只要这个原因还在,基本可以判断资产方的问题是长期的问题,不要认为一年两年就能解决掉,只有“L”型终于复苏起来,往上走,往回升了,才能真正解决现在的资产方问题。

第二,资产方问题背后的本质是金融机构银行保险为代表它的负债成本下行是刚性的,它的下行速度一定慢于资产端收益的下行速度,这会导致大部分资产配置机构不得不提高它的风险偏好做多元化资产配置,这当中资金一定会流入到股市当中,很多人会说正常办法应该是降低负债成本,降低预期回报率,这是理性选择,我完全同意,但因为负债成本下行是非常刚性的,因为竞争的存在,你下行了别人不下行,你的市场份额就没有了,所以负债下行是比较慢的,这时候我要解决问题怎么办?实际上我们行为金融学上有个很经典的故事,假设我我今天是一个酒驾司机,一不小心被警察抓了,当然我这个比喻不是很恰当,但我们可以先这么讲,被一个警察抓到,警察说今天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你直接给我一百块钱罚款走人,第二个选择今天我可能替你交罚款,我们扔一次硬币,假设硬币正面朝上,我帮你掏这100块,如果硬币反面朝上,不好意思,你得给我200块的罚款。这个比喻可能不恰当,我们人民警察一定是非常伟大光荣正确的,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办事,但我们行为金融课本上外国的警察可能会开这个玩笑,他说了这样一个东西之后大家会怎么选择?理性人的选择是交100块罚款马上走,不要说了,因为我还有可能亏200块,但实际金融行为课本告诉我们,所有人面对确定性损失的时候都会扔一次硬币,万一我不需要付钱,那该多好。所以大部分资产配置机构他也是人,也是理性的人和我们说的行为金融之间做选择的人,最后的结果他还是要去股票市场上找机会的。

这个量有多大呢?我们的报告做了初步测算,2014年底保险业总资产规模是10万亿,我们觉得到2015年至少到10万意义上,现在配置比例大约是4%,明年往上提3到5个百分点还是有希望的。第二大部分钱是银行资管的钱,或者银行理财产品的钱,算个大数20万亿,我们觉得以后银行资管一定会更加多地发行保本型理财产品,比如未来三年发5万亿左右的保本型理财产品,其中权益类占比只能到20%,这就是1万亿的钱,1万亿的钱分三年进,这是未来可能会看到的情况。

第三方面就是外资,随着SDR和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如果人民币贬值预期有所下降或者已经实现了一定程度的贬值,对外资来说将会进一步加剧它的流入,这部分资金至少在2000亿到3000亿,所以未来2016年我们肯定是有增量资金的,市场担忧的是资金的需求端,大家担心在这块注册制会增加供给,但我不这么看,我认为一定是可控的,待会儿讨论。

第二块担心的是大非解禁,所有人都告诉你1月8日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解禁将会发生,我不认同,众人皆知的信息一定反映在价格中,我甚至有个非常大胆的说法,2015年这轮股灾除了我们已看到的因素,你甚至可以认为是市场在面临未来大量产业资本减持情况下对估值进行的自我调整,是一种对我自己相应的修复和安全的保障,所以估值减下来产业资本要减可以,才能在更低的位置上减持,对这个问题,监管层肯定听得到,故事肯定会有,所以对1月8日大非解禁我倒没有那么恐慌。

最后就是资金流出的定增,它是支持实体经济的,我们也认了,从这个角度,资金供需的框架总体是平衡的,如果大非解禁的钱卖完以后也无处可去,最后还要在资本市场上找机会,那对市场来说它甚至是净流入的,所以我们对明年的“春季躁动”,这个行情依旧看得到,我们在这个位置上依旧对未来行情有期待,尽管它还是一个波折上行的过程,供需这块我大概这么分析。

改革那块我非常认同滕总的观点,滕总对整个供给侧改革的分析很快会看到成为现实,我对这块非常乐观,我很认同滕总刚才说的那些,我认为现在这届政府的思路非常清晰,而且执行力很强。

谢谢。

水皮:王胜讲了这么一段话,总结起来就是两个字,乐观,三个字,很乐观,四个字,非常乐观。

王胜:水总我要修正一下,不能叫“很乐观”,是“理性的”,对明年全年来说肯定有不确定性,但恰恰因为不确定性的存在,所以一个最确定的时间窗口春季反而是最真的珍惜的,我记得水总的提问是未来三个月和一个季度。

康振宇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康振宇_NF427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朝鲜大规模火力演习画面曝光:300门火炮同时攻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