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晓华:中国统计数据八九不离十 不用过分怀疑

2015-12-14 11:57:53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圆桌 (来源:网易财经)

网易财经12月14日讯 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大国图新 重启增长”,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网易财经全程直播。

在“圆桌对话:下一个五年”上,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先生表示,目前的统计数据八九不离十的,是基本符合客观实际的。因为中国统计体系基本上是按照国际的标准来制定的,中国的统计调查队伍,这支十万人的队伍职业上还是可靠的。从这两点来说,我们用不着过分怀疑中国的统计数据到底是有没有偏差。不可否认的是,任何数字都会受到一些因素的影响,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我们不敢说,但是八九不离十是完全可以肯定的。

以下为演讲实录:

姚洋:下一位邱晓华先生,他做过统计局长,我要问一点稍微尖锐的问题。您觉得最近这几年真实的GDP增长率到底有多少?因为大家都很关注,市场上也很关注。如果真实增长率比官方的增长率要低一些,会不会影响到未来五年的增长率?

邱晓华:因为我已经不在统计局,我也不便对他们的工作做评价。但是从我的感受来说,目前的统计数据还是八九不离十,还是基本符合客观实际的。因为中国统计体系基本上是按照国际的标准来制定的,中国的统计调查队伍,这支十万人的职业上还是可靠的。从这两点来说,制度上我们跟国际是基本接轨的,从统计工作者的职业素养来说,也是在不断提高的,从这两点来说,我们用不着过分怀疑中国的统计数据到底是有没有偏差。不可否认的是,任何数字都会受到一些因素的影响,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我们不敢说,但是八九不离十是完全可以肯定的。

回到这个会议的主题,到底中国未来五年能不能够保持6.5%以上的增长?我的答案是完全有可能,回顾上一轮中国经济的增长,创造了中国奇迹,9.8%的年平均增长率,主要得益于两方面的因素,一是外部因素,国际冷战的结束,全球化趋势的兴起,产业由西向东转移,和平、发展、合作成为大趋势,这给全球带来了和平的红利,这是中国在上一轮经济快速增长中很好的外部因素。二是内部因素,国内动乱结束,我们顺应国际潮流,实施改革开放的新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因此把长期压抑着的中国经济发展的潜能逐步得以释放,一方面人口红利得以释放,另一方面资源红利得以释放,三是中国的制度红利得以释放。所以上一轮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是在内外两个有利因素良性互动的基础上来实现的,一个快字可以概括为上一层中国经济最基本的特点。

而今天中国经济突然由快转向慢,为什么会慢?这是我们需要探讨的。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发展的阶段发生了变化,我们由低收入阶段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因此我们的生产体系需要重新构造和五提升的过程,这个过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实现的,在这个过程没有完全变化之前,我们的生产体系还没有转到适应中等收入发展阶段这样一个需要之前,中国经济的下行是有它的客观必然性的,这绝不意味着中国经济成长的空间中断了,这是第一点。

第二,中国的市场环境变了。中国由过去的短缺现在转化为相对的过剩,因此中国的政策体系也需要做调整。过去政策体系更多的着眼于解决生产问题,今天需要着眼于解决市场问题,而市场问题既有体制性的因素造成的,也有发展的阶段性因素造成的,当然,也有政策性因素造成的。

之所以现在中国的市场突然间由过去比较景气转为相对低迷,主要由这些因素造成。

1、房地产由黄金期转为低速期,房地产是对市场影响很广泛的领域,有60多个行业跟它息息相关,房地产投资由过去20-30%的增长率到现在只有2%左右的增长率,造成市场出现了相对的低迷。

2、国际市场,2008年之后,世界经济进入低迷期,全球经济增长也进入了相对低速的增长阶段,中国是对外依存度很高的国家,我们的出口对外依存度占到经济GDP超过50%(的份额),这样的依存度当然对中国经济而言,外部经济的低速一定会反映到中国对外经济板块,也会造成市场的约束问题。

3、中国结构性因素造成的,中国的农民由于购买力的相对不足,造成了农民无法充分的实现对工业品的需求,农民为什么买不起?一是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之间相对脱节,城市化进程赶不上工业化的进程,中国的城市化水平今天表面上是54%,实际上中国的城市化水平跟国际可比较的,可相衔接的只有36%,有2亿多人,虽然已经进入了城市,但是并没有在住房、医疗、教育、社保等诸多方面和原有的城市人享有平等的待遇,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进城的2恩亿多人也能跟城市人享有同等的待遇,今天中国的工业品市场不会如此低迷。

二是中国的农民和城里人生活比较而言,城乡差距特别悬殊。中国目前的城乡差距表面上看,如果以农民为1的话,城里人的消费相当于他的三倍以上。我们如果考虑中国城里人所享有的来自政府,来自单位,各种各样的隐性福利,在教育、就业、医疗、住房等诸多方面的隐性福利,把这个因素算进去,中国城乡差距其实在5倍以上,远远比1:3的数字还要高。因此这就造成了大量农村人口无法获得相应的消费环境和相应的消费收入,这是需要去考虑的。

姚洋:这些都是原因,我们展望下一个五年,我们有哪些有利因素呢?

邱晓华:现在慢下来是因为阶段变了,是因为市场变了,是因为外部环境变了,是因为政策要求也变了,我们看看未来五年,中国还有巨大的消费潜能没有释放出来,中国目前的消费率只占了GDP比重35%左右,这在全球范围之内,在大的经济体当中,我们都是小的。如果我们能够把中国消费水平进一步提升,消费潜能进一步释放,当然我们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消费能力之所以偏低,一是收入水平还达不到经济发展所要求的水平,二是中国的消费环境还不是很健全,三是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还不是很完善。这些问题如果解决了,中国的消费潜能就会像今天已经富裕起来的1亿多人能够走出国门去抢购日本的马桶盖,去抢购日本的电饭煲,抢购韩国的化妆品,因为富裕起来的人有足够的消费能力,中国现在人均GDP7000多美元,远远没有达到一个大国相适应的收入水平,因此这方面的潜力是巨大的。我不赞成黄教授刚才说的现在百分之几就已经很高了,中国现在的消费潜能没有释放出来,严重制约了中国经济的增长潜能,这一点不要低估。

二是中国的消费空间巨大,但是中国的投资空间也很巨大,今天虽然我们说产能过剩,中国的投资率很高,如果放眼中国可以看到,城乡差距还很大,地区差距还很大,我们所面临的环境,所面临的各种资源,所面临的各种基础设施,其实都还有巨大的消费空间,仅仅用于改善城乡消费环境,改善城乡生活环境和工作环境,这方面的投资还是巨大的。

康振宇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康振宇_NF427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卡在手人在睡觉2万存款仅剩8块 开户行这样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