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 > 正文

黄有光:人民币并未剧烈贬值 中国经济仍高速向上

2015-12-14 11:15:33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黄有光:人民币并未剧烈贬值 中国经济仍高速向上

(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黄有光)

网易财经12月14日讯 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大国图新 重启增长”,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网易财经全程直播。

在“论坛一:回顾与展望”上,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黄有光表示,今年8月与前几天的人民币小幅贬值,引发了人们对人民币贬值是否会影响全球市场稳定的讨论。有人说,人民币贬值速度很快,但黄有光认为这些说法是危言耸听,言过其实——人民币实际上贬值只是0.5%,累计起来也就是3%-5%而已。

黄有光认为,20多年来(自1993年以来)人民币币值一直偏低,让人民币升值实际上对中国是有利的。黄有光援引,这是根据FT中文网的报道说,十年以来(自2005年以来),人民币名义汇率对美元升值三成,而实际有效汇率升得更多,合起来将近6成。

黄有光认为,人民币没有大幅度贬值的实质基础——11月,中国外汇储备虽然减少逾870亿美元,但总储备量还是很高,三万多亿美元,而且中国在多数时期还在出超,中国经济还在高速发展。

黄有光认为,所谓中国经济发展的减速往往被夸大了,7%(的增长)还是在高速向上,只是没有以前的高速度而已。中国现在的经济已非吴下阿蒙,现在每个百分点的增长率不可以和以前的等量齐观,以每个百分点的增长率所代表实际产量之增长而言,现在1个百分点等于10年前的2.5个百分点。所以即使中国现在的经济年成长率跌到4%,实际增加量上却等于十年前的10%,15年前的16%,20年前的24%,25年前的40%,这是非常大的量,如果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就可以避免夸大中国经济减速的影响。

以下为演讲实录:

黄有光:谢谢网易主办这次重要的会议,邀请我来做这个演讲。

我今天要讲的是《中国经济、改革和环保》,我来自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我的英文名字是Yew-Kwang,这是根据潮州话发音,而不是汉语拼音,所以和议程里的介绍有些不同,我今早很惊奇地发现,大概还在睡觉,说我还以为是2015年12月,原来已经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了,我也很惊奇地发现,我以为我只有73岁,突然变成83岁了,1932年出生,现在83岁了,我是1942年出生的,哈哈哈哈,我现在在西安交大做访问(教授)。

今年8月与前几天的人民币小幅贬值,引致人们对人民币贬值是否会影响全球市场的稳定,这是一些文章的讲法,也有人说,人民币贬值速度很快。但实际上贬值有时候只是0.5%,累计起来也就是3%-5%而已,并不是很大,我认为这些讲法可以说是危言耸听,至少言过其实。

我20多年来(自1993年以来)认为人民币币值一直偏低,让人民币升值实际上对中国是有利的,我曾经建议应该一次性增值20-30%,不过多年来人民币已经大量升值了,在对一揽子货币与实质汇率上升值很多,因为中国物价上涨得比美国快,因此人民币对美元实际汇率增加的程度比它的名义汇率的增幅大。

美元对绝大多数货币增值许多,因此,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的增值幅度,也比对美元的大很多,尤其是再实之汇率上。十年以来(自2005年以来),人民币名义汇率对美元升值三成,而实际有效汇率升得更多,合起来将近6成,这是根据FT中文网的报道。

这两年人民币对美元虽然变动不大,但由于美元对多数货币是升值的,使人民币对多数国家的货币大量升值,因此比起以前,现在人民币被低估的情况已经不存在了,我认为我们现在不必盯美元,而应该考虑一揽子货币,尤其是跟比较大国家的国际贸易。

人民币虽然没有被低估的情形,不过我认为也没有大幅度贬值的实质原因。11月,中国外汇储备虽然减少逾870亿美元,但总储备量还是很高,三万多亿美元,而且中国在多数时期还在出超,中国经济还在高速发展。可能你们会奇怪,刚才张五常教授也说中国经济进来有问题,很多人都在说中国减速的问题,不过我认为所谓中国经济发展的减速往往被论者夸大,不但有些人说减速,甚至不是说中国经济增长“减速”,而是说中国经济“向下”,但我认为7%(的增长)还是在高速向上,只是没有以前的高速度而已,中国现在的经济已非吴下阿蒙,现在每个百分点的增长率不可以和以前的等量齐观,以每个百分点的增长率所代表实际产量之增长而言,现在1个百分点等于10年前的2.5个百分点。所以即使我们现在的经济年成长率跌到4%,也在实际增加量上等于十年前的10%,15年前的16%,20年前的24%,25年前的40%,这是非常大的量,如果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就可以避免夸大中国经济减速的影响。

我记得有台湾学者在文章里说,因为中国现在经济向下了,我们台湾必须发展其它的,不要依赖和中国做生意,实际上我认为他们这是受到“台独”思想的影响,因为中国经济并不是向下,只是发展速度减少,而且由于刚才讲到的,它增加的量相比以前还更多了,所以台湾跟大陆做生意前途还是在增加的,而不是减少,至少不需要因为(这个原因)而说台湾需要多样化。

中国改革成效很大,有目共睹,前面一些发言者也有提到,不过问题还很多,包括收入分配、滥用权力、食品安全、行政管理,北京的汽车还在限号行驶,发车牌还在用摇号这种行政方法,而不是用市场方法,应该学新加坡用拍卖的方法,而不是摇号。

问题还很多,不过我认为如果从长期、从全局,包括从全世界而言,最最重要的问题是环境的问题。

我几十年来一直反对忽略环保,太过分重视GDP,我反对鼓励汽车(发展),主张对无人、汽车、汽油征收重税,(来稀释)这些东西的外部成本,汽车有外部成本,堵塞、污染、意外、噪音等外部成本,所以对汽车和汽油消费应该收重税。

这几年来开始严重的雾霾以及各个大城市堵塞严重,人们说,北京是首都,也是“首堵”,所以堵车的问题使人们开始认识,必须考虑环保的重要性了。

除了雾霾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温室气体的排放造成全球暖化,这张图是一百多年来温度上升的趋势,非常明显,这几十年来暖化得很高,根据这些文献给出的图表(可以看到),以前(温度)偏低,这几十年来温度大量升高,而且由于全球暖化而造成的损失遍布在全世界,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有重大损失,包括中国、美国、欧洲、印度等。

这是世界银行主席去年做的全球暖化重要性(的发言),尤其比较穷的国家会受到更大影响,我们不能够继续走只注重发展而不注重环保的道路了。

在今年世界最重要的自然期刊杂志《Nature》上登载,说去年是有纪录以来的最热一年,今年可能会打破记录。

全球暖化有什么问题,大家知道,暖化会使冰融化、水平面上升,因此很多地区,包括太平洋的岛国,全世界有四个受暖化影响的国家,除了太平洋岛国,还有伦敦、上海,所以上海会变成“海下”不再是“上海”了。除了大家已经知道的水平面上升,几年前,两位学者的文章论述,在水平面上升造成严重破坏之前,温度的上升就会造成人们对温度提高而使地球大片面积不能适应人类生存的现象。

关于全球暖化的问题,尤其是我在中国,遇到很多怀疑全球暖化事实(的人),说即使有暖化也未必是人类活动造成的。几年前,有人对研究全球暖化的科学论文(当时有一万篇论文),抽样一千篇看他们的结论,发现几乎百分之百都认为暖化是真正存在的,而且是由人类造成的,同样,抽样看媒体报道,48%认为暖化由人类造成,但有52%的媒体报道认为不是人类造成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为什么科学界一致认为有暖化并有人类造成,而媒体报道却是一半一半。

几年前一个调查组织发现ExxonMobil这个跨国公司花了几千亿美元资助几千个团体进行反全球暖化的宣传,要使人们信服并没有问题,暖化不是由人类造成,因为他们怕人们相信全球暖化,从而对汽油多抽税,影响他们的生意,利润会下降,他们为了自己公司的利润而去做反人类的事情,所以如果你们还在怀疑全球暖化,大概就是受到了这个反面宣传的影响,所以需要考虑一下。

几天前我们迎来了巴黎协定,这是令人鼓舞的,这个协定只是一个纲领,还没有很详细的具体要求,要求世界各国合作,减少排放,所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这次巴黎会议的时候,印度的总理莫迪说,印度国民不应被禁止走上当今富裕国家以前走过的通过使用化石燃料而实现的发展道路,西方以前用污染的方式、低成本的方式发展起来了,现在你们不让我们使用低成本的方式来发展,我们吃亏了。

我认为西方以前犯过(的错误)大体是无知的,因为几百年前人们还不知道全球暖化的影响,西方以前犯过大体无知的错,并不表现东方和西方现在就可以继续犯已知的错,所以我认为莫迪这个讲法可能是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而不能作为基本认知,我认为是不可接受的。

不过西方发达国家以前排放这么多而造成的全球问题,我认为西方国家应该设法提供更多资助发展中国家来对付全球暖化,技术上和资金上的资助,这一点我是支持的。

大量的污染是可以通过征税来避免的,而且这样的方法对污染工厂造成的成本不是很大,如果你不去处理它,不对污染征税,等到污染以后再清理,那样才是成本巨大。就像我去超市买一大桶黑漆,把黑漆倒在家里房子的地上,只需要三分钟,但花几天都清理不干净,所以清理成本是很高的。

澳大利亚前任自由党总理托尼.阿博特,他的直接政策就是反对对碳征税,而用直接清理的政策,这是很错误的,我曾经在报纸上说,他这个政策就像是我们不必教育孩子不要在墙壁上涂漆,不要把地弄脏,而是每次孩子弄脏地板之后去清洁就可以了。这是多么错误的政策。

应该对污染征税,然而应该征多少税呢?根据经济分析,应该根据污染对全社会造成的损失来对污染征税,尤其是全球暖化这个问题,全社会是全世界,而且包括几百年后的世界,这个损失很难估计,究竟应该征多少税,很难得出一个答案。不过我认为至少应该征收减少污染成本的税,这个道理我在一篇文章Optimal  environmental  charges/taxes中论述过,例如二氧化碳排放,我们多种树就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种树成本是可以估计的,因此我们至少应该根据这个成本来对二氧化碳的排放征税,这样就很容易做到,而且根据减少污染的成本来征税所得到的税收,就会有足够的资金来进行最佳的治理。

如果我们没有进行环保,不但北京雾霾等局部问题(无法解决),如果我们照旧不减排,长期来讲,环境科学家的研究认为,这样很可能会使整个地球变得不能居住,而且多数环境科学者也认为,很可能我们只有几十年的时间去进行环保了,如果我们等到50年过后才开始进行环保,那时可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有些作用有时候会很快,而且相互作用的结果可能会造成全球灭亡的危险。

全球灭亡的危险被环境科学家认为是非常可能的,当然可能性会被他们夸大一点,他们说80%,未必是真正80%,不过即使是50%、30%和10%,我认为都不可接受。今天开会完了,明天你要坐飞机回伦敦还是回上海,如果有人跟你说,有一个报告说在你的航班有人放了一颗定时炸弹,不过这个报告的可靠性只有10%,你要不要换班机?还是冒那10%的风险坐那趟飞机呢?不光10%,即使百分之一、千分之一我也要换的!这会危及生命,即使只有1%也不可接受,而且这是全球灭亡的危险,10%、1%,万分之一都不可以接受。

所以,要考虑到全球灭亡的危险,我们就应该马上、立刻进行巨大的减排政策,这是必要的,这个论述我即将发表,现在是2015,还没有到2016,所以文章会于2016年在《Global  Policy》上发表,论述减排政策立刻进行的重要性。

谢谢。

康振宇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康振宇_NF427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农民花200万造升降火锅遭"嫌弃" 网友:不涮没灵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