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证券新闻 > 正文

李扬:中国现有资产足够应付1.5次美国金融危机

2015-12-14 11:44:10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李扬认为,中国现在的资产状况使得中国足够应付1.5次美国这样的金融危机,就是我们应对危机的家底是非常雄厚的。这个结论就是说,中国杠杆率是在上升,是有危险的倾向,但是我们目前还是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我们是可以有效的解决的。

(原标题:李扬:中国现有资产足够应付1.5次美国金融危机)

李扬 (来源:网易财经)

李扬:利率市场化改革并没有完成 形势依旧严峻

网易财经12月14日 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大国图新 重启增长”,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网易财经正全程直播。

在《金融新未来》的分论坛中,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扬在谈到杠杆率和债务时表示,国外的很多分析人士开始唱空中国,并不是因为政府债务,而是企业债务,在中国,居民杠杆率不高,政府也不是很高,但是中国企业很高,而中国的企业出问题马上银行就变成不良资产,银行出问题马上财政要出问题,财政储问题马上中国经济出问题,所以这样一个紧密的逻辑关系存在,所以使得我们对于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负债占GDP比重、杠杆率的提高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所以在一定意义上说,我们中国所谓去杠杆的问题,主要是企业要去杠杆。

对于资产,李扬认为,中国现在的资产状况使得中国足够应付1.5次美国这样的金融危机,就是我们应对危机的家底是非常雄厚的。这个结论就是说,中国杠杆率是在上升,是有危险的倾向,但是我们目前还是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我们是可以有效的解决的,只是我们中国经济的韧性、弹性,库中武器很多。

以下为文字实录:

股权市场它的问题是什么?这是中国的股权市场,从主板到创业板、到中小板、到新三板,由上而下是越来越小的,最大的肯定是主板了,前不久遇到新三板的老总说我们的目标是超越主板,这个结构头重脚轻,美国的结构是越往下越大、越往上越小,这是能站得住的结构,我们是站不住的结构。在发达市场国家里面,他很重视资本形成,在我们这里不重视资本形成,只重视资本交易,这个发展理念必须要扭转过来。同时我们还要有多种形式支持创新,推广新型的孵化模式,鼓励发展众创、众包、众服,发展天时创业产业投资,深化创业板、新三板改革等等,还有普惠性的产业支持体系。

在解决创业、创新和投资问题时候还有一个就是长期金融机构问题,我们要促进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发展,推进开发性金融,要建立服务于长期融资的长期信用机构,中国现代哪几个领域最要钱,而且最缺钱呢,城市基础设施。城市基础设施长期缺钱,所以搞了地方融资平台。住房缺钱,城镇化缺钱,这些领域缺钱,制造业早就不缺钱了,科技型中小企业缺钱,这些领域我们必须建立针对性的长期金融机构,三中全会就提出了,五中全会进一步强调了。

下面一个问题,要降低杠杆率。去杠杆已经成为国策,如果说08年之前全球杠杆率的上升主要是发达国家所造成的,很多研究者都共同认识,08年之后,也就是危机之后杠杆率的上升是归因于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对于这样一个,我说的是一个凶险的预言是不可不查的,必须严肃认真的对待,我们党中央果然查了,于是在五中全会《决定》里就明确的写出,要降低杠杆率,这是在我们党的文件中第一次这么明确的把降低杠杆率写到我们的战略任务的层面上。

大家要知道一下我们国家的杠杆率是什么状况,我们有一个国家资产负债表的分析,有12年,有两本书,是我带的一个团队做的研究,有很多的报道。我们归纳一下跟大家分享,这是中国全社会的杠杆率的状况,大家可以明显的看出我们是不断上升的,而且是危机以来上升的,09年之后就开始上升。

具体来看中国居民的杠杆率,中国居民本来不借钱,后来房地产市场搞了,有按揭了,借钱了。内容消费品,汽车进入家庭,借钱了,现在要鼓励消费,然后又鼓励消费贷款进来了,所以大家开始借钱,于是导致中国的居民杠杆率发生了变化,也是09年之后有了非常迅速的发展。中国的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也是这样,他所有的变化是发生在09年之后,这样一个杠杆率我们看,细细的分,我们的资产负债率从54上升到60,5个点左右,负债占GDP的比重从07年的195%上升到2014年的317%,上升了122个百分点,所有这些上升归因于我们靠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的这样一些措施。我们不评价这个措施怎么样,我们就说这个东西变了,是因为那个东西采取的。

这样一个综合结果是杠杆率,08年的98%提高到2014年的149.1%,增了50%以上,非常高,正是因为看了这个数字,国外的很多分析人士开始唱空中国,因为在中国分了部门,比如在美国说杠杆率很高,美国是居民部门杠杆率高,政府杠杆率高,企业不高,它企业很健全。在中国,居民不高,政府也不是很高,但是中国企业很高,而中国的企业出问题马上银行就变成不良资产,银行出问题马上财政要出问题,财政储问题马上中国经济出问题,所以这样一个紧密的逻辑关系存在,所以使得我们对于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负债占GDP比重、杠杆率的提高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所以在一定意义上说,我们中国所谓去杠杆的问题,主要是企业要去杠杆。

政府部门是这个状况,从1994年—2014年占GDP的60%,这是在国际安全线下的,很多人说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等等,我们研究显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根本就不严重,它有无,但是还有资产,它的资产足够来还它这个债。

所以我们在讲这个债务问题的时候就必须讲到资产,因为谁也不会说没事干借债,特别是中国的政府、中国的企业,借债是为了生产,借债是为了创造财富,所以我们就必须从资产负债表两个角度来看,这个情况中国的负债和资产相比,我们的资产远远大于负债,资产净值是103.3万亿,比我们一年的GDP要高,这是在2014年底的情况。但是讲大资产的时候很多人就会质疑了,因为你有的资产,比如说土地,算进去了,土地卖不掉啊,土地可能卖出很好的价钱,但是土地可能一分钱卖不出去,所以我们还是要把这样一些剔除,把土地、房地产全剔除,只剩下高度流动性的资产,我们算一下还有钱,所以中国的主权资产净值是28.5万亿,相当高,我们这个成果公布之后外国有些学者说,中国现在的资产状况使得中国足够应付1.5次美国这样的金融危机,就是我们应对危机的家底是非常雄厚的。这个结论就是说,中国杠杆率是在上升,是有危险的倾向,但是我们目前还是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我们是可以有效的解决的,只是我们中国经济的韧性、弹性,库中武器很多。

去杠杆要有分子对策、分母对策,偿还债务、债务减记,政府或者央行承接债务,这些都是我们的措施,所谓杠杆是分子、分母的关系,我们把分子分解下三种措施,分母是一种措施,就是增加GDP。我们对中国资产负债表研究好几年了,研究来、研究去最后得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结论,债务一旦产生,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有效的解决,只有一个办法,发展经济,特别是对于一个国家总体来说,对于一个分体,你转到别人那儿去,可以,这个企业转到那个企业去,企业转到居民头上,企业被政府拿去,这是可以的,但是国家摆脱不了这个债务,只有老老实实的发展经济,做大分母,稀释分子。所以改革并以此保持一定水平的增长速度,同时控制债务增长速度,依然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所在,所以债务问题还是一个经济增长的问题。

张先茂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张先茂_NF397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35岁小伙每天熬夜成这幅模样 如今女朋友都找不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