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证券新闻 > 正文

史晋川:仅靠国企承担国家战略是错误的思维

2015-12-14 10:13:45 来源: 网易财经
0
分享到:
T + -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史晋川表示,凡是中国的企业,都可以承担国家战略,不是只有国企可以承担国家战略,这个思维一定要改变过来。

(原标题:史晋川:仅靠国企承担国家战略是错误的思维)

史晋川:仅靠国企承担国家战略是错误的思维

网易财经12月14日 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大国图新 重启增长”,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网易财经正全程直播。

在《国企重回市场》的分论坛中,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史晋川表示,凡是中国的企业,都可以承担国家战略,不是只有国企可以承担国家战略,这个思维一定要改变过来。

史晋川认为,供给侧改革在中国最核心的东西有两个,一是国有企业的改革,核心是混合所有制问题。二,是民营企业的减负,核心是给民营企业减税。

同时,史晋川表示准入很重要,没有民企的准入,政府不放松产业管制,没有民企的转入,是不可能有真正的混合所有制的,尤其是在很多重要的经济领域,是不可能有真正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

以下为文字实录:

史晋川:非常高兴谈到今天的会。我今天想讲的是供给侧改革中的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大家也知道,浙江是民营经济的大省,今天的主题又是国企,今天主题涉及到国企重回市场。我个人觉得,理解这个主题的意思,不是说国企已经离开市场了,我想国企真的离开市场民企是很欢迎的。问题是,国企一直没有离开市场,我坦率讲,国企是一直在市场当中。理解这个主题的关键是,国企在市场中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行为方式在市场中存在和在市场中活动,这个问题是关键,也就是说我们要改变国企在市场中的行为方式或者说活动的方式。

刚才季主席也讲到,中国的国企确实有中国的特色,国企一直在市场当中,你跟它玩,玩到后来它说我有九大职能,再玩玩我有九大职能,所以永远玩不过它。玩不过它很多不跟它玩了,比如你在新疆投资,一个国企、一个民企,你跟它玩,它说,我有援藏任务,跑到青海,我有援青任务,这个事情就很难玩了。我非常赞成刚才文魁所讲,也赞成茅老师所讲的,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要把它变成真正的市场主体,很多不应该有的职能是应该从企业去剥离的。因为很显然,刚刚文魁也讲了,MIT包括很多搞委托代理的教授,近几年的一个理论,多目标任务,这个从理论上来讲本身对企业就是很难的事情,现在除了盈利,还有九大任务,十个任务建一个多目标任务的委托代理模型基本上在几何上是无解的。无解就意味着有很大的自由度,玩到这里他说我有这个职能,你没有跟它玩。

而且我们可能也要反思一下,刚才我们讲了国企有承担国家战略的重大职能。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私企就不可以承担国家战略吗?为什么国家战略一定是国企承担,私企就不可以承担吗?马云阿里巴巴,我们知道,这不是国企,它在中国这么巨大的一个电子商务的交易平台,还有互联网金融,还有阿里云,涉及到全国人民的健康云,阿里云、阿里健康等等,这个是不是国家战略,这也是国家战略。信息技术、电子商务、互联网,这也是国家战略。

所以在我看来,凡是中国的企业,都可以承担国家战略,所以这个概念我们一定要搞清楚,不是只有国企可以承担国家战略。如果我们只要是中国的企业都可以承担国家战略,我们私企也可以承担,如果这个时候国企出来说了,我有九大战略,我有九大责任,民企也可以说,我也有九大责任,大家公平玩,你可以承担国家战略,我也可以承担国家战略。所以我觉得这个思维一定要改变过来,国企具有国家战略这样一个概念实际上在理论上并没有充分的依据,BP,刚才讲的那些石油,美孚等等,这些也是基础能源石油领域,它是私企,美国政府为什么放心?英国政府为什么放心?从理论上来讲,只要是本国的企业,都可以具备承担国家战略的这样一个职责,不一定是国企,这是我个人的一个看法。当然,在中国的现实情况下国企承担了很多国家战略,这也是一个客观的事实。

如何让国企以一个正常的市场主体的形象回到市场,以一个我们讲的规范的行为方式在市场当中从事活动?非常重要的两点,一,国企本身的改变;二,国企所在的市场环境或者它所在在的从事经济活动的那个领域的环境的改变。也就是说,一个是内部条件的改变,一个是外部条件的改变,就是我们毛主席讲的,一个是内因,一个是外因。我非常赞成刚才文魁讲的,供给侧的改革。

我是77级的大学生,在我们快要大学毕业以及读研究生的时候,70年代末、80年代初这个时候西方有一个新的经济学派出来了,我们现在翻译成就是叫“供给侧经济学”,那个时候我们叫“供应学派”,供应学派的理论和实践在英国实际上就是国有企业的私营化,没说私有化,是私营化。在美国实际上就是民企的减税,所谓的拉法曲线,民企的减税。供给侧改革今天到了中国,我觉得我们在这个概念下面放了太多的不属于供给侧、不属于供应学派原意的东西,把很多东西放弃了,因为最核心的东西我想在中国应该是两个,一,是国有企业的改革,核心我个人认为是混合所有制问题。二,是民营企业的减负,核心是给民营企业减税。我觉得这个才是供应学派在中国当今的最重要的真正的要实施的东西。

很显然,混合所有制这是对国企自身的一个改革,国企所在的那个环境的改革它的关键是什么?它的关键我认为是放松政府的产业管制,让民企准入。我想两点:

第一,如果说某一个经济活动的领域是完全适用这种寡头垄断甚至是独占的这种企业在那边控制的话,严格讲这个市场结构是不可能形成真正的竞争的,而这个主体也不可能是用平等方式来跟人家从事竞争活动的,是要把人家从这个市场踢出去,你说它怎么能跟人家平等竞争呢。所以放松产业管制,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说让很多原来国企基本上垄断或者控制的这些领域,让更多的民企进去。可能刚才季主席也讲到,比方说民企的小额资本跟国企的巨额资本怎么匹配?我觉得这个话不一定很确切,民企有大量的资本,无非是现在的资本市场,特别是直接融资的资本市场还不够发达,它阻碍了民企把它的那个分散的产业资本通过新的融资平台、金融平台汇集起来,如果我们的资本市场发达了,我们的直接融资可以有更多的平台了,我坦率讲,不要说全国了,像浙江,民企弄500亿的产业基金一点不是问题。所以准入,可以使得国企所在的市场经济活动领域的市场结构发生变化,因此它可以形成一种倒逼机制,逼着国企在众多的竞争者的陪伴下也按照公平的市场竞争的准则去从事它的经济活动。

第二,准入的重要性在于,没有民企的准入,政府不放松产业管制,没有民企的转入,是不可能有真正的混合所有制的,尤其是在很多重要的经济领域,是不可能有真正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

我讲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在一个省里边参加一个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会议,这个省里面的一个能源集团的老总,他就在那边,在台上嘉宾5个人坐在那儿,也有民企的老总,那个民企也蛮大的,也有100多亿,那个国企的老总跟民企讲,你看,我们跟他谈过,叫他我们一起建立混合所有制企业,我们一起做一个项目,他们民企不肯,说他们民企顾虑重重,他们马上要盈利的,不考虑长远的,他们的资本很分散,太小,不足以加入我们的项目等等。实际上这些东西统统不是理由,我当场跟那位国企的老总讲,我说你想,你说你是一个国有企业,你所在的这个领域,现在国家是没有让民企可以进来的,或者说原则上可以进来,事实上民企是进不了这个领域的。就意味着民企要跟你国企合作,如果我不跟你混合我就进不了这个领域,我只有跟你混合才能进这个领域,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有真正的公平的民企和国企的合作,有真正的混合所有制,没有的。也就是说这个是我垄断的,你不跟我混合你进不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如果这样一些产业放开了,这样的一些经济领域放开了,民企不用跟国企去混合、去合作,它也可以进入这样的产业领域,这个时候在这些领域才会有真正的、公平的、平等的合作,这种混合所有制的企业的出现。否则我只能靠你才能进来,这样我就不跟你玩。因为很显然,我不靠你我进不来,这个是政府给国企的一个战略任务,九大职能之一,他凭借着这个职能,在合作的时候、混合的时候就占据有利地位,这个时候民企就不跟他玩。

供给侧改革很重要的方面,一,国企本身的改革,二,国企环境的改革,国企本身的改革涉及到混合所有制的问题,而国企环境的改革涉及到它的市场竞争环境和倒逼机制形成,而真正要推进这两项改革,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不能就国企改革谈国企,而应该是放松政府的产业管制,放松产业的准入,让民企能够进入更多的产业,这样才可能有真正的供给侧的改革,真正的国企的改革。谢谢大家!

张先茂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张先茂_NF397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客机差几分钟就要起飞 乘客惊恐发现机身有一个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