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如果以楼价来算 中国财富高过美国很多

2015-12-14 10:15:48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张五常:如果以楼价来算 中国财富高过美国很多

(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

网易财经12月14日讯 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大国图新 重启增长”,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网易财经全程直播。

在“论坛一:回顾与展望”上,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表示,中国的房价是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的亮点。目前中国经济发展不是那么好,但楼价坚挺,以上海来说,以北京来说,以其它所谓一线城市来说,大约有八年的时间都很稳定,楼价很高,而今年楼价还继续上去,主要是因为减息的问题。中国楼价能够维持相当高的水平已经有八年之久,全中国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而楼价比美国高一倍都不止,所以,在财富方面来看,如果以楼价来算,中国是高过美国很多的。

以下为张五常先生演讲实录:

张五常:各位朋友,英国前首相名不虚传,他没有文稿拿在手上却能够那么流畅地做报告,我做不到,奥巴马也做不到(观众笑)。

我今天来做报告要看着表,只能讲半小时,主要是分两部分,我把这两部分连起来,从表面上来看没有什么关系,但实际它们之间的关系是很重要的,前半部不久之前我在深圳讲过,现在我改良一下再重复一次,带进去下半部,前半部是关于中国房价的问题,中国的房价是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的亮点,大家都知道,目前中国经济发展不是那么好,但楼价坚挺,讲到楼价经济的问题,以上海来说,以北京来说,以其它所谓一线城市来说大约有八年的时间都很稳定,楼价很高,而今年楼价还继续上去,主要是因为减息的问题,楼价能够维持相当高的水平已经有八年之久,全中国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而楼价比美国高一倍都不止,所以在财富方面来看,如果以楼价来算,中国是高过美国很多的。

楼价高的问题有两个主要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楼价高是协助人民移动的潮流,北京楼价贵就少了很多人来北京,上海楼价贵就约束了人们搬去上海,这是协助市场调动人口的流动;第二个问题,楼价贵有一点不好,就是分配不平均,你没有买到房子,他买了房子,他的身家上升了几倍,这就有财富不均的问题,也有社会不稳定的问题,如果不顾这个问题,不考虑这个问题,只是光看楼价上升,这个上升并不是泡沫的问题,楼价上升是好事,因为它代表了大家的财富上升,也就是代表了预期收入上升,楼价预期收入上升折现的话,就等于是楼价。所以房价高的问题,假如不是有故意炒高房价的行为,房价高是反映了经济实力的增加,原则上除了刚才我们讲到的财富不均的问题,我是不反对楼价上升的。

现在基本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国房价会高企?为什么其它不是一线的城市房价也不低?为什么之前中国楼价可以如此坚挺?你不要跟我说是地少人多的问题,香港很多地方人口密度都比中国高,印度人口密度也比中国高,但它没有中国房价的问题,中国的房价能够站得稳,而且在相当高的水平下不单单是地少人多的问题,主要的问题在于预期将来的高收入上,应该说房价就是所谓预期年薪收入的积蓄除以利率,预期年金收入好,所以现在房价这么高,但预期收入并不是真正的收入,将来的收入到底怎么样,到那时才会知道,虽然中国经济目前有很多问题,但目前看楼价的反应,将来的收入是会不错的。

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呢?不要跟我提地少人多的问题,事实是市场对将来收入的预期基本上是好的,答案就是楼价会高企,为什么高企?因为预期收入是高的,为什么预期收入高呢?答案非常简单:中国改革几十年以来,人们的知识增长得很快,青年学得很快,中国人很聪明,年轻好学,将知识用在商业方面,有相当的成就,尤其是目前在数码科技,一些做生意的方法,种种情况之下,中国人是学得快的。就是因为这类有市场价值的知识增长,中国目前做得非常好,这也是目前房价高企这么长时间的原因之一。

你不要忘了,楼价高企不是真实收入,而是预期收入,它预期好,而这个预期是可以改变的,楼价的高企不是基于真正的收入而是预期收入,假如预期改变,房价就会跌得很快,当房价急跌的时候就会有很大的问题,譬如日本在80年代后期楼价暴跌,到今天了快30年都翻不了身,这是很大的问题,所以我很担心假如北京有什么计划把房价弄低,就会影响预期,从而造成很大的问题。

现在说要抽房地产税,很多房子都是空置的,没有房租可以收,要交税,假如他们到市场上卖楼,可以触发房价大跌的情况,但要把它弄上去就不那么容易了,90年代中国的房价大跌,跌了三分之二,结果朱镕基做得好,终于把经济搞起来了,后来房价大幅上升,但朱镕基在90年代能够把经济搞得好,因为当年可以改进的地方很多,当年还有很大的弹性可以做,假如今天楼价再跌三分之二,那就麻烦多了,因为我们没有了当年的弹性,可以通过人口大流动等种种放宽方法来搞,现在变成了经济方面没有弹性。

我现在就要问一个题目了,中国的青年知识增加,有商业价值的知识增加,有楼价上升的基本原因,从这方面来看,我个人的观点就是不仅中国人聪明,学得快,而且中国的中学是不错的,大专和本科也是不错的,但到了研究院的时候问题就出现了,有商业价值的知识中国发展得很不错,中国人聪明、学得快,大家都知道,一看到知识可以增加收入的时候就学得很快,这是中国发展快的原因之一,但有些知识没有直接的商业价值,这一方面就非常不好,譬如大学的研究院,我对他们很失望,假如真要成为领导世界的大国,市场价值的知识不能缺少。

我举英国的例子,英国是个小国家,但它曾经雄视地球,所谓的日不落帝国,为什么那么小的国家可以控制这么大部分的世界呢,问题在于他们出了几个大思想家,他们的制度能培养出大思想家,回看18、19世纪,在物理学有牛顿,在社会科学、经济学有斯密,在生物学有达尔文,随便一提就有这几个,当然还有其他很多,因为有了这些所谓思想大师的存在,所以当年英国雄视地球,这是一个最基本的知识。在中国赚钱赚得多,这一点没有问题,但要更加重视思想的发展,现在我对中国各大学的研究院非常失望,最近我在北京出版了一本书《科学与文化》,里面只有九篇文章,在其中对中国的大学制度做了相当大的批评,我提出了种种问题,九篇文章,很多问题,中信出版社出版两个月以后北京出版,我批评得相当厉害,他们竟然可以一字不改照样出版,北京允许我这样的人存在,给我出版这本书,我对大学制度在这本书里批评得非常厉害,你们看现在的世界,所谓基本研究,没有直接商业价值的,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商业价值方面的知识发展得相当好,但没有商业价值的研究是很重要的,(这方面)中国方面一团糟,大学里管制很严,我在这本《科学与文化》的书里说得很清楚,因为中国学生到外国念得非常好,生物研究做得非常好,他们都不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